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家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妈,什么时候可以吃饭呀?”秋宇翔从后院慢慢走了出来,手中折扇轻轻拍打着,一副悠闲的模样,顺手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了张晓霞边。看着周围人怪异的目光,他丝毫没有察觉似的,对着刚好抬起头的庄玉月点了点头。

    “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对于秋宇翔这幅云淡风轻的模样难的却是坐在上首的庄思国,一双眼睛怒目而视,一方大员的威势扑面而来,凌厉的眼神盯着秋宇翔,如果是一般人,早在这威严之下战战兢兢了。就连距离他还有段距离的庄玉宇等人,闻言也是浑一震,眼带忌惮地望着他。

    秋宇翔并不想和庄家人吵闹,刚才过来时基本已经明白他们在争论什么了。对于庄思军竟然能够顶着压力为自己儿子说话,他也感到有点诧异。不过这些都不是他的目的,只要他们不为难母亲,一切好说,如果还恬不知耻的一再针对,那他也不用再考虑太多了。

    没有理会庄思国的责问,那点所谓的威压在当代守圣面前简直不堪一提,嘴角微微一笑,他望着张晓霞,淡淡说道:“妈妈,我和玉纱约好了,明天去蒋爷爷那边拜年。”

    “呵呵,好,到时叫上你外公,你们的事也该提一提了。”张晓霞现在也放开了心中的郁闷,看着自己的儿子,宠地说道。

    “额。”秋宇翔想不到一下将火烧到自己上,不过想想自己和蒋玉纱的关系,似乎更进一步也无不可。

    母子两个肆无忌惮地在大堂里聊起了家常,甚至于干脆将椅子移到了庄玉月那边,拉着别人一家人絮絮叨叨地聊了开去,虽然声音不大,但在原本安静的大堂里还是显得有点怪异。庄玉茹跟着哥哥出来后碰见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她也算是个胆大包天的人,没有理会一旁庄玉宇目瞪口呆的表,立刻加入了进去,一伙人聊得火朝天,将其他人凉在了一边。

    庄思国心中也有点吃惊。在自己的威压之下,这个所谓的侄儿竟然能够泰然自若,这却是让他有种刮目相看的感觉。原本以为只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人,现在却表现出了点点的异常,让他心里突然升起一丝不舒服的感觉。加上秋宇翔那种视若无睹的态度,激怒了这个手握一方权柄的省委书记,可是正当他想要继续怒斥这个不懂规矩的人时,庄建国却突然一个眼神阻止了他。

    庄建国也是积蓄了一肚子的怒气,不过回想起当初在锦城时这个年轻人上爆发出的那股威势,他并没有把握能够压制住他。这也是他勉强同意认回这个孙儿的原因之一,能够拥有如此威压之人,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加之秋宇翔后的蒋家,没有必要将相互之间的关系弄的太僵。

    庄思国有点诧异。自己父亲的脾气他很清楚,可以说是独断专行,可是在这种况下,竟然能够隐忍下来。对一个庄家失散多年没权没势的孙子,他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让自己父亲生生咽下这口气。庄思国早就已经能够做到荣辱不惊,脸sè转变之际,看向秋宇翔的眼神不由有了丝丝变化。

    不过显然关悦并没有自己丈夫的那种眼sè,看到秋宇翔几人若无旁人的聊着天,而老爷子并没有说什么,她心中不由一突。庄玉宇是庄家第三代唯一一个男丁,不出意外将得到庄家全力栽培,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可现在突然又冒出了一个秋宇翔,虽说家里对这个孙子的归属还有异议,但眼前种种还是让她心中升起了一丝威胁感。这种感觉让她觉得自己应该需要做点什么。

    “你们怎么回事?现在是家庭聚会,这样没大没小的像个什么样子,别让外人看见了说我们庄家没有教养!”

    几人停止了交谈,秋宇翔更是将目光看向了这个盛气凌人的妇人。从自己一进庄家大门,关悦便处处针对自己,没有给过他好脸sè。转念一想,秋宇翔便大致猜测出了她的意图,嘴角挂起一丝微笑,淡然说道:

    “长辈都没有说什么,你又有什么家教?”

    关悦在外面也算是份显赫之人,尤其是嫁入庄家后,更是没有人敢当面顶撞自己,想不到现在却被一个小辈这样数落,一时之间面目通红,呼吸也急促起来,忍不住就要出声训斥。

    “好了,都像个什么样子!少说两句。”

    庄建国此时突然出声,制止了两人的争吵。深深看了秋宇翔一眼,便起向里屋走去。庄思国也站起来,跟着父亲的脚步离开了大堂。

    秋宇翔默然瞥了庄建国背影一眼,轻轻一笑,便没有再理会一旁怒气未消的关悦,又和几人聊了起来。

    在里屋,庄思国坐在父亲边,微皱着眉头说道:“爸,你对这个秋宇翔是不是也太宽容了?”

