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希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没希望了,不可能完成的。”

    一个多星期后,整个城池的碎石已经被队员们收集完毕。但是让人绝望的是,整个石雕并不完整,许多地方缺失了。只是雕像大体轮廓基本完成,剩余的部分队员们将整个城池仔细收索了几遍,依旧毫无所获。看着堆放在地面上的那堆碎石,许多队员已经开始绝望了。

    也许从工作伊始,他们内心深处已经失去了希望,只是需要一些东西来麻痹自己。想不到老天也和他们开起了玩笑,辛苦工作了一个多星期,最终得到的却是一尊不完整的雕像。

    钟向阳已经快崩溃了。自认为天之骄子,名牌大学的毕业生,顾硕宇大师的关门弟子,他不止一次幻想过功成名就后的生活,可是现在却被困在了这诡异的城池之中,这绝对不是他所想象的一次镀金之旅。想到也许会死在这里,最终成为一具无人问津的白骨,他接受不了这个结果。患得患失之间,他一直被压抑的jīng神已经无限接近于临界点了。

    随着食物的减少,这几天考古队都是按量分配,这也让队员们心中蒙上了一层yīn影。发现最后的希望也即将破碎,许多人已经按捺不住心中的那股颓废,瘫坐在了地上,眼光木讷地望着那堆辛苦收集起来的碎石,一股无名之火不由升了起来,直冲脑际。

    “这东西收集起来有什么用!”一个材魁梧的安保队员首先发难,脸sè发青,眼带怒火的一脚踢向了碎石堆。

    轰的一声,碎石飞溅,所有人都被他的举动惊呆了。但是转眼之间,又有几人走了过来,抓起已经略显零散的碎石狠狠扔向了远方。一时之间,整个营地石屑飞舞。半空中的小石块哒哒的落在地上,带起了一丝的无奈。

    孙平和刘刚分别站到了顾硕宇、庄玉茹边,避免那些飞舞的石子伤到自己的保护对象。只是两人的脸sè也十分不好,心中非常的压抑,但多年的训练还是让他们将心底的那股不安死死按在了心底。

    顾硕宇看着队员们鲁莽的举动,他并没有制止,只是愣愣地看着,眼眸里带上了一层死灰之sè。严格算起来,如果况真得发展到了最坏的地步,那他便是害死这些人的罪魁祸首。手中紧紧握着那张地图,他突然有种将其撕裂的冲动。

    杨威自从莫名其妙来到这个城池后,便很少说话。他明白这个时候唯一能做的便是帮助考古队找到离开这里的方法,其他无用。可是这一条路似乎也被堵死了,有点意兴阑珊的他默默走到了顾眉欣边,静静地看着这个还在看着手中一叠资料的女孩。

    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目光,顾眉欣抬起了头,看见的是一双温默默的双眼,一直提着的心突然松,一股暖意弥漫上心头。她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对着杨威点了点头,对于这个一直在边照顾着自己的男人,她没有一丝感动是不可能的。第一次主动拉起了他的手,顾眉欣再次将目光转移到了手中的一叠资料上。

    “老哥,有办法离开这里没有,这里太闷了。”庄玉茹倒是对能否离开这里不太担心,在这个诡异的城池待了一个多星期,该玩的地方也玩遍了,心中不由有点厌烦起来。

    秋宇翔这几天其实也没闲着,体内混元灵力恢复了小半,神念也勉强能够外放,心中也踏实了许多。一连几晚,他都密切注意着那些鼠jīng的动向。这些鼠jīng的目标确实就是那些碎石块,考古队之所以不能完整的收集整尊雕像,与此有很大关系。但秋宇翔并没有将这些告诉队员们,因为不说这些普通人,即使恢复了小半灵力的他,也暂时不能对付这些东西。鼠jīng非常的jǐng觉,一旦发觉有任何风吹草动,便会逃逸。秋宇翔对抓住这些东西也并没有报什么希望,他的目标在于弄清楚它们到底是如何进入这座城池的。

    经过几晚的努力,终于让他发现了一些端倪。这些鼠jīng出乎他的意料,当他追到外城城门时候,这些东西竟然无视外面的毒雾,一头便蹿了进去,丝毫没有被其中的毒素所影响,这让秋宇翔非常惊讶。他曾经尝试着用混元灵力试探这些毒雾,雾气中包含的不知什么东西对灵力的蚕食非常迅速,仅仅眨眼之间便将外放的灵力侵蚀的一干二净。以秋宇翔的判断,他即使在鼎盛时期,在这绿sè毒雾中最多也只能待上半个小时,这对于已经达到化神八转的他来说,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也许是这些鼠jīng有什么特异之处。”

