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老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秋宇翔并没有冒然跃下,即使这种高度对如今已经恢复了大半灵力的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之事,但如果带着人一起,就有点玄乎了。当前,最让他在意的是却还另有他事。

    转过来,后浓密的绿sè毒雾依旧在涌动着。只是似乎几步远的距离,就有一个结界一般,牢牢将雾气控制在了一定范围。整个毒雾就像一个锅盖,扣在了这块飞天巨石之上,让人啧啧称奇。

    秋宇翔将恢复了大半的神念放开,紧紧围绕这块巨石一周,几分钟后,没有不由皱了起来。他奇怪的不是其他,而是那群鼠jīng。即使是在毒雾之中,他也能感觉到那些鼠jīng的动作。可是奇怪的是,这些东西似乎在毒雾中就消失了一般,一只也没有脱离毒雾的范围。

    “难不成这毒雾里还有什么玄机?”秋宇翔心中不由默默想道。

    “宇翔,现在该怎么办?”

    发现秋宇翔似乎没有察觉到众人的询问之意,顾硕宇不得不提醒般说道。现在这里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他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后那一片浓密的绿sè雾气,他是没有勇气再次踏入了,其他队员应该也是如此。

    “这个,我还真没有什么办法。”毒雾对混元灵力的侵蚀极其强烈,秋宇翔绝对不会认为仅凭自己这还未完全恢复的体便能进入一探究竟,现在唯一的办法,便是下到地面,看看有什么线索没有。再说那处异常的波动也让他很感兴趣。

    听见秋宇翔如此说,大家原本稍微放松的心神再次浓重起来。可是转眼之间,秋宇翔的一句话又让大家愣了楞。

    “要不我先下去看看。”

    秋宇翔说完,也不等众人回应,一把拉过还在一旁津津有味观赏着风景的妹妹,在一阵惊呼声中,从高高的巨石上一跃而下!

    想不到秋宇翔会有如此动作,所有人心脏就像被狠狠撞击了一下般,脑子里都同时涌出“不要命”的想法。愣了楞便一窝蜂似的纷纷跑到了巨石边,所见景象更是让大家目瞪口呆。向平更是颤巍巍地抬起手,指着虚空中的那个小点,嘴巴蠕动了两下,一时之间竟然发现不知道到底该说甚么,酝酿了许久才爆出一句:

    “靠,超人呀!”

    刚刚跃下漂浮在半空中的巨石,耳边冷冽的狂风呼啸而过,秋宇翔体内灵力自发而动,在周泛起了一层淡金sè的光圈,阻挡着冷风的侵袭。凭借混元灵力对元气的掌控,整个子就像雄鹰一般在空中滑翔着,目的地则正是那座驿站所在街道。边的庄玉茹从刚开始的脸sè发白,到现在一脸的兴奋,忍不住口中都要狂叫几声,以发泄自己的激动。虽说人类发明了许多翱翔天际的工具,但这种只于天空,恍如大鹏般的感觉,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感受到的。

    “害怕吗?”秋宇翔微微一笑,对着妹妹轻声说道。

    “好爽呀!”庄玉茹怪叫了几声,一脸通红得对着哥哥兴奋说道,不过接下来的一句便彻底将秋宇翔打败:“老哥,没事多带我跳跳崖什么的,太刺激了。”

    秋宇翔一脸的无奈。原本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负担一个人是决计不可能的,因为光是花费灵力构筑一道光罩,便会耗费大量的灵力,更不用说还需要他借助灵力控制周的元气了。只是庄玉茹的况有点特殊,因为她脖子上的那块符箓。此时,在庄玉茹边泛起一层淡青sè的光照,与秋宇翔的毫不相同,脖子上那块符箓也微微闪动着,放出的力量足够保护妹妹不受下坠风速的影响。他也能够全力控制周元气,安全向下飞去。

    在巨石上的众人,痴呆地看着秋宇翔两人的影不符合力学原理般滑翔着,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这些完全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即使一路走来,大家都见识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但如此直观地视觉冲击,还是让众人心中有种不能接受的感觉。钟向阳更是脚步不自觉地退后了几步,脸sè苍白地看着在半空中zì yóu翱翔的两人,眼眸里升起了深深的忌惮。之前他还想着怎么报复秋宇翔对他的无礼,可是现在,他心中只希望能够离这个人越远越好。秋宇翔表现出的力量,已经完全超越了普通人能够理解的极限,让他彻底死去了报复的念头。

    在众人的瞩目之下,秋宇翔两人稳稳踏在了那条青石铺就的大街之上。庄玉茹子微微晃了两下,还没完全从失重状态下恢复过来。

    就在此时,前方不远处,那间和悬天之城一模一样的驿站,房门嘎吱一声轻轻打开了。在两人诧异的目光之中,一个人人影缓缓走了出来。

    “有人!那里有人!”

