第二百二十四章 追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当秋宇翔和庄玉茹通过那个诡异的光圈出现在悬空平台时,入耳的便是烈的议论声。对于两人的突然出现,竟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所有人都围成了一个圈,将顾硕宇、米家明和那位老人围在了中间。而此时的顾硕宇,神sè激动,子也微微颤抖着,一双手紧紧拉着老头的手腕,嘴唇蠕动了两下,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从队员们的议论声中,秋宇翔也听出了点什么,不由有点愕然,这个老头竟然是顾硕宇的老师,失踪了近二十年的唐全忠!

    这个老头似乎也略微有点激动,老眼扫视了一圈,心中感慨不已。

    “小顾,难为你了。”

    听见老师那熟悉的称呼,顾硕宇就像孩子似的流出了眼泪。一旁的顾眉欣看着爷爷的模样,也心生感动,她非常明白唐老爷子在自己爷爷心中的地位,两人突然相逢,喜极而泣,也在常理之中。

    自从收到老师寄送过来的东西后,顾硕宇便按捺不住心中的思念,这才有了这次考古行动。唐全忠的出现,根本没有在他的预计之类。老师失踪时便已六十多岁了,这二十年过去,在他心中,唐全忠应该已经辞世。这次他之所以会不顾年迈组织考察,也是为了弥补心中那点遗憾。而唐全忠的出现,完全超出了他的意料。

    “老……老师,这些年你过的怎么样?”经过开始的激动,顾硕宇的心慢慢平复下来,只是拉着唐全忠的手一直没有放开。

    唐全忠脸sè一下沉了下来,眼眸里涌现出一股兴奋、迷惘各种感焦急的光芒,嘴唇动了动,沉重地吐出了四个字:

    “一言难尽。”

    似乎感受到了唐全忠话语之中的凝重,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在大家的注视之下,唐全忠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反而问道为什么这么多人会来到这里。他的这一问,就像在顾硕宇心中投下了一枚炸弹一般,原本红润的脸上闪过一丝苍白,不过被他很好的掩饰了过去。

    悬空平台与地面似乎有种神奇的联系,在秋宇翔等人出现的地方,也有一个淡淡的光圈,能够往返于地面之间。许多人对这种反自然的现象非常好奇,向平等人甚至不厌其烦地尝试着,乐此不疲。能够离开这个悬浮在半空中的巨石,许多人心中的担心被冲淡了几许,一时之间对于如何离开这里倒是没有人多问。在队员们徜徉整个城池的时候,在一条宽阔但寂静的大街上,顾硕宇已经按捺不住,急忙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老师,这个东西不是你几个月前邮寄给我的?”

    此时这里只有顾硕宇、米家明、顾眉欣和田甜四人,都是知道此时考古行动真相的人,因此顾硕宇也没有任何音隐瞒,将那本笔记本和地图拿了出来。

    接过顾硕宇手中的两件东西,唐全忠脸上浮现出一丝缅怀的神,接着又闪过一点诡异的神,愣愣地盯着那张皮质地图发呆。

    “老……老师,这东西不是你邮寄给我的?”

    顾硕宇有点受不了这种沉闷的气氛,忍不住问了出来。

    唐全忠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就在几人心中松了一口气时,他却面容古怪地说道:

    “这两样东西确实是我托人邮寄的,但是……是在二十年前。”

    “什么!”

    几人都被这个答案给惊呆了。即使一直远远在一旁偷听的秋宇翔心中也涌起了一股诡异的感觉。二十多年的信件,直到现在才到顾硕宇手中,这听起来就像天方夜谭一般。

    “怎么可能……”顾硕宇心里现在就像一团浆糊似的,完全找不到任何头绪。老师邮寄的东西,二十年后才到自己手中。收到包裹的时候他才特意查询过,是从蒙特所在县邮局邮寄出的,邮戳时间也是几个月前,难道是当时老师邮寄的时候出现了什么意外,导致这包裹时隔许久才送到自己的手中?

    “会不会是当时邮局忘了投送,现在才查询到补送的?”田甜在一旁分析着说道。

    “不可能。”顾硕宇一下便否定了这个猜测:“不说我当时还未在学校教书,地址肯定不对。收到包裹后我也特意咨询过,那个年代这种事也出现过,可是一般的cāo作流程都是将遗漏的包裹退回原处,不会擅自将这些尘封的东西重新投递。再说,通过一些关系,我查到这个包裹确实是当时一个人到邮局投递的,只是因为没有监控,这人的份无法确定,所留下的联系方式也是虚假的。”

    “当时我是委托卡卡老爹邮寄的,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那老头还是否健在。”唐全忠似乎已经陷入了回忆之中,手掌抚摸着那张地图,似乎在缅怀着什么。

    众人心中一跳。唐全忠口中的卡卡他们听说过,正是库特利的老爸,不过已经在十几年前去世。卡卡老爹也正是那位跟随考古队进入沙漠,却独自一人返还之人。可能也正是因为如此,回来后的卡卡老爹一下便病倒了,没几年就辞世了。

    “老师,这些年在哪里?”顾硕宇还是将之前问过的问题提了出来。

    唐全忠子不可抑制地微微颤抖了几下,看着自己学生疑惑的神,他深深叹了口气,望着一片沉静的城池,这才语气幽幽得将埋藏在心中几十年的秘密讲述了出来。

    二十年前,当时的唐权证正值鼎盛时期,一领华夏考古界风sāo,成为了泰斗级的人物。对自己的工作保持着旺盛jīng力的他,在一个下午,却收到了一份让他至今也疑惑不已的包裹。包裹里没有其他东西,正是一张地图,一张西域全境图。

