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废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秋宇翔只觉得一阵头昏脑胀,慢慢睁开了眼睛。入眼是一个灰sè的幕布,周围被相同质地的布料围拢,他一下便判断出了是在帐篷里。摇了摇还有点疼痛的脑袋,就像有一个石头在里面乱晃一般,秋宇翔苦笑了一下。

    体内混元灵力虽说还未干涸,但是也所剩无几,正在缓慢的流动着,一点点自行恢复着。以这种速度,至少需要大半个月的实行,体才能恢复到巅峰状态。最让人头痛的是,即使有帐篷隔绝,秋宇翔丝毫吸收不到任何的天地元气对混元灵力进行补充,也就是说,在这里,他只能依靠自己手中的混元扇反馈过来的灵力进行吸收。

    眼光顺着混元扇往下看去,那个洁白的玉佩正静静地悬挂在扇骨之下,一丝异常也没有。这个得自初代守圣闭关之所的神秘玉佩,总是带给他意外的惊喜。犹自记得面对丕鹗那势在必得的一击时,这块玉佩冒出的那层白sè光幕救了自己一命。虽说这层光幕转瞬即逝,但那沁人心扉的光华依旧给秋宇翔留下了深刻印象。如果记忆没有出现偏差,他清晰的记得,当丕鹗那一击与光幕相撞时,在这层薄膜上模糊出现了一个文字,一个古符文。只是这个字非常模糊,即使开启天眼的他也未来得及看清便消失不见。

    翻来覆去仔细看了看这块玉佩,依旧毫无所得,秋宇翔只能将心中的疑问放到了一边,对现在所处的环境好奇起来。

    有点虚弱的站了起来,掀开那厚实的门帘,走出帐篷的秋宇翔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营地依旧保持着他昏迷时候的那种布局,只是现在整个营地所处的地方却丝毫找不到任何相同点。脚下坚实的青砖传来阵阵冰冷感,举目望去,整个营地竟然深处一座城池之中!

    这里应该是整个城池的zhōng yāng,四周被用不知名石料修葺其了一个方方正正的围墙,正好将营地围拢起来。围墙高约十几米,形成的空间大约长十五米左右,除了十几顶帐篷,空无一物。在每面城墙下,有一个圆拱形状的门,高度有近五米,五人并排通行没有任何问题。从围墙顶端望去,一些房屋的顶部隐约可见。抬头望向天空,分不清到底是何时辰,只觉得似乎被蒙上了一层绿sè的光华,不断流动着,显得十分压抑。

    “宇翔?醒来了?”

    临慈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秋宇翔转头望去,只发现这个老和尚脸上带着一股诡异走了过来。

    “这是哪里?”

    明明记得昏迷之前还处于那一片戈壁之中,现在却处这么一处诡异的城池。周围寂静无声,整个城池给他一种“死”去了般的感觉。

    “完全不清楚,那是我也昏迷了过去,醒来就是这里了。”临慈有点无奈地说道。

    “老和尚,看见玉茹没有?”发现营地里一个人也没有,秋宇翔略带焦急地问道。体内灵力耗尽,神念一丝也不得外放,他心中有点担心自己的妹妹。

    “队员们都没事,现在顾教授带领他们去考察这里了。”临慈知道秋宇翔在担心什么,连忙说道。

    放下了心中的担心,秋宇翔微皱起眉头打量起周边的环境来。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让他百思不得其解。记得那只丕鹗几乎用同归于尽的方式扑向了那块青铜残器,两股力量的冲击也不至于将周围的环境改变成这个模样,更不用说这座出现的十分突兀的城池了。抬头望着那绿光隐现的天空,秋宇翔突然有种熟悉的感觉。只是这种突如其来的感觉消失的也很快,让他十分恼火。因为直觉的,他认为这一闪而逝的念头十分重要,可是此时却丝毫没有任何线索。

    两人一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一边顺着一扇石门走了出去。

    围墙外面是一条回形的街道。一边是高耸着的石墙,一边则是一些破败不堪的房屋。这些房屋几乎都是木质的,最高的有三层,鳞次栉比,错落有致,给人一种古朴的感觉。只是几乎所有房屋的门、窗都已经破败,耷拉在一旁,应该许久没人居住了。

    与围墙上的四扇拱门对应的,有一条青石铺就的小街通向远方,连接着一面更加高大的城墙。顺着小街走去,两人来到了外城墙所在的地方。

    让人奇怪的是,外城墙虽然比内城墙高出了几米,可是其上开凿出的城门却比内城墙小上了许多。高度仅有三米左右,两人宽度,给人一种极其别扭的感觉。

    “这个城池的布局很奇怪。”秋宇翔微蹙眉头说道:“从外城墙到内城墙,包括所建房屋在内高度依次降低,加上几扇城门的大小,这种格局似乎并不是防范外敌的,更加倾向于对城内的jǐng戒。这里有什么东西让建造者如此小心?”