    一直拿着望远镜观察着的杨威此时突然大声说道,止不住心中的激动。这个城池有人,那说明什么?说明肯定有离开的方法!

    杨威的话一下在队员们里炸开了锅,即使顾硕宇和米家明,也是脸带兴奋,顾不得年迈,一把抢过了他手中的望远镜。从镜头之中,顾硕宇清晰地看见了那人的模样,顿时整个体便愣了楞,眼眸中狂涌出了一丝不敢相信的神。发现老伙计神sè异样,米家明不解地拿过了望远镜看了过去。竟然同样的,两位老人都一下陷入了沉寂之中。

    看着眼前推门而出的老头,秋宇翔一阵愕然。这人大约六、七十岁的模样,头发花白,脸上布满了褶皱,夹着一副黑框眼镜,穿一袭老式的蓝sè中山服,前的口袋里还别着一只钢笔,却踏着一双厚底胶鞋,活脱脱一副七、八十年代科考工作者模样。老人倒是显得jīng神矍铄,一双不算昏黄的眼眸里不时闪过一丝jīng明,让秋宇翔对这个突然出现的老头提高了jǐng惕。

    老人此时脸上充满了一股激动,子有点发抖,仿佛眼前的两人就是一座金山似的,眼眸里充满了诧异、惶恐、兴奋,与他朴实的外貌完全不能同一而论。

    秋宇翔完全还没反映过来,便一把被老头抓了个正着。那满是老茧的手在皮肤上摩擦着,让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这也是秋宇翔并没有感受到老头有任何的敌意,不然凭借这个老人家,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抓到他的。

    “人……来人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头许久未开口说话了,声音就像石磨似的,让人听着心里慎得慌。

    “老爷子,慢慢说,慢慢说。”秋宇翔声音极其温柔,目光炯炯地看着老头,缓缓说道。

    “太——高兴了,有人了。”老头已然十分的激动,拉着秋宇翔的手不断晃动着。

    秋宇翔眉头不可察觉地皱了皱,看着老头的眼神也不由带起了一丝诧异。刚才他和老头的对话中带上了一丝混元灵力,有安神定魂的作用,不成想,这个看似普通的老头似乎丝毫不受影响。没有一点犹豫,秋宇翔开启了天眼,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异无比。

    老头竟然是一个无魂之人!

    原本人类魂魄所在之处,竟然全被一团黑sè的液体所代替,而老头表面看来竟然一点异常也没有。当秋宇翔试图度过一道混元灵力试探这些黑sè液体时,老头突然大叫了一声,立刻松开了秋宇翔的手,抱着头一头栽倒在地上打起滚来,吓得秋宇翔立刻收回了他体内残余的灵力,老头这才再次恢复了原样。只是看向秋宇翔眼神,多出了一丝忌惮。

    秋宇翔不由深思起来。这老头体内的不正常简直难以相信,诡异的黑sè液体在短暂的接触当中也给了他一股威胁之感,那种感觉与毒雾带给他的忌惮似乎相似,但又有所区别。让他不由自主地将视线落在了远处排水沟里那缓缓流动的黑sè液体之上。只是还在思考的时候,一阵隐约的叫喊声从天空传了过来。竟然是那群人已经按捺不住,想要秋宇翔将他们一一接下去了。

    秋宇翔苦笑一下,现在他可没有能力将这些人一个个接下来,妹妹脖子上的符箓也不可能易主,因为这张符箓除了保护她的平安,最重要的作用却是封印庄玉茹的yīn阳眼。在这么一个诡异的地方,他可不敢让这张符箓离开妹妹,如果出了什么意外,那绝对不是他所能够承受的。

    不过放着这么一群人在上面也不是个办法,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老头似乎想到了什么,再次拉起了他的手腕,在接触之时,秋宇翔明显感觉到了老人的一丝畏缩,可是还是顺从地被他带进了那件布局诡异的驿站。

    除了墙上挂着画的位置空白一片,驿站内的摆设和悬天之城里一般无二。老头走到那张硕大的案桌前,两盏并未点燃的烛台静静摆放在上面。只见他生出手,捏着左边的蜡烛在烛台上转了几圈,接着又走到右边那根蜡烛处,同样施为。老头刚作为这些做东,在其后地面上突然冒出了一层淡淡的蓝光。

    那是一个蓝sè的圆形光圈,闪烁着幽幽的光芒。在圆圈之内,撰写着一个古朴的由光晕组成的符字。光圈闪现后,并没有立刻消失,而是依旧牢牢的呈现在青sè地砖之上。

    让秋宇翔很诧异的是,那个古符字他竟然不认得。他不说识得自古以来所有符字,但大半在守圣手记上都有所记载,偏偏这里很诡异出现的这个却是他完全不认识的。老头也没让他多想,一个跨步便站到了光圈之中。

    没有任何的声响,老头的影非常突兀地消失在了原地!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