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探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秋宇翔连夜赶往了广省。在此期间,他一直希望通过手机能够联系到方捷,但是对方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这让秋宇翔非常着急。通过那位副省长的关系,秋宇翔查询到方捷到达广省后,通过客运站前往锦鸿市的。而锦鸿市那边调查后反馈过来的结果却是市里几乎所有宾馆都没有方捷的入住登记,至于其他一些小点的私人宾馆,则需要时间调查了,不过秋宇翔并不认为方捷会选择那些宾馆。也就是说,方捷要么就是在去往锦鸿市的路途中失踪的,要么就是到了锦鸿后发生了一些突发事,让他来不及通知秋宇翔便失去了联系。

    通过jǐng方的帮助,找到了方捷乘坐的那班客运的师父,据他回忆,那班车并没有人中途下车,秋宇翔立刻将视线锁定在了锦鸿市。

    “难道是方捷下车后便发现了什么,甚至于来不及开个房间便失去了踪影?”

    想到黄伯俊和伍宫的神秘失踪,秋宇翔心中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当秋宇翔赶到锦鸿市时,已经是晚上七点过了。他没有丝毫停留,立刻马不停蹄地赶往了丰惠县,到达那里的时候,天sè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整个县城已经渐渐进入了沉寂之中。

    望泉乡的那块工地里漆黑一片,只是在门口门卫室亮着一点灯光。整个工地和离开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那一块荒废许久的地块似乎被人挖开了一个洞。洞口仅有一米左右跨度,深度也只有三、四米。在洞口一旁,堆放着一些沾满泥土的零碎砖块,应该是这块地原先的地基。

    秋宇翔将神念沿着洞口往下探去,出乎意料的,竟然在十米左右深度遇到一层阻碍。凭借他现在的修为,竟然冲不破这道障碍,就像碰上了一团海绵似的,将神念完全吸收了。

    “看来这下面确实有什么东西。”秋宇翔暗自猜测道:“难道方捷就是因为有所发现才失踪的?”

    就在秋宇翔走向门卫室,准备用些方法从门卫那里了解点况时,他突然皱了皱眉,目光看着工地围墙外一个方向,思考了一下,闪躲进了一件已经被拆迁的所剩无几的破烂小屋中。

    此时,在工地不算太高的围墙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影。黑影观察了几下,跳下了围墙,直奔那块诡异的地而去。黑暗对秋宇翔并没有多大影响,他清楚的看见了这个黑影的容貌,竟然是有过一面之缘的李红。秋宇翔的脑子里不由浮现出了那具被发掘的女xìng干尸,复原后的容貌与眼前这人竟然一模一样。

    李红这时神有点紧张,左右张望着,站到了那个新挖出的洞口旁边。伫立了一会,李红慢慢蹲了下来,抓起了旁边一把泥土揉捏了两下。秋宇翔只见她沉思了了一会便离开了。那翻墙而过的矫捷姿,完全不像一个花甲之人。

    秋宇翔没有丝毫的犹豫,跟着李红立刻离开了工地。远远尾随着这个女人,只见她直接进入了一个宾馆。看着眼前这扇紧紧关闭的房门,秋宇翔上前敲了敲。

    “谁呀?”屋内传来李红略带jǐng惕的声音。

    “李小姐,是我。”

    房门被打开了一条缝隙,李红那艳的脸庞出现在了门后。看见秋宇翔,她愣了楞,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

    “李小姐还认识我吧?我是方捷的朋友。”秋宇翔笑了笑,温文有礼地说道。

    李红原本准备以不认识推脱的,想不到秋宇翔先一步介绍了自己,她已经不可能再以原来的借口阻拦了,只能尴尬地笑了笑,打开了房门。

    “李小姐,冒昧来访,主要是有一个关于方捷的事想问一下。”

    坐在房间里,秋宇翔一直在观察着李红。这个女人自看见他后,神中便有一丝局促,虽然隐藏的很好,但是还是被他注意到了。直到他说出来意,可以明显看见背对着他的李红子微微抖了抖,手中的茶壶也漏撒了几滴在桌面上。

    “有什么事,秋先生请问吧。”

    倒了一杯茶水放在秋宇翔面前的桌子上,李红坐了下来,点燃了一根细长的女xìng香烟,缓缓说道。

    “我向问一下,不知道最近李小姐见过方捷没有。”秋宇翔死死盯着李红的双眼,直接将问题抛了出来。

    李红的眼神躲闪了一下,脸上却装出意外的神,诧异地问道:“没有呀,自从那天以后,方先生就没有联系过我,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这个女人在撒谎。”秋宇翔心中非常肯定:“之前方捷几乎一直和自己在一起,肯定没有和这个女人打过照面。从李红的反映可以推断,在方捷失踪的这段时间,她肯定见过方捷。”

    秋宇翔心中有了决定,瞥了正襟危坐的李红一眼,口中石破天惊般说道:“老宅子下面埋藏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秋宇翔的话让李红心中一震,眼神也慌乱起来。心中一直埋藏的那个秘密似乎已经被眼前这个白发青年探知,让李红突然有种被脱光了衣服的感觉。就在此时,秋宇翔突然提高了音量,叫了一声。

    “李红!”

