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拍卖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今天是诚信拍卖行每月一次的例行拍卖会,时间为晚上七点。刚刚六点一过,便有许多接到邀请的嘉宾陆陆续续赶到。这些人里面有zhèngfu官员、有一方富豪,也有许多收藏好者,比平时的人数多了不止一倍。因为今天的拍品主要是黄伯俊遗孀寄卖的其丈夫的藏品。

    黄伯俊在华夏古玩界也算是鼎鼎有名了。从五十年代开始,二十出头的黄伯俊便开始了他的收藏之路。虽说在那个年代搞收藏有很大的风险,可是正因为其年代的特殊xing,也着实让黄伯俊弄到了一大批珍贵的文物,其中不乏一些国字级的重器。他主要收藏书画,圈里人经常戏说,仅凭黄公家中的藏品,完全可以开一个专业书画博物馆了。黄伯俊此人在书画上的鉴赏功力也可以说是华夏一流的,而且奉行高jing路线,非jing品不收藏。有人初步估计过,就他手上的书画,现在价值也绝对过十亿,只多不少。

    不过就这样一个鼎鼎有名的人,却在五年前在自己家中无故失踪,当时也算轰动一时的案件了。因为涉及一个名人,所以jing方在调查时非常仔细,可也只在墙角的一个细小缝隙里提取到了黄伯俊的一点血迹。整个屋内却没有任何外人进入的痕迹,门窗反锁,监控录像也未查出有任何异常,和他有关的人都有明确的不在场证据,因此最后此案只能成为一个死案,直到现在也尚未侦破。

    年前,黄伯俊的妻子李红向法院申请,宣告黄伯俊死亡。之后便开始变卖其收藏的东西,这次诚信拍卖行拍卖的,主要是他收藏的一批民国时期大家的作品,其中不乏几副大家耳熟能详的人物的jing品之作,因此吸引了大批收藏好者前来。

    “玉纱,你怎么在这?”庄思军对古玩也有一定的兴趣,而且今天是刚外调过来的郭市长邀请,他也算偷得浮生半ri闲,趁机给自己放放假。

    “庄叔叔。”蒋玉纱淡淡叫了一声。除了至亲和秋宇翔,她对谁都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庄思军也不以为意,毕竟这个女孩子可是自己未来的儿媳。

    “宇翔呢?你们没在一起?”

    经过京市的一场变故,虽说庄思军不明白到底内如何,但很明显家里老爷子对秋宇翔的态度缓和了许多,不久前还主动提起认祖的事,让他激动无比。在政途上他可以说一帆风顺、前途无量,但是面对亲的处理,前段时间确实让他有点焦头烂额的感觉。事有了转机,连带着他的心也无比愉快,常常也会不自觉的笑出声来,让自己的秘书王可也纳闷无比。

    秋宇翔到了东市后,也和他吃过几次饭,两爷子之间的关系也似乎缓和了不少。要不是因为工作关系,庄思军都希望天天和儿子呆在一起。因此意外的在这里看见蒋玉纱,忍不住打听起自己儿子的行踪来。

    “他一会就到。”蒋玉纱还是惜字如金一般,并没有因为眼前的人是市委书记或自己未来的公公而有所改变,让庄思军一阵无奈。

    “小蒋,你在这里呀。”

    彭河是第二医院的院长,是个无比jing明之人,从一个小小的医生做起,通过各种手段,终于坐上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位置。当坐到这个自己梦想中的椅子上时,不可避免的他再次衍生出了更大的渴望,因此自从当上院长后,他便开始尽力结交富贾巨绅,以求为自己之后的官途铺路。蒋玉纱的背景他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后便秘而不宣,当做了一个巨大的资本,因此才会力排众议将她招入了医院,同时挂上了主治医生的名义。他自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目的非常明确,就是通过蒋玉纱,认识更上层的人物。

