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夜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塔干沙漠昼夜温差非常大,入夜以后,寂静的沙漠温度直降到十度以下。晚饭过后,几乎所有人都钻进了帐篷,躲避着那沁人心骨、无处不在的冷风。漫天繁星悬挂在一层不染的夜幕之上,整个沙漠就像被一个严实的盖子捂住了一般,空气几乎凝固成了液态,让人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寂静聊赖的沙漠中,不时传出啪啪的爆裂声,就像炮仗似的,熟悉沙漠的人都知道,这是附近的岩石因为胀冷缩在破裂着。

    沙漠的寂静并没有持续多久,肆掠的夜风便开始席卷沙漠,呼啸着从帐篷旁边飞过,带起一阵烈烈之声。

    考古队的向导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叔,名叫扎里木,是土生土长的蒙特人,皮肤黝黑,一副干瘦的模样,只是一双细小的眼睛显得极其有神。生长在这片黄沙之上,对于沙漠天气的变化他是了然于。听着帐篷外呼呼作响的夜风,扎里木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怎么了?”对于天气的变化,顾硕宇也算是经验丰富了,发现扎里木的脸sè有点沉重,连忙问道。

    “可能要起风暴了。”扎里木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疑惑,从经验上来说,现在的夜风有点奇怪,因为以他之前的判断,今晚是不应该有风暴的。只是沙漠的天气就像娃娃的脸,说变就变,他也罕见的不敢肯定起来。

    “可能?”顾硕宇旁的米佳明心里嘀咕了一句。塔干沙漠他只来过一次,与经验丰富的顾硕宇自不能相提并论,但那仅有的一次经验,也让他对这些沙漠的jīng英佩服不已,如今却听见这位向导会说出如此不肯定的话语,连带着对扎里木的本领也有点怀疑起来。

    扎里木没有理会米佳明眼中的那丝疑惑,他将帐篷的小窗掀开了一点,刺骨的冷风立刻从开口处灌了进来,在众人不由打了个寒颤。看着天上那似乎一层不变的繁星,扎里木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就在这时,帐篷的门帘被掀开了,临慈面sè奇怪地走了进来。

    “顾先生,还是让队员们离开帐篷一下吧,这天气似乎有点不妥。”

    顾硕宇此时也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看了看扎里木,发现他点了点头,这才说道:

    “为了以防万一,小田,你通知一下队员,先到寺庙遗址那躲一躲。”

    田甜拿起对讲机便往外走去,对于顾硕宇的吩咐,她一向是雷厉风行,会在第一时间落实。临慈并没有注意田甜的离开,而是站在帐篷小窗旁,看着窗外漆黑一片的沙漠,眉头不自觉地微蹙起来。

    因为修行佛法,虽说真正修为并不是很高,但是对世间一切yīn邪之物都有着极其敏锐的感知。在距离遗址大概两、三里处,一股淡淡的yīn邪之气透过感知清晰的传了过来。在如此远的距离依旧能够感受到这股yīn气,可见其主人的厉害。可是以现在考古队的力量,虽然也有几个保卫人员,但是面对那些超脱世间力量的东西,显然是不够看的。唯一让他稍微放点心的是,这股yīn气时强时弱,而且在不断移动当中,似乎很惶恐,在躲避着什么。现在临慈只希望这股yīn气不要往考古队这边移动,能够躲一阵是一阵了。

    半夜三更的被人吵醒是谁也不会舒服。在队员们的嘀咕声中,所有人还是按照顾硕宇的安排集中在了寺庙遗址一侧。沙漠中的夜风似乎已经停歇,但是刺骨的冷意还是让人不由自主地拉了拉上的衣物。尤其是顾硕宇与米家明,两人年纪也不算小了,在这冷冽的寒风中,脸sè有点发青,即使穿上了防寒衣物,子依旧在微微颤抖着。

    而临慈倒是丝毫没有觉得任何异常,脸sè红润。虽说其不修力量,但是毕竟也是快征得阿罗汉果位的大德,冥冥之中自有一股力量在加持,万邪不侵。看着众人都聚集在了这里,临慈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之中走到zhōng yāng,突然双手合十,低声念起了经文来。

    很奇异的,随着临慈的念诵,众人感觉他的声音似乎并未在耳边响起,反而像是直接沁入心扉,就像点点阳光落在心底深处,周围仿佛也并不像刚才那么冷了,虽说还不至于犹如chūn天般和煦,但冰冷的夜风再也不算是威胁,这时众人才对这个看似老迈的合上刮目相看,不再认为他就是一个吃干饭的人了,仿佛还是有点作用。就在众人惊奇万分的时候,庄玉茹却抬头望向了漆黑的沙漠深处。虽说yīn阳眼已经被秋宇翔封印住了,但是对于yīn邪之气的感知她还是保留了下来。就在不远处,她似乎觉得那里有种让自己非常不舒服的熟悉感,很直觉得认为就在距离大家不远的地方,有不好的东西存在。

