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飓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此时,洞窟方圆百里范围的天空之上,笼罩着一层厚实的乌云。云层不断翻滚,越聚越浓,乌黑的颜sè就像墨汁一般悬在众人的头顶。黑压压的云层不时打着旋,一副黑云压城城yù摧的感觉。冰冷的夜风肆无忌惮地在沙漠里肆虐着,漫天的黄沙在空中狂乱地飞舞着,发出沙沙的声响。营地的篝火在众人躲避之前便被扎里木熄灭了,此时大家都拿着一把手电,略带惶恐地胡乱晃动着。

    秋宇翔也顺着众人在洞窟的一旁躲避着,边妹妹抓紧了他的衣角,脸sè有点苍白。脸上微微一下,他不经意地拍了拍庄玉茹的脑袋。而后者却是脸sè一变,好奇地望向了自己的哥哥。

    庄玉茹此时明显感觉到脖子上挂着的那道符骤然之间发出了一股气,接着原本边冷冽的夜风就像突然不见了一般,周一米范围内竟然没有一丝的沙尘。这种变化让紧贴着庄玉茹的顾眉欣诧异地挑了挑眉,刚才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发现庄玉茹的脖子处似乎有一阵红光闪过,接着周围的风声沙势也逐渐减弱了。

    秋宇翔将手指放在嘴边,若有深意地笑了笑。

    庄玉茹脖子上的诸天镇魂符即使不注入灵力,也自有护主功效,对于魂魄的镇定作用显而易见。而此时加上秋宇翔混元灵力的灌入,主动开启了护体之功,在道家看来属于邪风一类的风沙自然不能侵入其体,这时的庄玉茹,也可说凭借一方符纸万邪不侵,小小风沙自然也不在话下。

    一旁的临慈嘴角含笑的点了点头。这枚诸天镇魂符在庄玉茹生rì上他也见过,结合了符门诛地印,成就一枚上等符咒,即使他看了也有点眼红。而明心小和尚显然也感受到了庄玉茹的变化,也不知道是不是临慈告诉过他相关事,此时只是一脸羡慕地望着庄玉茹,使劲将上的衣服紧紧拉了拉,以抵御越发强劲的风沙。

    激发了诸天镇魂符的功效后,秋宇翔再次将目光望向了浑浊不堪的远处,眉头也不自觉地微微皱了起来。并不是担心风沙的狂暴,而是他明显感觉到,似乎这片戈壁此时与外面的沙漠有着些许的不同。因为有天眼,所以漆黑的夜晚对他并没有太大的阻碍,他可以清晰地分辨出,戈壁内的沙尘数量似乎比外面的要少很多,而且席卷而来的风浪也逊sè于外围沙漠。

    此时外面的沙漠,几乎已经被席卷而至的黄沙所充斥,铺天盖地得在虚空中飞舞着。形成的小漩将沙漠里的风沙高高抛起,而且逐渐有了聚合之势,一个巨大的旋风慢慢成形,自远处向着洞窟所在戈壁移动着。这个旋风所过之处,黄沙漫天,整个天地都被细小的沙粒所吞噬,偶尔还有一两只沙狐或其他动物在风沙中挣扎着,最后依旧无奈地被卷入狂风之中,被急速的风浪切割成了无数碎屑。而边的那群骆驼似乎也觉察到了危险,开始不安地躁动起来,有几只甚至企图站起来逃离,要不是扎里木死死拉着绳索,还不知这群沙漠绿舟会是什么况。而扎里木也是脸sè凝重,经验丰富的他,仿佛预感到了这次风暴的强烈,对于队伍的安全在心里笼上了一层厚厚的yīn影。

    秋宇翔心不由紧张起来。如此剧烈的风暴他也未遇到过,可以预见的是,如果这股风暴席卷而来,这里大部分人都会临险境,他也只能护住一两人而已,其余队员的下场,也许将和那些无辜的动物一样,被猛烈的飓风撕裂。

    众人似乎也感受到了笼罩在边的恐慌,没有一人说话,只是死死地拉着固定好的绳索,胆战心惊地等着远处那呼啸的暴风来临。顾硕宇几人倒是脸sè如常,只是第一次面临如此风暴的老人,不自觉地小腿微微颤抖着,在大自然的威胁面前,众人似乎回到了同一境地,不论年龄、不管份,在生命面前,众生平等。

    秋宇翔抓紧了手中的混元扇,在天眼中,那团飓风已经临近这片戈壁,从速度上判断,一分钟左右时间便会席卷而至。左手抓住了妹妹的手腕,如有意外,他会立刻带离她逃出这个地方。旁边的临慈无奈地摇了摇头,对于生死,他自然早已看破,可对于秋宇翔这种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做法,心中还是有点不忿,但也不能说什么。因为守圣一脉修的是大道,对于个人的生死和一般道家之人却也并无多大差别。在面对华夏安危的时候,守圣一脉会不计得失,甚至牺牲小我,但在这种况下,要让秋宇翔保全所有人的xìng命,显然是天方夜谭了。不过就在他暗自诽付的时候,脸sè突然变了变,急忙扭头看向了戈壁外围。而此时,秋宇翔也是脸sè一愣,视线移向了临慈所望之处。

    粗壮的飓风接天连地,到达这片戈壁时,已经眼可见。狂乱的风暴将地上的砂石席卷一空,这种让人类颤栗的力量完全无视所过之处的任何东西,纷纷卷入风暴之中,撕裂成无数碎屑。可是非常奇怪的,当这股黑sè飓风降临戈壁外围时,原本迅疾的速度突然顿了顿,就像遇到了什么阻碍物似的,再也不能移动分毫!

