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丕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天眼破除一切邪罔,此时,秋宇翔眼中青光大盛,在他眼中,手中的这份兽皮地图突然发生了奇异的变化。就像拨开了层层花瓣一般,沙狐皮制成的地图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张张奇怪的地图不断从兽皮上掀开,就像穿过了层层纸张一般,从秋宇翔眼中一晃而过。即使时间极其短暂,秋宇翔还是将其牢牢记在了心中。

    那些飘飞而过的画面,也是一张张地图,有些只是光秃秃的一些线路,有些则布满了文字,花花绿绿的就像一个快速移动的通道,不断的后退。即使以秋宇翔的修为,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记在这些地图也颇为吃力。几息过后,这些变化突然停止了,一张地图定格在了秋宇翔眼前。

    “大周封神图!”

    几个硕大的金字赫然悬挂在地图之上,字体繁杂,一般人几乎看不懂,正是西周时期的主流文字。这种字体天生蕴含一种古老的意味,只是现在在秋宇翔看来,却缺少了一些jīng神,就像蔫了花瓣似的,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在字体之下,仿佛是一副地图,许多高山流水耸立其间,并无一点文字,描述的是那里自然也无从考究。不过从仅存的那几个字推断,很有可能是当时周朝的疆域图,秋宇翔却从未见过如此一副。

    紧闭上双眼,当秋宇翔再次睁开时,手中的兽皮地图恢复了原样。感觉脑袋似乎有点胀痛,他深呼了一口气站起来,将地图揣进了怀中,掀开帐篷的门帘,走了出去。

    现在已经是深夜,只有篝火还在噼里啪啦的燃烧着。看见秋宇翔的帐篷有动静,守夜的孙平将目光转了过来。秋宇翔微微点了点头,径直向着洞窟走去。距离洞窟还有几米距离时,影一晃,划过夜空,轻松跃到了洞窟顶端,随意选择了个地方一股躺了下来。看着繁星点点的夜空,秋宇翔陷入了沉思之中。

    望着秋宇翔那利索的形,孙平眼中闪过一道jīng光,接着便将目光收了回来,一副懒散地模样半躺在篝火旁,不知在想着什么。

    躺在洞窟之上的秋宇翔,感受着背部传来的冰冷,脑子里却是纷繁复杂,各种念头不断地冒了出来。

    怀中的兽皮地图发生的异常让他很是疑惑。原本以为只是一张被施展了障眼法的兽皮,他此时却知道并不简单。天眼看见的景象,是有人用叠嶂法特意炼制而成。叠嶂法是一种早已失传的技艺,是炼制法宝的一种高深手法。据传,修为高深的炼器师,能够将九九八十一种符阵或符箓镶嵌在同一法宝之上,这种炼器手法炼制出的法宝,无一不是威力巨大,可摇天撼地。守圣一脉也仅仅是有过相关记载,会这种手法之人,自古以来一手可数,而且都是那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能够承载叠嶂法的物件,也无一不是世间珍品,可是现在却独独出现在一张用沙狐皮制成的地图之上,其中蕴含的意味不由让人深思。

    这张兽皮经过此种手法炼制后,有一个特点,便是能够反复利用。简而言之,别看现在兽皮上绘制着一副地图,百年过后,便会消失,成为一张空白的兽皮。消失的地图并未真正不见,而是内敛入了兽皮之中,只有能够看破虚妄之人,才能得以重现。之前从秋宇翔眼中一闪而过那一张张地图,正是无数得到此兽皮的前人所绘,很是神奇。

    回忆着脑海中那一张张年代久远的地图,秋宇翔发现,除了最后一张地图,似乎其他所有的地图都是同一个地方,那便是此处沙漠。只是越往之前,地图上所呈现的东西越多,甚至有一张遍布城池,看年代应该是西汉时期所绘。这些地图呈现的风貌各不相同,只有一点是完全相同的,那便是那条红sè的线路,始终贯穿所有地图,仿佛千百年来,无数的先辈都是沿袭着这一条线路,不断探索着。

    这个地方到底有隐藏着什么?那条线路到底会将众人带向何方?秋宇翔不敢肯定,只是觉得,似乎这里面深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仅从兽皮的炼制手法便可推断出,这个隐藏的秘密,一旦揭开,必然会引发轩然大波。

    现在反过来思考,这张地图是如何流入唐全忠手中的,又是如何被顾硕宇得到。据妹妹打听到的消息,这张地图是顾硕宇无意之间发现的,对此秋宇翔嗤之以鼻。从顾硕宇和米家明的谈话中,他知道事绝对不止如此。只是他也不好直接询问,只能将这个疑问暂时放在心里。此时应该考虑的是,接下来该怎么办。

    毫无疑问,这件事透露出的种种怪异之处已经完全吸引了秋宇翔,但他非常明白,越是如此,其中可能遇见的危险也会增加。如果独自一人,他也许会不顾一切的将这些个疑问一一弄明白,即使深入沙漠中心地带,他也不是不能办到。可是此时妹妹等人也在这个队伍中,让他不得不先将这个后顾之忧解决。

    就在秋宇翔深思的时候,一股让人心悸的感觉突然从内心深处涌了出来。心中一惊,秋宇翔猛地站了起来,眼中带着一丝不敢相信的神sè,凌厉的目光刺破了漆黑的夜sè,望向了远方!

