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无常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李毅是一个酒吧的驻场歌手,在当地也小有声望。这次参加逸云举办的歌唱比赛,一路过关斩将,杀入了十二强之列。凭借着英俊的外表和冷峻的神,被许多粉丝称为“冰王子”,他那独特的声线,一时之间便被万千观众所熟悉,拥有了大量的粉丝。

    当秋宇翔和孔方来到他的房间时,却发现这里空无一人。通过岛上的监控,也未发现此人的踪影,扑空的两人面面相觑,不知接下来该如何寻找了。

    李毅,即是张晓霞认出的和潘辰未婚夫一模一样的男人,这个二十多岁的男人似乎有点神秘。他当酒吧歌手之前的经历,凭借鼎泰的关系竟然一点也查不出来,这人就好像是凭空出现似的,浑笼罩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在比赛期间,这人也很少和其他选手交流,孤傲的xìng格倒是成了他的标志,标新立异的博得了一些观众的喜

    就在秋宇翔两人有点不知所措时,突然从小岛上传来一股汹涌的力量波动!轰隆一声巨响从小岛传了过来,巨大的波动让小岛附近的天地元气不断翻滚,原本艳阳高照的天气也瞬间黯淡了下来,风雨yù来,让主岛上的人都惊异地抬起了头,诧异地看着远方的天空。

    秋宇翔和孔方对望一眼,心中升起一丝担忧,子一晃,两人的影在空中立刻消失无踪。

    小岛上潘辰所在的别墅,此时竟然轰塌了一半。整个别墅就像被狂风肆掠过一般掀开了屋顶,一大半房屋不翼而飞,空气中充满了各种碎屑,木料燃烧的焦味和着咸咸的海风弥漫在周围。墙壁上燃烧着的火焰已经被众人扑灭,零星的火化跳跃在残败的别墅里。周围几栋建筑却安然无恙,只是雪白的墙壁上有着被刚才浓烈的烟雾熏黑的痕迹。看着突然之间塌倒一半的别墅,众人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

    蒋玉纱当时正在别墅里,爆炸发生时,她只听见一声巨大的声响,接着一股气浪便迎面扑来将自己撞飞,最后一个印象就是子里突然涌出了一层红光,脑子一昏就不省人事了。当她醒来时,已经被闻讯赶来的人救出了别墅,整个人并没有多大伤害,只是手臂处有点擦伤,已经被包扎起来。只是之前秋宇翔才送给自己的新的玉佩已经完全破碎,让她有点不知所措了。

    爆炸时房间里还有潘辰和饶梦之,也被众人救了出来。潘辰毫发无损,饶梦之却是浑伤痕,重伤不醒,已经被医护人员送到医护所进行抢救了。

    “怎么回事?!”秋宇翔急匆匆从远处跑了过来,看着蒋玉纱缠绕着纱布的手臂,yīn沉着问道。

    蒋玉纱将自己知道的告诉了秋宇翔。只见眼前这个男人眼眸中闪过一丝jīng光,握着折扇的手微微紧了紧,蒋玉纱知道这个一直淡定的男人已经发怒了,心中不可抑制得升起了一股暖流。

    “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竟敢伤害她,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心中涌起一股愤怒,秋宇翔面不改sè地转过去,和赶来的孔方点了点头,径直向着医护所走去。蒋玉纱似乎也感受到了秋宇翔出离的愤怒,担心地看着他的背影,最后还是忍不住跟着他的脚步离开了这栋已经残缺的别墅。

    饶梦之伤很严重,爆裂就像在他边产生似得,全骨骼多出粉碎,尤其是双手小臂,几乎已经找不到一块完整的骨头。现在他正在房间里进行手术,将因为爆炸shè入他体内的一些建筑碎片去除。幸好内部器官损害不大,不然说不定当场便会死去。

    秋宇翔没有顾忌门口守卫的阻拦,径直闯进了房间。在几位医生怒视的况下,一把抓住了饶梦之软绵绵的右手手腕,体内混元灵力源源不断地输入进病人体内。跟随进来的守卫和医生张目结舌的看着一片片细小的碎片从饶梦之体内自动迸shè出来,已经顾不得责备擅自闯入的秋宇翔了。眼带好奇地看着眼前这个神sè凝重的男人,一位医生忍不住使劲吞了吞口水。

    这简直就是奇迹!仅仅抓住病人的手腕,便将嵌入他体内大小不一的碎片取了出来,这只能称为神迹了。几位医生目光炯炯地望着秋宇翔,眼中的贪婪和激动不言而喻。如果能够学会这一手,他们也会一跃成为国际顶尖的医生。

    秋宇翔并没有留意周围的异常,眉头微蹙地看着眼前这个伤痕累累的男人。通过输入他体内的灵气,饶梦之体状况他也一清二楚。此时的饶梦之确实体极其虚弱,气血两亏,生命线几乎已经降到了底限。要不是混元灵力的滋养,说不定根本撑不到手术完毕。更让他奇怪的是,饶梦之的魂魄现在极其虚弱,随时都会消散一般。幸好混元灵力对魂魄有着不可言喻的滋补作用。在灵气的滋养下,他的魂魄也慢慢恢复着。在和饶梦之魂魄接触的时候,秋宇翔明显感觉到了一股封印的力量。似乎有种神秘的力量在保护着他的魂魄不受其他力量侵蚀,但是也阻拦着混元真气直接温养,只能一点点从外围进行修补。

    留下一团灵气在饶梦之体内继续滋养魂魄,秋宇翔收回了手掌。经过他的及时救治,饶梦之应该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现在只需要静静等待他醒来。不过此时的秋宇翔显然已经因为蒋玉纱的手上而急躁起来。不动声sè地拉了拉刚进入房间的孔方,走到了医护所外面。

    “召yīn符你还有没有?”秋宇翔突然说道。

    孔方疑惑地点了点头,摸出了一张叠得四四方方的黄sè符纸递给秋宇翔,忍不住问道:“怎么了?发现了什么?”

