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凶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严炎年后被调任为部里监察局局长,级别等于平调,不过其中蕴含的意味却是值得让人深思。从其满脸红光的神态来看,对于这次平调,他还是很高兴的。今天部里几个局长相邀到这个会所聚聚,对于刚到此地不久的他,自然不会拒绝。对于这个会所在京市的地位,他也有点了解,看着几个同事那种骄傲的表,他对这间会所的能量又有了更直观的认识。

    “严叔叔?”秋宇翔叫住了严炎,微笑着站了起来。在游欣欣的时间中,这个人也给了自己不少的帮助,虽说是在庄思军的授意下,不过秋宇翔还是记住了这个颇有手段的公安局局长。

    “秋少?你好。”在这个陌生的地方竟然还有人认识自己,严炎有点惊讶,看向叫住自己那人,他一下就认出了是自己以前顶头上司的公子,只是那满头的白发却让他心中有点诧异,不过却不敢多问,歉意的和同事说了一句,便走了过来,和秋宇翔打着招呼。

    “严叔叔,恭喜了。”对于严炎的出现,秋宇翔也很惊讶。从其面相上判断,官运亨通,看来是高升了。

    严炎愣了愣,不过想到秋宇翔的份也就释然了,连忙谦虚了几句。在京市这个地面上,自己这种级别的官遍地都是,明白这点的严炎几乎每天都是小心翼翼的,和以前在东市的地位比较起来,自然憋屈了许多,不过为了自己的前程,他还是甘之如饴。通过短短时间的任职,他很明白像秋宇翔之类的太子爷在京市有多大能量,所以突然碰见秋宇翔,他在态度上自然也带了一丝恭敬,有点讨好的嫌疑了。

    “对了,秋少,有件事不知你有没有兴趣?”严炎猛然间想到一件事,回想起之前领导的交代,他凑到了秋宇翔面前,小声说道。

    “哦?什么事?”严炎神态的变化秋宇翔自然感受到了,不过对他所说心中还是升起了一丝好奇。

    “是关于之前领导交代的关于石牌的事。”发现秋宇翔脸sè变了变,严炎心里有了底气,也没丝毫犹豫,继续说道:“几个月前在我们市发生了一起离奇案件,一个黑网吧,十几人全部亡。网吧监控也似乎被人破坏,从还原的部分监控来看,场面很是怪异,和龙津发生的盗墓贼拒捕事件有点相像。”

    严炎和龙津市的陈忆是同学,两人私交不错,在龙津发生的事他也很清楚。发现秋宇翔对入魔似的盗墓贼很在乎,所以离任前发生的那件离奇凶案也让他留了个心眼,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

    秋宇翔心中一跳。龙津市发生的事幕后之人便是那个神秘的组织,难道这次又和他们有关?虽说并没有任何证据指明严炎所说的事和那个组织有关,可是秋宇翔直觉认为,两者之间肯定有着必然的联系。

    “老严,遇见熟人了?”和严炎一同前来的那人似乎等得不耐烦了,走了过来,高傲地瞟了秋宇翔一眼,对于这个满头白发的青年,他并不认为会是哪家的公子,经常混迹于此的他,几乎能够将够得上分量的太子们默数一遍,记忆中却没有一个白发青年的印象。

    坐在一旁的张自翔对于严炎的到来并没有表示出多大的,在他看来,一个部属局局长,还够不上分量。而后面那人,更是让他心里不愉,虽说已经有几年没在京市这个地面公开露面了,但是被人忽略的感觉实在让张大少爷不爽。

    “郑局,这是秋宇翔。宇翔,这是我们部里交通局局长。”

    严炎发现同事过来,连忙介绍到。但是他却犯了个错误,在他看来,秋宇翔是庄老的孙子、蒋老的外孙,旁边这位混迹京市官场有几年的郑局长肯定认识他,所以只是礼节xìng地介绍了一下,可不成想,秋宇翔这人压根就对这些不敢兴趣,加上来京市的几个月就有两个多月昏迷,老爷子们更是对他严密保护,在京市官场上,就没几个人真正认识他的。许多人也只是只闻其名,而郑局长这个级别,连他的名字都没资格知道。

    郑局长略带傲气地点了点头,让秋宇翔心中一愣。习惯了刚才那群官宦子弟的追捧,突然来一个这样的人,让他心中不由有种怪异的感觉。不过他也是洒脱之人,只是微微一笑,并未多说什么,反到是追问起严炎那宗凶案的形来。

    发现自己同事轻视的表现,严炎心中一突,知道自己可能犯了错误了。眼角瞥见郑局长有点不愉的神,他心中暗暗叫苦,可现在又不能点明秋宇翔份,只能心不在焉地和秋宇翔聊了两句。

    一旁的张自翔发现这个郑局长傲慢的态度,心中火起,正准备站起来教训教训这个不知所谓的局长,却发现在几人后,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从一旁的包间里走了出来,看见聚在一起的几人,脸上愣了愣,便微笑着走了过来。发现这一幕的张自翔止住了子,四平八稳地坐在沙发上,嘴角不由挂起了一丝戏谑的微笑。

    “小严、小郑,你们怎么在这?”男人走了过来,简单询问了一下,不过还没等两人有所反应,便直接走到了张自翔跟前,笑容满面的说道:“张少,许久不见了。”

    张自翔客气地站了起来,握了握男人的手,微笑着回应道:“丁部长,想不到在这里还能遇见你。”

