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蜃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这个眼瞳奇怪的人一直死死地盯着秋宇翔两人,嘴角流出一条晶莹的口涎,不时伸出一条猩红的长舌头,在下巴处来回着。周围的那些神怪异的人在原地呆立着,无数双幽深的眼眸注视着两人,就像要噬人一般。

    突然,那个奇怪的人口中发出了一阵连续的嘶嘶声,就像某种信号一般,其余人慢慢迈开了步子,向着秋宇翔和方捷缓慢移动着!

    秋宇翔两人处大街上,周围都比较空旷,一群人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几乎没有任何一个逃生的渠道。秋宇翔脑中不断思索着,眼中青光闪动,不断计算着逃离的路径。但是因为这些奇怪的人实在太多了,堵死了全部的通路。

    “这些人……到底是谁?”方捷心中有点忐忑,望着周围数不尽的诡异的人类慢慢向自己靠近,他不免有点紧张。随着所有人慢慢向着两人移动,虽然面部表都僵硬无比,但是方捷还是在其中发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

    “那不是钱奋强吗?那个是东郭信?”

    关于这件事的所有卷宗方捷几乎都仔细阅读过,所以对于几位当事人的面貌很是清楚,在这些人中发现了几人的影,让他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恐惧的感觉。

    秋宇翔在一早便发现了问题,但是现在并不是深入思考的时候。查看着周围所有人的反映,他发觉似乎不远处的那个古装人物就是整个事件的关键,而这些人也很可能是受到他的驱使。看来解决问题的关键,就在眼前这个人上。

    眼看所有人越来越靠近,秋宇翔知道再也没有时间耽搁了。双眼盯着那个古装之人,子突然一晃,向着他便直袭而去!

    因为混元扇并未跟随着魂魄进入这个奇怪的封印之地,所以他只能凝聚起一团金sè的光团于手中,随着子的不断靠近,对着那人使劲推了过去!眼中那人的面貌不断扩大,秋宇翔很清楚的看见就在金sè光团袭向他时,那人的嘴角挂起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金光撞击在那人前,但是出乎秋宇翔意料的,那人就仿佛没有任何实体一般,任由金光灌体而过,轰隆一声在后空地上爆开了一个深坑。这时,那人的体也在原地消失,非常突兀的出现在了另外一边。

    秋宇翔心中一愣,这一击竟然完全落空,没有对这人造成一丁点的伤害。脑子没有半点的犹豫,他再次凝聚起一团光晕,对着那人所在之地轰击了过去。

    结果依旧没有改变,那人的影就在光团穿过体后出现在了另外一个角落。击中的这人似乎就是他的虚影似的,秋宇翔的攻击完全没有任何效果。

    体内的灵力越来越少,秋宇翔没有在攻击那个闪烁的影。看着那人嘴角的微笑越发扩大,他深深思索起来。

    竖瞳,长舌,嘶叫,闪烁不定的影,这些所有特征在秋宇翔脑中不断闪动。突然,一道灵光犹如闪电般从脑海中跃过,秋宇翔子忍不住微微颤抖了一下。

    “蜃蛇!”

    秋宇翔心里升起了一丝明悟。

    蜃蛇是一种极其罕见的jing怪,在历代守圣师祖手记中偶有记载。蜃蛇据传是隐藏在沙漠深处的一种蛇类,因为吸收ri光jing华而产生灵智,能够化千万,迷惑生灵。这种蛇类的来源众说纷纭,有些修道之人甚至专门在沙漠里寻找,也没有丝毫线索。这种蛇类就像突然出现在这世间一般,神秘无比。蜃蛇隐藏在广袤的沙漠深处,极难见到,而且因为其特殊xing,几乎不可能被捕捉或者消灭,所以对付蜃蛇,秋宇翔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蜃蛇jing于幻术,但对于攻伐之道并不擅长,在闪避至于也攻击过秋宇翔几次,都被他硬生生化解了。而一旁的方捷,也清清楚楚的看见了秋宇翔几次攻击落空,这时,周围的人也慢慢围拢了过来。为了不影响秋宇翔,他只能借助旁边残存的一些棺材碎片暂时躲避着,况也是岌岌可危。

