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玉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六百万!”

    让人想不到的是,当第一个报价后,转瞬之间立刻有人跟拍。<ww。ienG。com>所有人在诧异诧异的同时,也将目光转向了那两个包间,似乎想透过那朦胧的木制屏风,看清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会对这幅画卷感兴趣。

    马凤然对这个结果也有点愕然。原本做好了流拍准备的她也被目前这个况搞得有点糊涂了。这幅画是李红特意交代过作为压轴之物的,作为其他拍品在诚信进行拍卖的条件,底价也是她自己定的。在马凤然看来,这幅画确实是一幅jīng品,但从各方面考量,也达不到两百万的价值。为此她还专门劝说过李红,可是这个女人就是一意孤行,让她也毫无办法。之前她之所以没有出现在拍场,也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对李红进行劝说,可是无功而返,她也只能接受这场拍卖会可能会蛇尾收场的结果。可不成想,这幅默默无名的画卷,竟然还有人出高价进行竞拍,这点几乎违背了市场规律,让她也惊讶无比。

    短短几分钟内,这幅画已经被竞拍的两人炒到了一千二百万。花费上千万竞拍这么一幅画,所有人都认为这两个人几乎不是在拍卖,而是在斗气了。可是从两人平稳的声音中可以判断出,他们并没有失去理智,对这幅画也充满了势在必得的信心。

    秋宇翔好奇的看着包间小屏幕上展示的那幅画。对画没有什么研究的他也看得出此画并不值那么大的价值,只是这幅画上方的那块红印,引发了他的兴趣。

    真诠他并不知道在书画界代表什么,可是据他所知,在明代中叶,有一本道经叫《真诠》,作者未知,为嘉靖朝全真道龙门派道士阳道生所传,这本书从总结汉魏以来道教炼养之学的角度,分道士之修炼为顿、渐两途,对渐法之炼化jīng炁要诀论述颇为切实,被历代修道之人所推崇。不过这个名字出现在这样一幅画上,让秋宇翔觉得极其的别扭。

    最后一幅画被其中一人一两千三百万的价格最后成功竞拍到,这个价格在此次拍卖中位居第二,仅次于那贴兰亭序,让所有人都感觉犹如天方夜谭一般。

    整个拍卖就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下结束了,对于最后一幅画的竞拍,也成为了参与者之后的谈资,一时在收藏界产生了巨大反响。不过这些都是秋宇翔无关了,他已经收拾妥当,准备继续他的寻访之旅了。

    在东郊的一间独栋别墅里,罗田玉将所有门窗都锁的死死的,别墅的防盗监控全部打开,一个人拿着一个包装jīng美的长盒小心翼翼地走进了卧室。肥胖的脸上沁出了点点汗珠,直到回到自己的家里,那一直紧绷着的心才稍微放松了些许。将一群保镖都拦在了别墅外面,强忍着心中的激动,他将木盒放在了桌子上,从随携带的包里摸出一根烟,颤抖着手接连点了几次才堪堪将其点燃,深深吸了一口,一股坐在上,这才将目光转向了桌上的那个盒子。

    两千多万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一个小数字了,花费大价钱终于将这幅画收入囊中,在他看来,是绝对值当的。想到这幅画代表的意义,原本略微平静的心再次激起来。狠狠将手中的烟蒂摁在烟灰缸里,他慢慢站了起来,走到桌旁,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那个包装密实的盒子。

    那副画卷静静地躺在盒中黄sè锦帛之上,当罗田玉正要拿起画卷时,一旁的座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舒缓的铃声在此时听来却是如此的刺耳,罗田玉没好气地一把抓了起来,硬生生地问了一声。

    “老板,伍老板来了。”

    电话里传来自己保镖的声音,罗天宇心里咯噔了一下,心中暗念一句“还是来了”,思考了一下,对着话筒说道:

    “让他进来吧,只准他一个人。”

    伍宫正是在拍卖会上和罗田玉竞拍那幅画的人。在一般人看来,两人都算是成功的商人,交集也不太多,八竿子打不着,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两人其实在十几年前便认识了,而且还关系不错,要不是当初那件事,此时的他们很可能还是好朋友、好兄弟。

    “罗总,恭喜,恭喜了呀。”

    伍宫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长得很jīng瘦,尤其是一双眼睛,透出一股jīng明劲。一见到罗田玉,便笑嘻嘻地伸出手高声祝贺到。

    罗田玉皮笑不笑的看着眼前这个家伙,没有理会他伸出的那双手,yīn森森地说道:“伍总怎么有空到寒舍来?”

    “呵呵,当然是有事了。”伍宫也没客气,发现罗田玉似乎并不欢迎自己,他无所谓地说道:“不知道罗总拍到的那幅画鄙人能否欣赏一下呢?”

