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酒吧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站在帝国大厦豪华的房间里看着窗外,漆黑的夜空被璀璨的霓虹灯映照的通透无比,马路上车水马龙,鼎沸的人声通过厚实的玻璃隐隐传进了屋内,让秋宇翔感受到大都市夜晚的喧闹。

    这里是京市张晓霞位于帝国大厦的一房屋。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尤其是商业繁华地段,拥有这么一几百平米的豪宅,没有一点份是完全不可能的。京市原本为鼎泰集团的总部,但自从张晓霞和庄思军闹矛盾后,她逐渐将工作地点转移到了锦城,虽说京市依旧挂着集团总部的牌子,但是很多时候张晓霞都是在锦城的分部办公,加上张老爷子一年之中大部分时间也待在锦城,很少回京市的那栋老宅子,所以这位于帝国大厦空置了很久的房子张晓霞也过户给了儿子。

    晖岛的事已经告一段落。潘辰经过调养子已无大碍,对于在其上发生的事,所有人都搪塞了过去,不过凭借她那jīng明的xìng子,应该迟早会发现事的真相,不过这已经不属于秋宇翔该关心的事了。

    饶梦之通过那一场大战,融合了古剑剑,两者合二为一,修为已经到了化神九转境界,随时都有可能突破还虚境。不过他似乎对力量的追求没有什么大兴趣,依旧充当着自己秘书的角sè,守护在潘辰边。这个乍眼看上去很普通的英俊男人,可能只有秋宇翔明白他到底有多么恐怖。

    张晓霞的生rì宴会举办的很成功。张忠诚、蒋笑云这两位老爷子也悉数到场,和他们有关系的人物也纷纷到来,整个宴会可以说是将星闪耀、政要汇集。庄思军也按时到场,作为东市市委书记的他,现在在庄家也是举足轻重,经过他的调解,现在庄家对秋宇翔这个孙子态度也有所缓解,连带着张晓霞、庄思军两人也有和好的迹象。

    这时已是除夕将近,张老爷子自然要回京坐镇。因为不习惯那些大大小小官员每天登门拜年,对于他这个老爷子极其宠的外孙,也是各路人马讨好结交的重点,不甚其烦的秋宇翔只好直接搬进了这里,躲个清静。

    挂掉电话,蒋玉纱那温柔的声音似乎还在耳边环绕。想到这个冰美人在其他人面前的冷漠,他心中就像有一团火在燃烧着一般。嘴角挂着一丝笑意,手中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老哥,在想蒋姐姐吗?”电话那头传过来妹妹调皮的声音。

    “额。”秋宇翔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时候妹妹打电话过来,一般没什么好事。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笑声,和着低沉的重金属音乐声,秋宇翔都可以想象的出妹妹那肆无忌惮的样子:“说吧,什么事?”

    “老哥,反正你那边没人住,今晚我过来陪陪你好吗?”

    秋宇翔心里一愣,庄玉茹上次躲到这里是因为做了一件调皮的事怕被家里老爷子责骂,今天又不知惹出了什么祸事,找自己来做挡箭牌了。

    “你又做了什么事?”

    “没,绝对没有,就是想老哥了。一天到晚看着那些虚假的人,实在无聊嘛。”

    庄玉茹语气坚定的回答倒是让秋宇翔有点惊讶,从语气中判断这小妮子这次还真没闯什么祸。不过即使闯了祸,有他在,也不是什么问题。

    “现在在哪,我来接你。”秋宇翔可不放心这么晚了让一个女孩子夜行,体贴地说道。

    “哥哥最好了,我在锦绣西路,夜嚎酒吧。”

    秋宇翔摇了摇头,这丫头回到京市后,因为大人都忙于应酬,对她倒是管的少了,顿时就像是放飞的笼鸟一般,伙着一群朋友在京市疯玩了一遍。当然,森严的家教已经烙进了她的骨子里,所玩的也就是一般年轻人喜欢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出格的地方。

    锦绣西路是京市著名的酒吧一条街,在这里混杂了清吧、慢摇、迪吧等等类型不同的酒吧。每当夜幕降临,这里便成为了年轻人的聚集地,莺歌燕舞,很是闹。也因此,这里鱼龙混杂,曾经出过不少的事,所以在这条街上,zhèng fǔ特别设立了一个派出所,这才使得整条街的气氛为之一正,在喧闹不减的基础上,多了一丝秩序。只是这点可怜的秩序也只是表面上的,在这条街yīn暗的地方,也还存在着法律触及不到的地方,只是不为一般人所发觉而已。

    夜嚎酒吧是一个慢摇吧,据说是京市一位大佬的儿子所开设。这里与其他地方不同,也许是老板不愁这么点钱,酒吧止任何违事物流入,也止人在酒吧里闹事。曾经有某位少爷因为酒喝多了在这里撒泼,结果不言而喻,这位来头也算不小的人直接被请进了局里,硬生生被关押了十五天,出来后更是连个也不敢放。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敢在夜嚎闹事。也正因此,夜嚎是许多白领一族的首选之地,一时之间倒是生意兴隆。

    此时,在夜嚎酒吧门前,两位少女正裹着厚实的防寒服站立在风中。京市的冬天就像一个冰窖似得,刮在脸上的风恍如刀子一般让人难受,也是这两人衣服穿得多,不然早就成了冰棍了。