    发现如果自己攻击蜃蛇,周围那些受它控制的人行动也会暂缓一下,这样方捷才有时间进行躲避。所以不得已之下,秋宇翔只能继续开始连续不断地攻击蜃蛇,以给方捷留出更多的时间。

    体内灵力在不断消耗着,距离魂魄出窍的时间也渐渐临近,秋宇翔发现自己的子也变得有点暗淡起来。虽然心中焦急无比,但他却丝毫没有办法。只能一次次不计后果的攻击着蜃蛇。

    眼中蜃蛇的影再次消失在金sè光团之间,将天眼已经开启到最大状态的秋宇翔终于在原地捕捉到了一丝黑sè的光晕。这层光晕转瞬即逝,要不是秋宇翔观察仔细,几乎就会略过。虽然不明白这到底代表着什么,但是秋宇翔却紧紧不放过这一点,手中凝聚起一团金光,再次向着不远处出现的蜃蛇影轰去。

    “果然!”秋宇翔心中跳了跳,在眼前这个诡异的影消失之时,那丝黑sè的光晕再次出现。

    蜃蛇的幻影神通与生俱来,几乎合于天道,没有人能够看破。但是这突然出现的诡异黑光,让秋宇翔心中极其别扭,就像一幅风景优美的画卷,突然出现一个败笔,破坏了整个自然的美感一般。

    秋宇翔脑中似乎抓到了什么,手中金sè光团再次席卷而去,但是这次,他保留了部分灵气在手中之中,凝而不发,直到之前的金光狂袭而过,那丝黑sè的光晕再次出现!

    “就是现在!”秋宇翔心中大动,那股内敛不发的灵气顿时狂涌而出,硬生生击打在了那丝黑sè光晕之上。

    叮的一声金属撞击声在秋宇翔心中狂喜无比。手中反馈过来的力道让他明白自己这次是击打在了一个实物之上!

    而此时,蜃蛇的子并没有像之前一般消失,而是忍不住晃了晃,连退几步,那yin冷的眼眸里升起了一丝疑惑。

    秋宇翔并没有给它思考的时间,攻击再次接连而至,每次都将灵力一分为二,叮叮之声不绝于耳,眨眼之间,便轰击了六次之多。随着蜃蛇行踪败露并且不断被秋宇翔攻击,原本袭击方捷的那些人也停止了脚步,冰冷的脸上呈现出痛苦的挣扎之sè。在此期间,秋宇翔也明锐的发现,周围的景象就像受到干扰一般,有点扭曲起来。

    “难道那丝黑晕就是阵心?”秋宇翔心中升起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而这时,蜃蛇似乎也发现了不妥,影一晃,出现在距离秋宇翔百米之外的一个地方,伸手便向怀中摸去。

    秋宇翔紧随其后,非常清晰的看见它从怀中摸出了一个黑sè的令牌状东西,心中不由一阵!

    “黑木令牌!”

    这个东西秋宇翔极其熟悉,正是和那个神秘组织有关的黑木令牌!这时的蜃蛇正要将这块木牌扔开,秋宇翔顾不得许多,立刻凝聚起了全仅剩的灵力,对着蜃蛇便轰了过去!

    一道水桶般粗细的金光犹如一条金sè蛟龙席卷而至,狠狠地轰击在了蜃蛇手中的黑sè令牌之上!秋宇翔和方捷只觉得整个天地似乎都摇晃了一下,一股巨大的冲击力以蜃蛇为中心扩散开来,使得两人一股坐在地上。而周围那些形态诡异的人也发出了惨烈的嘶嘶声,倒在了地上翻滚着。整个空间就像要坍塌了一般,绿sè的天空出现了道道黑sè的裂痕,眼中所有一切都在粉碎着,大地也出现了巨大的裂缝,从远处快速的蔓延而至。

    秋宇翔体力灵力几乎已耗尽一空,抓住边方捷的手掌,浑散发出一层淡淡的金光,用尽最后一丝灵力将两人围绕起来。刚刚做完这一切,整个空间便碎裂开去,一股黑sè瞬间吞噬了两个人!

