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画卷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诚信拍卖行的拍卖大厅去年装修了一次,用一些古朴的屏风将部分场地隔断开来,形成了一个个包间,但又丝毫不影响宾客对拍卖台况的掌握,同时更重要的是满足了一些富豪、官员对**xing的要求。所以一时之间,许多附庸风雅的人都喜欢到这里来逛上几圈,即显示了自己的品味,又能结交一些朋友,一举多得。

    此时,在一号雅阁里,庄思军几人都坐了下来。面前古朴大方的黄花梨桌上茶烟袅袅,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今年蒙山的雨后新茶,马总还真舍得。”郭向阳似乎也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品着眼前小巧的紫砂杯中的香茗,一脸享受地说道。

    “老郭你还真是号这一口,我那还有一些好茶,什么时候过来品品。”庄思军也好茶,但却不jing通,只能大致品出个高下,而眼前的郭向阳则是个茶痴,据说他大部分的工资都用在了这上面。

    “得了,你那也是别人送的,没个茶味。”这里明显没有外人,郭向阳也没太多的忌讳,挤兑般说道:“真要喝,还得找个懂行的人才行。”

    郭向阳眼睛有意无意地瞟了瞟秋宇翔,眼中的意味很是奇怪。秋宇翔无奈地摇了摇头,好笑地说道:

    “郭叔叔,你是惦记着老爷子的东西吧。得,我那还有一点存货,找个时间给您送去吧。”

    张忠诚好茶的嗜好在整个华夏可以说人尽皆知,他手中除了一些特供外,还有许多“搜刮”来的珍品。有一次随着蒋老爷子去拜访过张老爷子一次,当时两人便一见如故,兴致勃勃地深入探讨了一番茶道,而且从老爷子口中他也得知秋宇翔似乎也很jing通此道,所以郭向阳把主意打到了他的上,他可不会认为凭着张老爷子那言语中对这个外孙的宠,会不拿一些珍藏的好东西给他。

    “我说你们两个也不至于这样吧。”庄思军有点吃醋般插嘴进来:“见者有份呀。”

    秋宇翔有点无语。老爷子确实给过他一些珍藏的好茶,但是为数不多,被这两位一分,自己也剩不了多少了。不过他也很少在同一个地方停留太久,这些茶与其留在家里,还不如赠送给懂茶之人。

    几人在轻声交谈着,而拍卖会则在正常进行。每一幅画拍卖师都会详细的进行介绍,穿插着几个传奇故事,整个拍卖会的气氛倒是被烘托的很是烈。而郭向阳此人确实博学多才,在字画方面的造诣也颇为不俗,一些拍卖师讲解不到的地方,他却能介绍的头头是道,让秋宇翔等人也增长了不少知识,就连蒋玉纱,也是侧耳倾听,不时点了点头。

    “哎,庄书记,郭市长,不好意思,刚才有些事耽搁了,照顾不周,照顾不周。”

    几人正兴致勃勃地交谈着,一位风姿卓越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对着庄思军两人连连道歉,一脸的恭敬。此人秋宇翔也认识,正是诚信拍卖行的老板,马凤然。

    “呀,宇翔,你也在?是陪庄书记来的吗?玉纱也来了,真是蓬荜生辉呀。”看见秋宇翔和蒋玉纱也在,马凤然愣了愣,有点惊讶于秋宇翔的满头白发,但是她很知趣的直接略过,打起了招呼。

    几人和马凤然也是熟人了,打趣了几句后注意力又被拍卖台上的拍品所吸引。不为其他,现在拍卖的,竟然是一卷宋拓本的兰亭序。继吴昌硕等名家之后,这本兰亭序拓本将整个拍卖会的气氛推向了高氵朝。

    “黄老的收藏真是让人眼红呀,可惜了。”郭向阳之前近距离观摩过这帖拓本,帖中破锋、断笔、结字、行墨,均jing徵入神,而且传承有序,确实为真迹。这也让一向喜书法的他欣喜不已,迫切地想收入囊中。不过郭向阳知道,这只能是一个奢望,别说自己是否有这个财力,就算有人投其所好,这种贵重的东西他也不敢收取。

    马凤然在一旁微微一笑,讲起了一些关于兰亭序的传奇故事,同时简单介绍起了华夏的兰亭文化,倒是让一旁的庄思军几人听得津津有味,反倒没有郭向阳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看着老友的表,庄思军嘴角挂起了一丝怪异的微笑,看着秋宇翔眼神也有点打趣的味道。

    在马凤然绘声绘sè的讲解下,蒋玉纱也对兰亭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破天荒的询问起一些关于兰亭序的问题来。注意到庄思军的眼神,秋宇翔无奈地摸了摸鼻梁,转过头低声对蒋玉纱说道:

    “想不想看看兰亭序真迹?”

