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砖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眼前的这座早已破败不堪的建筑孤零零地耸立在沙漠之中,夜sè之下,显得有点yīn森。秋宇翔和临慈走进那看似就要倒塌的建筑之内,立刻感觉到温度似乎比外面降低了许多,冰冷的寒意刺人骨。

    “这里应该是这座寺庙的毗卢阁遗址,原本极其恢弘,现在却也只留下了残垣断壁。”借着夜sè,临慈看着残缺的墙壁上那已经模糊不堪的壁画,心中不由生出了一阵感叹。

    从眼前残败的景象来看,这座规模宏大的寺庙应该属于东汉时期的。残留的墙壁用严密的青砖修葺而成,从那已经被风沙磨平的砖面来看,当时是有许多jīng美的雕刻刻画在其上的。仅仅一个毗卢阁就修建的如此气派,可见当时整间寺庙有多么壮观,两人是在无法想象到底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才能让这座寺庙耸立于蓝天黄沙之间。

    神念扩散,笼罩整个遗址,秋宇翔不由奇怪的看向了左手边的一面残垣。

    这是一面高约四米的老旧青砖堆砌起的墙壁,被一层泥石覆盖着,在平整的石面上,一些sè泽黯淡的壁画呈现在上面。只是此时的壁画早已斑驳脱落,仅留有一个人手呈莲花指状留在上面,从这里推断,壁画应该与人物有关,只是此时全貌早已不复存在。

    在壁画下面,大片的青砖露了出来。秋宇翔目光正盯着其中一块看似普通的转头。就在此时,这块转头里,突然再次传出了那股声!

    此时,两人距离声音源头极其接近,感受也越发强烈。这股声响就像波纹一般,以那块砖头为中心,猛烈扩散开来。声音掠过两人,肌肤骤然之间有种被灼烧的感觉,心脏更是不受控制般剧烈跳动了几下。

    声音仅仅持续了一秒左右便停息了下来,但是带给两人的震撼却远远一直在心间萦绕。慢慢走到那块青砖之前,秋宇翔伸手摸了摸砖面,一股透心的凉意通过手掌传了过来,让他面sè一变。

    “法宝?”这股凉意蕴含着一股玄之又玄的气息,言语无法表述,但是那种熟悉感还是让秋宇翔很肯定是法宝的气息:“一块砖头被炼成了法宝?”

    秋宇翔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以砖头作为法宝的这还是他第一次遇见。手指弯曲,轻轻叩了两下,传来两声清脆的回响。

    “空心的?”秋宇翔与临慈对望了一眼,心中升起了一丝好奇。

    左手五指竖立,体内灵力聚集在掌心,散发出一层淡淡的金光,秋宇翔迅速地一按,毫无声息地拍在了那块青砖旁边。有天眼作为凭仗,化神六转修为对灵力的jīng确控制,渗入墙体内的力量轻而易举地将那块青砖隔离开来。在灵力的涌动下,青砖发出清脆的啪的一声,自动从墙体内弹了出来。

    缺了一块砖头的墙体破开了一个洞,冷冽的夜风从洞口涌了进来,两人丝毫未觉。左手迅速离开墙体,一把抓住了正掉向地面的青砖,秋宇翔只觉得掌心一沉,整个人在不经意间差点摔了一跤。

    稳住形后,秋宇翔看向手中砖头的目光立时不同。原先对这块砖头的预估完全错误,手中沉甸甸的感觉告诉他,这块看似普通的砖头,内里绝对另藏玄机。

    在秋宇翔行动的时候,临慈却将目光转向了那残缺的壁画。直到秋宇翔将转头取出,他才微蹙着眉头说道:

    “从壁画上仅存的画面判断,应该描绘的是一组伎乐天人,这个手掌属于其中的女xìng。”临慈指了指墙壁上残存的壁画,说道:“这块砖头的位置,如果未判断错位,正好位于人物的心脏位置。”

    秋宇翔心中一愣。之前两人和扎里木听到声响后心脏的反映让他觉得两者之间肯定有着必然的联系,视线不由自主地望向了墙壁的另外一个位置。如果按照临慈所说,那里应该就是男xìng伎乐心脏所在之地。就在此时,视线所及之地,同样的声响突然传了出来。

    因为有了准备,这声声响倒并未给两人造成什么影响。如法炮制,秋宇翔将那块青砖也取了出来。

    手中的两块青砖并没有任何的异样,只是那被岁月磨平了的雕刻彰显着过往的不凡。秋宇翔微微皱起了眉头,发觉自己的神念竟然丝毫不能侵入这两块青砖之内。就在他不断思索的时候,手掌突然传来细微的一阵抖动,那股刺耳的声响再次在耳边响了起来!

    “咦?”

    秋宇翔心中一突,声音虽然转瞬即逝,但是这次他明显感觉到,似乎两块砖头在声音响起时冥冥之中有种联系,不论从抖动的频率还是声音响起的时间,完全一模一样。下意识得将两块砖头合在一起,奇异的事发生了!

