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峰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过年确实闹,但也就是那么几个必经程序,大家享受的还是一家人在一起的气氛。

    大年初一,由张老爷子带头,几个人去蒋家拜年,顺带将秋宇翔和蒋玉纱的事说了一说。现在两人之间的发展也是两家人喜于乐见的,于是两位老爷子一拍板,决定五一的时候给两个人办个简单的订婚宴。围着这个事,两家人几乎全体动员,火朝天的讨论起来,倒是将当事人羞得差点没找个地缝钻进去。接下来几天,秋宇翔反而悠闲了下来,家里人不是去拜年就是忙于被人拜年,他对这些实在不敢兴趣。蒋玉纱因为要陪着家人,所以这几天秋宇翔实在是无聊,经不住妹妹的劝说,毫无网络经验的他一头扎进了“天问”的游戏世界,很笨拙地玩起了网络游戏。

    初五的时候,庄建国派人找到了秋宇翔,通知他过去。秋宇翔猜测应该是那一位回来了。果然,到了庄家,什么话都没说,庄建国便拉着他坐进了车里,径直向着红门里驶去。进入那个整个华夏的中枢地带,秋宇翔明显感觉到气氛骤然严肃起来,大红门里面和外面,就像两个世界,让人望而生畏。

    庄建国的车自然一路畅通无阻,大约半个多小时候,在一个人工小湖旁的凉亭里,秋宇翔终于见到了那一位有过一面之缘的老人。但是眼前这个老人的状态,却是让他不由心中一惊,全汗毛都不由自主地竖了起来。

    老人穿着一件朴实的棉衣,大约六十岁左右,头发灰白相间,梳理的一丝不苟,虽说正坐在石凳上,但浑上下还是散发出一股压迫感。在老人前面放着一个火炉,里面放着一些烧的通红的钢炭,散发出阵阵温暖的流。老人面容沉静地望着那波澜不惊的湖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在老人一旁,坐着一位五十来岁的人,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穿西装,正拿着一个铁钳在拨弄着火盆里的炭。此人看见庄建国带着一位年轻人走了过来,微微一笑,将铁钳放在一边,站了起来。

    “庄老,新年好。”席楠脸上洋溢着新年的喜悦,对着庄建国点了点头后,便眼带好奇地上下打量起秋宇翔来。

    “庄老,来了?快坐。”老人转过头来,缓缓站了起来,伸出手和庄建国握了握,指了指旁边一个空位微笑着说道。

    秋宇翔自然知道这里可没有自己坐的位置,他现在也顾不得这些,一双眼睛直愣愣地盯着老人,心中却掀了惊涛骇浪。

    “小秋同志,别站着了,你也坐。”老人似乎并没有觉察到秋宇翔眼中的异样,平静地说道。

    席楠倒是注意到了秋宇翔的异常,眉头微微皱了皱,但并没有多说什么,脸sè不变的选择了一个背对老人的位置坐了下来。

    “主席,这么冷的天你怎么在外面?也不怕冻着了。”能够和吴天明如此说话的人,整个华夏也就那么屈指可数的几位了。作为华夏的第一人,吴天明也明白那几位在华夏的能量,对他们也保持了足够的尊敬,因为这些老人,不管xìng格有多么乖张,但对整个华夏来说,他们的目的从未变过,只是为了华夏的振兴,所用方法不同而已。

    “呵呵,没事,最近有点累,小杨说多出来呼吸新鲜空气也不错。”

    小杨是吴天明的保健医师,对于他的话,吴天明还是听得进去的,毕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的体已经不完全属于自己,而是整个华夏的了。

    “宇翔,发什么愣!”

    庄建国一直注意着秋宇翔的反映,此时的他对于这个孙子的表现却有点失望。只见他自从见到吴天明后,便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很是不堪。不过他心中也有点疑惑,因为凭借和秋宇翔几次接触判断,应该不至于变现的如此糟糕呀。

    “小秋同志?好久不见了。”发现秋宇翔并没有反应,吴天明并未在意,反而微笑着对着秋宇翔说道。他脑子里不由回想起了几年前见到这个年轻人时的形,嘴角的笑容更加的浓烈起来,不过在这丝微笑下,似乎隐藏点点黯然。

    “老爷子,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秋宇翔就像没有听见吴天明的问话一般,沉着一张脸问道。

    “宇翔,究竟怎么回事?”庄建国似乎也意识到了异常,微蹙起眉头,在秋宇翔问完后,他发现吴天明脸sè明显闪过了一丝隐晦的落寂。这种神sè在吴天明上已经十几年没有出现过了,自从他登顶后,包括在自己这些老家伙面前,这人也未露出过如此神sè。

    秋宇翔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看似健硕的老人,眼中流露出点点担忧。在他的注视下,这个老人竟然将视线转移了开去,望向了那方湖水。