    两人小声交流着,一阵踏踏的脚步声却从远处传了过来。抬头望去,顾硕宇带着一帮队员走了过来。只是众人的脸sè似乎不是很少,秋宇翔甚至在几人脸上发现了恐惧的神sè。庄玉茹也赫然在列,看见秋宇翔正站在远处,有点担忧的脸庞露出了一丝微笑,几步甩下众人便向着他跑了过来。

    “哥,你没事了?吓死我了。”

    庄玉茹开心地抱住了秋宇翔的胳膊,那股发自内心的喜悦让秋宇翔暂时将来心中的疑问放到了一边,怜惜地刮了刮她的鼻子,宠地微笑着点了点头。

    顾硕宇等人在秋宇翔两人跟前站住,却没有多看他们一眼。在米家明的示意下,一个队员拿过来的一台机器。这是一根擀面杖似的金属长条,在顶端镶嵌有一个巴掌大的黄sè圆球。金属棒末端用电线连接着一台方方正正的机器,机器一面显示屏上显示着一排秋宇翔完全看不懂的数据。

    只见这位队员将金属棒伸向了那扇城门。当顶端的圆球刚好露出城墙墙体时,那台原本毫无声响机器突然传出了滴滴滴滴的急促声音。顾硕宇等人连忙走了过去,目不转睛地盯着显示屏,脸sè显得有点凝重。

    当滴滴声停止时,显示屏上的各项数值也停止了跳动。看着眼前的结果,顾硕宇等人脸sè露出一片死灰sè。

    “结果都一样。”

    米家明仿佛一下又苍老了几十岁,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迟暮的感觉。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整个队伍似乎都被一层颓败感笼罩着。

    “怎么回事?”

    秋宇翔对这群人的举动有点莫名其妙,好奇地问了问一旁的妹妹。

    庄玉茹眼中闪过一丝担忧,但转眼之间便被一股淡然所取代,面对哥哥的疑问,她仔细地解释起来。

    当所有队员清醒过来时,他们已经处这座似乎被废弃的城池之中。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境况,大家都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寻遍了整座城池,没有发现任何生物迹象,这座城就像被人遗弃了一般,充满了一股死寂。呆在这里,所有人心中都感觉有点毛骨悚然,下意识地便想离开。骆驼、食物、考古器材等等一些东西丝毫未少,面对这就像突然出现的城池,所有人心中都忐忑不已。许多队员都提议马上离开这里,但是顾硕宇却阻止了,考古学家的天xìng让他对这座城池充满了好奇,心中一个想法更是不可抑制地冒了出来:

    “难道这就是那座失落的耶落伽城?”

    顾硕宇在队伍中的威望是无人能及的,让大家想不到的是,他的这个决定,却救了所有人一命。

    那台测试机器的名字叫做元素测量仪器,主要是对液体的一些基本成分进行大概分析,通过顶端的那块圆形金属,也可以对一些湿气较大的空气成分进行捕捉。当队员拿着这款机器在城池内游走时,一个骇人的发现出现在了显示屏上。

    虽说顾硕宇提议暂时留下,但是有些队员还是没有放弃离开的打算,而cāo作测量仪的队员正是其中一人。在大家不知觉的况下,他慢慢向着外城墙走去,发现那扇很别扭的小门后,他几步便走了过去。从城门向外望去,周围雾蒙蒙的一片,只是这些游离的雾气似乎有点诡异,带着点点绿sè,与那天空的颜sè很是相近。拿着仪器的队员还未走出城门,手中的机器便开始自发地响了起来。

    原本以为是城门外的空气中湿度较大的原因,这名队员下意识地看了看显示屏,这一看差点没将他的魂给吓了出来。就像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边,一个机灵过后,他便急忙后退了几步,远远离开了那扇城门。

    在显示屏上,机器测试到的铅、镉、砷、汞元素的含量竟然占到了百分之八十以上,这些都是能够对人体造成巨大伤害的剧毒元素。这还是仪器能够测量的范围,其他有毒元素还不知道含有多少,但仅仅就这些,也足够致命了。

    这名队员已经顾不上思考为什么城门外的雾气中会含有这些东西了,他只知道只要有人踏出一步,面对的绝对是死亡一途。也不知道是否是担心有其他人贸然踏出城门,还是心中那股抑制不住的恐惧,他慌慌张张地找到了顾硕宇,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他。

    这个发现顿时让所有队员炸开了锅。这种雾气弥漫在城池周围,如果真如此,那且不是说所有人都被困在了这座孤城之中?顾硕宇还算镇定,虽然他也被这个消息打击的有点慌乱,但是作为领头人,他知道自己此时不能显露出一丝的慌张。脸sè沉静得和同样骇然的米家明对望了一眼,带着那台机器,一群人开始对四个城门外的雾气进行了测试。

    秋宇翔所在的这堵城门正是最后一个,而四次测量的结果,都指向了一个结论:这片笼罩在整个城池周边的雾气,都含有致命的有毒物质!

    “我们要死在这里吗?”

    心中唯一的一点希望也破灭,许多队员jīng神已经彻底奔溃了。此时这座无人的城池就像一头躲藏在黑暗中跃跃yù试的猛兽,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只待一个机会,所有人都会一一走向死亡。

    颓败的气氛迅速在队员之间蔓延,这种无声的恐慌立刻爬上了所有人心头。即使顾硕宇与米家明,两位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老人,此时神也显得有点颓废,这种几乎是人类未知的现象,让两位老人心中充满了无力感。

    秋宇翔却好像丝毫没有感受到这股隐隐流动的恐慌,此时他心里一个念头一直在盘旋着:

    “有毒的雾气?”

    突然,心中一道亮光闪过,他明白了之前的熟悉感来自哪里了。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