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凶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对于安检结果,和秋宇翔猜测的完全不同,在近期登岛的人之中,并没有携带管制刀具的人。

    “难道这人是通过非正常途径入岛的?”

    秋宇翔对于这个推断并不是十分肯定。晖岛的防御措施非常严密,没有任何一艘传至能够躲开监控设施的探查。而晖岛距离最近的明月湾也不近,单靠个人修为,即使化神九转之人也不可能凌空虚度。那这个人又是通过何种方法进入岛屿的呢?

    潘辰在第二天便醒了过来。秋宇翔刻意询问了一下遇袭时的况,她的反应却出乎自己的预料,很是奇怪。当问及凶手时,潘辰的沉默和古怪的神让秋宇翔直觉认为她应该知道此人是谁!不过任凭他怎么旁敲侧击的询问,潘辰就是一言不发,没辙的秋宇翔只得让蒋玉纱等人慢慢劝说,希望能够从她那里得知一点线索。

    “胖爷我真是劳苦命,只要遇到你就没什么好事。”孔方施施然从后面走了过来,随手扔给秋宇翔一块玉佩,看着远方的蓝天碧海,一股坐在了凉亭的石凳上面。

    这是一块全新的羊脂白玉,光泽滋润,雕刻着两条栩栩如生的凤凰,环抱着一个古朴的大字,古香古sè,一层温润的光晕流淌在玉,一看便知不是凡品。送给蒋玉纱的那块玉佩虽说并未促动五方咒,但是毕竟也有了裂痕,对于秋宇翔这种完美主义者,送给心人的东西是容不得一丝瑕疵的。于是他将自己随携带的玉佩交给了孔方,重新制作了一枚玉决,相比于前一个,守护作用更加强大,两者不可同一而语。

    “这块玉佩我仔细检查了一下,里面的剑气有点奇怪。”孔方看着海浪一下下拍打着洁白的沙滩,狠狠吸了一口清晨新鲜的空气,慢慢说道:“那道剑气不仅仅是死气。”

    “什么?”秋宇翔有点惊讶:“难道已经魂变了?”

    刀、剑一类的凶器,自开锋以后,因有违天和,蕴含着一股死气。随着所杀之人的增多,其中包含的死气会越发浓重。这团死气的凝聚,在某些机缘巧合的况下,可能会产生yīn灵,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器魂。产生器魂的利器,已经可以算得上神兵了。这种东西,一不小心便会反噬拥有之人,没有强大的修为,几乎不可能控制这样的利器。

    “不错,”孔方点了点头,神sè有点凝重:“死气之中带有生气,是魂变的征兆。只是不知道是否已经完成魂变,形成剑魂了。竹竿,看来我们遇到对手了。能够cāo纵这么一柄神剑,修为也低不到哪里去。”

    就在两人交谈的时候,蒋玉纱从别墅里走了过来。她的表有些诡异,走到两人面前,眼神不停地在秋宇翔上打量着,看得他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怎么了?辰姨说了?”秋宇翔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蒋玉纱叹了口气,没有在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盯着秋宇翔,望着远方翱翔在碧空之中的海鸟,慢慢说道:“你们第一次和辰姨见面的时候,是不是她问了什么?”

    秋宇翔两人对望了一眼,脑中浮现起第一次和潘辰见面的场景。那时因为游欣欣的事去逸云影视找潘辰帮忙,记得在她的办公室里,确实问了一个很是诧异的问题。

    “死而复生?”秋宇翔和孔方都想起了当时潘辰所问的问题,甚至于孔方还清楚的记得是如何回答她的。

    “这和当初那个问题有什么关系?”秋宇翔有点迷惑了,难不成这次袭击事件还有什么古怪?

    在蒋玉纱的转述下,秋宇翔两人渐渐明白了两者之间的关系。

    潘辰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成长经历并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不过因为本人天资聪颖,成为了当地第一个女大学生,着实为一生贫穷的家里增添了不少光彩。不过也因为家里确实没有什么钱,在大学期间,潘辰只能一边做点零工,一边继续学习,直到遇见了张晓霞。那时的张晓霞已经从宏县回到了京市,已经在考虑创建鼎泰集团。两人在一次偶遇后,惺惺相惜,立刻成为好朋友。在张晓霞的帮助下,潘辰也不用辛苦的外出打工,毕业以后,在两人的努力下,鼎泰集团具有了雏形并且蓬勃发展起来。

    就在这时,潘辰也遇见了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那是一个送快递的小伙,也是从农村出来在大城市打拼的。因为鼎泰集团初创,许多合同一些的文书都需要签收,所以一来二往的,两个人竟然对上了眼,谈起了恋

