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阴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在场所有人都是jīng明之人,顺着吴天明的目光转向秋宇翔,几位不认识他的老人眼中泛起了一丝狐疑,而张忠诚和蒋笑天等人则是面sè凝重地看着他,嘴角露出了丝丝紧张。一旁的庄建国心中也有个大概,眼眸也里露出希冀的神sè,目不转睛地望着秋宇翔。

    秋宇翔暗暗叹了口气。

    天青能够看出吴老爷子上的状况,看来天心针法已经登堂入室,进入“度世”阶段了。但是对于眼前这位老人上异常,现在他也是没有丝毫办法。

    从第一眼看见这位老人,他心中便震惊不已。几年前遇见他时,虽说也略显老态,但那也是因cāo劳国事心神疲惫的原因,从其面相和魂魄状态来看,再活个十几年是丝毫没有问题的。可是如今,老爷子虽说体状况还显良好,但是魂魄却出了大状况。

    世间所有生灵,体内魂魄因本源不同各分yīn阳,yīn灵yīnxìng较重,生物阳xìng较强,就yīn阳属xìng来说,世间没有一种是yīn阳真正趋于平衡的。生物随着年月额逝去,体内阳气慢慢减弱,直至yīn阳达到一个平衡状态,也就处于弥留之际了。随后yīn气盖过阳气,魂魄离体,遁入yīn间,这个生灵也就是所谓的“死”了。这是生灵的一个正常生老病死过程。

    老爷子体内的魂魄却不同,阳气虽说也在逐渐减退,但速度很是缓慢,属于正常的消耗范围。可是他体内的属yīn地魂,yīnxìng却是不断的增加,甚至逐渐有压过体内阳气的趋势。刚才趁着众人被老爷子的话语吸引,他尝试着用混元扇吸纳了一部分yīn气,但瞬间这点被消耗的yīn气又被莫名填充,颇为棘手。地魂归属yīn间,生死薄上烙下的便是地魂印记,他也不敢全力施为,一不小心便会损及老爷子魂魄,得不偿失。

    知道老爷子话中所说天青提及的人是谁,秋宇翔沉重地摇了摇头,缓缓说道:“暂时没有办法。”

    虽说周围几人并不了解为什么天青如此推崇一个年轻人,但是好歹也是一丝希望,现在结果依旧不变,心中不由有点失落。不过几人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之人,转眼便思索起之后的布局起来。

    发现几位老爷子开始安排之后的事,秋宇翔再次叹了口气,事可不是他们想得如此简单。

    一国或一民族的兴衰成败,和气运有着极大关系。国之气运的强弱,有着很多的表现形式。例如古籍上常有记载,得逢盛世,有天降祥云,霞光万丈,如国之衰败,则天灾不断,**连连,这些都是气运的一种表现方法。而气运最明显的体现,则凝聚在当权者上。天子弱,国将衰败,这话并不是没有道理。天眼之下,华夏整个国家气运大部分都凝聚在老爷子上,而席楠上也承继了部分气运,同时也在慢慢增加着,可是和老爷子相比,还不能同一而论。也许再过个几年,老爷子上的气运将转接到席楠上,但现在,两人上的气运却还不成对比。如果现在老爷子出现什么意外,消道陨,凝聚在其上的华夏气运也将消散,那必然会引起整个华夏的动,到时天下大乱,妖魔四起,即使守圣传人也无能无力了。

    “道盟到底在干什么!”秋宇翔不由暗自咬了咬牙,不过他也知道,即使道盟之人也不一定能够发现老爷子体内的异样,这种涉及天下气运而变化的魂魄,并不是一般修道之人能够揣测的。要不是修炼的天心针法,天青说不定也毫无察觉。

    没有理会正在低声交流的几位老人,秋宇翔默默退出了凉亭,来到距离那里不远的小湖边上。看着升起袅袅薄雾的湖面,秋宇翔啪的一声打开了混元扇,对着冰冷的湖面轻轻一挥。原本平静的湖面起了层层涟漪,原本稀薄的雾气瞬间变得浓密起来。在白雾翻腾之际,波光粼粼的湖面顿时起了一丝水纹,浓雾顿时消散,两个影出现在了湖面之上。

    毡帽、西服,赫然是地府黑白无常。

    就在黑白无常出现的时候,小亭里的吴天明一下感觉子一阵刺骨的凉意扫过,诧异地抬头看着秋宇翔那边,心神颤动,眼中出现了不可思议的神。发现了他的异样,几位老爷子顺着目光望去,却只见秋宇翔一人孤零零站在湖边,手中折扇轻摇,其他毫无异常。

