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异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在内城营地所在广场,一张硕大的防水布摆放在一处空地之上,上面零散的堆放着一些碎石块。这些石块最大的不过一拳,最小的只有指甲般大小,就那样七零八落的散布在地上。不少队员还不断的或用手捧,或用一些废弃的塑料袋将许多碎石从外面的房屋里运送过来。

    此时的顾硕宇等人,正拿着放大镜,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块巴掌大小石块。一旁的米家明也是相同的动作,对于手中的那块石头,似乎非常在意。大约几分钟后,两位老人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相同的答案。

    “老米,看来我们判断的没有错。”

    “不错。”米家明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这些石头上有明显的雕琢痕迹,而且从材质上判断,应该是出自于同一个物件。这些石块看来应该是一尊雕像,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破碎了。”

    这座城池不知道为何,并没有明显的标示,没有雕刻痕迹,更没有多余的器物。即使那些看似居住的房屋,也没有任何时代的特征,让整个考古队几乎无法对这座城池进行断代。整座城池可以说干净的十分彻底,可就是这样一座充满诡异的城池,却出现了一尊破碎的雕像,这不得不让他们联想到了离开的出路。

    “如果能够恢复这尊雕像,说不定会有更多的线索。”顾硕宇沉思良久,终于告诉了队员们一个兴奋的答案。

    更多的碎石在队员们的努力向被送到了中心广场,此时的地面上已经堆放了近半米高的石块。整个城池大约有万间房屋,要将散落在这些房屋里的石块全部收拢,可不是一件简单的工作。更加重要的是,要将这些碎石完全拼接起来,绝对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万幸的是队员们对这些工作,也算是驾轻就熟,不过即使这样,没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也别想完成。

    心中有了希望,尤其是对生命的渴望,让队员们都卯足了劲,能够早一点完成手上的工作,离开这座诡异城池的时间说不定也会提前一分,所以整个考古队都被一层紧张的气氛笼罩着,每个人都在有条不紊的行动着。

    此时的秋宇翔,手里却拿着两尊青铜残器坐在一旁。对于旁边人们的所谓发现,他更在意得却是眼前的古老青铜器。

    果然不出他所料,两件青铜器似乎应该同属一个器物。这两件青铜器形制几乎一模一样,就像是从一个矩形青铜器上分割下来的两块。同样没有一丝的锈迹,一层暗青sè的光泽若隐若现,与前一件青铜器周雕刻着一条苍龙不同,这块隐藏于佛像头部的器物,在表面上凹凸有致的刻画着一些仿佛是山峦般的突起,十分抽象,但同样给人一种悠远古朴的感觉。

    两块青铜器切口平滑,当秋宇翔试着将两者放在一起时,发现从断口上看,这两块青铜器严丝合缝的合在了一起。

    “果然是一尊方鼎。”临慈一直注意着秋宇翔的举动,此时像印证了自己猜测般说道。

    秋宇翔点了点头,好奇地打量起眼前的青铜器来。

    从器型上看,完整的青铜器应该确为一尊方鼎。鼎长一米多,造型规整,方方正正,只是现在只有一半,另外的一面仿佛被什么利器硬生生割断了。从其上雕刻的龙纹可以判断,这件方鼎至少也是夏、商或西周时期的,这种老鼎秋宇翔也见过不少,奇怪的是,这个方鼎的材质似乎并非铜质,拿在手上的感觉要沉重许多。而且散布在方鼎外面的雕刻并不是普通的雕法,而是整雕,就像这些条纹是整个镶嵌在鼎壁上的一般,这种技术在古代绝对是登峰造极的,即使现在,也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出来的。拼接成的半个方鼎并没有足,所以秋宇翔无法判断原器到底有多高,在鼎内底部,yīn刻着一条盘卷着子的苍龙。不过因为器物残缺,这条龙只有一条尾巴和半个子,其余部分应该在另外一边。从造型上看,这条龙与鼎壁刻画的应该为同一条。

    此时的这半尊方鼎,并没有任何的异常,更别说犹如之前一般大放光彩,连丕鹗也能轻松抵挡。就像一尊普通的老物件,静静地躺在地上。

    在这种城池,也许是因为有磁力的影响,考古队的计时装备完全失去了效用,更别说卫星电话。人是铁饭是钢,一直高强度的工作让队员们已经累的不行,体的自然反应告诉他们是时候需要休息一下了。草草吃过了干粮,大家都返回到属于自己的帐篷里休息了。只有孙平几人半坐在营地外围,做一些jǐng戒工作,同时还负责到时候叫醒所有人。

