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地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此时已是深夜,在罗田玉的总统房内,客厅里灯火通明,两个男人对坐在沙发上,整个房间弥漫着一股浓烈的烟味。

    “怎么?罗老板害怕了?”

    黄子雄翘着二郎腿,子放松的靠在柔软的沙发上,两只手依着靠背,眼带不屑地看着对面依旧十分紧张的罗田玉。

    深深吸了一口烟,粗壮的白雾从鼻孔里喷出,让罗田玉的脸庞在雾气中若隐若现。此时的他神sè有点憔悴,眼眸里充满了一股惶恐。直到烟头快烧到手指了,他才按在了烟灰缸里,略带忐忑地说道:

    “真的没事吗?那可是一个人呀。”

    黄子雄嘴角挂起一丝冷笑,对于罗田玉的表现,他有点失望,但是更多的却是兴奋。如果他是这样一个人,那后面的计划实施起来也就更加顺利了。

    “一个人又怎么样?在这个世界上,每天死亡的人多了去了,不差他一个。而且那个地方如此隐蔽,之前你也应该见识过了,没有人会找到那里的。怪就怪他运气不好吧,这个秘密只能我们两个人知道。”

    “我也知道事只能这样,可是……”

    “好了,罗老板。”对于罗田玉的优柔寡断,黄子雄不屑一顾,连忙打断了他的话,说道:“还是想想之后我们该如何行动吧。别忘了,如果那里面真有我们想要的东西,未来的rì子可是长的很了。”

    罗田玉眼神中挣扎了一下,还是没有抵住那个东西的魅力,注意力逐渐转移到了正事上面,心中的愧疚也被深深埋入了心底。

    “明天再确定一下,明晚开始。现在先说明了,我们每人只能带一个人。”罗田玉想了想,一本正经地对着黄子雄说道。

    “呵呵,罗老板还是不放心呀。没问题,我只带一个人。那明晚我们再见了。”

    黄子雄倒是洒脱,说完后便起离开了房间。在房门被关闭的那一刹那,罗田玉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望着黄子雄的背影,露出了一股yīn森的笑容。

    秋宇翔回到了开好的房间里。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窗帘半开着,望着外面漆黑一片的夜空。

    从罗天玉与黄子雄的谈话中,他可以判断出方捷肯定是遭了两人的毒手。刚才简单起了一卦,方捷应该还无生命危险,所以他并没有采取什么行动。如果两人真得害了自己的朋友,他并不介意让凶手消失在这个世间。两人谈话中透露的内容让他有点jǐng觉,似乎在他不在的这一两天,事有了很大的发展。他决定等到明天晚上,再跟随两人一探究竟。

    第二天,秋宇翔便再次来到了工地。站在一处小山包上,远望过去,整个工地倒是一片繁忙的景象。各种工程车来来往往,轰鸣声震耳yù聋,与夜晚的寂静完全是两个世界。整个地块几乎都还处于挖地基的阶段,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那块老宅所在之地,仅有一辆打桩机在咚咚的忙碌着。这块地的桩打得也很奇怪,并不密实,只有四个,呈矩形,刚好位于整个老宅地基的四角。从打桩机上桩锤探入的深度判断,应该有接近两米左右。让秋宇翔在意的是,他已经整整观察了游近一个小时了,桩锤的深度竟然一点变化也没有,这就有点不正常。

    在打桩机不远处,罗天宇正坐在一个简易的工棚里,旁边桌子上放着一杯清茶,袅袅升起的香烟一点也吸引不了主人的注意,他的眼神早已被那个已经有点发白的桩锤所吸附。

    “果然这下面另有乾坤呀。”罗田玉暗自猜测道。

    原本黄子雄告诉他的时候,他并不是十分相信。因为在买下这块地时,前期勘探的时候他就已经让人着重对这个地块进行过探测。根据仪器返回的数据,这下面和一般的土地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所以对于黄子雄的提示,他起先并没有太在意,更多的经理还是放在了对那幅图和雕像的解读上面。

    不过他也是一个生xìng谨慎之人,工地开工后,他第一个目标便是老宅那块地。出乎意料的,这块地荒废了许久的地块,之前的地基也不知是用什么东西填充的,竟然十分的牢实,即使挖掘机也只能在上面留下一点印记,整个工程第一挖便遇到了阻碍。

    对于那些被挖掘机溅起的小石块,罗田玉也专门找人进行了分析,竟然和普通石头没有任何的区别。这种异常的况让罗田玉有点相信了黄子雄的话,后来他掉来一台打桩机再次对这个地块进行了测试。沉重的桩锤深入地面两米后,便也不得寸进,这越发证实了黄子雄的说法:这块地下面确实另有乾坤。

