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布置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这栋楼里的居民几乎都离开了,整栋楼黑漆漆的,偶尔有一两盏接触不良的楼灯闪烁着,给人一种yīn森森的感觉。在进门之前,董行便让陈叔华每人发了一个手电筒,没少参加这种探秘活动的他经验还算是丰富。

    一群人的脚步声回在寂静的走廊里,也许是因为人多,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表现出过多的惊恐,只是孙菲的助理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此时紧紧拉着她的衣角,脑袋不断在四周打量着,脸上略微有点害怕的神

    “就是这里了。”董行在二楼一间房门前站定,指着已经破败不堪的木门说道。

    这扇门明显是后来改装过的,比过道上其他住户的门要宽许多。在手电灯光的照shè下,门上当初被那场大火灼烧过的痕迹历历在目,其中左上角一块已经不知在哪里,从那里望去,房间内黑漆漆的一片,一阵夜风吹过,发出轻微的呜呜声。

    “古大师,现在进去吗?”董行显然对这位大师很尊重,小心翼翼地询问到。

    “拿三支香给我。”古大师上下打量了一下木门,慎重地说道。

    在董行的示意下,陈叔华连忙从随携带的包里摸出了三根长长的香递给了古大师。古大师接过香后,将三支香并拢在掌心,口中低声念叨了几句,摸出打火机。

    啪的一声,打火机冒出黄sè的火焰,古大师将香头凑拢到火焰之上。就在此时,原本闪亮的火焰突然熄灭了!

    连续尝试了三遍,打火机的火焰总是在准备点燃香的时候猛然熄灭,但是此时的过道里,却是一丝夜风都没有。这种诡异的变化让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难道这里真得有鬼?”这是众人心中同时泛起的一丝念头。

    所有人里面只有秋宇翔是最淡定的。来到这扇门前,他明显感觉到这里的yīn气要比其他地方浓厚一点,一下死去几个人,这也是很正常的。而打火机之所以突然熄灭,他可是看得很清楚。每次当这位古大师将要点燃香火的时,按住火机的手指便会松开,火焰不熄灭才怪了。只是因为夜sè的掩护和动作迅速,其他人看得不是很分明而已。

    在大师锲而不舍的尝试下,香火终于被点燃了。众人心中不由松了口气,如果一直这样,说不得今天的探险活动就会半途终止了。

    古大师握着三支点燃的香对着木门拜了拜,然后将香火插到了左手边的门角处,接着对董行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进去了。

    因为出了这么一个小意外,董行的脸sè也有点yīn晴不定的,想到后还有几位美女看着,还是大着胆子一把推开了虚掩着的木门。

    嘎吱一声,门被打开了。一股凉风在房门被推开的一瞬间由内向外掠过,让众人不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几束手电光在黑暗的房间里乱晃着,在董行的带领下,一行人鱼贯走了进去。

    此时的房间还保持着大火后的场景。这里应该是由两房子直接打通连接而成的,大约有一百平左右,在屋子的对面便是街道,左手边连接着一间主人的卧室和卫生间。此时,宽敞的房间里中间的两排电脑桌已经被烧的jīng光,只留下几截焦黑的桌腿凌乱地散落在地上。周围原本雪白的墙壁也被大火熏的乌黑一片,贴着的海报早已不见,只留有一两个尚未烧尽的边角孤零零地贴在墙壁上。屋顶的rì光灯管被熏成了黑sè,有几盏应该是在大火中爆裂了,留下点点玻璃残渣散在地上。整个房屋杂乱不堪,有些角落甚至布满了灰尘,给人一种凌乱的感觉。

    这间屋子自从出事后便断水断电,不过董行带的装备倒是齐全,从行李箱里搬出几个大功率的蓄电灯,当那灼的灯光亮起时,整件房屋变得通体透亮,笼罩在房间里的黑暗被瞬间驱散,众人仿佛觉得原本进屋后便缠绕在边的那丝凉意也减弱了几分,一种温暖的感觉不由自主地从心里升起。