    庄建国盯了自己儿子一眼,看到庄思军也走了进来,端起正冒着袅袅香烟的茶杯,轻轻茗了一口,待三儿子坐稳后,这才说道:

    “老三,你生了个好儿子!”

    庄思军现在也是满脑子的郁闷,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家里人的关系会如此尴尬。在庄建国常年的积压之下,他已经生不起任何反抗的念头,但是出于对儿子的愧疚,他还是决定要试一试。

    “爸,都是我的错,但宇翔这孩子一直失散在外,我一定会认真和他再谈谈,认祖之事?”

    庄建国大手一挥,阻止了自己儿子的话语。手上拿着那件青花瓷杯,手指一下一下敲打着,思考良久,这才说道:“你确实生了一个好儿子,也许是我们对他还不太了解吧。听说他和其他几个老家伙关系也不错,那些个老东西我明白,一般人是入不了他们眼睛的,这点上我不得不佩服这个小子。这样,你再仔细了解一下他的过往,尤其是和那几个老家伙相处的况。我就不信,仅仅凭借老蒋头外孙这个份,能够让他得到众人的青睐。其余的事我们再说。”

    庄思军心中升起一丝喜悦。从父亲的话中似乎发现事还有很大的转机,他连忙点了点头,应承了下来。只是高兴的他并没有发觉自己父亲眼中闪过那一丝jīng光,而旁边的庄思国则似乎明白了父亲的用意,眼带不屑地看了看自己这个弟弟,没有多说什么。

    此时,在大堂,庄玉宇和自己母亲有点尴尬。其余人都围拢在一起兴高采烈地聊着天,而他们只能陪着板着一张脸坐在上首的黄淑珍,默默无语,两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玉月,你知道不?听说有人在玩‘天问’时游戏过度猝死了。”庄玉茹玩耍着手机,突然对一旁的庄玉月说道。

    “不会吧。”庄玉月有点吃惊,对玩游戏也能死人这件事略微有点诧异。

    “真的,你看。”庄玉茹将手机递给堂妹,指了指上面的一条手机新闻说道:“据说是因为玩游戏时间太长,体出现异样,导致器官衰竭猝死的。”

    在手机显示屏上,一副照片赫然在目,是一个男人躺在地上,面部已经做了马赛克处理看不清楚,但是从体态上判断应该是一个男xìng,下面则是对图片的一些说明。

    秋宇翔对两个女生的讨论倒是没有多大的兴趣,他现在已经开启了天眼,将庄思党整个体的况了解的一清二楚。自己这个二伯在魂魄上和常人并无异,只是周经络有些地方淤堵,长年累月下来,造成了部分肌萎缩,以现在的医疗技术,确实很难根治,但是对他来说问题却不是很大。只是有一点,现在庄思党的况,无法承受他灵力的疏导,这倒是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不过在转念之间,他却想到了解决的办法。

    “二伯,能让我看看你的病吗?”秋宇翔突然出声问道,看向庄思党的眼神充满了真诚。

    所有人都停止了交谈,甚至连不远处黄淑珍几人也将目光转向了这边,只是在关悦的嘴角边,挂着一丝不屑。

    庄思党的妻子叫邱敏,普通家庭出生,和他相恋时并不知道自己丈夫的份,看重的也是庄思党坚毅的xìng格,之后破除家庭的种种阻碍,才和他走到了一起。婚后两人相敬如宾,相互守望,生下了一个可的女儿,一家三口也算其乐融融。只是每逢过年,自己丈夫眼中流露出的那丝寂寞她都看在眼里,但并没有多说什么。直到今年,当得知自己丈夫份时,她是诚惶诚恐。

    京市庄家是她想都不敢想象的华夏政坛豪门,现在自己却一下变成了这个家族的媳妇。不过这几天在庄家的种种遭遇,却让她不由有点失望和气愤。要不是看到丈夫眼底那忍不住的喜悦,她早就回天市了。能够不理会世俗的偏见嫁给庄思党,她的xìng子也是极其刚烈和坚韧的,属于自己的骄傲,让她并不会以庄家媳妇的份而自豪。

    对于丈夫的病,她也没有放弃过治疗。但是几乎跑遍了整个华夏相关医院,得到的答复永远是否定的,让她不由有点心灰意冷。此时秋宇翔突然提出给丈夫看看病,她并没有报以多大希望。

    “嫂子,让宇翔看看吧,他的医术可是连他外公都赞不绝口的。”张晓霞这时在一旁帮腔说道。

    眼前这个一贵气的妇人是谁邱敏这几天从边工作人员的口中已经得知,她的父亲自然就是那位战功彪炳、经常出现在电视上的那位老人了。连他都称赞秋宇翔的医术,虽说不排除屋及乌的心态,但是也足以说明眼前这个侄子还是有些真本事的。

    “好吧,那就看看吧。”

    知道自己丈夫言语不便,邱敏代他答应了秋宇翔的请求。看着丈夫眼中的那丝激动,她不由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