    初恋都是美好的,就在两人甜蜜地憧憬着未来时,灾难却悄悄降临了。小伙子在一次送快递的路程中,遭遇了车祸。一辆逆行的小汽车将他撞飞,当场死亡。那时的潘辰几乎痛不yù生,在共同购买的婚房里整整不吃不喝待了两天。看着墙上两人的婚纱照,潘辰的眼睛都几乎快哭瞎了。在张晓霞等人的不断劝说和安慰下,潘辰花费了大半年的时间才从悲伤的yīn影中走出来。

    不过那次的经历让她xìng大变,原来温婉的一个女子,变得外放,周旋于各种男人之间,但又紧守着最后一道防线。边的男人不断变换,唯一没有变的,便是她那已经永久封存的心扉。之后十几年,潘辰一直单,也没有结婚的打算,初恋的伤痛似乎已经完全击垮了这个女人对婚姻的憧憬。

    戏剧xìng的一幕这时却出现了。在一次去酒吧的时候,潘辰发现一个驻唱歌手竟然和自己早已死去的未婚夫长的一模一样!不论声音、神态,还是模样,这个人就像是他死而复生一般。

    此时的潘辰却退缩了,心中那看似抹平的创伤再次被揭开了血淋淋的伤口。只要这个歌手所在的那天,潘辰一定坐在前排,点上一瓶洋酒,目光呆滞地看着舞台上四shè的歌手,回忆着和初恋男友的点点滴滴,rì子也就这样一天天过着。

    这次逸云举办歌唱比赛,潘辰通过酒吧老板也间接的让这个人参加了,并且走到了十二强的地步。在她内心深处,无偿不存在这样的想法:既然他喜欢唱歌,那她就帮助他成为一个享誉世界的歌者!

    在潘辰心里,一直在告诫着自己,这个人只是和自己的未婚夫长相相似而已,并不是那个人。可是她的心却管不住自己,总是有意无意地留意这个人的动态,内心深处似乎也在期待着什么。两人年龄的差距在她看来并不是什么问题,距离是她一直在抗拒着的心灵。就在她还在纠结的时候,让她想不到的意外却出现了!

    那天,她和蒋玉纱正准备去主岛看一看比赛的进展况,却意外地遭到了袭击!在自己被利器贯穿的那一刹那,她看见了袭击者的面容,那一张让她梦魂牵绕的脸庞!

    那时的她,几乎有种心死的感觉。子一阵剧痛后,她便失去了意识。潘辰深深地记得,在那一片黑暗之中,她内心深处两种声音在不断拉扯着。一个因为痛心的失望惑着自己不要醒来,另外一个声音却在呐喊着,要自己醒过来,问问这个男人,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挣扎中的潘辰终于还是醒了过来,心中那不甘的意念占据了上风。不过她也知道,这次袭击张玉宁肯定已经报jǐng,心中那一丝维护之意还是让她将所有的一切隐瞒了下来。只是在蒋玉纱的再三保证下,她才将隐藏在心底很多年的事一一吐露,心中也轻松了不少。

    想不到在那个疑问之中还有如此曲折的故事,在蒋玉纱说完后,几人都没有说话。静静感受着在潘辰心中的那种纠结和眷恋,让三人都失去了交谈的兴趣。

    “这个人应该很好找出来吧?十二强里也就那么几个男人。”蒋玉纱沉思了许久,忍不住说道。

    秋宇翔淡淡一笑。这个女人看来是被潘辰的故事所打动,一向淡漠的xìng子也开始关心起这个阿姨来。在她的言语间,秋宇翔也能够听出蒋玉纱对那个男人的愤恨。

    对于这好不容易出现的线索,秋宇翔自然不会放弃。拿出兜里的电话,他拨通了张晓霞的号码。

    “乖儿子,怎么样了?辰辰的事解决了没有?”电话一接通,张晓霞急促的声音便传了出来。

    秋宇翔一阵愕然。老妈也太相信自己了,以为自己是无所不能的,这么短的时间内要找出凶兽,还真是难为自己了。将这边了解的况和老妈简单说了一下,秋宇翔直接提出了自己的请求:

    “妈,辰姨之前的未婚夫你也认识吧,能不能通过鼎泰的关系搞一张照片什么的。”

    “哎。”张晓霞叹了口气:“辰辰的事你怎么知道的?算了,不说这个了。想不到后来还发生了这种巧合的事,照片也不用去找了,我让人把选手资料送一份,我认识他的未婚夫,如果真如她所说,肯定能找出的。”

    挂了张晓霞的电话,秋宇翔沉默起来。看来老妈这般不需要多久便能有结果了,找到这个凶手也为期不远了。但是找到后如何对待却成了一个问题。这个人和许明明的死脱不了关系,而许明明又是之前几件事件的关键人物,难不成,所有的事都是这个人在背后搞鬼?先是破坏比赛的进程,接着又直接刺杀潘辰,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几分钟后,张晓霞打过来电话,告诉了儿子一个名字。听到这个名字,秋宇翔明显一震,眉头皱了皱,挂掉电话后,拉起孔方便向着主岛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