    短短两个字,在李红耳中却犹如暮鼓晨钟般回着。下意识地望向秋宇翔,李红却发现只看见了两束闪亮的光芒迎面而来,刺穿了自己的内心,直达深处,整个脑袋也慢慢昏沉起来,有点被人麻醉了的感觉。

    秋宇翔发现在自己的问话后李红心神产生了一丝缝隙,他丝毫没有犹豫,立刻对她施展了术法。

    他施展的这门束法名为探魂术,是守圣一脉流传的一门小术,与符门的引魂符功效相当,是一门引导他人探究内心秘密的法术,与现在流行的催眠术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效果更加明显与直接。探魂术通过混元灵力直接与他人的魂魄相容,并不需要被探究之人配合,便能感知到他所经历过的一切,如果被探究之人配合,施法之人甚至能够看见此人早已忘记的事,很是奇妙。秋宇翔抓住了李红心神晃动的时机,直接强制开始阅读起她的经历来。

    李红出生于一个普通家庭,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在那个年代,属于被改造的对象。她的父母也积极响应国家的号召,下乡当起了知青。年幼的李红原先被寄养在了一户亲戚家里,后来她的父母落根在插队的地方,也将李红接了过去。这个地方秋宇翔也熟悉,正是在档案里提及过的新同县。正是在这里,李红认识了黄伯俊。两人也算是两小无猜,后来结婚,不过一直未生育子女。

    在李红的记忆中,几十年的婚姻并没有任何的异常。随着黄伯俊逐渐在华夏收藏圈中闻名,李红也就当起了全职太太。李红这人也不能说是贪慕虚荣,只是在生活中似乎除了花钱也就是花钱,完全一种富太太的生活方式。直到有一天,黄伯俊将她叫到了书房。

    书房可以说是整个家的地,除了黄伯俊同意的人物,就连李红都不能随意进去。那天,自己丈夫将她叫到书房里,她也非常奇怪。此时的黄伯俊脸sè有点激动,拿着茶杯的手也在微微颤抖着。在那张古香古sè的木桌上,放着一个青花小瓷杯,瓷杯里盛着一杯鲜红的液体。看见正在瓷杯里漾的液体,李红发现自己有种沉迷的感觉。这液体晶莹剔透,恍如琼浆玉液一般,颜sè鲜红,就像有生命似的在眼前跳跃着。阵阵清香扑面而来,让李红有种如沐chūn风的感觉。

    面对这杯液体,黄伯俊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李红直接喝下去。李红当时二话没说,直接仰头便将这杯红sè液体喝了进去。液体顺着喉咙直接落入胃部,李红立刻感觉到一股流从液体流经途径散发出来。整个体就像吃了人参果似的,通体舒泰,全毛孔舒张,令她有种微醉的感觉。

    看见妻子喝了下去,黄伯俊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让其离开了书房。李红回到卧室睡了一觉,自此以后便发觉似乎自己的体与往常相比有所不同了。这时的李红,已经是四十有余的人了,自从喝下那杯液体后,她发觉自鱼尾纹也慢慢消失了,多余的赘也逐渐消退,甚至于自己原本有点下垂的双峰也逐渐回复坚体的一系列变化让她欣喜不已,没有哪个女人能够抵挡这种变化。体的改变持续了有进三个月,知道她发觉自己似乎恢复到了二十多岁巅峰状态,这种变化才逐渐停止了。

    最让李红高兴的是,随后几年,似乎自己的体一直保持着这种状态,丝毫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有所改变。她明白这种转变都是因为那被液体所造成的,她也旁敲侧击的问过自己丈夫,可是黄伯俊对此总是三缄其口,没有透露出一点消息。对此李红也是不以为意,反正得到好处的是她自己。而黄伯俊应该也喝过这种东西,因为非常明显的变化也出现在了他的上。

    对于这两夫妇的变化朋友们自然看在眼里,羡慕的她们也想知道她产生如此变化的原因。不说李红完全不知道,即使明白其中的奥妙,应该也不会与旁人分享。看着朋友们嫉妒、老去的面容,她心中自然而然地升起了一丝优越感。

    生活就这样继续着,直到几年前黄伯俊突然神秘失踪。对此李红原本并没有表面那么着急,几十年的生活,黄伯俊一直埋头于自己的古董,两人之间的沟通非常之少,可以说婚姻关系已然破裂。让李红如此慌乱的根源在于,她发现自己的子似乎开始了变化。原本青chūn正茂的子,在这几年慢慢出现了衰老的迹象,体内各个器官功能也在急速萎缩,虽说还不是太明显,但是这些变化已经让她心中惶恐不已。

    习惯了原来的子,她已经不能接受自己的衰老。这几十年下来,李红也隐约发觉似乎这件事与黄伯俊一直珍藏着的那尊雕像和一副画卷有关,因为在无意中,她曾经听到黄伯俊和伍宫、罗田玉之间的对话,提到过她,和她有关的便只有这件事了。而且之后她也检查过,那尊雕像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了那副画卷,这些都让她直觉地认为那种液体和这两种东西有着联系。

    不过让她主动询问那两人肯定是没有办法的,从这件事上得到天大好处的她将心比心的认为,关于这种神奇液体的事没有人会透露一丝消息的。所以思考良久,才有了她寄卖那副画卷的事。她非常肯定,伍宫两人中至少有一个人对这幅画卷势在必得,如果被他们中的一人得道,肯定会有后续的动作。她也委托了一家侦探事务所全天监视两人的动静。同时她对这种液体也很是好奇,所以才会另外委托方捷调查这件事,希望能从他这里得到更多的信息。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