    秋宇翔心中默默推测到,不由想起了扎里木讲述的那个传说。

    而对于离开这里的方法,他心中也有此有了一个推断,并且试验过,确实有效。所以,对于能否离开这座城池,他一点也不担心。只是此时似乎这些人的jīng神已经快接近崩溃了,似乎也到了离开这里的时候了。

    秋宇翔对着妹妹微微一笑,走到了一定帐篷旁边,拉起了其中一角,突然使力,哗的一声将整个帐篷掀了开来。噼里啪啦的一阵声响,特制的帐篷立刻散了架,一些金属支架咣当的掉落在地上,而他手中,则拿着一匹厚实的帐篷面料。

    秋宇翔举动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就连那些正对着碎石发泄的队员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疑惑地看着他。面对众人的目光,秋宇翔再次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拖着那硕大的面料,向着外城墙走去。

    临慈是第一个跟着他离开的。他明白秋宇翔绝对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看着淡然地走在前面的年轻人,他的脸上不由闪现出了一股希冀。虽说对于死亡他并不畏惧,但人的本xìng还是趋向于生存的,更重要的是,他希望自己唯一的徒弟能够安然离开这里。

    顾硕宇等人也接连跟随着秋宇翔步伐离开。对于这个神秘的白发青年,他们一直都有种看不透的感觉。留在这里也于事无补,而且心中的好奇也驱使着他们想一探究竟。转眼之间,整个营地的人便全部离开了,纷纷跟着秋宇翔来到了外城门。

    没有任何犹豫,秋宇翔将手中的面料哗的一声扔进了外面的雾气之中。然后便轻靠着城墙,双手交叉,闭目养神起来。

    跟随过来的众人奇怪地看着他,然后又将目光转移到了那匹静静躺在雾气中的面料之上,搞不清楚这人的意图到底是什么。等了有大约十分钟,原本心中便惶恐不安的众人再次sāo动起来,就在几人忍不住想要质问一二时,秋宇翔突然睁开了眼睛。

    也不知道他到底做了什么。只见秋宇翔抬起了左手,轻轻一弯,那匹距离城门有几米远的面料,就像突然有了生命似的,在众人眼眸中划过一道虚影,便牢牢出现在了秋宇翔手中。

    “你在变魔术吗?!”

    钟向阳下意识地忽略掉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压抑着心中的烦闷,忍不住低声斥责了一声。在他看来,这种生死存亡的关头,秋宇翔还弄上这么一手,这算什么?娱乐大家吗?

    秋宇翔并没有理会已经快要崩溃的钟向阳,对着顾硕宇微微一笑,将手中的面料递了过去,淡淡说道:

    “用你们那个什么分析仪试试。”

    原本对他的举动还有点不解的顾硕宇,下意识地后退了一小步。他可是十分清晰的明白这毒雾的厉害,在那里面放了这么久的东西,肯定沾满了毒素,他可不敢触碰。但当秋宇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时候,顾硕宇脸上先是闪过一阵疑惑,接着便忍不住冒出一股激动,连忙叫人将分析仪拿了过来。

    将那冰冷金属棒左左右右上上下下在面料上接触了个便,仪器一点声响也没发出。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这匹放在毒雾里将近十分钟的面料一点毒素也未沾染上!也就是说,这种面料有隔绝绿sè雾气中毒素的作用,也意味着他们有了离开这里的办法!

    其他队员也不是蠢人,从顾硕宇激动的动作中已经猜测到了什么,当分析仪的结果出来,所有人心中都升起了一丝希望!

    “想不到,想不到呀。小秋,你是怎么发现的?”顾硕宇拿着手中的面料就没有放下过,不断摩挲着,就像什么心的东西一般,一直舍不得放下手。

    “昨天无意间发现的。”秋宇翔笑了笑,说道。他可不敢将实说出,那可是会惹众怒的。

    当下所有人也没有太过计较他怎么发现这一点的,倒是被另外一件事给难住了。有了隔绝毒素的面料,但具体怎么出去还是个未知数,总不能每人裹着一张面料滚出去。

    这个问题倒是被孙平给解决了。出生行伍的他面对过多种极端环境,自是经验丰富。他将帐篷的底料在石头上进行搓揉,使得部分地方皱巴巴变软后,将骆驼座背上的皮带剪成了几截缝补在这些地方,形成了四个拱状的带扣。两人进入帐篷试了试,将脚升入这些带扣,一前一后竟然让帐篷移动了起来,就像一俩小型的汽车。看见孙平这巧思妙想,众人都暗暗称奇。移动的问题解决了,一个问题又冒了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