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凶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秋宇翔玩味地看着张自翔,眼中含着一丝戏谑的神。张自翔看着表弟的眼神,尴尬地笑了笑,狠狠咬了一口手上的瓜果,眼光躲闪地移了开去。

    这是京市市区的一间会所,装修的金碧辉煌,很是气派。和普通的会所不同,这里不论是从环境还是服务人员的素质,都充斥着一种贵气。而且这间会所并不对外开放,只有办理了会员卡的人才有资格入内。据张自翔介绍,一般人如果家没有上亿资产,是不可能进入这里的。一到这里,秋宇翔便发觉表哥口中的鉴赏会绝没有那么简单,在他的追问下,张自翔才说出了实

    因为秋宇翔份的特殊和逆天改命的事,几位老爷子回家后都严令后辈要和他打好关系,不仅仅是因为他对整个华夏做出的贡献,更重要是几位老爷子年龄都不小了,没有人介意自己的寿命长一点,现在秋宇翔能够逆天改命,说不得什么时候自己就有求上他的时候。虽说几位老爷子并没有明确表示,但那一群后辈也不是易于之辈,几句嘱咐中便听出了其中玄机。能够让家里的老爷子如此重视之人,他们也不敢怠慢,但是因为秋宇翔此前都在医院,有重兵守护,后来又转移到张老爷子小院,他们可没胆量直接上门,于是联系了张自翔,才有了今晚这个所谓的古玩鉴赏会。

    别看张自翔现在为军人,在未入伍前,也是一个纨绔,而且因为出生军人世家,从小被张老爷子严格训练,一蛮力在这一辈人中也属顶尖。经过几场不大不小的争斗,隐隐成为了京市这个圈子里的老大,即使庄玉宇,在风头上也有所不及。这次几位小弟找上门来,碍于之前的面子,同时也想将表弟介绍给这群背后能量不小的家伙,所以张自翔才勉强同意了。

    “翔哥,你来了。”在秋宇翔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时,一个西装革履,二十多岁的青年从一侧走了过来,发现张自翔两人后,眼中一亮,微笑着加紧几步走到了两人跟前。

    “小丸子,最近生意做得不错呀。”张子翔瞥了一眼这个男人,将手中的瓜果一扔,示意他坐下后大咧咧地说道。

    “哎,我说翔哥,就不能不叫小名嘛,人家已经长大了。”青年故作扭捏地说道,一股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询问地目光望向了张自翔,神自然,给人一种易于相交的感觉。

    秋宇翔洒然一笑,这倒是个妙人。张自翔带他到这里的目的他已经猜测出了,但也没反对。和一般的修道之人不同,守圣一脉继承的责任让他不可能如方外之士一般超脱世俗,许多事如果没有官方力量,根本做不到。虽说自己的份也不简单,但是他可不想什么事都麻烦老爷子,所以结交一些这种人,也不失为一个途径。

    “我表弟,秋宇翔。”张自翔自然知道青年的意思,淡淡介绍说道:“宇翔,这是史老爷子家里的,史昭明,你叫他小丸子就行了。”

    “翔哥!”史昭明苦笑着摇了摇头,面sè一正,从怀中摸出了一张名片,双手恭敬地递给了秋宇翔:“秋哥,以后多多关照。”

    史宏一共有两子,史昭明是他最小的孙子,从小溺无比。这小子从小也是聪明伶俐,很讨老爷子欢心,所以即使他没有选择从军或从政的道路,让老爷子很不高兴,可是对他的宠也没减少半分,在他从商的道路上没少帮他。现在史昭明是明升集团的总裁,虽说不能和鼎泰这种巨无霸相比,但也不可小视,尤其在餐饮、娱乐这一块,有着很大的能量。而这个会所,就是属于他的,经过他的打造,已经成为了京市一个贵族子弟聚会的场所,因为严密的**xìng,一些官员也时常来这里。能够成为这个会所的会员,俨然成为了一种份的象征。

    对于秋宇翔,史昭明丝毫不敢怠慢。从家里老爷子言语中对他的推崇,就让他心惊不已。老爷子什么份,也没见他如此赞赏过一个后辈,加上他已经得知鼎泰集团的实际控股人便是眼前这位少爷,明升集团少不得要和鼎泰打交道,自定义为商人的他自然知道该如何做,更不用说还有老爷子的面授提点了。

    “小丸子?”秋宇翔雅然一笑,看史昭明的材可和丸子一点联系也没有,他保持着微笑,说道:“你可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呀。”

    史昭明愣了愣,疑惑地看着张自翔,却被他白了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你那点破事我可没兴趣告诉表弟。”

    史昭明其他什么地方都好,就是有一个毛病,喜欢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不过对于女人,他从来不用强,而是奉行你我愿,因此倒从没惹出过什么风言风语。

    “秋少,见笑了。”史昭明想着秋宇翔应该是从其他什么人那里听到的,毕竟自己这点事在圈子里也不是什么秘密,不过秋宇翔接下来的话却让他立刻心惊胆战地,忍不住一下站了起来。

    “小丸子,最近可是领教了红颜祸水的含义了吧。”秋宇翔玩味地看着史昭明,打趣着说道。

    “秋……秋少,你说什么?”

