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捉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大师,这有什么说法吗?”路瑶平复了一下心,神态变得有点恭敬,小心翼翼地问道。

    “呵呵,”古大师微微一笑,如果再加上一把抚长须,那就更一派仙风道骨的感觉了:“你看,根据他们家祖坟的位置,前面的这一座山为玄武山,与之相接的为青龙山,这种地形在风水上叫做青龙带刀,主凶,儿孙辈有人自杀,所以我才说钱奋强命里有此一劫。如果他遇到我,说不得还可以化解一下,但这一切都是天意。”

    众人顺着古大师所指方向看去,果然青龙山相接的那座玄武山,就像一把刀子似的横在青龙头上,心中不由有点惊奇,想不到风水一途还真是有迹可循。从古大师和路瑶的交谈之中,大家也似乎嗅出了一丝别样的意味。虽说现在这社会大部分人都是无神论者,但是也免不了心中的好奇,纷纷就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咨询起这位古大师来。

    秋宇翔一直在旁边静静听着,路瑶的表变化自然被他看在眼里,而这位古大师说得也确实不错,这个地形是青龙带刀局,青龙带刀法场死,这人后辈一、四、七房会出杀人犯或被人杀,儿孙有死于法场或有人自杀凶死,不得善终。可是仅凭钱奋强的一个八字便能推出这些,根本不是一个地师能力范围内了,这人都可以称之为“神仙”了。

    “真有他说的那么玄乎?”方捷也是经历过不少诡异事的了,和路瑶这种在家闭门造车的作家不同,他的书更多的是来自于自己的亲体验,所以他并没有像众人那样围拢过去,而是小声地询问起旁边的秋宇翔来。

    “还记得石老大吧?他们是一路人。”秋宇翔笑了笑,轻拍一下手中折扇,轻声说道。

    石老大是之前秋宇翔和方捷另外一个故事里遇见的老头,是当今千门中的老大一级人物。听见秋宇翔如此说,方捷也恍然一笑,看着围在古“大师”边的众人,不由有点看猴戏的感觉。

    场中还有一人未动,那就是孙菲,秋宇翔两人略带不屑的表被她尽收眼底。之前被孔方纠缠过一段时间,但是那个胖子,她还是知道是有真本事的人,因为自己自从佩戴了他送的符咒后,效果很是明显。而秋宇翔也没少被孔方提及,能够被那个胖子佩服的人,肯定也不是一个普通人,所以发觉两人的异样后,她心里也有了觉察,并没有像众人那样兴致勃勃得向那位大师咨询。

    秋宇翔玩味地看着孙菲,对于这个女人的jing明,他算是有个认识了,能够达到如今这个地位,看来除了公司的力捧,她自的才也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

    众人聊着天,不知不觉时间便悄悄流逝。很快,便来到了十一点。

    “老板,就是这个时间了。”陈叔华一直带着耳机坐在两台电脑旁,看了看手表,对着董行提醒道。

    众人停止了讨论,被陈叔华一句话拉回了现实,这才想起到这里来的目的。房间里一下安静下来,每个人心都不由自主地提了起来。根据原先居民的讲述,那种惨绝人寰的叫声大多数都是在这个时间出现的。吴荆浩拿起了一旁的盖格计数器,深吸一口气,慢慢在房间里走起来。

    盖格计数器滴答滴答有节奏的声音在房间内响动着,所有人的目光都跟随着吴荆浩的脚步在各个角落移动着。每个人脸上都充满了一股即兴奋又担忧的神,目不转睛地看着吴荆浩,耳边那滴答声就像一柄小锤般轻轻敲打着心脏。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吴荆浩已经在屋子里来回转悠了几圈,可是手中的盖格计数器却一点异常也没有。半个小时后,他不得不停止了移动,一脸无奈地走了回来。

    “没有反应。”虽然已经知道了结果,但是他还是对着众人说道。

    “会不会是因为这里太明亮了?”董行探讨xing地说道。

    众人想了想,也觉得这可能是个因素。不过就当大家一致同意关掉蓄电灯时,异变却发生了!

    原本稳定的灯光,这时突然抖动了两下。一熄一亮之间,让原本jing神就极度紧张的几个女人不由自主地尖叫了一声。

    “噤声!”

