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古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面对海怪犹如cháo水般的攻击,饶梦之皱了皱眉头。抬起了左手掌,一点白sè的光点突然出现在掌心,微微跳跃着。几息之间,这个白sè光点便形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光团,在漆黑的黑底散发出灼亮的光彩。此时,海怪已经来到了饶梦之跟前,那还算完好的两外一只利爪,大刀阔斧般狠狠挥向了他。

    海怪的速度可谓迅速,但饶梦之的动作却比他更迅捷一点。在那只利爪还未挥舞下来时,饶梦之那只托举着光球的手掌已经轻轻放在了海怪被层层鳞片包裹着的前。

    “破!”

    饶梦之嘴角突出一个字。只见以他手掌为,一束手腕粗细的白sè光剑骤然穿透了海怪的体,一股褐sè液体猛烈得从其背后喷涌而出。饶梦之并未犹豫,手腕一抬,白sè光剑顺势在海中划出一个白sè光面,将海怪整个体一分为二!

    一团浓密的液体顺着已经被分为两半的海怪体倾泻而出,将周围几米范围内的海水都换了一个颜sè。此时的海怪已经死得不能再死,残破的体缓缓掉在海底的沙土里,瞬间便被厚实的泥土掩盖。除了不远处还凝聚未散的褐sè海水,刚才的一切似乎就像从未发生过一般。

    饶梦之对刚才凌厉的一击并未放在心上,慢慢走到石阵zhōng yāng位置,环望了一下周围耸立着的古老石柱,嘴角挂起了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手中白sè光剑并未消散,对着周围的石柱,突然一挥!

    原本两米左右长度的光剑一下暴涨几米,同时闪烁着更加耀眼的光芒,以极其凌厉之势扫向了周围高大的石柱!凡与光剑接触的石柱,纷纷分崩离析,就像用快刀切豆腐一般,被拦腰截断。石柱的上半部分在海水中缓缓滑向一侧,接着重重地掉落在沙土里,激起一层层沙雾。

    转眼之间,周围的石柱都被饶梦之手中的白sè光剑切成了两半,只留下半高的石墩依旧耸立在海水之中。在所有石柱都坍塌的一瞬间,秋宇翔明显感觉到有一股古老的气息从石阵上方涌现,继而消散。他知道,这个古阵此时已经算是完全破败,时间凝聚在其上的气息,已完全消失。

    在石阵被破坏的那一瞬间,一个影很突兀的出现在了饶梦之前。那是一个年轻的男人,深皱着眉头,目不转睛地盯着饶梦之,正是消失的李毅。

    此时李毅并未说话,之前偷袭潘辰,被饶梦之以本源之力阻挡,他也受了不轻的伤,正躲在这个偶然发现的上古石阵里恢复伤势,没成想饶梦之竟然敢主动找上门来。这一刻站在他面前的饶梦之,给李毅一种奇怪的感觉。原本在他面前,被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的饶梦之,却像是一柄离鞘的宝剑,内敛着锋芒,一触即发。环望一下周围残破的石阵和残留在海水中的那丝淡淡海怪气息,他的眉头几乎挤成了一个川字。此时的饶梦之,给他一种危险的感觉。

    “李毅,不,应该叫你‘夺’,整整九世,蕊欣在你手中被折磨了九世!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在我面前死去,却毫无办法。我知道自己不是你的对手,我只能忍着。历经九世,我绝不会再让你从我边将她夺去!现在,我们的恩怨也是时候了解了。”饶梦之紧咬着牙齿,以前的怨愤在此刻突然爆发,再也不压制自己的修为,凝聚了九世的力量合为一体,整个子喷发出浓烈的白sè光芒,犹如一轮明月般将整个漆黑的海底照亮。

    “你……你解开了轮回封印?不要命了?”夺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个充满了愤怒的男人,一时之间还没有适应这个男人的强势。感受着那强力的力量涌动,他心中有点慌乱。

    九世力量凝聚,原本属于剑魂的力量都回归本体,但是随着力量的回归,剑魂的元气必然会像以前一般立刻紊乱,一不留神就会因为反噬而消亡。这也是他知道剑魂用轮回封印积蓄力量但并未阻止的原因。他不相信这个与自己相处了上千年的剑魂会有如此大的气魄。但是显然他错了,此时的饶梦之已经顾及不了那么多了。

    “嘿嘿,好吧,难得你不再掩藏自己的力量,就乘此机会咱们做一个了断吧。”夺压制住心中的那丝慌乱,一股兴奋涌上了心头。

    剑魂爆发出自己的全部力量,这也是他夺取魂力,让两人合二为一的一个机会。等待了上千年,现在这个机会终于出现在了他眼前,夺绝不会放弃!

    一股黑sè的气旋出现在夺边。大量的海水随着黑sè气旋的不断加速汹涌的涌入夺体内,再爆发出更加浓烈的黑气,加速推动气旋的旋转。黑sè气旋与白sè光晕在边缘处微微交接着,迸发出点点火光。海底的元气慢慢紊乱起来,周围的海水就像将要沸腾般翻滚起来。

    以两人为中心,那紊乱的波动在海底扩散开去。此时的海面,无风起浪,原本碧蓝的天空也在刹那间yīn云密布。阵阵yīn风从海面升起,一个巨大的漩涡赫然之间出现在漾的海面之上。晖岛上的人都诧异地看着海面,突然转变的天气让所有人都急匆匆回到了屋内。感受着海面上异常的变化,一些人心中充满了担心。

    “他们没事吧?”蒋玉纱坐在潘辰尾,看着窗外渐渐暗淡下来的天空,担心地问着一旁的孔方。

    孔方正站在窗前,感受着海风带来的那丝紊乱的元气波动,他摇了摇头,语气很不肯定地说道:“应该没事,以那两人的修为,这世界上能够威胁到他们的东西不多。”

