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吞噬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咔嚓一声,饕餮雕像严丝合缝地放到了平台zhōng yāng的小坑之中。所有人脸sè都变了变,可是等了十几秒,却一点异常也未发生。

    当雕像放进去的一刹那,秋宇翔眼中闪过一道jīng光。他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尊饕餮,就在那时,他发现一丝很隐晦的红光从饕餮雕像眼中一闪而过,要不是他极其留意,都有可能忽略过去。除此以外,整个地宫确无一点异常。

    也许是因为期待过高,所以罗田玉等人此时脸上明显涌起了一股失望的神sè。费尽心思找到了地宫,却一无所获,心中的落差让几人的脸sè很是难看。

    “看来现在是不能如你们所愿了。”秋宇翔对此倒没有多大的失望,对于此事他也仅仅因为好奇才参与,能否找到玉髓,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不过整件事中的种种诡异之处,还是勾起了他极大兴趣,有了一探究竟的念头。

    “走吧,这里没什么好待的了。”秋宇翔对着方捷说道。

    方剂是巴不得早点离开这里。被人莫名其妙的扔在这个不见天rì的地宫已经整整两天,说心里不害怕是骗人的。现在的他极其怀念外面的太阳和美食,只是对于地宫的一切心中也有点好奇,这才坚持到了现在。

    呼吸着地面的空气,方捷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秋宇翔在一旁看着贪婪地吸着新鲜空气的方捷,打趣着说道:

    “要不先去吃点东西?”

    现在已经是早上六点过了,天sè已经微微发亮。在县城里,一些早餐摊子已经拉开了阵势。在路边随便点了几根油条和两碗豆浆,方捷还未等早餐全部上桌,已经开始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秋宇翔等方捷吃了大概一半的时候,手中混元扇轻轻一拍,问道:“你进入地宫时那道石门是个什么样的状态?”

    方捷擦了擦嘴巴,将剩余的一根油条掰成了几截扔进了那碗豆浆里,思索了一下,这才说道:“那道石门应该是很久没有人开启过了。至于黄伯俊到底进去过没有不好说。话说回来,当初发现那九盏壁龛时没吓我一跳,为什么这里会有当初遇见的北斗九星呢?”

    “两者之间似乎有联系现在不好说。我猜测,问题的关键还是在那幅画卷和饕餮雕像上。”秋宇翔沉思了一下,缓缓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方捷有点好奇了,之前在地宫中的况,如果秋宇翔强行要夺取这两样东西,罗田玉应该也不会反抗,可是秋宇翔却并没有如此做,这点让他大惑不解。

    “呵呵。”秋宇翔笑了笑,说道:“我感觉,那尊雕像并不简单,黄伯俊和伍宫的神秘失踪与其肯定有必然的联系。但是在我面前却一点异常也察觉不出来,那东西还是放在罗田玉边说不定会有什么反映。我已经留下几丝神念在两样东西之上,一有异变,我立刻会知道。”

    听见秋宇翔如此说,方捷也没再多嘴,而是转头对着那碗漂浮着油条的豆浆奋斗了起来。秋宇翔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突然将方捷离开后东方市发现的况讲述了一遍。

    “额——”方捷差点没有将口中的早餐吐出来。

    秋宇翔讲述的极其详细,那两具干尸的况尤其详尽,让方捷脑中不由浮想联翩,肠胃一阵翻滚。

    稳定了一下心中的绪,方捷非常艰难地将手中的豆浆放到一边,擦了擦嘴,问道:“你是说那两具干尸经过复原后面容与黄伯俊和李红一模一样?”

    “不会错,我看过两人的照片,几乎一模一样。”

    “几乎?”

    “细微的地方有点差别,图像上年纪应该为二十多岁,与现在李红的外貌差不别不大。”秋宇翔认真想了想,肯定地说道。

    “你说的我都有点毛骨悚然了。”方捷觉得脖子处一阵冷风灌入,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李红那匪夷所思的容貌已经让他觉得不可思议了,想不到又出了干尸这码事,整个事都透露出一股股的诡异气息。

    “这样,你先回东方市,追一追干尸的事,我总觉得里面还有什么线索是我们没有找到的。这里我抓紧盯着,我有一种预感,有些事就快发生了。”秋宇翔最后说道。对于这件事,他心中有种痒痒的感觉。不止是整件事透露出来的异常,地宫前面那个北斗九星的机关,也让他总是不能忘怀,所以决定将事调查个水落石出。

    罗田玉这几天非常郁闷。自己追踪了几十年的事,原本以为会称心如意,不成想只是找到了地宫,其他发现一点也没有。而且如此机密的事,似乎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已经知晓,让他有种白费工的感觉。不死心的再次进入地宫勘察了几遍,依旧没有任何线索,让他心中突然有种百所聊赖的消极感。

    花费了如此大的jīng力和物力,得到的却是一个空旷的地宫。玉髓毫无踪迹,自己长生的愿望似乎也就此破灭。把玩着手中饕餮雕像,罗田玉心中烦躁不已,有种想将其摔碎的冲动。人们都说冲动是魔鬼,这只魔鬼现在已经抓住了罗田玉,只听见嘭的一声,整个雕像化作一道绿光狠狠撞击到了墙壁上,然后啪嗒一声落到了地毯上。