    “今晚我们就在这里过了,一共带了十个睡袋,够我们用了。”董行毕竟是召集人,而且在这方面确实有经验,所以大家对他的分配倒是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小华一会儿帮助吴教授摆放装备,其余人zì yóu活动。”

    这时,从进屋后便没有说话的古大师接过了话头,一脸高深莫测地说道:“这里我提醒一下,大家在这里转转没事,如果要出这间屋子最好让我陪同。还有最注意的第一点是,房间的一些角落大家就不要靠近了。”

    古大师的话让众人原本放下的心又不由提了起来。秋宇翔对此却是嗤之以鼻,众所周知房屋角落是最容易滋生yīn邪的地方,不过大火过后的房间,这种东西一般是不会存在的,大火旺财,经过焚烧未毁的房屋,还是比较吉利的。在风水学上,这类房屋还颇受一些人追捧,也正是这个道理。

    因为有古大师的“善意”提醒,大家都灭掉了随意转转的念头,百无聊赖之际,倒是对吴荆浩摆弄的那些装备感起兴趣来。

    只见陈叔华不断得从行李箱里拿出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来,除了一些摄制器材众人勉强能够认识外,其他一些东西几乎听都没听说过。

    “这是什么玩意?”把玩着手里一个物件,秋宇翔好奇地向方捷问道。

    这是个两指大小的金属物品,呈金字塔状,在中间部位有一圈指甲大小的玻璃环状物,在这个东西的右下角,有一个红sè按钮,模样倒是小巧玲珑的。

    方捷将手中的东西翻来覆去看了看,征询似得望着吴荆浩,问道:“这个是EMF?”

    吴荆浩愣了愣,想不到方捷竟然认识这个,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就是电磁场探测器。”

    显然吴荆浩现在正忙于布置设备,没心思搭理好奇的众人,方捷看了看跃跃yù试的董行,笑了笑,说道:“董老板应该知道这个吧,我倒是一知半解的,给大家解解惑吧。”

    董行脸上不可抑制的闪过一丝骄傲,轻咳了一下,煞有介事地介绍起来:“电磁场探测器是利用电磁感应原理,感知周围环境的电磁波信号变化,达到一定强度时会引发报jǐng等反应,这是我们在探寻一些鬼宅时常用的装备。这个装置的有效范围虽然只有一平米左右,但是相对于市场上的大路货,更加jīng确和灵敏。今天我们一共准备了一百个,分布到整个房间里,同时和这台电脑相连,如果周围环境磁场有任何变化,都会在电脑上反映出来。”

    “那个又是什么东西?”路瑶也是第一次亲经历这种事,心里显得有点兴奋。看着吴荆浩又拿出了一个手机模样的东西,连忙问道。

    董行发现自己成为了众人关注的焦点,尤其还有两位女神般的存在,也是满脸放光,看着路瑶指的东西,兴致勃勃地又介绍起来:

    “这个是盖格计数器,是一种用于探测电离辐shè的粒子探测器,通常用来探测空气中的α粒子和β粒子,而吴教授手中的这款,还可以探测γshè线及Xshè线,简单的说,就是一个计量空气中辐shè变化的仪器。据说由灵魂出现时,空气中的辐shè变化也极其明显,有它和EMF配合使用,能够更加jīng确的探测出环境的变化。”

    在说话之间,吴荆浩和陈叔华已经将无数个电磁场探测器摆放在了地面上,同时拿出了一个笔记本电脑,开始调试起来。在电脑屏幕上,黑sè的背景下被划分为了无数个金sè边框的规整正方形区域,每个区域代表着一个探测器,如果哪个区域磁场有所变化,都将在屏幕上表现出来。