    看见不远处的打桩机依旧在做着无用功,罗田玉只能摇了摇头,叫停了几乎快冒烟的机器,悻悻然走出工地,开着车往宾馆驶去。

    秋宇翔看着罗田玉的小车驶离自己的视线,子一动不动,转头继续盯着那块老宅之地。就在刚才,桩锤不断击打的地面,他感受到了一股元气的波动从地底涌出,散发了出来。这股波动他非常熟悉,是阵式的力量。看来这块地下面应该另有玄机,至少有一种阵式在守护着这小小的一块地,这也能说明为什么桩锤深入地表两米后便不得寸进。而且这个阵式应该只能被动防御,不然在昨晚秋宇翔就能觉察到这股异样了。

    秋宇翔在这个地方整整站了一夜,对于他来说,这并不算什么。远处传来工人们收工的叫喊声,原本喧闹的工地渐渐又恢复了平静。和以往不同的是,今天就连门卫都被通知可以休息,不用值班。大约停工半个小时后,整个工地便人去楼空,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天sè逐渐暗淡下去,两台小车趁着还未散去的夕阳慢慢驶进了工地。当两部小车稳后,罗田玉和黄子雄从车上走了下来。两人后,分别跟着一个人。在罗田玉后面,一个材魁梧长相狰狞的西装大汉亦步亦趋地跟随在老板股后面,一双虎眼jǐng惕地打量着四周,浑充满了一股彪悍的味道。

    而在黄子雄边,站着一个瘦干瘦干的老头,穿着传统的中山装,一双手却很掉价的插在了袖笼里。老头的皮肤干巴巴的地耷拉在骨头上,用瘦骨嶙峋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一双浑浊的老眼半闭着,就像要睡着了似的,花白的头发掉落地只剩下几根孤零零地耸立在头顶,整个人给人一种疲软的感觉。

    对于黄子雄带了一个糟老头子,罗田玉很是吃惊。虽说他和黄子雄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凭借着混迹商场训练出来的眼光,他直觉得认为眼前这个满脸淡然的男人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这个男人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只鹰,一只贪婪无比的雄鹰,一旦盯上了猎物,就会不顾一切地冲上去,直到达到自己的目的才会罢休。

    两个人的目光在虚空中相接,一秒不到便移开了,心中各有心思。在工地外,此时也开来了几辆车,分别分布在整个工地四周,似乎正监控着周围。

    “罗老板,我们过去?”黄子雄手中拿着一本厚厚的书籍似的东西,似笑非笑地看着罗田玉。

    “走吧。”罗田玉平复了一下还有点激动的心,一想到一会即将揭开自己追寻了几十年的秘密,让他有点控制不住了,强压下心中的亢奋,脸sè一沉,首先转向着那片老宅所在之地走了过去。

    秋宇翔想了想,手中混元扇在虚空中晃了晃,便大咧咧地向着工地走去。周围监视的人丝毫没有发现一个大活人从他们边走过,依旧jǐng惕地向着四周张望着。没有惊动任何人,秋宇翔便追上了罗田玉几人。

    出乎他意料的,但自己距离几人还有五、六米时,那个一直掉在最后的老头子突然停了下来。那双半开半合的眼睛突然猛然睁了开来,雪白的眼珠没有一丝黑sè,一层晶莹的光泽从眼睑处划过。

    秋宇翔立即加大体内灵力的输送,形成了一层光罩笼罩在四周。就在刚才的那一瞬间,他明显感受到一股力量从那位老头上涌出,直接向自己所在方向涌来。

    “看来有点小看人了。”秋宇翔心中暗自猜测道。

    老头微蹙着眉头,刚才下意识的感受到后不远处有些元气波动,但是仔细探查之下却什么也没发现。心中留下一个疑问,他再次慢悠悠地跟着了上去。

    因为背对着老头,所以秋宇翔并没有发现老头眼中的异样。但是那股力量波动还是让他谨慎了起来,没有之前的那么随意了。

    “这个黄子雄那次也能够微弱的觉察到我的存在,这个老头似乎更加不凡,这些到底是什么人?”

    黄子雄的份秋宇翔和方捷也大致猜测过,应该和黄伯俊有所关系,而且两人也将这点作为了一个突破口。这事原本应该是方捷回到锦鸿后需要调查的,可是随着他的失踪,这条线自然也就没有继续深入下去了。此时,看着那个材矮小的老头,秋宇翔感觉似乎今天晚上的计划不会太过顺利了。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