    看着墙壁那个被雕像砸出的小坑,罗田玉心中的烦闷舒缓了些许。一丝后悔从内心深处蔓延开来,他连忙走到了雕像旁边,蹲下来准备捡起来。

    就在这时,他整个体突然震了震,双眼充满了不敢相信的神,愣愣地盯着脚下那尊把玩了不知多少遍的雕像。

    只见原本绿油油的雕像,此时却泛出了淡红sè的光芒。闪烁的红光映照在罗田玉那张充满了惊奇的胖脸上,似乎在嘲笑着什么。罗田玉颤抖着双手将雕像拿了起来,他发现,原本很死板的饕餮眼睛,此时已经被一层浓烈的红光所吞噬,闪烁着yīn森的光芒。

    那冰冷的红光就像一把利剑一般穿透了罗田玉的双眼,直击心脏。罗田玉只觉得在红光之下,整个人都就像掉进了冰水中一般,僵硬无比。这时,一股恐惧感从冰冷的心脏蔓延出来,死死抓住了他的心神。

    罗田玉只觉视线所及之处都是红sè,而且这片红sè越发浓密起来,就像流淌着的鲜血似的,布满了整个脑袋。他发觉自己似乎已经不能思考,思维也随着子慢慢僵硬起来。也不知是否是错觉,他只觉得眼前的这尊充满鲜红sè彩的饕餮雕像动了动。

    原本趴在底座上的饕餮抬起了前爪,对着罗田玉晃了晃。接着,整个子突然动了动,竟然就这样站了起来!罗田玉心中充满了恐惧,眼前的这尊饕餮雕像似乎活了过来!

    罗田玉只觉得自己的脖子似乎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心中的叫喊死死得被堵在喉咙里。此时的他双眼布满了血丝,眼中那尊饕餮的倒影慢慢放大,直至占据了整个眼眸。

    此时,整个房间都被刺眼的红光充斥着。在强烈的血红sè中,原本篮球大小的饕餮造像竟然诡异的慢慢变大。当整个体扩张到三米多长时,变化才停止。这时的饕餮,仿佛活了似的,一双血红的眼睛充满了贪婪,面目狰狞地死死盯着眼前渺小的罗田玉,就恍如看着自己的猎物一般。

    轰隆一声,饕餮踏出了自己的第一步,走向了已经惊恐万分的罗田玉。每当饕餮走出一步,罗田玉便觉得自己心脏处犹如遭到一阵重击,仅仅四、五步的距离,已经让他感觉有点不负重荷,心脏就像要爆裂开来一般。视线已经完全被一片鲜红的颜sè吞噬,他已经看不清眼前的景象,只是耳边那轰轰的脚步就宛如惊天巨雷似的响起,让他耳昏脑鸣。周围的空气仿佛已经被抽干,罗田玉一张脸涨得青紫,他甚至都听见自己的骨骼在咯咯作响,随时都要崩溃似的。

    饕餮走到罗田玉面前,血红的眼中人xìng化地露出一丝不屑。看着眼前这个肥胖的男人,怒吼一声张开了大口。

    罗田玉只举得耳中响起一声巨响,就像山野之中野兽的怒吼一般,心中顿时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觉。他很想叫出声来,因为他知道,就在房门前,自己的保镖正一刻不敢懈怠地守护着,只要他发出一点声响,这些花费了大价钱请来的保镖肯定能够进来救自己。可是此时他的喉咙就像火烧一般难受,一丝声音也发不出来,即使短短一声呻吟,也像被什么东西堵在了喉咙,让他没丝毫办法。

    而这时,罗天玉的保镖确实正尽忠职守地守在门前。后房间里没有任何的响动,他们将jǐng惕的目光望向了走廊一头,履行着自己的职责。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自己保护的对象,此时已经处于极其危险的境地了。

    饕餮的那张大口充斥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在腥臭的嘴巴中,布满了钢锯似的利牙,在一片血光之中闪烁着yīn森的白光。整个房间只觉得红光再次一闪,罗田玉整个人便被一口吞了下去,甚至于连一声惊呼都来不及发出,他肥胖的子便消失在了房间之中。

    饕餮闭上了自己的大嘴,鲜红的双眼红光再次涌动。随后,整个子慢慢变小,充斥在整间屋子里的红sè光晕也快速地涌入了它体内,房间似乎又恢复了正常,只有一尊饕餮雕像,睁着木讷的眼睛,掉落在地毯之上。

    就在饕餮恢复雕像原状的那一瞬间,房子里的空气突然以眼可见的方式起了一层涟漪,一个人的子凭空出现在了房间内。手拿折扇,一头白发,赫然便是秋宇翔。

    感觉到自己留在雕像上的神念有了波动,秋宇翔立刻施展灵犀咒一步赶到了罗田玉所在的房间。看着屋内的一切,秋宇翔惊咦了一声。

    房间内没有发现罗田玉的影,只是在地毯上,那尊饕餮雕像静静躺在那里。原本绿sè的材质此时却充满了一股淡红sè,眨眼之间,又恢复了原貌,似乎刚才的红sè就像幻象一般。可是秋宇翔很清楚,刚才在饕餮雕像上的那丝红sè绝对不是自己的错觉,那股sè彩中充满了澎湃的生命力,虽然转瞬即逝,可依旧被作为守圣传人的他捕捉到了!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