    蒋玉纱愣了愣,眼中闪过一丝惊异。通过马凤然的讲解,她大致明白了兰亭序的珍贵xing,而真迹的下落则是众说纷纭,早已不知迹象,成为了一个传说。但是秋宇翔的xing格他很清楚,绝对不会无的放矢的。

    “真迹在老妈那,有空可以去看看。”

    兰亭序真迹确实在守圣一脉,那是某代守圣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的,一直在守圣一脉之中流传。那次恰巧被张晓霞看见,连哄带骗的搜刮了过去。对此秋宇翔倒是不以为意,这些东西都是守圣师祖们无聊时收集的,一些则是别人感激所送,全部随意的堆放在一处,根本无人问津。作为当代守圣,他倒是有资格全权处置这些东西。

    “宇翔,你看你郭叔叔……”庄思军看着郭向阳那长吁短叹的模样,忍不住开口说道。

    “你找老妈吧,反正那东西都被她收缴了。”秋宇翔无奈地摇了摇头,无所谓地说道。

    一旁的郭向阳和马凤然有点茫然,不知道这两人到底什么意思。庄思军转头低声在郭向阳低声说了几句,后者竟然满脸激动的一下站了起来,嘴巴动了几下满眼放光地看着秋宇翔,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想不到堂堂一个省部级高官会有如此失态的表,马凤然有点愕然,对于几人之间莫名其妙的话更加好奇起来。而郭向阳似乎也发现了自己动作的不妥,悻悻然坐了下来,依旧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看着秋宇翔,就像他浑是宝一般。兰亭序真迹呀,这可是多少华夏人梦寐以求的东西。这种传说中的东西是否还存在于世都是一个未知数,现在却似乎垂首可见。对于庄思军所说,他丝毫没有怀疑。到了他们这个位置,根本没有必要在这个问题上作假。

    “宇翔,”郭向阳满口含笑地对着秋宇翔低声说道:“你那还有《五圣图》、《天王送子图》的真迹没?洛神赋图也行,借给叔叔观摩观摩?”

    秋宇翔差点没有一口茶水喷出来,这位郭叔叔还真当自己是书画宝库了,只能无奈地说道:“找我老妈吧,我那点东西都在她那呢。”

    郭向阳一愣,他原本也只是开玩笑般提了提,但从秋宇翔的反映来看,似乎还真有不少好东西。嗜书画如命的他现在是一刻也不想耽搁,就想第一时间看看这些传世佳作。

    “老郭,下来我联系一下晓霞,你也别太激动了。”庄思军好笑地看着自己这个老友的表现,心中却越发高兴。有了这么一层关系,他和郭向阳接下来在工作上的配合应该更加得心应手了。

    “好,好。”

    郭向阳连连点头,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看向秋宇翔的眼神却又不同了。眼前这个青年的神秘从老爷子们遮遮掩掩的言语中便可看出,那绝对不是对一个后辈应有的态度。应该怎么说呢,在他们的神中,似乎还有那么一丝尊敬,对,就是尊敬,能够让这些老爷子尊敬的人,他可不敢仅仅当做一个后辈来对待了。而现在,对于秋宇翔的神秘,他又有了更加直观的认识,心中不由将其和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子比较,暗叹不已。

    最后兰亭序宋拓本被人以一亿三千万的价格拍走,这也创下了诚信拍卖行最高成交价。看着马凤然兴奋的神,看来这次拍卖行在整个拍卖界算是露了回脸了。要不是和李红有点关系,这件拍品根本轮不到诚信拍卖行来拍卖,所以,对于李红提出的条件,她才会全数答应。

    “好了,各位,现在是我们这次拍卖最后一件拍品。”台上的拍卖师也是满脸红光,一件价值连城的拍卖品从其手中拍出,对于一个拍卖师来说,也是无上荣耀,更别说接下来的提成佣金了。但是对最后一件拍品,他还真没有什么信心,不知道为什么寄拍人就是一意孤行的要将这件东西放在最后压轴,在他看来,上一件拍品绝对能够作为镇场拍品了,而这一件,真的是分量远远不足。

    在柔和的聚光灯下,最后一件拍品被礼仪小姐缓缓捧了上来。走到古朴的木制面板前,将手中的画卷慢慢展开,轻轻悬挂在了雕花屏风上。同时,在拍卖大厅巨大的屏幕上,也出现了这幅画卷的模样,和一些简短的介绍。

    “经鉴定,从此画的画风,笔法,落款、纸张等等方面考量,这是一幅明末清初的作品。这幅画纵长二百二十公分,横长八十三公分,从画风上判断,画家应该受梅清的影响,景物奇秀,用笔方折居多,皴法纠结,景sè苍浑,虽然作者不知名,但也是一副不可多得jing品。”

    这幅画中,远山苍翠连绵,一栋两层高起的楼阁占据了整个画面的一半多。阁楼两侧回廊蜿蜒,长廊里,一位纤细娉婷的女子,在她手中,把玩着一个造型奇特的物件,幽然凭倚于栏前,似乎思念着远行未归的丈夫。这栋楼阁清简明净,长廊所围的园子,棕榈、奇石植列,廊外远山横翠,近处垂柳、林木绕围,一副山间田园风景跃然纸上。不过很奇怪的是,这幅画并没有题字,只有一方红sè的大印落在左上角,为“真诠”两字。

    这幅画从整体上看,确实为一副不可多得的珍品,但是在这个追求名家字画的当代,也许并不会受到追捧。果然,当拍卖师宣告竞拍开始后,整个拍场鸦雀无声的,没有一人竞拍。这幅不知名画家的话,底价竟然为两百万,让一些原本有心竞拍的人也打消了念头。

    “四百万!”

    就在大家都认为这件作品将要流拍时,一个声音很突兀的在整个拍场响了起来,让众人为之侧目。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