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苏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秋宇翔整整昏迷了两个月。要不是天青赶回,在国内一群顶尖医生束手无策的况下,张晓霞说不得就将他送往国外进行。经过天青的劝说,张晓霞打消了念头,但是也将来集团的事全部交给了张玉宁,自己一直陪伴在昏迷不醒的儿子边。吴天明和孔方第二天便醒了过来,前者感觉自己的子仿佛轻松了许多,神采奕奕地模样所有人都知道逆天改命应该成功了,直至天青到来,确认了这一点后,大家终于放下了心中那块大石。孔方醒来后第二天便不知踪影,只是听说似乎在秋宇翔的病房里出现过,对于这个符门传人,**虽然有很多话想要询问,不过依辈分来算,孔方并不比他低,所以在他还在犹豫的时候,孔方已经消失无踪。符门和守圣传人的出现,在当今玄门算是一个重大消息了,他还需要赶回道盟布置一番,只是他并不知道,道盟的一些人早已知晓,只是因为奇货可居的态度,并没有告诉他这个掌舵人而已。

    天青几乎每天都会到病房为秋宇翔疏通一次全脉络,经过长时间的治疗,原本一脸苍白的他现在也恢复了平常,只是神智一直陷入深度昏迷状态,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对于秋宇翔的状况,吴天明下达了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救治。下面的人自然不敢违背他的命令,立刻将他转送到了当下华夏国内最好的第一军区医院。不过对于他的状况,所有医生都毫无办法,从仪器上显示他的体状况一切良好,只是各种内部器官有衰退的迹象,与秋宇翔实际年龄差距很大,除此之外,并无异常。

    医院不断修改着治疗方案,一次次的无用功几乎快耗尽了所有人的耐心。不过就在大家几乎都要放弃的时候,秋宇翔自己醒了过来。

    蒋玉纱已经不眠不休照顾秋宇翔三天三夜了,实在坚持不住的她趴在秋宇翔上睡着了。准备接她班的张晓霞轻轻推开了房门,看着满脸憔悴的蒋玉纱,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直到秋宇翔被送进医院,心中有愧的张忠诚才将事告诉了自己的女儿。得知事经过的张晓霞,看着满头白发的儿子,当场便和自己父亲翻脸了。大吵一顿的她差点没有和张忠诚断绝父女关系。自己好不容易找回了失散多年的儿子,却因为这群老爷子差点搭上了xìng命,现在还生死未知,作为一个母亲,她已经出离愤怒了。在她心中,自己的儿子就是全部,即使父亲,也没有权利作出伤害他的决定!因为庄建国在这件事上也是赞成态度,所以连带着,她和庄思军的关系几乎降到了冰点。

    消息传回蒋家,蒋笑天无法面对自己的孙女,选择了逃避的态度。得知消息的蒋玉纱并没有多说什么,默默地一个人来到了医院,守护在秋宇翔的病前,已经在医院整整待了两个月了。

    庄玉茹这个妹妹得知哥哥的消息后,更是哭得稀里哗啦的,倔强地在医院里守护了哥哥整整半个月。后来在母亲的劝说下才心不甘不愿的回到了学校,不过每天准时几个电话,探听秋宇翔的状况。

    因为消息被几位老爷子严格控制了,所以一般人并不知道这个住在特护病房的青年到底是什么份。见过几次来探病之人,那显赫的份让所有人都打消了探听的念头,华夏国内重量级的几位人物都出现在了这里,病房里那位年轻人的份已经不是他们这个层面能够揣测的了。

    张晓霞和蒋玉纱两个女人,几乎占据了秋宇翔的所有时间。除了秋宇翔的外婆和天青,就连一群老爷子来探视,也被她们拦在了外面,在她们看来,这群人就是罪魁祸首,即使吴天明亲自前来,也只能无奈地透过病房的玻璃探视一番。

    两个月的看护,让几个女人心力交瘁,但天青的一番话,一直在她们耳边回,支撑着几人即将崩溃的jīng神。

    “守圣一脉秉承大气运,功德加,不会轻易消亡的。要相信宇翔,一定可以醒来。”