    就在此时,临慈也从帐篷内走了出来,脸sè一阵苍白,行进之间差点摔了一跤,子踉跄了一下,却顾不得还摇摆不定的体,眼光同样看向了秋宇翔同一方向,一向淡定的他神sè之间竟然带上了丝丝恐慌!

    “好惨烈的煞气!”

    犹自记得之初还未到达洞窟时候隐约感受到的那股凶戾之气,此时突然从远处爆发!秋宇翔脑中快速闪过兽皮地图上所画线路,那股气息传来的方向,似乎正是标注的下一个地点。

    秋宇翔没有丝毫的犹豫,影一闪,犹如离弦之箭一般冲向了爆发气息之地。这时,原本悠闲的半靠在篝火旁的孙平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眼中秋宇翔的影突然消失,心下不免一愣,如此迅捷的速度,即使他也只能勉强捕捉到,着速度仿佛已经脱离了他所知人体能够达到的极限。脸上yīn晴不定,望着秋宇翔影消失的方向,深深吐了一口气,他依旧坐在篝火旁,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临慈也同样看着远方,他并没有跟过去。虽说佛法修为jīng深,但是几乎一点修为也没有他,知道不说能否跟上秋宇翔的速度,即使过去了,可能也只是累赘。所以他只能原地坐了下来,按捺住心中的不安,口中轻声低念起了经文。

    耳边风声不断呼啸着,秋宇翔向着那股凶戾之气快速前进着,眉头却深深皱了起来。距离爆发之地越近,空气中所含元气越发紊乱,甚至已经影响到了体内灵力的运转。秋宇翔突然停住了形,站在一片黄沙之中,默默望着远处,天眼开启!

    看着眼中呈现的景象,秋宇翔倒吸了一口凉气。

    天眼之中,远方漆黑的一片夜空之中,一股浓黑的烟气在不断交缠、弥漫着,隐约之间,这些雾气慢慢聚拢、凝聚,眨眼之间便大约形成了一个动物的形象。弯曲的喙,灵活的椭圆形脑袋,枕部的羽毛稍微呈披针形延长,仿佛一个短的羽冠,锋利的利爪紧贴着腹部,一副待人而噬的感觉,赫然是一只雕的形象。

    此时,不断有股股黑气从地面冒出,汇聚到这只雕上。而原本由黑气形成的雕,随着黑气的不断涌入越发凝练起来。雕羽毛一根根呈现,栩栩如生,一双幽黑的眼睛,也越发光亮。就在此时,一声雕鸣突然从半空之中响起,在整个沙漠上空不断回,清亮的鸣叫让秋宇翔心中一紧,视线中的那只黑雕突然又发生了变化!

    恍如浴火重生一般,随着一声鸣叫,覆盖在雕上的黑气万剑离体似的激shè开来,原本漆黑的夜空仿佛也被点亮,浓密的黑气翻滚旋转,阵阵厉风下刀子似的肆掠而来。秋宇翔衣服猎猎作响,周泛起一层淡淡的金光,形成一层保护罩抵御着厉风的侵袭。此时的秋宇翔,神sè凝重,脸sè被远处那光亮映照着,紧皱的眉头就一直没有放松过。

    黑sè的斑纹,白sè的脑袋,鲜红的利喙,犹如老虎一般的爪子慢慢伸展着,状若yù飞,黑气形成的动物竟让脱胎换骨般耸立在半空之中。

    “丕鹗!”

    这竟然是一只上古奇兽!

    传说钦丕原为天神之一,与钟山山神烛龙的儿子鼓将祖江的天神杀死在昆仑山的东南方,黄帝知道这事后大怒,将他们杀死在钟山南面的瑶崖。钦丕戾气不散,便化做了丕鹗,成为一种凶兽,其存在的地方,必有战祸。

    眼前这只丕鹗,其上散发出的戾气让秋宇翔暗自心惊。虽然并未到达形成丕鹗的中心地带,仅从残余流露出的yīn气,这只丕鹗至少也是化神六转以上修为。最为主要的是,丕鹗是由战祸中死亡的战士戾气所凝聚,与一般形成的yīn邪之物不同,没相应的方法和高深的修为,紧紧凭借秋宇翔一人,很难镇压。

    此时,那只半空中的丕鹗形象越发清晰起来。原本还略显呆滞的眼神,犹如画龙点睛一般突然充满了一股灵动之意,只是其中蕴含的狂暴凶残,让秋宇翔心中也暗自心惊。眨眼之间,丕鹗的翅膀突然扇动了两下,周围的元气立刻越发狂暴起来。

    “糟了!”

    秋宇翔心中一惊,没有半点犹豫,影立刻暴退,向着洞窟方向急shè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