    在这张地图上,勾画出了一条红sè的线路图。虽说唐全忠对此很是疑惑,但是通过对比,他发现,这张地图的成图时间应该是在世纪初,因为在上面的一些城池遗址,经过几百年的变迁,早已被黄沙掩埋,只流传与一些著作之中。仔细研究后,唐全忠十分激动,因为在这张图中,终点位置似乎是一座城池,一座千百年来被业内人士议论纷纷的城池,失落的耶落伽城。

    当时正值在塔干沙漠南边发现了一处遗址,经考证,许多人倾向于正是西域记里提及的耶落伽城。唐全忠也实地考察过,不过许多疑点依旧存留在心中,对这座遗址的确切份,还不能完全确认。在外界一片讨论声中,他却得到了这张诡异的地图,这对于当时的唐全忠来说,无疑不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如果能够彻底证实耶落伽城的存在,他无疑会在华夏考古史上留下一笔浓墨重彩。在这种心态的驱使下,很快唐全忠便组织了一队人马,直接杀入了塔干沙漠。

    起先一个多月,并没有任何的异常。这支考古队依次对毗卢遮那伽蓝、婆谒罗洞窟等遗址进行了发掘,倒也算是中规中矩,小有发现。直到队伍离开洞窟前往地图标注的下一个目的地。

    那里是一处奇怪的沙地,方圆几里非常平整,并没有沙漠地带常见的沙丘,但是也未发现什么城池痕迹。找到一处背风的地方扎营后,考古队便开始了工作。前一晚上还未有任何的异常,可是当队员从黄沙之下发现了第一柄青铜利剑后,事便向着诡异的方向发展了下去。

    那柄青铜古剑是在一个很普通的沙地下方几米发现的,先是金属探测仪器有所发现,按图索骥的队员还真接连发现了一些青铜器物,似乎都是战场所用。有箭矢、有长戈,就像一个兵器博物馆一般一一呈现在众人面前。

    对此发现十分兴奋的唐全忠几乎一夜未睡,对着几件青铜器研究了整整一个晚上。就当他准备继续加大发掘范围时,他敏感的发现整支队伍似乎有点不妥。

    现是首先发现这些兵器的工作人员突然高烧病倒,据随行医生所说,病十分诡异,没有丝毫的预兆。最可怕的是,这种突如其来的疾病似乎有着强烈的感染xìng,队员接连病倒,一天之内,便有四个队员倒在了病榻之上。这些队员的病症几乎一模一样,高烧不退,子似乎也出现莫名其妙的溃烂!在昏迷之际,这些人口中也不停的无意识低喃着一些话语,对古代战争颇有研究的唐全忠发现似乎都是一些在战场之上经常用到的冲杀之语。

    一时之间,整个考古队都被一股诡异的气息所笼罩。在这种气氛之下,考古工作自然也无法开展下去。就在唐全忠准备打道回府时,更加恐怖的事发生了!

    直到如今,唐全忠依旧深深记得那个恐怖的场景,那个无数次让他从噩梦之中惊醒过来的画面。当他从睡梦之中苏醒过来,准备结束这次考古工作时,迎接他的,却是一片狼藉的景象。

    整个营地的帐篷已经破败不堪,七零八落的,就像有什么猛兽从外面将那些结实的帐篷强行撕扯开了一般。营地zhōng yāng的火堆已经熄灭,周围散落着大量人体的碎屑!各种断手断脚掉落在沙地里,一些残缺的体被开膛破肚,肠子流落了一地。肢体的断口参差不齐,有些甚至还留有一些深深的齿痕,露出白森森的骨头。一些肢体似乎被撕裂的时间并不久,鲜血流淌了一地,还在微微颤抖着。在不远处,几个影正匍匐在一具尸体旁撕咬着。

    那个躺在地上的人唐全忠认识,正是队里的医生。可是此时,原本活生生的一个人已经了无声息,头颅不知滚到了哪里,鲜红的颈项被活生生撕扯开来,血模糊。口破开了一个大洞,几个人正狼吞虎咽般从他的肚子里掏出一些东西拼命地往嘴里送!

    唐全忠差点没有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吐出来。闻着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他知道现在自保是最重要。那几个恐怖的影他也认识,正是之前生病的几人,不过现在几人已经不能算作是人了,唐全忠一心只想着如何逃离这里。

    事并没有如他所愿,几个“人”似乎发现了他,当其中一人转过来时,唐全忠现在还能够清晰记得那双充满了黑气,没有一丝眼白的眼眸。不过就在几人扑过来的时,瘫坐在地上的唐全忠被人救下了。

    救他之人不是他人,正是考古队的向导,卡卡老爹。因为之前需要寻找水源,所以卡卡老爹很幸运的躲过了一劫。回到营地的他立刻发现了异常,不过此时大部分队员已经遭了这些怪人的毒手。老爹也发现这些东西似乎对移动的物体很感兴趣,只要静立不动,却对眼前的人视若无睹。

    唐全忠的出现也让老爹心中一惊,还未等他出声提醒,几个怪人便盯上了这位老爷子。也许是因为心中的恐惧趋势老爹极其想要找到幸存之人,这位老爷子也突然爆发出了一股力量,竟然挥舞着手中的铁锹,硬生生将两人带出了几个怪人的包围圈。这也和这些怪人行动速度极其缓慢有关,拼了老命一般奔行了十几分钟,直到营地彻底消失在了后,两人才力泄般一股坐在了滚烫的黄沙之上。

    直到这时,两人才发现一个问题。之前只顾上逃命了,根本没有分辨方向。望着周围一览无余的沙丘,两个人知道,自己迷路了。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