    天青如此说道。当时说这番话时,其实在他内心深处并没有多大把握。逆天改命几乎只存在于传说之中,其带来的反噬自然不是轻易能够消除的。以秋宇翔的体状况推测,他至少消耗了几十年的寿命,以守圣一脉的一般生限来推断,也是很严重的了。不过对于秋宇翔体的恢复,他还是有一定把握,也许是冥冥之中注定,原本没抱多大希望的他,竟然找到了那个东西,等秋宇翔醒来,正好可以给他服用。

    张晓霞小心翼翼得将一被单盖在了蒋玉纱上,轻微的动作还是将蒋玉纱惊醒,看着她脸上的歉意,蒋玉纱艰难地笑了笑,声音沙哑地说道:

    “阿姨,我竟然睡着了。”

    “傻孩子。”

    张晓霞温柔地摸了摸眼前这个女孩的头,心里也是愧疚万分。从自己父亲处知道宇翔可能只剩下二十年寿命,思考再三的她还是给蒋玉纱提出了退婚的事。在她看来,自己儿子已经这样了,没有必要再耽搁别人的幸福。可不成想,蒋玉纱一口便回绝了她的提议,甚至提出如果秋宇翔一个月后还未醒来,订婚宴照常进行,也为正躺在病上的这个男人冲冲喜。

    自此以后,张晓霞便真心将蒋玉纱当做了自己的儿媳,真心疼起来。

    就在两个女人正在低声交谈着什么时,一个突兀的呻吟声却在屋里响了起来。

    “嗯……”病上的秋宇翔嘴里模糊地叫了一声。

    张晓霞和蒋玉纱惊喜地转过了头,满眼不可思议的看着病上的秋宇翔。近两个月来,秋宇翔都是一动不动,没有一点苏醒的迹象,此时这微不可闻的一声,却像是惊天霹雳一般在两人心中炸开了锅。

    “宇翔——”

    “儿子——”

    两个女人急忙走到了病头,看着眼皮正在微微颤动的秋宇翔,一时之间竟然忘记了通知医生……

    秋宇翔此时正在外公位于绿山的小院内,感受着体内正在缓慢恢复着的灵力,脸上不由自主地闪现出了一丝劫后余生的感觉。这两个月的时间里,他的意识其实是清醒的,只是体的状况让他不得不进入休眠状态。

    在逆天改命的过程中,自己的神念突破了化神六转的桎梏,一举达到了化神七转的境界,位列当世玄门最顶尖的那群人中。化神九转,每三转一个劫数,每个劫数都是修行之人的生死劫,极难勘破。大部分修行之人终其一生只是停留在化气阶段,部分有大机缘、大智慧之人能够进入化神境,这些人中,只有极少数人能够打破桎梏,进入化神四转,而化神六转以上修为,在现今这个世界,绝对不超过双十之数。

    在yīn井中的特殊遭遇,让秋宇翔出乎意料斩去两尸,突破化神六转,只是这种突破仅限于他的神念,**所蕴含的能量却依旧停留在六转状态。在这种况下,如果他毅然醒来,神念与**能量的差距,很可能会让他的子瞬间崩溃。所以即使知道自己母亲和玉纱的担心,他只能默默记在心里,加速着**力量的提升。

    混元扇在逆天改命时,吸收了打量的yīn井yīn气,此时正好成为了秋宇翔体的大补之物。疯狂地吸收着扇内源源不断输送过来的混元灵力,终于在第二个月,体内蕴含的能量达到了化神七转境界,他便迫不及待地醒了过来。

    让秋宇翔意外的是,天青竟然给了他一个天大的惊喜。

    因为消耗了整整五十年的寿命,秋宇翔体内各种器官已经在逐步退化,即使有混元灵气的滋养,也阻止不了这种自然的老化过程。要不是莫名其妙境界有了提高,缓解了老化的速度,不然这具体出了头发,还会出现更多衰老的迹象。