    古大师一个箭步走到了窗前,眉头深皱地看着头顶上那被大火烧的焦糊的窗帘轨道,手中不知从那里摸出了一张黄符,捏着两指之间,口中低声念叨起来。

    看着古大师的举动,路瑶眼中闪过一丝亮光。根据jing方的资料,钱奋强就是点燃了窗帘**的,看来这位大师肯定发现了什么,所以才会有如此动作,连忙目不转睛地盯着古大师。

    “有异常。“谁也没想到,一直坐在电脑旁边目不转睛盯着屏幕的陈叔华突然说道,声音似乎还有点颤抖。

    大家连忙围拢了过去,只见他指着屏幕的一角,那里是一部正对着窗户的摄像机,此时屏幕上,古大师的影出现在那里,其他倒是没有任何异常。

    “你们看。”控制着鼠标将录像慢慢回放,突然,一个黑影从窗户外面一闪而过,激起众人一阵抽气声。

    陈叔华将录像定格在了一帧上,从画面上可以看出,一团黑sè的影子凭空出现在窗户外面,因为光线太暗,看得不是很分明。

    不约而同的,大家都将目光转向了那扇出现黑影的窗户。窗外黑漆漆的一片,只有路旁微弱的路灯散发出一点光亮。就在此时,所有人都看见一个黑sèyin影骤然间从左到右飞驰而过,划过了一道弧线!那感觉就像一个人在秋千一般!

    众人心脏猛然一缩,这里可是二楼,虽说不高,但是也不可能有人能够做出如此高难度动作!

    而同一时间,随着古大师的念叨继续着,房间里的几个蓄电灯再次频繁的闪烁起来!突然,所有灯光熄灭,房间顿时被一团黑暗所吞噬。房间里除了大师那低喃的声音,陷入了一片寂静。所有人都觉得空气都似乎快要凝固了一般,呼吸有点急促起来。地面上近百个电磁感应器散发出鲜红的亮光,整个地面恍如陷入了无边火焰地狱。一旁的陈叔华脸sè也变了变,笔记本电脑明亮的反光映照出一张煞白的脸庞,很是诡异。

    “奉太上老君之命,急急如律令!”

    这时,古大师高喊一声,手中的符纸突然燃烧了起来,在黑暗中划过一道红火的亮光,化成星星点点,散落在地上。众人耳边突然响起一阵跺脚声,借着地面红sè的光芒,可以看见古大师左脚正急促在在地板上连续跺着,声音正是从他脚下发出。

    “退去!”

    很奇异的,随着大师一声令下,原本已经熄灭的蓄电灯,在无人触碰的况,再次亮了起来。而此时的古大师,脸sè似乎有点苍白,豆大的汗水布满了整个额头,呼吸也有点急促。

    “大……大师,这是怎么回事?”董行心里也七上八下的,刚才的异变让他脚趾都抓紧了,随着房间恢复光明,忍不住问出了众人心中所想。

    “刚才的变化就是钱奋强的鬼魂造成的,不过现在已经被我消灭了。”大师说话还有点气喘,似乎刚才的举动耗费了他大量的jing力。

    听说真的有鬼魂出现,众人心里不由一跳,不过大师说已经被消灭了,那狂跳的心才安定了几许。回想着刚才的一幕,所有人还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秋宇翔觉得就像要吐血了一般,看着这位大师拙略的表演,他差点没有被一口口水咽着。刚才确实有一股yin气在房间内出现,不过根本就不在窗户旁边,而是位于房屋的角落里,那里正好是钱奋进和钱奋强厮打的地方。刚才蓄电灯的闪烁也是这位大师的杰作。在灯光晃动之际,几乎所有人的眼睛都被一明一暗的变化刺得花了眼,可是秋宇翔清楚的看到在这位大师手中,握着一个小巧的遥控器,每当他按下其上的按钮,蓄电灯便会熄灭。而什么黑影和自燃的符咒,更是让秋宇翔哭笑不得。

