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双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将地毯上的饕餮雕像拿起来,顺手拉开了头柜,从里面找到那幅画卷,秋宇翔没有丝毫犹豫,子顿时消失在空气中。直到几个消失后,发觉有点不对劲的保镖这才匆忙打开了房门,留给他们是一间空无一物的房屋。

    回到自己的房间,秋宇翔将手中两个东西放在了桌上。仔细打量着饕餮,任凭他怎么查看,都看不出丝毫的异常。但秋宇翔知道这个东西绝不简单,就单单那转瞬即逝的生命力,已经让他有点心惊。而且当他到达罗田玉的房间时,屋子里依旧残留着一股腥味,那是血液的味道。此时的罗田玉同样神秘消失,肯定和手中的这尊饕餮雕像有关。再次仔细打量了一下雕像,发现依旧没有任何线索,他只能放下饕餮,拿出了那幅画卷。

    秋宇翔第一时间还是将目光落在了画卷上方“真诠”两字之上。真诠是明代中叶一本由不知名修道之人所撰写的道经,只能是说一部阐述当时道士修炼体系的书籍,并没有多大独特之处。为什么这张画卷上会有此两字呢?这点让秋宇翔极度迷惑。他有种直觉,黄伯俊很有可能是发现了这两个字中的秘密,才找到了玉髓的。

    “方捷,你那边有什么进展没有。”秋宇翔拨通了方捷的电话问道。

    “暂时还没有,怎么了?”电话那头传出方捷略带疲惫的声音。

    “你想办法从黄伯俊家里看看有什么一本叫真诠的道经。”

    秋宇翔推测黄伯俊应该是从这两个字里面得到了一些信息,这幅画卷一直为黄家保存,这两个字也很有可能就是黄家人写上去。这本书籍他倒也读过,记忆中并没有什么相关联的东西,说不准黄家保存的真诠会有所不同,如果真如此,这本书应该是在黄伯俊的收藏之中,所以他才尝试着让方捷试试。

    挂掉电话后,脑中不断思索着,秋宇翔的目光也慢慢在画卷上扫视着突然,他心中一愣,眼光集中在了那位女子手中所拿的饕餮雕像之上。他心中猛然间一愣,突然想到了一个被大家都忽略了的问题。

    这个饕餮雕像从地宫的坟冢的陈设来看,应该是作为镇压之物放在那个平台之上的。这类物件一旦列入阵势范围,轻易是不可移动的。而这幅画卷是黄家那位族人根据自己所看到的成画,也就是说,当时那个饕餮雕像应该确实在那位女子手中。反而言之,此时的地宫中,是没有雕像镇压yīn邪的!再看此女面容,秀美紧蹙,握着饕餮的手指紧绷着,一副担忧的模样,甚至于从其眼眸中尚能发现丝丝的恐惧,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即将发生。

    从地宫的规模来看,里面镇压的yīn邪绝对不在少数。如果这些yīn灵都破开阵势逃逸,那绝对不是一件小事。而北宋,也是一个诡事频发的年代,天灾**据不完全统计便有九百余起,哪一件又和此事有关呢?回忆着守圣一脉手记中有关北宋时段的记叙,秋宇翔发现似乎没有任何线索可以与之相连,逃逸的yīn灵也似乎并没有在世间出现,这点让他十分的疑惑。

    毫无头绪的秋宇翔决定还是去黄家祖宅所在地方走走,说不定就有什么线索。宾馆距离黄家祖宅所在的新同乡并不远,车程大概半个多小时左右。第二天一大早,秋宇翔便坐上了驶往新同的大巴。看着窗外的绿水青山,脑子里依旧思考着这件事中透露出的种种怪异。

    新同乡作为黄家的发家之地,在锦鸿,繁华程度不亚于一个县城。而且这里生态保护非常到位,并没有什么污染,整个乡村给人一种清新自然的感觉。看着淹没在青山之中的栋栋小别墅,走在宽敞的马路上,秋宇翔脸上带起了一丝诧异的神sè。

    从乡民们喜悦的神中可以看出,他们对自己的生活质量是非常满意的,不时还可以看见推着婴儿车满脸笑容从边走过的人们。富足的生活让人们有股发自内心的骄傲和自豪,看来黄家对于整个地区经济的发展还是起到了带头作用。至少从旁边一栋栋崭新的小楼便可看出。

    只是,这些小楼的布局让秋宇翔心中有股别扭的感觉。自古以来,人们修建房屋基本都要求方方正正,而这里的小楼虽说整体也算方正,但是大门所开的位置确实千奇百怪,都向着一个方向,就像是在朝拜一般,使得整个乡里房屋的布局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