    在一个星期前,天青拿着一个长相奇怪的东西找到了秋宇翔。这原本是他想要为吴天明寻找的一味药材,原本天青并未抱有多大希望,因为这东西也仅仅在古籍中出现过几次。在云省那片密林中寻找了近一个月,历经千难万险,还真让他给寻到了。不过此时的吴天明,却已不需要它了。因此天青将这个东西送给了秋宇翔。

    这个大概二十公分长,手腕粗细,长得就像一截树枝样的东西让秋宇翔惊喜万分。对于这个植物,在守圣历代师祖手记上也有记载,名叫明决,是一种只生长千年以上淤泥里的植物,状如竹竿,每千年一节,极难寻得。正因其罕见,所以众多古籍中也难以寻其踪迹,只在某些传承有序的门派中才见记载。

    明决质极烈,表皮却至yīn,yīn阳调和,是极其罕见的一种yīn阳平衡之物。正由于其属xìng的特殊,所以注定即使万年明决,也不可能开启灵智,但天道自公,虽说明决一类无法成jīng,可其蕴含的生命能量确实世间万物无法媲美的。因此,明决也是修炼之人绵延寿命的绝佳物品。

    天青所送的明决已有三节,其中蕴含的能量让秋宇翔欣喜若狂。这根明决如果落到他人之手,可能就连如何食用都成问题,但守圣一脉的传承中,恰好有着相关的记载。依照师祖们的记录,秋宇翔服下了这罕见的灵物。果不其然,消耗了五十年的寿命,通过不断吸收转化,竟然回复了近三十年,这点让秋宇翔也没想到。损耗的二十年寿命,在他看来,倒是无足轻重了,有着混元灵力的滋养,迟早都会补充回来。只是他那满头的白发,却无法改变,看来只有当他突破化神九转,到达还虚境易经换血境界才能变回来了。

    “儿子,来,快把这个喝了。”

    张晓霞端着一碗气腾腾的汤药走了过来,放到了小院的石桌上。

    秋宇翔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母亲。经过自己和天青的不断解释,家里人勉强接受了他体已经无碍的事实,但是对于他的那头白发,还是耿耿于怀。也不知哪里打听到的偏方,每天都会煮上一碗何首乌汤,强迫他喝下。自己的体状况秋宇翔自然清楚,可看着母亲那关心的眼神,他不得不顺着她的意思将这碗毫无帮助的汤药喝下了肚子。

    随着秋宇翔体的好转,家里人之间的关系也和睦了许多。在秋宇翔再三劝说下,虽说心里对父亲还是有点埋怨,但张晓霞还是搬回了小院,一家人住在了一起。

    “表弟,晚上有个聚会,咱们一起去吧。”

    这是,张自翔的声音从院外传了进来。

    因为秋宇翔份的特殊,在吴天明的默许下,一个jǐng卫排在他昏迷期间进行了贴保护,级别为特级,而负责人正是张自翔。随着秋宇翔的苏醒,jǐng卫排自然撤离了,但是张自翔却留了下来,因为家里老爷子发话了,表弟体一天不恢复正常,他都必须寸步不离。对于老爷子的话,张自翔自然不敢违背,虽然在内心深处他不以为然,表弟本手还需要他来保护?

    发现张晓霞也在院子里,张自翔的声音戛然而止,尴尬地看着面sè不善的三姨,喏喏地不知该干嘛了。

    秋宇翔笑了笑,给他解围般问道:“什么聚会呀?”

    张自翔撇了撇张晓霞,讪讪一笑说道:“一个古玩玩家聚会,我知道你对这些感兴趣。”

    蒋玉纱上个星期也回单位了,现在他已经正式成为了一名医生,之前已经请了两个月的假,现在秋宇翔基本已恢复正常,她也应该回去销假了。不过半个月后,她还要回京,因为五一她和秋宇翔的订婚宴就要举行了。所以这个星期,秋宇翔实在有点无聊,想了想,人说静极思动,待久了他还真有点想出去走走。和母亲解释了几句,他便答应了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