    啪的一声,两块在秋宇翔看来重若千斤的砖块严丝合缝地贴合在了一起。即使手中发力,也丝毫不能分开,两块砖头就像许久不见的人一般,一旦合拢,便再也不会分离,就像融为了一体似的,就连相接的部位也看不见一丝细缝。最让秋宇翔怪异的是,手中那种沉甸甸的感觉竟然奇异的消失了,手中的两块已经合为一体的转头重量在一刹那间诡异的消失了大半!

    现在整个转头几乎有一个篮球般大小,捧在手里让人感觉有点怪异。而原本阻挡着神念的那层奇怪力量也消失无踪,秋宇翔能够毫无阻碍地直入转头内部。

    “那是什么东西?”在神念当中,转头内部静静躺着一块造型规整的物体,表面呈矩形,长十公分,宽五公分,高约十五公分左右,就像是从一个长方体上硬生生切割下四分之一般。这个物体嵌在砖头里面,从sè泽上判断,似乎是青铜质地的。在表面,有着一些纹路,显得古朴大方。

    也没有知会正在一旁好奇地看着自己手中砖块的临慈,秋宇翔略一发力,整个砖块便像是豆腐一般碎裂开来。一阵哗啦之声过后,那个青铜物件出现在了秋宇翔手中。

    “这是什么?”砖头碎裂的时候,临慈吓了一跳,知道这块青铜器出现,才知道秋宇翔也是有的放矢。拿起掌中的青铜器,临慈仔细地打量起来。

    这块青铜器造型与神念中看见的一模一样。整件物品没有一丝的锈迹,就像刚刚铸造出来的一般,表面泛着一层暗青sè的光泽,周雕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龙,缠绕在青铜器周。龙头位于最长的一面,有棱有角,龙遍布云雷纹、单环纹和重环纹,仿佛翱翔天际,让人心中不由生出一股敬意。

    “从铸造工艺和纹饰来看,应该是西周时期的,而且这东西肯定只是某一物件的一部分。”秋宇翔慎重地说道。

    “也许是一方鼎。”临慈观察了一会,大胆猜测到。

    秋宇翔点了点头,对于临慈的猜测,他很赞成。这个物件很有可能是西周一尊方鼎的一部分。从切口上看,光滑平整,似乎是这尊方鼎铸造完成后,硬生生又被分割成了几部分。至于原因,两人便不得而知了。

    这尊残鼎出现后,那股奇异的声响并未再响起。出了之前的异状,两人并未发觉有任何的异常。即使秋宇翔用神念将这件青铜器上下左右扫视了几遍,也为觉察到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似乎手中的这尊残鼎就是一件古老的青铜器,此外普通异常。可是秋宇翔有种直觉,这东西绝不平凡,只是现在处于残缺状态,如果找全了整尊方鼎,说不定就会给他一些惊喜。

    再也没有任何发现,两人只能离开了遗迹。如此大的一尊青铜器,自然没有办法隐藏。当天微微亮时,秋宇翔便将发现的这尊残鼎放在了顾硕宇和米家明的面前。

    “你是说这尊鼎是在遗迹的青砖里发现的?”顾硕宇略带兴奋地问道,手中不停地把玩着这件青铜器。

    根据他的经验判断,这尊残鼎确实是西周时期的。在汉代的一件残庙里发现了西周时期青铜器,这已经算是一个重大发现了。至于这件青铜器是之后有人放在寺庙里的,还是这件寺庙的历史并不是如表面那样为汉代所造,就需要大量的证据进行论证了。不过仅此一项发现,这次行动便算是不虚此行了。

    两位老爷子都是治学严谨之人,带着青铜器,立刻对遗迹再次开始了发掘。只是看着那面墙壁上两个隆隆般大小的空洞,有点无奈,看向秋宇翔的眼神也充满了怨念。地上的青砖碎渣预示着秋宇翔是用强力打碎青砖的,如果完好无损,说不定还能从其中发现一点什么,现在却是毫无办法了。

    秋宇翔讪讪一笑,便退出了遗址。他并不是专业考古队员,对于这些古遗迹的看法自然不同,处理手段也不能算是错误。只是面对两位老爷子的目光,他还是觉得有点心虚,只能眼不见心不烦了。

    “老哥,这真是你昨天发现的?”

    那件青铜器被顾硕宇交给了顾眉欣保管,同时进行初步的研究。在帐篷里,看着摆放在几层纱布上的青铜器,庄玉茹忍不住问道。

    “是我和临慈发现的。”已经觉察到顾眉欣的眉角跳动了两下,为避免两位老爷子上的事再次发生,秋宇翔连忙将那老和尚拉了进来。

    听见临慈似乎也参与其中,顾眉欣只能暗叹一声,再也不理会秋宇翔的莽撞之举,仔细研究起这件青铜器来。

    秋宇翔心中松了一口气,他现在是怕极了这些科学家,宁愿面对化神级的妖物,也不想听这些人的唠叨。慢慢走出帐篷,耳边传入几人对青铜器的讨论声,望着远方茫茫沙漠,他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种感觉。

    “也许这趟旅行会非常有趣呢。”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