    整个新同乡的人几乎都姓黄,随便抓一个人,便可以问出黄家祖宅所在。带着一丝的疑惑,秋宇翔顺着乡道慢慢走向了黄家祖宅。

    黄家祖宅并没有在乡镇zhōng yāng,反而在乡道的最末端,占地约有一亩地左右,是一栋小别院,看风格偏向于唐初建筑。只是黄家应该翻新过,整个别院显得干净异常,丝毫没有一些老建筑固有的沉重与破败感。

    站在黄家老宅的大门前,秋宇翔微蹙起了眉头。这栋别院大门所开方向,竟然和乡里楼房相同。这些建筑所对方向,是一座双峰林立的山脉。直觉一般,秋宇翔心中默默计算起来。

    九星山法奇验经有云,金双rǔ,出双生,前后相连金星水,若见面前双rǔ出,又兼后山双气形,子癸水朝迎双生子女真,更兼厅前两墙直,主山是土对火星开门者有双溝入,必定主双生,这对出双胞胎的风水做了一番描述。秋宇翔行遍华夏山水,对此也有点研究,似乎只要家的坐向是子山或癸山为金星或土星结,明堂前有见双rǔ峰,三双rǔ峰水出巽巳位必定生双胞胎或三胞胎,只是哪一年生就必须懂得玄空学紫白飞星应期。而包括眼前这栋黄家祖宅在内,几乎整个新同乡的房屋都是如此,这点让秋宇翔很是好奇。

    就在这时,原本紧闭着的大门突然打开了,看着正站在门前的秋宇翔,黄子雄心中一阵诧异,一股隐藏在心中的惶恐也不由自主地升了起来。他依旧清晰得记得在地宫中发生的一切,而殷老头已经被家人接了回去,据说现在都还躺在上。

    “秋……秋先生,您有事?”此时的黄子雄丝毫没有新同一霸的形象,自己都未发觉声音略微有点颤抖,态度更是恭敬到了不行,让一旁一同而出的其他黄家之人感到极其的诧异。

    “呵呵,只是听说黄家藏书颇丰,想观摩一下。对了,还要恭喜黄老板,喜得双子。”秋宇翔轻拍一下混元扇,微笑着说道。刚才他稍微计算过一下,断定黄家今年肯定会有双胞胎出生,而从黄子雄的脸sè判断,应该就应在了他上,故才有后面一说。

    对于秋宇翔前面所说,黄子雄还未觉得有什么异常。通过在地宫的经历,他也知道眼前这位对玉髓之事很感兴趣,到黄家来查阅祖籍记载也在他的预料之中。只是秋宇翔后面所说之事,让他心里猛然一惊,看向秋宇翔的眼神也充满了惊讶,一股冷意从心底升了起来。

    现在黄子雄的老婆比他要小将近二十岁,想不到是他竟然老树开花,年前老婆又怀上了。对此,黄子雄是异常兴奋,找了锦鸿最好的医生和医院,才三个月便让自己的妻子住了进去。就在刚才,医院那边传来消息,他妻子怀上了双胞胎,这消息简直让他欣喜的无与伦比,正准备赶到医院。这个消息除了医院,就只有自己知道,他也不会认为秋宇翔会无聊到跑到医院打听这种事,而且时间上也赶不及。对于秋宇翔能够知道这个消息,让他在自己心中的地位简直无限拔高,几乎都快与神仙一流的人物相提并论了。

    所以此时面对秋宇翔,他的态度越发恭敬起来。

    “谢谢秋先生。秋先生需要翻阅什么,我立刻派人带领您去。”

    秋宇翔也想不到事有凑巧,黄子雄也刚知道这个消息。知道他有点迫不及待,所以也没有强求,微微一笑说道:“黄老板有事便忙去吧,我自己翻阅便行。”

    黄子雄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秋宇翔他现在可不敢得罪。连忙安排了一个人带领他向着收藏祖籍的库房走去。黄家其他人还是一脸震惊的望着自己的家主,想不通为什么一向跋扈的黄子雄在这个白发青年面前一副小心翼翼的神态,而且将家族中向不对外的库房也对此人开放。不过黄子雄在黄家有着绝对的权威,他的决定没有人敢于违背,所以即使心里充满了疑惑,黄家其他人还是没有对此发表什么异议。

    秋宇翔的智慧绝对远超普通人,一目十行对他来说简直是小儿科。仅仅用了几个小时,便将黄家所有祖籍查看了一番,并且牢牢记在了心里。黄子雄确实没有撒谎,祖籍中有用的记载几乎也就他所说的那些,关于“源”的记载也只有寥寥几笔,并没有详细的记录。只是在查询近代库房的出入记录时,他发现黄伯俊确实将饕餮雕像和画卷在十几年前从库房取出,不同的是,随这两件东西离开的,还有一册“真诠”古本。

    “看来要等方捷那边的调查结果了。”秋宇翔默默想道,也没有与其他人打招呼便离开了黄家老宅。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