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金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远处的动静并没有惊动还在熟睡中的队员。只有守在篝火旁边的孙平,看着原本雄壮的火焰无风自舞,灼的焰火也在慢慢收缩,冷冽的温度让他不自觉地拉了拉衣服。望着远方突然出现的一点亮光,孙平心中充满了疑惑。就在他徘徊着是否要去看个究竟时,只发现不远处一个小黑点迅速的向着营地移动。心中一紧,他站起了来,右手摸了摸腰际那冰冷的玩意,jīng神高度集中起来。

    此时临慈也睁开了双眼,脸sè一片yīn沉。看着急速而归的秋宇翔,心脏猛然一缩,似乎有种不好的预感弥漫上心。

    以最快的速度回到营地,秋宇翔并没有理会两人,一步踏到了篝火之旁。

    一旁的孙平脸sè变了变,只觉得一股气浪从边这位青年上涌现出来,子不可抑制地倒退了几步,望向他的眼神也充满了骇然。不过让他惊讶的还在后面,训练有素的他也一时楞在了当场。

    只见站定后的秋宇翔抬起了右手,握着的混元扇直点不远处一块脸盆大小的砾石。随着折扇的摆动,那块沉重的石头竟然随之悬空漂浮了起来!

    yīn沉着一张脸的秋宇翔没有在意孙平震惊的神,感受着手中灵力的波动,手腕一挥,那块砾石便在虚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稳稳落在了另外一块地方。扑的一声,黄沙飞舞,半个砾石深陷入了沙土之中,就恍如原本便扎根于此似的。

    秋宇翔并没有停歇,随着手腕不断舞动,一块块或大或小的砾石在半空中移动着位置。孙平只觉得一阵眼花缭乱,视线所及无数块石头违反物力原则般随意地在虚空中飞舞着。而处于zhōng yāng位置的秋宇翔,就像一位指挥,有条不紊得将无数块石头挪动着。他觉得自己的脑袋已经快不能思考了,眼前发生的一切,让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是特异功能?”

    他也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确实有一些人具有非凡的能力,甚至自己也亲眼看见过。不过能够像眼前这位青年一般,举重若轻地挥舞手中的魔术棒,这还是第一次。

    “金刚般若磐影阵?”

    临慈诧异地看着秋宇翔将一块块石头极有韵律地摆放在营地外围,心中有点不敢相信地再次确认了一下。

    金刚般若磐影阵是佛门流传已久的护法大阵,他自信自己绝对不会看错。确定之后的临慈,心中那股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起来。这个阵势的作用很纯粹,便是召唤护法金刚,阻挡世间一切yīn邪之气。以此阵护卫整个营地,难道是在远处秋宇翔发现了什么?让他有点不安的是,作为当代守圣,混元灵力天生对世间万邪有着克制作用,连秋宇翔也需要摆出这个大阵,可见肯定有一些强大的威胁已经临近了。

    金刚般若磐影阵的摆放,几乎耗费了秋宇翔一半的灵力。现在这里并无他物,只能勉强用这些砾石作为阵基,至于到底能够起到多大作用,他也无法预料。阵势摆放完毕后,他擦了擦额头渗出的一层细汗,转头对着临慈说道:

    “老和尚,你来开启,作为阵眼吧。”

    临慈并没有多问,他知道秋宇翔绝对不会做一些无聊的事。从其神可以看出,时间似乎很是急迫了。闻言后立刻走到了秋宇翔边,盘坐下来,双手捏着般若指平方在膝盖上,闭上了眼睛。

    一窜古老的梵语从临慈口中冒了出来,秋宇翔明白这老和尚知晓了自己的意思,此时念诵的正是金刚般若经。随着经文的念诵,那一块块作为阵基的砾石忽然涌出了一层淡淡眼不可见的金光,一闪而逝。金光在天眼之中此起彼伏,几息之后,所有砾石均为点亮,后又归于平静。此时,临慈停止了念诵,睁开双眼,询问般看着秋宇翔。

    阵式已被开启,秋宇翔收回目光,无奈地笑了笑,说道:

    “戾气化煞,凝核聚形。”

    临慈心中一震,眼眸中流出了一丝不敢相信,急忙问道:

    “何种煞气?化为何形?”