    秋宇翔捏着手中的符纸,对一旁担心地看着他的蒋玉纱点点头,向着沙滩方向便走了去。一边走,一边和追着而来的孔方说道:

    “我在饶梦之的魂魄上发现了游一层封印力量,你猜是什么?”

    孔方心中一愣。能够直接作用于魂魄的封印力量不是很多,但也有几种,不知秋宇翔发现的到底是什么。转念想到刚才他向自己要的召yīn符,眼睛一亮,破口而出:“轮回封印?”

    “恩。”秋宇翔肯定了孔方的猜测。

    轮回封印并不是后天加持的,而是一些强横的魂魄,在进入yīn间后,不受孟婆汤的洗礼,在轮回时依旧保留着前世的记忆。但是天道自公,这种魂魄在转世时会被神奇的加持一道封印,对前世种种进行强行遏制。这种封印从何而来自古无人得知,就连那位长存于世的阎罗天子,对此也是忌讳莫深,没有过多谈及。有着这种封印的人秋宇翔也遇见过,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魂魄的封印之力有饶梦之那么深厚,即使天眼也无法看穿,让秋宇翔只得求助于yīn间之力来探查一二。

    走到一个无人的沙滩,秋宇翔抬起捏着召yīn咒的左手,一股三昧真火从指尖冒出,轰的一声将整个符纸烧燃。一道黄sè的光晕从指尖猛然扩散开来,秋宇翔收回了捏着符纸的左手。那个燃烧着的火团不受地心引力一般凭空悬浮在半空之中,眨眼之间便燃烧殆尽。

    就在符咒化为灰烬的一刹那,原本已经消散的那道黄sè光晕又凭空出现,以符纸为中心,瞬间收拢起来。秋宇翔两人感觉到一股波动从符纸消失的地方涌出,一只腿赫然从空中伸了出来,接着一个影出现在了两人眼前。

    这是一个穿黑sè西服,头戴一顶古代的毡帽,脸上笼罩着一团黑气,模样古怪的人,竟然是在游欣欣事件中出现过的黑白无常中的黑无常。见到这人出现,秋宇翔和孔方暗暗松了口气,相比于yīn沉的白无常,黑无常还是很好说话。

    “嗨,黑哥,好久不见,最近生活怎么样?”孔方一脸嬉皮笑脸地凑了过去,讨好地问道。

    “滚一边去,上次你从我们yīn间抢了多少yīn灵,老子还和你算账呢。”黑无常看见孔方那颤巍巍的胖脸,一脸怒意地说道。

    秋宇翔也顾不得孔方到底抢了这两位老大多少生意了,用古礼一躬,客气地说道:“黑大哥,有一件事还需您的帮助。”

    对于秋宇翔这个守圣传人,黑无常还是很喜欢的。以前也合作过几次,很是愉快,因此大咧咧地说道:“你说,能帮的老黑我一定帮忙。”

    看着黑无常客气的模样,孔方嘟囔了两句没有说话。知道现在两人有求于此人,他也收起了那副市侩的嘴脸,默默站在一旁,听着两人对话。

    将饶梦之的况说了一遍,秋宇翔恳求道:“黑大哥,我想请你查查生死薄,这个饶梦之到底是个什么人,怎么会有如此强烈的轮回封印?”

    “轮回封印?”黑无常有点惊讶。带有轮回封印的yīn灵他也摄服过几只,可无一不是凶戾之人,秋宇翔所说的况倒是第一次遇见。沉思了一会,他开口说道:

    “这样,我陪你一起过去看看。有轮回封印的魂魄,我也很有兴趣。”

    在秋宇翔的陪伴下,三人,或者应该说是两人一鬼再次回到了医护所。此时的饶梦之已经做完前期手术,正躺在一间病房里,等待着转移到海市医院去做进一步治疗。几个jǐng察正站在病房前,看着屋内还未苏醒的病人,一脸的疲惫。岛上接二连三发生意外,让这群jǐng察心力交瘁,让他们沮丧的却是到目前为止一点线索也没有。这可急坏了这次带队的路明。原本对赵作霖一案准备以自杀结案的,却不成想又发生了潘辰遇袭和别墅爆炸案。刚才接到市领导的电话,将他狠狠骂了一顿,让他心中也憋着一团火,可是手下一帮人楞是没有找到一点有用的线索。看着秋宇翔走来,他也只是无奈地苦笑了两下,便又带着几人走访现在岛上的其他人去了。

    “咦?”

    在蒋波与两人擦肩而过时,黑无常发出了一声惊异。蒋波也是子微微震了震,疑惑地皱了皱眉,看了看秋宇翔空无一物的边,摇摇头跟着路明继续走了出去。

    看着蒋波的影消失在门口,黑无常发出了嘎嘎的一声轻笑,没有多说什么,跟在秋宇翔后走进了病房。

    “这人魂魄中的轮回之力不属于yīn间。”黑无常在探查了一番饶梦之的魂魄后,斩钉截铁地说道。

    “而且,”黑无常接着说道:“这个人的在生死薄上并没有查到。”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