    接着,两人又在房间的四个角落分别安装上了一台红外摄像仪和高灵敏度麦克风,图像和声音连接到了另外一台笔记本电脑之上。所有设备调试完毕后,已经是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时间也来到了夜晚九点过,距离命案发生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

    所有人都领了一个睡袋,但是却丝毫没有一点睡意,全都盘腿坐在睡袋上面,无聊得聊着天。

    “对了,古大师,您经历的这种事多吗?”路瑶因为需要一些素材突破现在的创作瓶颈,所以对于这位大师,很感兴趣。

    不知是不是因为美女相问,古大师这时倒是没有继续端着架子拿个罗盘到处晃悠,而是慢慢走到了众人zhōng yāng,居高临下般淡淡说道:“这种古怪的事我确实见识过不少,不过都是一些yīn灵作祟,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人鬼殊途,很多时候还是生人打扰了他们的安宁而已。”

    “对于这里发生的命案,大师有什么看法呢?”路瑶紧追不舍地问道,眼眸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

    古大师慢慢在中间坐了下来,眼带玩味地看着路瑶,直到这个女人被他的目光迫地转移视线后,这才不屑地说道:“看来路小姐对我还是有点怀疑?哎,世事如此,这样吧,看来你也做过一番调查了,将那个纵火之人的生辰八字给我吧。”

    路瑶之所以对此感兴趣,其实也是写作的需要。对于这栋闹鬼的房子,她确实做过一番详细的调查,包括jǐng方的一些秘密资料,她也通过自己的途径得到过一点。而且为了体现作品的真实xìng,她还不远万里去到了钱奋强所在的小山村做过实地调查,可以说在这件案子上,出了jǐng方,她应该是最清楚不过的了。因为涉及到一些诡异事件,所以她也很想听听这位大师对此的看法,以提供更加详实的写作素材。

    很熟练的将钱奋强的生辰报给了古大师后,路瑶便一脸兴奋地看着他在低下头在手掌上推算起来。所有人都被两人的对话所吸引,目不转睛地望着古大师,等待着他的结果。

    看着古大师的拇指在并拢的四指上飞快的跳动着,秋宇翔心中一愣。这位大师所用的应该是九星翻卦,不过这和钱奋强的生辰八字有什么关系呢?一时之间,他也不由兴趣大增,饶有趣味地打量起这位大师来。

    “果然。”几分钟后,古大师放下了手掌,一脸高深地说道。

    “怎么了?古大师?”路瑶迫不及待地问道。

    “这个叫钱奋强的人命里该有此劫呀。”没等路瑶继续发问,古大师便解释般说道:“他应该是家里的老四,合该有此一劫。”

    路瑶心中鄙视了一下,这些东西只要细心之人都可以查出,这位大师说了等于白说,不过正当她想打断大师的话语时,接下来的一番话却让她心中震惊无比。

    “这家人的祖坟应该是在一个山坳里,周围环山,玄武、青龙相接,而坟冢的位置恰好位于此。钱奋强有此劫难,也是命中注定的。”古大师用手沾了点纯净水,在地上画出了一横一竖,两笔相较于一点,很像数字的七,而手指在此中间点了点,写了个坟字。

    路瑶心中已是一片惊涛骇浪。

    寻找钱奋强的祖坟也是当初她到那个小山村时的突发奇想。不过因为钱家曾经有过数次灾祸,家族早已七零八落,祖坟所在位置连自家人都已不记得。还是她通过当地zhèng fǔ的一些工作人员,翻阅了大量资料,在村中老人模糊的记忆中才勉强找到了那座已经颓败的孤坟。那个普通的小山堆位于树林深处,平时也是人迹罕至,村中人都很少到那里,要不是有心寻找,根本不会有人知道那里就是钱家的祖坟。所以,对于这个坟,路瑶认为除了自己,几乎不会再有人知道了。可是现在看见古大师在地上画出的简单地貌,她再也坐不住了,因为这幅图正是钱家祖坟所在地!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