    史天明只觉得现在脑子血上涌,眼冒金星似的,不可思议地看着秋宇翔。心中焦虑的那件事一下被外人得知,让他有种脱光了衣服的感觉。

    年后,他之前相处过的某位女朋友找上门来,化验单上那显目的数据让他一下傻了眼。这个女人是他去年勾搭上的,后来腻味后给了一大笔钱,大家也就好聚好散了。不成想短短时间的交集,竟然捅出了这么大一个篓子。史昭明很清楚,自己在男女关系上的混乱,老爷子并没多说什么,但是如果有了出格的行为,爷爷也不会手软。对于那个女人要求娶她的问题,史昭明是完全没有考虑的,他这种份,别看平时潇洒无比,在婚姻上,是没有半点zì yóu的,更别说他压根就不认为这个女人是妻子的好选择,她的那点小心思,在第一次见面时就一清二楚了。

    这件事已经压在心里两、三个星期了,除了自己,尚无他人知晓。面对那个女人的死缠难打,他也郁火难泄,要不是得知今天秋宇翔会来,他这个主人都没有半点心出面。

    秋宇翔摇了摇头。这些太子们生活的糜烂他也有所耳闻,只是从面相上看,史昭明这个人还算恪守本分,没有做过太出格的事,不然他上的怨气可就不是眼中的一星半点了。同比其他人,史已经算得上是“良民”了,所以他才会出言提点。

    “你是甲子年生人吧。”秋宇翔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淡淡问道。

    史昭明心中一愣,连忙点了点头。此时的秋宇翔,在他眼里充满了一种神秘感,就连那一头白发,似乎也显得仙风道骨起来。

    “甲午年岁破、天扫凶星入命,今年你虽有好运,但是凶星太多,桃花成劫。”

    秋宇翔的话有点难懂,但史昭明还是听出了一些异常,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此时的他已经有点病急乱投医的感觉了,眼带担忧地问道:

    “秋少还懂这些?那我该怎么办呢?”

    张自翔在一旁白了他一眼,表弟的神奇他早已领教过,对于史昭明言语中的那丝疑惑直接表示了鄙视。之前他可是亲眼看见一位老爷子得到他的暗示后那兴奋的模样,没想到这小子却还有点怀疑。

    “得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宇翔肯指点你算你运气了。”

    张自翔是什么xìng格史昭明很清楚,闻言态度立刻又恭敬了几分,双眼恳求着看着一脸淡然的秋宇翔。

    “你将事先给我说说吧。”秋宇翔手中折扇一拍,决定帮帮这个小子。

    史昭明有点犹豫,不过一咬牙,还是将整个事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听得一旁的张自翔目瞪口呆。在他们这个圈子里,搞大别人肚子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不过对于史家而言,这问题就严重了。家风颇严的史昭明,这回看来是摊上事了。

    “把那个女孩的生辰八字给我。”秋宇翔皱了皱眉,说道。

    史昭明连忙将那个女人的生rì告诉了秋宇翔,一脸忐忑地看着他。心中默默推算一番,再仔细看了看史昭明的面相,秋宇翔心中升起了一丝无奈。

    “怎么了,秋少,有什么解决办法没有?”史昭明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件事已经让他焦头烂额了,有一丝希望,他都不想放弃。

    “没有。”秋宇翔很果断地回答道,发现史昭明脸sè一下垮了下来,他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这事根本就不用解决。”

    刚才一番推断,此女今年并未有有喜迹象,而且凶星相克,想怀孕都难,再则从史昭明面相上看,今年也不会有子,所以秋宇翔很肯定,那个女孩应该并未怀孕。

    听了秋宇翔的推断,史昭明有点疑惑。当初那个女人拿出的化验单是京市一家颇大医院出具的,后来他也通过关系查证了一下,确实有这么回事。可照秋宇翔所说,又自相矛盾,一时让他陷入了迷惑之中。

    一旁的张自翔忍不住飞起一脚踹了过去,骂骂咧咧地说道:“你小子笨呀,重新检查一下不就行了。”

    摔了个踉跄的史昭明一拍脑袋,恍然大悟一般连连点头,连忙和两人道了别,急匆匆就拿起电话安排起来。

    “这小子就是个棒槌,也不知道生意怎么做起来的。”

    秋宇翔摇了摇头。史昭明也是关心则乱,按照运势来分析,今年他还是会财源滚进的,只是在男女关系的处置上要注意一点了,不然免不了破财招灾。

    史昭明离开后,又有几个年轻人一一上前和秋宇翔打了招呼。这些人都是那几个老爷子的孙子辈,得到家里人的暗示,故意结交秋宇翔,以求结个善缘。对于这些人,秋宇翔都一一微笑以对,一时之间,他这里倒是成了整个会所的焦点。

    “咦?”好不容易有点空闲,会所大门被推了开来,进来两人让秋宇翔心中轻咦了一声,因为其中一人,还是个熟人。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