    秋宇翔只举得眼前景sè一晃,方捷那个客厅的吊灯便出现在了视线之中。手中原本握着的方捷手腕此时也消失不见,一团黄、青驳杂的光晕在边若隐若现,秋宇翔没有丝毫犹豫,一掌将这团光晕轰进了方捷的**之内,而他自己也一步跨向了自己的体,魂魄立即归位。

    此时,方捷发出了一声呻吟,因为魂魄回体,僵立的子突然一软,瘫倒在了地板之上。而秋宇翔此时猛然站了起来,手中混元扇紧握,盯着客厅的一个角落,做出了攻击姿态。

    这时,在客厅的那个角落,空气突然波动起来,一个黑sè的小点突兀地出现在虚空之中。随着波动的加剧,黑点慢慢扩大,一个光影猛然间从黑洞之中窜了出来。

    这是一条水桶般粗细的大蛇,大约有五米长左右,盘踞在整个客厅之内。手掌般大小的青sè鳞片闪烁着yin冷的光芒,两只灯笼般大小的眼睛死灰般看着秋宇翔,硕大的猩红sè舌头不断吞吐着,嘶嘶声不绝于耳。整个房间内都充斥着一股腥臭味,就像**的尸体一般,令人作呕。

    秋宇翔不敢怠慢,蜃蛇本体出现,那块黑sè令牌也不知所踪,他可不敢保证现在还能找到它的破绽。手中混元扇啪的一声打开,一股金sè光芒随即涌向,缠绕在扇之上,秋宇翔向前一步,对着正要袭击而来的蜃蛇一挥!

    “本君以守圣之名,判jing怪蜃蛇,镇!”

    房间内jing光大盛,有混元扇在手,万邪辟易,毫无意外的,怒吼一声后,蜃蛇的影顺着金蛇光芒消失在了混元扇内!

    手中折扇颤抖了几下便归于平静,秋宇翔脸sè苍白的一股坐在了地上,豆大的汗珠沁出额头,顺着脸颊滴在了地板之上。

    刚才的一切看似漫长,其实也就发生在转瞬之间。从发现那丝黑sè光晕开始到现在完全镇压蜃蛇,如果其中有一个步骤出现了纰漏,那结果都是不堪设想的。当一切都似乎结束时,秋宇翔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看着瘫倒在一旁的方捷,秋宇翔苦笑了一下,挣扎着从地板上站了起来,从怀中摸出一根烟,点燃后靠在柔软的沙发上,开始思考起整件事来。

    几天后,和此事有关的人员,包括后来进入游戏副本的官方人员,均被医院宣布脑死亡。此事在公安系统内部掀起了滔天巨浪,道盟也参与了其中。秋宇翔因此也被询问了几次,后来便没在关心此事的进展,只是从葛苍生那得知这件案子被列入了绝密级,被封存了起来。

    回顾整个案件,秋宇翔猜测,应该是东郭信先被蜃蛇控制,写下了悬天之城的程序,而蜃蛇就依附于整个游戏,吞噬玩家的天、地两魂。同时他也记起在逆天改命时,借助于yin井看见的那股移动迅捷的yin邪之气正是蜃蛇,因为依附于网络,以此为基础,才能够达到那种让人咋舌的速度。

    蜃蛇是那个神秘组织的一员已经可以肯定,手中这个雕着的巳字的木牌证明了这一点。这个神秘组织在此时时间中扮演的角sè还不清楚,他们的目的也不清晰,只能以后慢慢查询了。对于悬天之城,秋宇翔也有许多疑惑。这个设计出的城池为什么和圣山初代守圣洞府留下的石刻一模一样?这个城池代表着什么?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这些疑问让秋宇翔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当中,他有着一种预感,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和这个神秘组织的牵连将会逐渐增多,当一切水落石出之时,也是为师父报仇的时刻。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