    张自翔的态度平静异常,丝毫没有一点局促,让严炎两人心中一愣,郑局长更是心中一突,知道坏事了。

    “这位就是秋少了吧?”丁然和张自翔客气了几句,语带疑惑地问道,但是其肯定的眼神却说明了什么。

    郑局长现在连死的心都有了。丁然是副部长,位高权重,而且直接分管他所属分局,现在领导对眼前这个白发青年略显恭敬的态度,比之对张自翔更甚,就是傻子都知道这个年轻人份绝不简单。可是刚才他的态度肯定给秋宇翔留下了不好的影响,想要扭转过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丁部长,你好。”张自翔已经在一旁将丁然的份介绍了一下,秋宇翔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感受到秋宇翔那淡然温和的态度,丁然不由对眼前这个青年更加高看了一眼。到他这个级别,最高层有点风吹草动他都会知道一点,加上家里老爷子的叮嘱,对于秋宇翔,丁然即是好奇也有敬畏,能让几位老爷子都看重的人,他丝毫没有半点部级高官的傲慢。

    “严叔叔在丁部长的领导下,看来前途无量了。”秋宇翔打趣着说道,借着以往的缘分,提点严炎几句,在他看来也无不可。而听闻此言的丁然,心中一愣,看向严炎的眼神也有了变化。

    此时的严炎心真是跌宕起伏,听懂了秋宇翔言中之意的他,更是红光满面,连忙谦虚了几句。丁然此人也很上道,当着众人的面连番夸奖了严炎几句。看来他在部里的地位经过这一出将会上升到一个他自己都无法想象的地步了。此时严炎心中对秋宇翔的感激之,已经不能用言语表达了。凭借庄思军的关系,他调到了部里的一个实权部门,可是在这里,庄家的能量也有所不及了。没成想,当初和秋宇翔的善缘,此时却发挥了巨大作用,他对秋宇翔上的能量,又重新有了一个认识。

    “秋少,如果你想了解案件的具体况,我让老舒准备好,你直接可以调阅。”

    临走前,严炎压低声音在秋宇翔耳边轻声说道。看着跟着丁然一脸死灰离开的郑局长,他心中也畅快无比。这人仗着在部里待的时间长,经常给他这个初来部里的人脸sè看,想不到今天吃了一个大憋,而且有丁部长的话在先,他应该不会再刁难自己了。而他口中的老舒也是庄思军一脉的人,接替他成了市局局长,两人也是几十年的老战友了,所以一些话他并不忌讳。

    秋宇翔对严炎口中的案子确实很感兴趣,不过马上自己就要和玉纱订婚了,看来只有忙完了这边的事,才有空闲了。

    这个所谓的鉴赏会也就是一个名头,几位富家子弟拿出一点古玩,请来几位专家点评一番也就完事了。焦点其实还是在秋宇翔这边,几乎今晚到来的人都过来打了招呼,让一旁的服务员都目瞪口呆的,想不到一向傲慢的这些太子爷,怎么全都转了xìng子,巴结的和那个白发青年交好,连带着几位自认为姿sè不错的女孩,都目光炯炯地望着秋宇翔,搞得他浑不自在。

    这次聚会算是让秋宇翔在京市这个圈子里亮了相,许多官宦子弟也牢牢记住了这位白发青年,将他归入了不可得罪的一列,也为秋宇翔以后的行事,带来了不少的便利。

    五一是一个让华夏人纠结的节rì,各处旅游景点人山人海,所有人不管是痛苦还是畅快,都在享受着这么一个难得的假期。可是也有许多人却似更加的忙碌,比如绿山的国字号宾馆,所有的服务人员都见识了一场让他们终难忘的订婚宴。

    一对年轻人的订婚宴,规模不是最大的,但是宾客的质量,却是前所未见。华夏国尚存于世的几位开国元勋全部到场,而现在国内最核心的九位成员也是一个不落,更别说其他实权派人物了,甚至于连副部级这种在他们看来快顶天的高官,连进入的资格都没有,只能和主人说几句话,留下贺礼便恭敬的离开,整个场面可以说是盛况空前。

    两位老爷子自不用说,明白这个面子可不是给自己的,但一个是主人公的外公,一个是爷爷,他们也感觉脸上有光,整天笑容满面,连带着平时吵嘴不断的几个老家伙此时也偃旗息鼓,只能瞪了瞪旁边噤若寒蝉的后辈,心中暗叹张忠诚有个好外孙。

    庄建国也算是沾了孙子的光,知道秋宇翔的不凡,在他默许下,接受了这个背景吓人的孙子。他也不是傻子,自知晓秋宇翔份后,再加上这个便宜孙子对华夏国所做贡献,便没再阻拦庄思军和张晓霞的复合,也算承认了秋宇翔的份。而庄家的其他人更是不敢多说什么,虽然不知道老爷子态度为什么会变化,但就从今天这个阵势来看,这些人绝不是看在庄家的面子上来的,很可能和zhōng yāng那位一直微笑着的青年有关系。

    这场低调但奢华的订婚宴,在跟随长辈前来的第三代人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象。而秋宇翔在他们心中,更是上升到了一个极高的位置,对于他,所有人都是心服口服,再也没有一丝攀比或嫉妒的心。因为很明显,此人已经和他们不在一个档次了,这个圈子的第一人,非秋宇翔莫属,而且不可超越!

    在众人的恭贺、羡慕声中,这场惊世宴会,缓缓落下了帷幕。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