    “可恶的老哥,说只有五分钟,这都十分钟还没到,一会看我怎么收拾他。”庄玉茹跺了跺脚,抬头望着灯火通明的街道一头,气呼呼地说道。

    时近年关,整个街道显得有点萧条,只有零星的几间酒吧还在营业。不时可见几位巡jǐng在街上走过,看着两位高挑的少女,友好地点点头,劝说她们尽快回家。

    “玉茹,你……你说这样行吗?”在庄玉茹边是一个和她年岁相近的少女,长得很是秀气,尤其一双乌黑的眼睛,闪烁着点点怯意,让人心生怜惜。

    “哎,你要我怎么说你。”庄玉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瞪了少女一眼,看着她那小猫一般卷缩着的子,心下一软,拍了拍她肩膀,叹了口气。

    这位少女名叫庄玉月,是庄玉茹的堂妹。

    庄建国一共有三子,大儿子庄思国现任贵省省委书记,小儿子庄思军在东市任市委书记,都属于位高权重的人物,加上庄建国本人在华夏的份,庄家可以说算得上国内的顶级豪门了。但是就在这种家庭里,还有一人似乎格格不入,那就是庄建国的二儿子庄思党。黄淑珍在怀上庄思党时正好遇上华夏那场大变动,在那段时间里,庄建国几乎忙得脚不沾地,对妻子的照顾自然也就疏忽了,致使当jǐng卫员发现她昏倒时已经来不及。经过一场大病后,当庄思党出生时,被诊断患有小儿麻痹症,经过当时许多知名医生的诊治,甚至送到国外就诊,这才使得病有了好转。

    长大后的庄思党智力并无多大问题,只是手脚很不利索,走路摇摇摆摆的,走在大街上经常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庄思党的况在京市被传为了笑柄,堂堂顶级豪门庄家,却出了个瘸子,也让一向好面子的庄建国很是尴尬。但是毕竟是自己儿子,只得尽量限制他的外出。

    在嘲笑中长大的庄思党也是个固执的xìng子,并没有因为周围人的冷落而放弃自己。凭借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名牌大学,毕业后也没听从家里的安排,在求职屡屡碰壁后,一气之下跑到临近京市的天市开了个小超市。同时认识了现在的妻子,生下了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儿,rì子过得倒是舒坦。庄建国对此倒是不置可否,反正这个儿子没在京市,也抱着眼不见心不烦的态度任由他了。

    在庄家,也只有庄思军将这个二哥当做家里人,小时候也没少为这个哥哥出头,因此兄弟俩的感很是深厚。这次也是在庄思军的极力要求下,庄思党在离开京市后第一次和家里人团年。不过庄家其他人并没有给这个亲人什么好脸sè,连带着庄玉月和她那老实巴交的妻子也被其他人所嫌弃。庄玉月xìng格内敛羞涩,在一些人的冷言冷语之中也只有暗暗忍受着,看着父亲和母亲那难受的表,她也只能暗自落泪,要不是有庄玉茹这个从小到大的玩伴,她都想劝说父亲离开京市了。

    今天实在是受不了家里那种气氛,庄玉茹突发奇想拉着这个堂妹跑到了酒吧,一方面想让庄玉月这个乖乖孩子改改那xìng格,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放松放松她的心。而且在她的怂恿下,庄玉月竟然也答应了去秋宇翔那里过夜。

    “哎,妹妹呀,别想那么多了,那个地方我呆着都难受。我已经给老爸说了,他会给二叔说的,今天就听我的安排。”庄玉茹拍了拍脯,大大咧咧地说道。

    “嗯。”庄玉月其实也不想回那个让她难受的家,听见表姐如此说,也顺势答应了下来,只是心里有点担心爸爸和妈妈。

    “哟,小妹妹,怎么这么孤单,没人陪吗?”这时,五、六个穿着古里古怪,头发染得五颜六sè的小青年吹着口哨从街对面走了过来,对着两人不怀好意地哄笑着。

    感受着几人肆无忌惮的目光在自己上上下打量,庄玉茹一下有点生气,白了几人一眼,扭过头去没有答话。她这个举动倒是勾起了小青年们的兴趣,一下便围拢过来,将两人围在了中间。

    “哟,看不出来,有xìng格的,哥哥我喜欢。”一个长发披肩,耳朵上穿着几个耳钉的混混嬉皮笑脸地说着,手掌很猥亵地伸向了庄玉茹肩膀。

    “滚开!”庄玉茹一把挡开小混混伸过来的手掌,皱起了眉头,眉带寒霜地说道。

    “呀呀,老大,有人打你了。”旁边的几个小混混哄笑一片,怪叫连连地吼了起来。

    那个被庄玉茹挡开手掌的混混愣了愣,眼前这个女人刚才一闪而逝的那股气势让他心里升起了一丝疑惑,不过早已被酒jīng腐蚀的大脑已经失去了判断力,在几个小弟的起哄声中,面带狰狞地说道:“哎哟,小妹妹,你把哥哥打伤了,快给哥哥揉揉。”

    “姐,要不……要不我们先回酒吧里?”第一次遇见这种况的庄玉月早已被吓得躲在了庄玉茹后,看着周围几个流里流气的青年脸sè露出的不怀好意地笑容,紧紧拉着庄玉茹的手,小声说道。

    “不用了,我们看好戏吧。”一脸寒霜的庄玉茹原本也有点紧张,这次是偷跑出来的,如果出了什么事那后果就严重了。不过此时她却完全放松下来,因为不远处,一辆高档跑车在几人后缓缓停了下来,这辆车她很熟悉,正是张晓霞送给秋宇翔在京市的代步之物。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