    “这大半夜的,到底在搞什么。”

    向阳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百无聊赖地环顾四周。白天已经忙碌了一天,原本准备好好补个觉的,却不想被老师叫到了外面喝西北风,心中难免有点不满。他的心思其实代表了大对数人,只有两人例外,那就是刘刚和那个被派遣保护顾硕宇的懒散男人。那个男人叫孙平,平时话语不多,总是挂着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此时他和刘刚一样,虽然不能感受到那股隐隐而发的yīn邪之气,但多年锻炼出来的经验,还是让他们觉得有种隐隐的威胁感觉在四周环绕着。

    突然,包括庄玉茹在内,三人脸sè很诡异得变了变,而临慈的念诵也停止了下来,脸带诧异地看着远方。就在刚才,那股yīn邪之气骤然之间消失无踪,似乎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与此同时,一股轰隆之声从远处隐隐传来,就像一股闷雷似得在沙漠中回,众人一下觉得耳膜生痛。临慈的脸sè更是yīn晴不定地变幻了一下,不过转瞬之间又恢复了正常,眼角竟然挂上了一丝无奈的神sè。

    “应该没事了。”临慈对着顾硕宇说道。

    一旁的扎里木用鼻子使劲嗅了嗅,再蹲下来抓起一把黄沙捏了捏,思考了一会,也对着顾硕宇等人点了点头。

    “不会有风暴了。”

    顾硕宇松了口气。在沙漠最怕的便是遇见无常的沙尘暴,那种肆无忌惮的破坏方式至今仍然深深地留在他的脑海中。抬头望了望天空,原本昏暗的天际已经开始放光,抬手一看,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六点过了。招呼了一下众人,让人开始准备早饭,顾硕宇准备直接开始今天的工作了。

    顾硕宇之所以会选择在这个遗址待上几天,原因无他,在唐全忠留下的地图上,有几个地点是着重标记的,而毗卢遮那伽蓝正是其中之一。在这些标记旁边,用小字标注了一个天数,似乎是唐全忠的队伍在遗址上调查的时间。在毗卢遮那伽蓝遗址旁边,写着“三天”,对于这样一个已经被考察过无数次的遗址,唐老还需要待上三天,顾硕宇猜测应该是他们在这里发现了什么,所以他才会让考古队也在这里进行发掘,希望能够得到关于唐全忠更多的线索。

    “老和尚,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众人在准备早餐的时候,庄玉茹跑到了临慈旁边,眨着眼好奇地问道。

    临慈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女孩他也算很熟悉了,jīng灵古怪,xìng格单纯,有着一颗赤子之心,临慈也是很喜欢。面对她的询问,临慈摇了摇头,若有深意地看着庄玉茹,说道:

    “没什么大事,即使有事,也被某人解决了。”

    庄玉茹先是疑惑地看着临慈,他的话让自己很是不解。不过庄玉茹也是一个聪明的人,脸上突然闪过一丝喜sè,迫不及待地追问道:

    “老和尚,你是说我——某人来了?”

    临慈微笑着点了点头,看着不远处,脑中不由回想起了和那位守圣相处的点点滴滴。他发现,现在的自己,似乎更容易缅怀过去了,不过他并没有加以压制,反而顺其自然,心境一时也提高了不少。

    “玉茹,你们说的某人到底是谁呀?”一旁的顾眉欣十分费解,也对两人口中的某人很感兴趣。

    第一次听见某人是几天前庄玉茹出人意料的反驳自己爷爷,在那时她便对这位某人提起了兴趣。后来自己和庄玉茹也算成为了朋友,固然是因为这个女孩天真烂漫,没有一点心机,对人十分真诚,也不排除因为对她口中某人的兴趣。经过几次交谈,顾眉欣发现,似乎庄玉茹口中的某人是个知识渊博之人,至少在考古这一方面,许多问题经过他的分析仿佛都有种拨乱反正的感觉,这点也给了顾眉欣许多的启发,因此对这人也十分好奇起来。

    “呵呵,不出意外,一会姐姐就能看见某人了。”庄玉茹一直没有透露某人的相关信息,搞得极其神秘,也吊足了顾眉欣的胃口。

    “一会儿?”顾眉欣有点疑惑。抬头看了看四周黄沙漫漫的环境,她是在想不出为什么庄玉茹说得如此肯定。这里已经可以算是塔干沙漠深处了,平常人是不可能到达这里的。

    庄玉茹没有回话,只是很肯定地看着远方。她相信,凭借自家哥哥的本事,一定知道自己就在这里。如果明知道自己妹妹在这还不过来,那等下一次碰见秋宇翔,他可就没什么好果子吃了。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