    城池里的光线似乎永远也没有任何变化,虽说不是太过明亮,但也还没达到昏暗的地步,相当于外间的傍晚,几十米范围内的动静对于孙平这种训练有素的人来说还不是什么问题。

    也许是看不见天空的原因,整座城池显得十分的压抑。在队员们都休息后,这座被废弃的城市几乎一点声响也没有,沉寂得让人发慌。孙平一直半闭着眼睛,看似正在休整,其实jīng神却是高度集中,一双耳朵还在微微颤动着,全神贯注地倾听着周围的响动。

    距离队员休息已经有大约两个多小时,就在孙平觉得有点无聊时,一声轻微的响动突然出现在了耳边,他一个激灵便站了起来,整个子散发出一股凌厉之气,双眸shè出两道亮光,死死盯着内城墙的一处拱门外。

    刚才的那声动静就像有什么东西在滚动一般,十分轻微,要不是这里非常的安静,他都几乎捕捉不到。为了确认,他并没有移动子,而是提高的jǐng惕,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只是双耳抖动的频率越发的快了起来。

    一分多钟后,那股声响再次响起!

    这时孙平再也没有任何犹豫,一个箭步便直直向着声音来源之地奔!他的手十分矫健,在空中只看见一阵虚影晃动,整个人便消失在了原地。而此时,属于秋宇翔的帐篷门帘也被掀开,被刚才孙平散发出气息惊醒的他走了出来,看着那人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地慢慢走了过去。

    发出声响的地方是距离内城门不远的一处民居,是一栋两层的小阁楼。当孙平到达门口之时,他突然发现一道黑影从二楼窗口出窜了出来,眨眼之间便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那个速度比孙平快上了几倍,几乎就在他反应过来的同时,黑影便消失无踪,也无法追赶。

    “怎么了?”

    秋宇翔从后施施然走了过来,好奇地问道。

    “似乎有什么响动。”对于秋宇翔,孙平没有丝毫保留。在回蒙特补充资源的时候,他已经通过卫星电话确认了此人的份,虽说只是一些基本况,但也让他有点瞠目结舌:“刚才有一道黑影从这里窜出。”

    “黑影?”秋宇翔有点迷惑,这里除了自己一行人,并没有任何的生物迹象,这突然出现的黑影又是何物?发现孙平脸上似乎还带着一点犹豫,他不由更加好奇地望向了他。

    “这个黑影,”孙平似乎正在组织语言,良久之后才说道:“它的速度非常快,初步判断至少超过了两百米每秒。而且这东西似乎体积并不大,只有篮球大小。因为速度太快,其他细节无法确定。”

    “两百米每秒?篮球大小?”秋宇翔心中升起了一丝疑惑。从孙平描述的况来看,似乎这个黑影并非人类。在这个死寂般的城池,突然出现这种东西,是不是预示着什么?

    突然,秋宇翔子愣了愣。体内混元灵力消耗一空,使得他的感官也迟钝了不少,但是站在这栋阁楼前,他还是感受到了一丝淡淡的yīn邪之气!而且这股气息透露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是那群鼠jīng!”

    秋宇翔立刻从记忆中寻找出了这丝熟悉感来自何处。正是在毗卢遮那伽蓝遭遇过的那几只鼠jīng上的味道。还记得这些鼠jīng一路跟随考古队,直到耶歇律洞窟才散去。现在它们又出现在了这里,到底意味着什么?最重要的是,这座城池被含有剧毒的绿sè雾气所笼罩着,这些老鼠又是从何而来,藏在何处?此时的秋宇翔,越发觉得整件事都透露着一股诡异。

    两人信步来到阁楼二楼,这里与其他房屋也并无多大区别,空的一览无余。只是在阁楼的地板上,有几颗碎裂的石头,似乎和今天考古队收集的一样。

    “这些鼠jīng跑到这来干什么?”秋宇翔心中的疑惑越发浓烈。古城、毒雾、鼠jīng、散落的石块,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几千年前这里又发生过什么?

    孙平听见的那种声音再也没有响起。几个小时候,和顾硕宇约定的时间到来,他一一叫起了众人。这种沉寂的城池再次被队员忙忙碌的声音所充斥。

    就在这时,向导扎里木却突然叫了一声。当众人围拢过去时,只见他正蹲在几头躺在地上的骆驼旁。此时的那几头骆驼早无声息,原本还算庞大的躯此时蔫了下去,干巴巴的贴在骨头架子上,内部器官就像突然消失了一般。

    “怎么会这样?”扎里木呆呆地蹲在一旁,眼中充满了恐惧。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