    而就在此时,位于洞窟背面不足半里的戈壁下,突然一阵响声划破风浪传入了众人耳中。这骤然响起的声响让秋宇翔眼睛一跳,心中一种熟悉感觉突然窜了出来。

    这声声响有点像是清晨雄鸡的鸣叫,短促却高昂,划破了漆黑的夜空。在秋宇翔眼中,随着这声鸣叫,整个戈壁周围虚空之中突然起了一层涟漪,并且随着飓风的碰撞,漪纹不断扩大,仿佛随时都有崩溃的危险。这层涟漪自然普通人看不见,属于天地中一种力量的波动,临慈也是隐有感觉,爆裂的风暴让他的直感也降到了最低,完全不如秋宇翔用天眼看的真切。

    对于这突然升起的一层犹如保护膜般的力量,秋宇翔心中一阵恍然。之前感觉到的戈壁边缘地带的奇特,应该就是这样造成。这股力量将方圆一里范围内的戈壁保护了起来,不受风沙侵袭,长期以来,才形成了戈壁边缘那光滑平整的外延。

    而这声引发力量波动的鸣叫,此中蕴含的那股熟悉感觉秋宇翔也想了起来,正是之前发现的那尊青铜器发出的声响,虽然表现的方式并不相同,但其中力量波动的频率,却是惊人的相似。再联想到青铜器的残缺,秋宇翔有种预感,发出这种声响的很有可能就是另外残缺的部分青铜器。

    飓风与保护罩的僵持还在继续,就在那层淡淡的涟漪即将消失的时候,这股席卷而来的飓风仿佛也已经耗尽了力量,旋转速度急速下降,缠绕在其周围的沙粒也纷纷掉落。几息之后,涟漪完全消失,而原本爆裂的飓风也化成了一股刺骨的夜风,突破了戈壁的保护,在戈壁之上起了阵阵余波。这股风暴竟然在无形之间被化解,余势只能让这片绿sè的海洋此起彼伏,丝毫没有任何的危险。

    此时天空的乌云也慢慢散去,远处露出了一抹白sè。不知不觉间,夜晚已经过去,天空开始蒙蒙亮起来。在飓风消散的时候,众人似乎也有所察觉,一些胆大的人更是半蹲着将脑袋伸了出去,看见周围逐渐回复正常的景象,心中的大石纷纷落地。虽然对于这种虎头蛇尾的飓风心中也有点疑惑,但众人挂在脸上的更多得却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扎里木,风暴过去了吗?”顾硕宇已经保持蹲着的姿态大半夜了,此时周围环境一变,心中那根紧绷着的弦放松下来后,立刻感觉全酸痛无比,尤其是膝盖部位,就像有无数的小针在乱刺似的,就连站立都有点困难。

    “应该过去了。”看了看已经放亮的天际,扎里木脸上挂起了一丝怪异的神。按照多年经验判断,那股已经成型的飓风应该不会这样就消散了,可是眼前的一切却又在不断提醒他,风暴的确已经过去。这种反常的变化让他心中不由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到达耶歇律洞窟也是他的极限了,跃过此处,沙漠深处他也从未涉足过。经过今晚这场诡异的风暴,更加坚定了他心中的那个决定。

    随着天空逐渐便亮,队员们一夜受惊的心也慢慢平复,每个人上都铺上了一层厚厚的黄沙。抖落一番后,大家休整一下,便开始了有条不紊的工作。只是经过了这场恐怖的沙尘暴,一种诡异的气氛一直笼罩在队员们的心中,导致整个考古工作的速度也降低了许多。顾硕宇和米家明看在眼里,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暗暗叹了口气,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对洞窟的再次发掘之上。

    秋宇翔对于考古队的异常气氛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当风沙停歇后,他拍了拍上的尘土,安慰了还惊魂未定的妹妹几句,便一人来到了戈壁的边缘之处。

    看着眼前这个接近十米的巨大深坑,无数的细沙正在慢慢回填,这也是秋宇翔耽搁了一段时间,之前还不知这个飓风停留的地方造成了多大的破坏,只是现在这一切都被柔软的黄沙所掩盖,仿佛之前的一切都不曾发生一般。

    此处虚空中还残留了一部分天地元气的波动痕迹,很自然的,秋宇翔将目光锁定在了那声鸣叫产生的地方。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