    “伍宫,你别得寸进尺!”想不到的是,原本普通的一句话却似乎激怒了罗田玉,那略微显得肥胖的子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怒发冲冠般盯着伍宫。

    “罗田玉,你先别激动。”老伙计的愤怒显然在伍宫的意料之内,他依旧懒散地坐沙发上,点燃了一根烟,慢慢地说道:“你觉得没有我手上的东西,事能成功?”

    罗田玉也是因为联想到以前的事才止不住自己的怒火,看着伍宫一脸淡定的模样,他的平复了一下心,慢慢坐了下来。抽出一杆烟,点燃了,在烟雾缭绕之间一张脸显得有点yīn沉。

    “你准备怎么办?”

    听着罗田玉低沉的声音,伍宫心中暗自一笑,聚jīng会神地看着烟雾之后的胖子,斩钉截铁地说道:“合作。直到找到那个东西为止。”

    罗田玉眼中闪过一道jīng光。诚如伍宫所说,即使自己拥有了这张画卷,也不可能找到那个东西。当初黄老于是花费大量的jīng力才有了一点线索,不过因为他的突然失踪,使得两人的暗中调查也断了线索。

    “罗肥,”伍宫深深吸了一口手中的烟,望着窗外有点yīn沉的天空,吐出一团浓密的白烟,忽然说道:“你真觉得黄老死了吗?”

    在伍宫叫出那个许久不曾听见过的外号时,罗田玉心中不由愣了愣,接着便沉默了下来。两人竟然就这样一句话没说,一根烟一根烟抽了起来……

    今晚的夜空一颗亮星也没有,yīn冷的夜风在人迹罕至的街道上打着旋肆掠着。富景小区的一栋独栋别墅里,伍宫将老婆赶到了另外一间屋子里,将卧室反锁起来,不放心的再检查了一边门窗后,慢慢走到了头。明亮的壁灯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将伍宫的影子拉得老长。他将头柜往前搬动了一下,露出了后面仿古砖修葺的墙面。将手放到其中一块古香古sè的青砖前,伍宫略一使劲按了下去。

    房间里响起一阵短促的轰隆声,在屋角处一米高左右的墙壁出,同样一块颜sè的青砖啪的一声移开了,露出了一个黑sè显示屏,旁边一个纽扣大小的银sè按钮。

    伍宫走到这个显示屏前,按下了那个银sè按钮,显示屏上立刻显出了一排杂乱的阿拉伯数字,从零到九,不规则的分布着。伍宫很熟练的在显示屏上按下了一长串数字,只听见轻轻的咔嚓一声,显示屏下面整块前面从左到右打开了,竟然是一个保险箱,里面放着一个金黄sè造型古朴的木质盒子。

    伍宫小心翼翼地将盒子捧了出来,慢慢放到了头柜上。

    “老家伙,你该发挥自己的作用了。我可已经等了几年了。”伍宫看着盒子的神就像望着一位相恋多年的恋人似的,有贪婪,有憧憬,更多得则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盒子里放的是一块绿sè的玉石,巴掌大小,材质看起来似玉非玉,与翡翠又所有不同,雕刻的是一个造型怪异的猛兽。这只怪兽有着牛一般的子,无尾,四爪倒是和人掌极其相似,头部硕大,面目狰狞,双目突出,尤其一张大嘴引人注目,几乎占据了整个面部的三分之一,一口利牙密布在口中,给这尊造像增添了一丝凶戾之气。只是怪兽的眼睛有点呆板,使得整个雕像有种死气沉沉的感觉。

    雕像静静躺在盒子里,而伍宫看着这件玉石,眼中充满了一股贪婪和忍不住的激动。这个物件他已经看了不下千遍了,只从到手后,就专门为其定制了一个保险柜,谨慎地搜藏了起来,就连他的老婆也毫不知

    这个雕像的材质他并没有找一些专家看过,因为伍宫在意的并不是雕像本的价值,而是和它有关的一些东西上。这十几年来,他和罗田玉一直在暗中追查的那件事,从来没有放弃过。黄伯俊失踪后,他们一度陷入了苦闷之中,也曾经不止一次接着朋友的份上门探寻,可是李红那女人却是从来不相信她丈夫已经不在了,对他们的要求也是理不理的。直到现在,在探听到她将拍卖黄伯俊的收藏后,两人便卯足了劲将目光都锁定在了那幅画上。

    别人或许会认为他们是个傻子,花大价钱买了个不值当的东西。可是在他和罗田玉心中,那幅画的价值和现在他手中的块玉石的分量是不相上下的,就算用全部的资产去换,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因为,这关系着他们心中的一个秘密,一个绝对不能与他人分享的秘密。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