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夜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夜晚的锦绣山庄显得有点冷清,除了不定时的巡逻人员,整个小区几乎看不见一个人。黑夜笼罩了整个天空,月亮也哆嗦着躲在乌云后,收敛起了皎洁的光亮。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巨大多数别墅已经漆黑一片,只有零星的几栋依旧灯火通明,隐隐透出一些喧嚣之声。

    在罗田玉的别墅里,一丝亮光也没有。在底楼的一件房间里,两个保镖正坐在监控前闲聊着。微弱的屏幕亮光映照在两人脸上,显得有点诡异。桌子旁的烟灰缸里,已经塞满了烟蒂,整个房间充斥着一股浓烈的烟味。

    此时,其中一个保镖晃了一眼屏幕,眉头突然皱了起来。

    “怎么了?”另外一人好奇地问道,顺着他的目光望向了监控画面。

    在屏幕上,正对着大门的监控画面上,原本紧闭的大门突然慢慢的打开了,但是在房门周围,却是空无一物!如此诡异的画面让两人心中一惊,训练有素的他们立刻扔掉了手中的烟头,拿上手电筒,急匆匆地走出了屋子。

    保镖急促的脚步声在寂静的别墅里响起,强烈的手电光在空旷的客厅里晃动着,最后聚焦在了那扇开启着的大门上。凭借着多年来的职业修养,两人很肯定屋子里绝对没有人进入。看着空的房门,两个人不由自主地对望了一眼。

    “难道之前没有锁门?”其中一位保镖下意识地问道,语气有点虚弱,就连他自己也不是太相信。

    另外一人摇了摇头。作这个工作已经有将近十年了,这种错误他们是不可能犯的。可是看着完好无缺的大门敞开着,他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仔细地再次检查了一边大门,轻轻将其关上后,他说道:

    “你去监控室看着,我到老板那看看。”

    对于这诡异的一面两人并未掉以轻心,立刻分头行动起来。

    他们算是安保公司的jīng英了,都是退伍老兵,对任何事都保持着一种敏锐的直觉。只是两人不知道的是,此时,就在他们后,其实正站立着一个人,一个他们看不见的人。

    要让人看不见自己秋宇翔有很多方法,不说守圣一脉留下的种种秘法,即使一般有点修为的人,这种简单的障眼法还是能够施展的。看着眼前这两人jǐng觉的表现,秋宇翔暗自点了点头,不过对于他来说,要的正是这种效果。

    紧随着其中一人慢慢向楼上走去,秋宇翔将神念再次放了出来,笼罩着整栋别墅。随着保镖来到楼上最靠里的一件房前,他停住了脚步,一个声音却突然从房内传了出来,带着一丝的紧张。

    “谁?!”

    “老板,是我。”保镖恭敬地说道,同时双眼随着手中手电光在房门的锁芯处仔细打量着。

    这时,房门嘎吱一声打开了,一个肥胖的脑袋从里面伸了出来。接着房屋内微弱的壁灯,秋宇翔认出了此人正是罗田玉。

    “什么事?”罗田玉打了寒战,过道里一阵冷风涌了进来,让习惯了屋子里温暖的他皱了皱眉,jǐng惕地看了看保镖后,他这才转头不满地问道。

    “没事,老板,例行巡查一下。”此人也不是第一次接到这种任务了,知道什么况说什么话,脸sè不变地说道。

    “好吧,我这没什么事。”罗田玉简单说了句便嘭的一声将房门紧紧关上了,同时一阵反锁房门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保镖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再次仔细地看了看周围,确保没有一点异常后,才施施然离开了。当此人下楼的脚步声消失在过道上,整个别墅再次陷入了宁静之中。只是谁也不知道,在这栋别墅里,已经多了一个人了。

    在罗田玉打开房门的那一瞬间,秋宇翔便一个箭步闪进了房间里。打量着卧室里简单的装修风格,他有点诧异。原本以为凭借着罗田玉的份,卧室也应该布置地极其奢华才是,可没成想,仅仅就是一张,两个头柜而已。只是,此时上有点凌乱,两个大小不一的盒子正放在上,显得有点突兀。

    关上房门的罗田玉心中松了一口气,转走到窗前,将厚实的窗帘拉开了一条缝隙。看着窗外漆黑一片,他突然叹了口气,一股坐在了上。从头柜上的烟盒中拿出一根烟,啪的一声点燃后狠狠抽了一口。

    秋宇翔此时环抱着双手靠在墙壁上,看着罗田玉变幻莫测的脸sè,心中的好奇被无限勾引起来。从罗田玉的动作和谨慎的表可以看出,这个人确实有问题,至于其中到底隐藏着什么事,是否和黄伯俊、伍宫两人失踪有关,只有慢慢挖掘一下了。