    接到拍卖行的邀请函后,他毫不犹豫的便邀请了蒋玉纱一同前往。他很清楚,这个地方不是一般人能够进入的,他也参加过几次,不过因为自己的分量不足,所以并没有结交到什么重量级的人物。当看见蒋玉纱和一个男人在交谈时,他便激动不已,庆幸自己叫上了她,因为此人他可是认识的,本市市委书记,一个经常出现在电视上的大人物。

    作为医院的绝对骨干,康昆自然也陪同院长一同前来,而且看见蒋玉纱也在,更是兴奋不已。要不是刚才陪院长招呼一位熟人,他都想时刻不离地陪伴在她左右。知道蒋玉纱已经有了未婚夫,但是他并没有放弃,在他看来,凭借着自己的学历和人品,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人迟早会回心转意的。

    蒋玉纱旁边的男人他自然也看见了,并且认了出来,心中不由一突。因为平时为人低调,蒋玉纱的份在医院里只有寥寥几人知道,突然发现她竟然和市委书记站在一起,康昆心中不由升起了一丝狐疑,不过也没有往歪路子上想去,在他看来,蒋玉纱并不是那种人。

    “您是庄书记吧,您好,我是第二医院的彭河。”彭河一脸笑意,隔着老远便伸出了双手。

    “你好。”庄思军微笑着点了点头,和彭河握了握便放开了。

    两人都是官场上的老油条了,立刻开始了一些无所谓的谈话。蒋玉纱自然不会给他们两人什么面子,径直便向一旁的休息区走去,让两人不由尴尬地笑了笑。

    康昆犹豫了一下,看了看面前正和院子“交谈甚欢”的庄思军,还是跟着蒋玉纱走到了一边。

    “玉纱,你认识庄书记?”康昆有点好奇地问道。

    蒋玉纱皱了皱眉,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只是沙发前静静地坐了下来,闭目养神起来。这种聚会是她最讨厌参加的,但是作为一名刚到医院的医生,而且之前在请假的事上院长也给予了很大的方便,所以她不好拒绝,只能勉强一同前来。不过她还是叫上了秋宇翔,有他在,自己也不至于太过无聊。

    虽然蒋玉纱并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甚至于说已经表现出了极大的不耐烦,但是康昆并没有放弃。在他看来,这就是女人的矜持,是女人待价而沽的一种手段。贪婪地在她jing致的脸庞上扫视着,康昆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快按捺不住对眼前这个女人的慕了。

    两人就这样很奇怪地坐着,连带着进入休息区其他宾客都频频向这边瞩目,眼中的神让康昆一阵欣喜。不知是不是心灵感应,几分钟后,蒋玉纱突然睁开了眼睛,视线转向了大门入口处,嘴角不自觉地挂起了一丝微笑,轻轻站了起来,迎着进入的一位白发青年走了过去。

    距离悬天之城事件过去也有两三个月了,这段时间秋宇翔一直在探寻那个古代城池的踪影,走过了许多地方,却丝毫没有任何线索。一个星期前回到东市休整了一段时间,正准备继续寻访之路,却接到了未婚妻的电话。虽说两人时常通电话,但也有段时间没有见面了,秋宇翔二话没说便眼巴巴地赶了过来。

    “你从医院直接过来的?我去你家没人呢。”秋宇翔笑着对蒋玉纱点了点头,抬手轻轻将一缕掉在额前的青丝拂到了耳际,动作自然流畅,就像做了无数遍一般。

    对于秋宇翔的亲昵动作蒋玉纱虽说早已习惯,但是双颊还是忍不住浮起了一朵红云。嗔怒般白了他一眼,拉起他的手,低声在耳边说道:

    “庄叔叔也来了。”

