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逆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在整个华夏,流窜着不少的yīn气,一些是山jīng水怪的,一些是天地间原本便存在的,也不乏一些怨灵本所具有的,星星点点,遍布华夏大地。只是在这些yīn气之中,似乎有一股很是奇怪。原本这股小小的yīn气并未引起秋宇翔的注意,只是它的移动速度让他立刻关注起来。这股yīn气起先还在华夏东边,但转瞬之间便在相隔千万里的西边出现,一会偏南,一会偏北,就像一个不安分的调皮孩子似的,在华夏地面上跳跃着。

    这种移动速度根本不是yīn灵所应该具有的,秋宇翔猜测,那些修为达到了还虚境的高人速度应该也不过如此了,还可能有所不如。当他正想仔细观察一下时,却突然发觉整个神念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了回来,没入了那一团漆黑之中,刚才发生的而一切就像自己的幻觉似得。

    对此秋宇翔不以为意,查看了一下自状况,心中又是一惊。短短时间之内,自己的魂魄便已变的黯淡无比,转念之间赫然已经燃烧了整整三十年的生命!

    不过让他感觉有点欣慰的是,灌入神念里的yīn气也平缓起来,甚至有种减慢的趋向。仔细查看,才发觉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间突破了化神六转的桎梏!

    “怪不得容纳yīn气的空间变大了。”

    秋宇翔暗自猜测到。不过即使突破了化神六转,加上生命力的不断燃烧,能够容纳的yīn气空间似乎还是有所不足,他只能义无反顾的继续消耗着自己的魂魄之力。

    当寿命整整减少五十年时,终于再没有一丝的yīn气灌入体内。而原本耸立在眼前的那团黑气,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和周围一般无二的黑雾。连接着吴天明的那根黑丝,现在也完全变样,被一层银光所代替,两者就像互换了对比。对于这根银丝,秋宇翔可不敢去碰触,那可是代表着天道之力,碰之即死,更别说现在已经减少了五十年寿命的他了。

    感觉到神念里传来的一丝疲惫之意,秋宇翔知道自己的任务算是完成大半了,剩下的便是切断这根隐藏在银丝里的黑气,让一切溯本归元。

    代表天道的银丝他不敢触及,但是yīn井产生这点黑丝他还是有很大把握的。强打起jīng神,对着这根已经明晃晃的丝线,他的神念一下犹如刀锋一般切了过去!

    轰的一声巨响突然在耳边响起,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被一刀切断,瞬间便被丝线中蕴含的银光所吞噬。而秋宇翔只觉得一阵昏厥涌上脑袋,眼前一阵白光闪过,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而就在他切断黑丝的同时,在红门里的房间里,接连遭受十八道闪电的九天炼魂阵形成的光幕已经虚若不堪,只有淡淡的一层光影还残留在两人边。而此时,在京市的上空,乌云更加浓密起来,不断翻滚着,一副黑云压城城yù摧的感觉。在房间外面,保健局的医护人员早已等候多时,几对武jǐng战士也真枪实弹的将房间包围起来,眼睁睁地看着闪电诡异的接连不断劈向房间,众人眼中都充满了一丝震撼。

    “老爷子,帮忙,你们将手放到我肩上!”

    孔方此时也是疲惫不堪,接连抵挡十八道天雷的袭击,他体内的灵力早已消耗一空,此时不得不对着张忠诚几人说道。

    没有丝毫的犹豫,几位老爷子都走了过来,依言将手放到了孔方肩上。

    让几位老爷子在一旁并不是秋宇翔心血来cháo,他也有着自己的布置。考虑到九天炼魂阵也许承受不了天雷的轰击,那么这些老爷子们就派上用场了。这几位一生戎马生涯,是现在华夏国的缔造着,凝聚在其上的功德之力和杀伐之气自然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在某些时候,可以通过九天炼魂阵激发其凝聚的杀伐之气,助以抵挡天雷。

    一旁的**皱了皱眉,他自然知道现在是整个逆天改命的关键时刻,但是却帮不上什么忙。即使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化神八转,但是在此过程中,天道自公,如果过多的修炼者灵力灌入,那天降雷罚的威力就得翻倍了。所以此时的他空有一番修为,却插不上半点手,只能在一旁干瞪眼。

    有了几位老爷子的帮助,九天炼魂阵黯淡的光芒又强盛了几分。就在天上云集的雷电即将劈下时,秋宇翔上的蓝光倏然之间消失无踪。孔方心里一惊,感受着秋宇翔残存的生命力,他明白那边的事应该成功了,最后就看自己能不能抵挡这最后一次雷罚了。