    “兵凶之气,丕鹗。”秋宇翔简洁地回答道,转头望向了归来之地。

    临慈倒抽了一口凉气。煞气因yīn气浓厚而凝聚,也同样分为三六九等,而以兵家之气凝练的煞气,绝对能够位居一等。这种煞气,是成千上万因兵祸死亡的人戾气凝练而成,这种人其本便沾染兵事,带血光之气,死后所化戾气更是强于一般的普通人。这种兵凶煞气,一般只有在战场才能形成,而且必须是那种死伤十万以上的战场。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现在这种地方几乎已经绝迹,能够形成这种煞气的,应该是古战场。而据秋宇翔所说,此处煞气已凝核聚形,真不知此处当时到底伤亡了多少人命,才能历时不灭,反倒聚形成功。

    如果仅仅是煞气,那还有消除的可能,可是一旦煞气凝聚化形,便算是得了势,一种天地之势,简单的说便是修成正果了。要想镇压这已化形的煞气,十分困难,等于是和天地之间的规则对抗,这种手段用道家的修行衡量,须是还虚境的人物才能办到的。十分煞气能够化形者不足一层,千百年来,也未曾听说过有哪处煞气能够聚形成功,不曾想竟然在这里让他遇上了。

    两人的对话孙平也听见了,可是却发觉一点也听不懂。在他看来,这位老和尚坐在那里念了几句生涩的经文后,两人便开始了那段奇怪的对话,让他十分费解。只是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只发觉秋宇翔的目光转移了过来,对着他突然挥了挥手,便觉得脑袋发昏,双眼发黑,头一扭便瘫倒在了地上。

    将营地所有人用强制手段弄昏迷后,秋宇翔再次默默地看着远方。按照他的估计,那只丕鹗就快来到这里了。到时此处肯定元气紊乱,力量的波动不是普通人所能承受的,即使孙平这种接受过严格训练的特工,也无法抵御,所以他先一步让所有人都陷入了深度昏迷之中,只待能够撑过这段时间。

    果然不出秋宇翔所料,几秒过后,夜空发生了变化。阵阵轰隆之声从远处天际传来,原本漆黑一片的天空,点点繁星早已消失了踪迹,被一层乌黑的云层所遮挡。一片黑暗之中,云层上方一点点光亮透了出来,就像有什么东西正在云层上方一般。这点透过云层投shè下来的亮光白sè带点淡黄,而且在极其迅速得向着这边移动着。黄沙随着移动的轨迹飞舞起来,接天连地的充斥在半空之中,亮光之下,已经完全被沙雾所笼罩。原本只是有点紊乱的天地元气,现在开始慢慢剧烈波动起来,连着着秋宇翔体内的灵力也有点不稳的迹象,只是他进入化神八转后,头一次遇见这种况,脸sè不由有点yīn沉。

    那点光亮移动速度很是迅捷,眨眼之间便已来到了戈壁边缘,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突然停止了下来,变得忽明忽暗,仿佛在徘徊着。距离这点亮光越近,两人感受到的那股压力越发的凝重。前方的视野完全被狂乱飞舞的黄沙所充斥,打着漩肆无忌惮地肆掠着。呼啸的风声此起彼伏,围绕在戈壁,伴随着从天空传来的阵阵轰鸣之声,一派世界末rì般的景象。

    “老和尚,开始吧。”秋宇翔握紧了手中的混元扇,死死盯着天空中的那团亮光低声说道。

    临慈点了点头,即使不修修为,他也感受到了从天空传来的阵阵浓烈杀伐之气,脸sè有点苍白。生涩难懂的经文再次从他口中涌出,那一颗颗砾石再次泛起了淡淡的金sè。与刚才不同的是,这层金光并没有立刻消逝,而是随着亮起的砾石越来越多,而越发闪亮。

    当一百零八颗砾石全部亮起时,整个戈壁似乎都微微晃动了一下。所有砾石中蕴含的亮光仿佛也达到了顶点,照亮了这一方天地,笼罩在头顶上的乌云,仿佛也被驱散了不少。就在此时,临慈口中吐出了一个梵音,犹如暮鼓晨钟。砾石上的亮光也随之颤抖了一下,转瞬之间便犹如离弦之箭般激shè出了一道光线。

    一百零八道光线汇集于临慈头顶,形成了一个鸡蛋大小的金sè光团。同时这光团在不断变大、扭曲着,就恍如一个鸡蛋壳,里面有什么东西在苏醒过来。随着光团的不断变化,连接着一百零八颗砾石的光线逐渐变暗。当这些光线最终消失之时,那悬浮在临慈头顶的光团里,一个人影也呈现了出来。

    穿古代盔甲,横眉怒目,面sè狰狞,手持一件法器,顶天立地般踏在了半空之中。

    “持护金刚!”

    秋宇翔心中暗暗咋舌。想不到以临慈为阵眼,召唤出的竟然是这一位护法金刚。持护金刚为原始佛陀护法,传言佛祖证道时万邪来侵,就是这一位金刚以一人之力,抵挡yīn邪入侵,为佛教的兴起立下了汗马功劳,也说明此护法金刚在护持一项上的能力是无与伦比的。作为一等护法,临慈一届凡却能够召唤而出,秋宇翔看向临慈的目光不免有点诧异。转而一想这老和尚也算是快证得罗汉果位的高僧,有此能力也就不足为奇了。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