    秋宇翔其实在进来时便看见庄思军了,两人之间的关系确实有了很大的改善,再说之前在庄家的一切遭遇其实与这个父亲也没有多大关系,生在那种家庭,这些也是可以预见的。其实让秋宇翔对这个父亲有所改观的,还是之前在庄家他不顾庄建国的责问维护母亲的举动,这使得秋宇翔原本渐渐冷却的心有了一丝回暖,在对待父亲的态度上也有所缓和。

    此时的庄思军正在和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年人交谈着,秋宇翔的到来,他第一时间便注意到了,不过因为眼前这人的份,他不好贸然离开。郭向阳也是一个官场老油条了,发现庄思军的神sè有了一丝变化,似乎和眼角瞥见的那位刚进来的白发青年有关,他笑了笑说道:

    “书记认识那位?”

    “哎,一言难尽。”庄思军有点无奈,郭向阳属于蒋系的,和自己代表的派系很是亲近,所以他也并没有过多的隐瞒:“老郭,我给你介绍介绍吧。”

    郭向阳眼底闪过一丝jing光。作为蒋系重点培养的人物,对于本派系或其他派系重要人物的关系他几乎都是了然于,从庄思军的反应中,他已经猜测出了些什么。微笑着跟着他向那位青年走去,随着距离的缩短,当他完全看清那位青年面容时,忍不住心里愣了愣,神sè有点奇怪起来。

    “宇翔,你也来了?”庄思军宠的眼神看着秋宇翔,轻声说道。

    “恩。”虽说和眼前这个男人的关系有所缓和,但是要让他交出那两个字,现在秋宇翔自认还办不到。

    对于秋宇翔的反映,庄思军不以为意,转头笑着说道:“宇翔,来,我介绍一下,这是你郭叔叔,我们市的总管家。老郭,这是我儿子,秋宇翔。”

    虽说言语不多,但从庄思军的语气中明显可以听出骄傲的意味。郭向阳笑着摇了摇头,非常自然地说道:

    “小秋,我们又见面了。”

    之前只是眼角瞥见这个年轻人,加上头发的颜sè变成了白sè,一时之间郭向阳并未认出眼前这位年轻人,直到站到了跟前,才从那段难以忘却的记忆中找到了这张深深刻到了心里的面孔,不自觉的,神sè中也带上了一丝尊敬。

    郭向阳的反映让几人都吃了一惊。虽说蒋玉纱不太搭理政治上的事,但这位以前经常到家里串门的郭叔叔她还是有所认识的,以这人清高的xing质,竟然在对待一个小辈会是如此态度,让她也有点惊讶,忍不住问道:

    “郭叔叔和宇翔认识?”

    秋宇翔也认出了眼前这位男人,笑着回答道:“之前在湘省认识的郭叔叔。”

    之前郭向阳任湘省省委副书记,此时才被调任东市市长,所以经过秋宇翔这么一说,几人有点了然。不过对于他如何认识一省贵胄的,大家也知趣的没有往下探究。

    “书记,你可有一个好儿子呀。”郭向阳毫不掩饰自己的羡慕,感叹地说道。

    庄思军有点莫名其妙,脸上依旧带着微笑谦虚了几句。他发现,自己这个儿子似乎浑上下都充满了一股神秘感,让自己这个父亲都有点看不透的感觉。

    几人在一旁交谈着,所造成的影响却是无与伦比的。本市的一、二把手非常亲切的和一对年轻人交谈着,让所有人都不由窃窃私语起来,打探起秋宇翔两人的份。之前因为秋宇翔参加过一次诚信拍卖行举办的活动,所以认识他的人此时也有一些,矜持着悄悄告诉了朋友自己知道的一些资料。彭河更是两眼放光,眼珠不停地转着,思索着要不要找个机会凑上前去,眼前这个机会可是不多见的。而依旧在休息区的康昆则是低下了头,眼角闪烁着一丝戾气。秋宇翔他自然认识,在他看来,这个小子一定是沾了蒋玉纱的光才认识两个大人物的,如果是自己,那该有多好,连带着对秋宇翔,他心中充满了一股怨恨。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