    此时,在华夏各地,许多修炼者都抬起了头,默默看着京市上方。在某处深宅内,葛苍生正在研究着阵法,感受着天地间元气的剧烈波动,他震惊地望向了远方。遥远的京市上空传递过来的那股波动,让他心神大震,再也不能专注于阵法研究。而在云深不知处的某片森林里,天青诧异地抬起了头,透过繁茂的树叶,他脸sè剧变。元气波动来自于相隔千里的京市,他一下猜测出了什么,脸sè苍白之际不顾年迈的子,一晃之间影便消失在了原地,而在他手中,正握着一个长相怪异的长条形植物。在空的森林里,留下了他的一句低喃:

    “逆天改命……”

    同一时间,许多修士都明白发生了什么。逆天改命几乎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现在却硬生生的出现在了眼前。感受着那波及整个华夏的天地元气波动,所有人即忌惮又兴奋地望着京市上空。那蕴含了无穷力量的天雷,似乎已经蓄势待发,逆天改命能否成功,就看这一举了。

    此时的yīn间,也是引发了一场sāo乱。地府本源yīn井刚才突然产生了异变,支撑着整个yīn间的yīn气突然减弱了几分,让所有生存在地府的yīn灵都感觉到了一种恐慌。因为阎罗天子不在地府,整个yīn间的掌控者就是黑白无常了。两人现在正在yīn井入口处,体内凝聚了上千年的yīn气不断灌注入yīn井,维持着它正常的运转。

    “秋宇翔这次可搞大发了。”黑无常苦笑着看着自己兄弟,一脸的无奈。

    “逆天改命,还让他成功了。我——靠。”白无常忍不住骂了一句,加紧向着慢慢趋于稳定的yīn井输送着yīn气。

    轰隆一声,水桶般粗大的天雷划开了层层乌云,自九天之上直泄而下,就像一根撑天之柱豁然间耸立在天地之间!原本yīn暗的天空被这根光柱照亮了半边,京市市民纷纷抬头,感受着这大自然的威力,一个个惊恐无比。一些感触灵敏之人,更是拿起了相机,连续十八道闪电,都在同一个地方,说不得就有什么异常的事

    而在红门里房间周围的人则不会有这种感受了,这道天雷虽然没有劈向他们,但是距离落雷地点很近的这群人,直接被天雷蕴含的波动掀翻,几十人就像皮球一般被猛烈涌起的气浪推的四散开去。也幸好他们并不是天雷的目标,所有人除了灰头土脸的,并无大碍。

    随着一声震天的响动,在天雷之下,整个会议室爆裂开去,激起了层层灰烬。席楠距离会议室最近,也被气浪轰翻,现在脑子里还嗡嗡作响。摇了摇有点生痛的脑袋,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一片残垣断壁,心一下提了起来,转头对着一旁的工作人员便大声叫了起来:

    “快救人!”

    此时他也只能心急,漫天的灰尘还未落定,一股股浪从会议室传了出来,此时根本没有人能够靠近。一群人焦急地在一旁等着,当灰尘散尽时,眼前的一幕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这间纯木结构、宏伟的会议室此时已经被掀了个顶朝天,那古香古sè的屋顶早已不知去向,只是在地上残留着几片黄sè的琉璃瓦碎片。会议室的四面墙壁现在只有一面还耸立着,不过也已经只剩下了半截,部分房梁耷拉着掉在地上,黑漆漆的,在顶端还有一些火焰在跳跃着。整个地面已经坑坑洼洼,看不出原来光洁的模样。只有孔方几人站立的地方,还保存了一块完好无损的地面。只是几人脸上很是疲惫,就像体里的能量都被抽光了似的。不过每人都眼带担心的望着不远处,显得很是紧张。

    在距离他们不远处,地上的九块乌木雕饰已经布满了细小的裂痕,一些甚至已经只剩下了一半。在乌木中间,吴天明依旧半坐在地上,昏迷不醒,而在他后,秋宇翔瘫倒在地上,上漆黑一片,衣服被天雷轰击的只剩下了几缕耷拉着,勉强能够遮体。而他原本乌黑的头发,现在却有点花白,这就是寿命消耗最直接的表现。

    “小……小孔,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我们能过去吗?”张忠诚担心地看着自己的外孙,那满头的白发让他心痛不已。

    用诛地印残存的几缕能量探查了一番,孔方半死不活地趴在地上,体内灵力已经耗尽,这次可没有上次那种机缘了,恢复起来没个半年是不行了。

    “成功了,快将两个人送医院吧。”孔方白了白眼,突然补充说道:“还有我。”

    刚一说完,孔方便晕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