    在两人担心着时,海底此时却已混乱不堪。

    饶梦之和夺已经交手,只见黑、白两sè光晕乍隐乍现,在海底猛烈撞击着。每一次交手,都会爆发出巨大的冲击里,将海水排斥开去。泥沙已经充斥着整个海底,残存的石柱也在这一次次撞击之中化为了碎屑,夹杂在泥土之中飞溅开去。

    秋宇翔已经开启了防护罩,眼前不远处的激斗迸发出的残余力量让他心里一阵心惊。交战的两人修为都明显比他高出了一截,修炼了上千年的剑魂与剑,不是此时的他所能抗衡的。所以他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两人因为宿命而激斗着。

    虽然此时视线已经被浑浊的海水所阻挡,但是开启天眼的秋宇翔还能勉强能看到不远的交战。随着时间的推移,白sè光晕慢慢占据了上风,凝聚了九世力量的饶梦之,正将争斗了许久的对手压制住。

    也许也感觉到了此时的自己并不是饶梦之的对手,夺果断地放弃了和他的缠斗,黑sè雾气骤然之间便向着海面冲去!夺的打算很简单,先避开锋芒,等饶梦之体内力量自行紊乱后,他再下手!那时,两人合二为一,修为绝对能够达到一个前人想象不到的地步。

    白sè光晕紧追着黑雾冲向了海面,转眼之间,海底的波动渐渐平缓。看着残破的海底,秋宇翔也为两人的破坏力所心惊,眼眸一转,跟着两人的影也如利剑般划破海水冲向了海面。

    波涛汹涌的海面上,突然窜起一黑一白两道光柱。接着,白sè光柱猛然袭向黑雾,轰的一声巨响,黑白两sè后退几许,两个影落在了海面之上。

    看着踏波而立的两人,秋宇翔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现在他还做不到这点,除非突破化神六转,才能长时间的立于海面之上。

    “你是要和我拼个你死我活了!”夺喘着粗气,死死盯着饶梦之,咬紧了牙齿。体内力量在刚才的激斗中已经被消耗的七七八八,此时也只能勉强踏波而立,幸好对方的力量也损耗的差不多了,不然他还真有可能今天就陨落于此。

    “我说过!不死不休!”饶梦之狠狠地看着夺,语气坚定地说道。子一晃,再次猛烈得向着夺袭去!不过在那一瞬间,他却瞥了秋宇翔一眼,有点意味深长。

    感受到饶梦之眼眸中的那丝意味,秋宇翔一愣,心中默默想道:“他不会是要我……”

    这一击,凝聚了饶梦之现存的所有力量!一道炫目的白sè光晕划破昏暗的天空,恍如一颗流星般冲向了夺。感受着迎面而来的猛烈元气波动,夺明白生死就在这一招之间了。周涌起的黑气越发浓烈,渐渐形成一柄宝剑摸样,对着白光便撞了过去!

    一黑一白两道光晕在空中相接。在接触的那一瞬间,并没有发出什么滔天巨响,但是空气就恍如塌陷了一般,以相接之处为原点,空气似乎产生了丝丝裂痕,眼前的景象也扭曲起来!

    几秒之后,轰然一声巨响才传到秋宇翔耳边。防护罩被波动的力量撕扯着,竟然差一点便击破了这层能量罩。抬头望向两人相接之处,只见两道体就像铅球一般向着海面掉下。在下坠过程中,还能听见夺那有气无力地声音在呐喊着:

    “哈哈哈哈哈,我本源对你相克,即使凝聚了九世力量,你也棋差一招!”

    看来刚才那最后一击,是夺略占上风。此时的饶梦之,紧闭着双眼,上凝聚的力量已然消散,倒栽葱般向着汹涌的海面直直掉落下去。

    秋宇翔脑中闪过饶梦之之前的那个眼神,没有丝毫犹豫,双脚一踏海水,整个子冲出海面。在半空中的他,啪的一声打开了混元扇,一层金sè光芒突然从虚空中迸shè出来,一个犹如暮鼓晨钟般的声音在夺耳边响起:

    “本君以守圣之名,判古剑剑jīng‘夺’,镇!”

    混元扇涌出的那夺目金光化为道道利剑shè向已经虚弱无比的夺,在他的一声惨叫之中,不可一世的剑剑jīng夺被神秘的混元扇所吞噬,涌入了扇之内。

    虽说夺为剑所化,但其本质还是yīn灵,加上体内力量已消耗一空,在混元扇的压制下,只得落下了一个死道消的下场。

    在夺消失的地方,一柄青sè的古剑突然出现,应该就是夺的本体了。剑一掌宽度,刻着古朴的花纹,剑柄处镶嵌着一块五彩斑斓的珠子,一股悠远的气息内敛其内,有种凌驾于天地万物的气势。此时的古剑,没有了夺支撑,瞬间向着深不可测的大海掉落下去。但在下落的过程中,其轨迹就像被吸引一般慢慢向着饶梦之靠近。在临近海面的那一瞬间,两个影合二为一了。咚的一声,激起巨大浪花,掉落进了海里。

    秋宇翔有点担心,追着饶梦之的影向着海面掉去。可还没等他接近海面,只觉得一股气浪从海底涌出,猛然之间将他的影抛了出去,掉在了不远处的海面之上。在同样的地方,饶梦之的子慢慢从海面升起,就像有一股力量在托举着他一般。当他整个体离开海面时,他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一道jīng光从眼眸中一闪而过,看着不远处漂浮在海面上的秋宇翔,他眼中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