    “大师我们现在该干什么呢?”董行小心翼翼地问道。

    “鬼魂已经被消灭,这里不会再有异常了,大家呆在这里也没什么用,回去吧。”大师现在应该恢复了过来,说话语气也平静了许多。

    对于一般的探险活动来说,有着这种诡异的经历已经差不多了,正当董行想说些什么时,早已跑到一旁检查起设备的吴荆浩突然大叫了一声。

    看着围拢过来的众人,吴荆浩也未多说什么,拔下电脑上的耳机,打开声音,放起了刚才麦克风捕捉到了一段声音。

    “注意三分二十秒的时候。”他在一旁提醒着说道。

    录音里并没有什么异常,直到跳动到三分二十秒,原本平静的声线上突然出现一段起伏不定的波纹,几声男人的惨叫忽然从电脑的喇叭里传了出来。

    啊,呜,咚。

    两声急促的叫声过后,便是一声沉闷的声音,似乎是什么东西掉落在地上了一般,之后便回归了平静。这两声所有人都能判断出是人发出的,脸sè不由纷纷变了变。

    “大师,这是怎么回事?”董行似乎并没有发现这位古大师脸上的古怪表,惊恐万分地问道,因为在此同时,一旁的电磁探测器却丝毫没有反应。

    “没事,”大师脸上的怪异表只是一闪而逝,接着又一副仙风道骨地说道:“这个yin灵的能量比较大,一般的仪器并不能侦察到,不过这只yin灵已经被我消灭,大家不用担心。”

    众人还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刚才的一段经历,已经深入到几人的内心深处,路瑶在惊恐之余,更多得却是兴奋,因为今晚的素材,已经足够她继续自己的创作了。经过商议,大家决定今晚就到此为止,剩下的只有回去后慢慢研究了。

    非常迅速地收拾好东西,大家准备离开时,古大师却主动提出要留下来,据他所说yin灵虽然消灭了,但是还残留有一些不好的东西,他要继续施法一番。听说还有异常的东西,大多数也不敢再多逗留,即使路瑶也觉得今天收集的东西足够了,要她单独留下来,还没有那个胆量。

    秋宇翔和方捷也没离开,说是准备继续体验一下。给几人留下了三只手电筒后,其余人便纷纷离开了。当脚步声消失在楼道里,房间内再次恢复了寂静,只有三柱光束孤零零的横跨房间,和刚才的闹相比,有着天壤之别。

    三个人站在黑黑的房间内,都没说话。此时古大师却有点着急了,关心似地问道:“你们两位还是快点离开吧,一会出现什么异常我可能没有jing力照顾你们。”

    随手将手中的电筒扔到一边,对于秋宇翔来说,这里的光线并不能对他造成什么阻碍。看着一脸焦急的大师,手中折扇轻轻一拍,他微笑着说道:

    “那大师给我们看看所谓的异常吧。”

    “你……你什么意思?”古大师发觉即使在黑暗中,眼前这个白发青年幽深的目光就像一把利剑一般刺穿了他的心脏,说话也有点结巴起来。

    “好了,古大师,”秋宇翔在大师两个字上加重了语调,调笑般说道:“石老头还好吧?有几年没见他了,你是靠山派几代传人?”

    古大师就像被一个霹雳击中一般,子晃了晃,就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般,无奈地望着秋宇翔两人,哭笑不得地说道:“原来是同道中人,吓死我了。”

    古大师本名古迹,是秋宇翔口中石老头的徒弟辈,听见他点出了师父的名字和所属派别,他知道自己装不下去了。

    “嗨,他还真是老石的门人?”方捷拍了一下额头,恍然大悟地说道。

    “不知小兄弟名讳?我也好以后禀明师父,大水冲了龙王庙了。”古迹也是个几十年的人jing,听见这个青年口中对师父的称呼,似乎一点敬意也没有,只能说明他的辈分不知比师父高了多少。对于千门中人,辈分是非常看重的东西,如果有人违背此训,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好了,我姓秋,石老头应该知道,你还是快点走吧,不然还真是假戏真做了。”秋宇翔微微皱了皱眉,眼睛望着那个滋生出yin气的角落,催促着说道。

    古大师心里一突,千门中人,最先练习的便是直觉,一种对于危险本能的反应。而此时,他就有这种感觉,浑汗毛竖起,就像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即将到来一般。之前窗外的黑影、闪烁的灯光都是他预先布置好的,留在这里也是为了收拾一下这些痕迹,不过吴荆浩那个录音里的异常,却不在他的计划之中。这个声音的楚翔,让他也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此时听见秋宇翔所说,加上自己的直觉,他知道可能真要出事了。秉承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宗旨,他连话也未说,便连滚带爬地离开了这件屋子。

    “真有鬼魂?”方捷也感觉这个屋子的温度似乎降低了许多,走上前来轻声问道。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