    席楠和庄建国心中一震,前者更是忍不住一下站了起来,不可思议地看着老人那略显萧瑟的背影。庄建国眼中除了震惊,更多的却是不可抑制涌现出来的一丝担心。看着老人躲开了自己的注视,秋宇翔眼眸里闪过一丝黯然。

    就在这时,一阵喧闹声却从凉亭后传了过来,几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吵吵闹闹地向着凉亭走了过来。从传来的声音中,秋宇翔听到了几个熟悉的声音,不过他并没有转过去。脑子里飞快的闪现出一个个念头,又被他逐一否决,如果仔细查看,可以发现他原本幽黑的眼眸慢慢笼上了一层青sè的光芒。

    “庄老头,想不到你竟然先到了。”一个穿着唐装的老人看着凉亭里的庄建国,大声地说道。

    “咦?那个小伙子?”在唐装老人旁边,是一个穿着中山服的老人,赫然是在锦城和秋宇翔有过一面之缘的史宏。在史宏后,是张忠诚和蒋笑云,在他们旁边,是两个秋宇翔不认识的老人在微笑着交谈着,jīng神矍铄,一副老学究的模样。

    这几个老人都是快成jīng的人了,发现凉亭里的气氛有点诡异,纷纷停止了交谈,站在凉亭里,一时显得有点拥挤起来。

    张忠诚和蒋笑天相互望了望,看向秋宇翔的眼神有点担忧。两天前他们几乎同时接到了秘书处的电话,才有了今天的到来,原本以为主席会分批接待他们,不成想却聚到了一起。几个老家伙一个不落的被请了过来,难道说发生了什么事?可是这又和秋宇翔有什么关系呢?

    吴天明也听见了几位老爷子的声音,慢慢站了起来,郑重其事地说道:“几位老爷子,请坐。”

    感受到了他言语中的沉重,几位老人没有说什么,安安静静地在旁边坐了下来,气氛一下显得有点凝重起来。一个小小的凉亭,此时却汇聚了整个华夏政坛核心,就是这些人,决定了华夏的兴衰。看着眼前这个阵势,席楠也忍不住扯了扯嘴皮,心中久久不能平静。这群老人无形中散发出的气势汇集在一起,犹如龙腾虎啸,让人心中翻腾不已。

    几位老人略带诧异地看了看站在一旁的秋宇翔,眼中闪过一丝震惊。在他们的面前,能够保持脸sè不变的人,不是一方封疆大吏,便是常年跟随在他们边的亲近之人,这个第一次见面的青年,却能够稳定不惊,不露一丝怯意,就这一点,便能够让几人高看一眼了。

    只是现在的秋宇翔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只是静静站在那里,脑中飞速思考着,面对几位不认识老人的注视,一点反应也没有。

    “大过年的还让几位过来,真是辛苦了。”吴天明歉意一笑,淡淡说道。

    几位老人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坐着,等待着他继续说下去。只是接下来吴天明所说之话,却让他们再也不能保持平静,一个个惊讶地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

    “在回国的那天晚上,天青道长找到了我。”吴天明眼光越过几位老人,看着凉亭不远处那栋耸起的朱红sè高墙,平静地说道:“他告诉我——我只有半年时间了。”

    “什么!”

    包括席楠在内,没有人再坐得住,一下站了起来,震惊地看着吴天明。史宏更是跨前一步,站到吴天明跟前,眼睛死死盯着他,一字一句地问道:“怎么回事!”

    在场没有人怀疑天青的话,以往的经验早已应正了他的医术,即使现在保健局的专家,对天青的医术也佩服得五体投地,所以在得知这个消息后,他们心中唯一闪现出的念头便是确定事,并考虑接下来如何处理。

    现在吴天明在政坛上正当壮年,虽然也在培养席楠作为自己的接班人,但是那也是几年后的事了。现在的席楠是书记处书记、华夏党校校长,正在为以后接班做着准备。如果现在吴天明出现什么意外,凭借老爷子们的力压,倒是能够让其登顶,但以席楠现在的威望,如果老爷子们也撒手人寰,难道华夏政坛不会出现什么波折,这绝不是在场之人想要看见的。

    “天青道长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天意如此,他要去寻找一位药材,如果找到,说不定会有一丝转机。”吴天明自从得知自己的大限将至后,便已在着手准备交接之事。对于天青的判断,他并没有一丝的怀疑,只是留给他的时间太短的,短的他措手不及。

    “主席,还有其他办法没有?要不我们通知保健局?”席楠有点焦急地问道。此时的他并没有即将上位的喜悦,更多的却是对吴天明突然撒手后整个华夏的动,在这个关键时候,吴天明是不能出现任何意外的。

    “有。”出乎意料的,吴天明将目光转移到了秋宇翔的上,缓缓说道:“天青道长说了,如果这世上还有人能够救我,只有一人。如果连他也没有办法,那我就真得活不过半年了。”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