    吴天明一直认为现在面对任何事自己都都能做到处变不惊了,即使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也没让他过于惊慌,想得更多得却是华夏之后权力交接问题。可是现在,他发觉自己的双腿似乎有点发颤,眼中湖面上那两个凭空出现的影,让他心里隐隐明白了什么,而且他很肯定,这两位的出现,和秋宇翔绝对有关。原本以为只是医术高超的青年,现在表现出的种种异样,使得秋宇翔在他心中的地位又提升到了一个常人无法企及的高度。

    “果然不愧为当代守圣。”吴天明心中暗暗想到,转头对着庄建国和张忠诚说道:“两老,你们有个不得了的孙子和外孙呢。”

    庄建国和张忠诚面面相觑,不知为什么主席会突然有此一说,不过两人都面不改sè得微微笑了笑,看着秋宇翔那边,眼中同时闪过了一道若有所思的意味。

    “两位大哥别来无恙。”秋宇翔作了一揖,微笑着说道。

    “我说秋先生、秋大师、秋上仙,又是什么事,如此急迫得召唤我们两人。”黑无常一脸无奈地说道。

    秋宇翔和孔方这两人凭借着混元扇与诛地印,与yīn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如要召唤两人,还是比较容易的。秋宇翔还好说,孔方那小子时不时的来两下,大多数时候还是大一点事,经常让两人哭笑不得。所以如果发现是孔方的招yīn咒,两人是能躲则躲,不过对于秋宇翔,一般是真有什么事才会召唤,所以两人还是尽快的来到了阳间。

    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黑白无常对望了一眼,心中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

    “确实有事麻烦两位。”秋宇翔点了点头,脸sè凝重地说道。

    “哎,秋小子,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事,关于吴天明的吧。”黑无常打断了秋宇翔的话语,脸sè有点尴尬地说道。

    秋宇翔诧异地抬起了头,眼带疑惑地望着两人。他召唤两人确实有事,希望能够通过生死薄查询一下这件事是不是有所异常。不过看着黑无常的表现,他心里直觉地这事可能还真和yīn间有着关系。

    黑无常变现的有点心虚。吴天明在阳间的地位他自然清楚,虽说即使他魂归地府,世间大乱对yīn间影响也不大,甚至还能增强力量,但是这原因归根结底还是yīn间出了点问题,而守圣则被誉为阳间的守卫者,所以在面对秋宇翔时,他还是有点不自在。

    白了黑无常一眼,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的白无常此时却结果了话头,面无表的将事讲述了一遍。

    原来,不久前,yīn间的本源yīn井突然有了异常,yīn气波动比平时大了许多。在yīn井出现异常的时候,阎罗天子便感觉到了,于是前往yīn井查看,至今毫无消息。原本黑白无常也没当回事,可是在查看生死薄时,却发现有些人的魂魄印记发生了微小的偏移。生死薄和yīn井一脉相承,这些变动也在两人的意料之中,只是在生死薄上,他们却发现现今华夏的掌权者,吴天明的大限之期竟然由原本的十八年,缩短到了仅仅不到半年。这可以算是一件不大不小的事了,不过那时阎罗天子又未在yīn间,所以两人只得等到他回来后再行禀报,这是却接到了秋宇翔召唤,才有了之前的一幕。

    “吴天明生限的变动是因yīn井而生,但也是天道之意,我们yīn间无能无力,你们还是做好天下大乱的准备吧。”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白无常算是将这句话演绎到了极致。说完后,便拉着一脸歉意的黑无常,消失在了湖面之上。

    此时竟然和yīn间的本源yīn井有关,这一点是秋宇翔没有想到的。脑子里思索着对策,他默默回到了凉亭之中。

    “小秋同志,那两人是?”吴天明实在压抑不住心中的好奇,忍不住出声问道。

    秋宇翔点了点头,旁边几位老爷子眼中闪过了一丝jīng光。从两人的话语和刚才的况,几个几乎快成jīng的老爷子猜测到了些,对望了一眼,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经过几人的商榷,还是决定抓紧时间,在半年之内强行推席楠上位。但是从老爷子们的神态上可以看出,几人虽说有把握能够做到这一点,但是对于华夏之后的命运,信心并不是很充足。几人年岁也大了,在席楠顺利交接后,还能压制那些蠢蠢yù动之人多久,就不是他们能掌控的了。

    感受到凉亭里沉重的气氛,在几位老爷子苍老的脸庞上涌起的那一层担忧,让秋宇翔暗自叹息一声。几人为了华夏的兴盛,以年迈的残躯支撑着民族的崛起,心中阵阵感叹涌动不息。

    “还有一个办法。”秋宇翔眼眸里呈现出一股毅然,手中混元扇一拍,一个大胆的决定出现在了心头。

    几人闻言脸上浮起起阵阵激动,如果真有办法让吴天明再坚持几年,那所有的一切都迎刃而解了。在他们急切的眼神注视下,秋宇翔艰难地吐出了几个字:

    “只能逆天改命!”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