    一根烟一分钟不到便被罗田玉抽完了,浓烈的烟气弥漫在房间里,显得有点呛人。罗田玉却是满不在乎,略显肥胖的子也一下变得灵敏似的,一个转就反坐在了上,正对着两个盒子。

    秋宇翔注意力一下被罗田玉所吸引,立刻站直了子,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罗田玉犹豫了一下后,将手伸向了那个方方正正的盒子,小心翼翼地将盒盖打开了,目光贪婪地望着盒子里的东西,轻轻地捧了出来。

    这是一块巴掌大的绿sè玉石,材质很是奇怪,表面光泽无比,但是整体并不通透,就像塑料制品似的,可是从罗田玉那有点吃力的表上却可以看出似乎并不是如此。这材料雕刻的是一个造型怪异的猛兽,野牛般雄壮的子,无尾,犹如人手一般的四爪耷拉在前,非常拟人化,头部硕大,面目略显狰狞,扎眼一看恍如一个狼头。一张大嘴引人注目,几乎占据了整个面部的三分之一,利牙犹如两把梳子般密布在口中,双目突出,和栩栩如生的其他部位不同,显得点呆板,连带着整个雕像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

    “饕餮?”

    秋宇翔心中有点惊讶。这个东西的造型确实是一尊饕餮,不过这种饕餮造型可能现在一般人并不认得。和现时流行的饕餮造型不同,这种风格的造型只流行与唐宋之间,是一个小流派别出心裁的臆化,因为和主流造像不同,也不符合当时的审美观念,所以宋以后便随着这个流派的衰落而不闻于世了。秋宇翔之所以知道的这么清楚,原因还在于在师祖的手记上,对这种造型的饕餮有过记载。

    这个流派之所以会有如此造型的饕餮,原因还在于受到了当时道家的影响,才会标新立异的创造出这种风格的造像。不可否认,这种形态的造像确实与当时流行的审美观念有着冲突,但是因为饕餮的独特的作用,这种风格的造像在镇魂上却有着异于其他法器的作用,所以当时的守圣才会在手记上随手写下了相关描述。

    此时,罗田玉看向这尊饕餮造像的眼神有点奇怪。贪婪、激动,甚至略微有点惧怕,所有的神sè都从他变幻不定的眼眸中透露了出来。看着愣愣望着雕像的罗田玉,秋宇翔心中也是充满了好奇。在神念感知下,这尊造像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不知为什么他会如此重视这尊造像。

    过了大约十几分钟,罗田玉才将这尊造像放进了盒子里,顺手拿起了旁边那个长长的礼盒,从其中拿出了一幅画来。

    这幅画秋宇翔也认得,正是一个月前在拍卖会上最后展出的那幅画,想不到最后却是被眼前这个胖子拍去了。看着他小心翼翼地将画展开,熟悉的画卷再次出现在秋宇翔眼前,此时的他,心中已经完全被滔天的好奇所淹没了。

    罗田玉对待这幅画的态度与那尊造像一般无二,即激动又充满了忐忑,目光炯炯地上下打量着整幅画,就像要将其看穿似的。秋宇翔也顺着他的眼光将注意力再次集中在了那幅画上,但是并没有看出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依旧是那座阁楼,依旧那位女子,不过当眼光顺着女子向下移动时,秋宇翔心中却是一愣。

    在拍卖会时,秋宇翔并没有太过仔细的观看,此时,却发现,那位话中女子手中所拿的造型怪异的东西,不正是刚才那尊饕餮的造像吗?!

    下意识,秋宇翔认为,两者之间绝对有着一定的联系,而这种联系,很可能也与黄伯俊、伍宫的失踪有关。此时的他心中有点激动,这无疑是一个突然出现的线索,顺着这个线索查下去,这一连窜的神秘事件很可能就会水落石出。

    罗田玉显然早就看出了这幅画中的异样,眼光一直盯着画中女子手中所拿的饕餮造像,左手轻轻抚摸着放着那个造像的盒子,整个人似乎沉浸入了一种痴迷的状态中去。

    这种况大约持续了有二十多分钟,罗田玉才回过神来。不舍得将画卷好,小心翼翼地放进了盒子中,然后突然从上站了起来,走向了卧室的一个角落。

    不知道是不是有点钱的人都有这种嗜好,在屋角的墙壁里,被挖开了一个一尺见方的规整小洞,里面一个黑sè的保险柜与墙体紧密贴着,没有一丝缝隙。熟练的打开保险柜,将上的两个盒子一一放入柜子里,罗田玉轻轻关上了几乎与墙体融为一sè的柜门,再次检查了几遍后,这才走了回来,躺在了上。

    思索了几分钟后,他翻过将壁灯关闭,整个房间再次陷入了黑暗之中。当耳边罗田玉的鼾声响起后,秋宇翔看了看那个保险柜所在的地方,也慢慢退出了房间。今晚的收获可谓不小,接下来就需要对今天找到的线索逐一调查了。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