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遗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一艘白sè的快艇停在距离晖岛主岛屿与小岛之间的海面上,因为地处两个岛屿之间,这里的海浪着实有点汹涌,整个小艇就像一叶扁舟般在海面上沉浮着。站在游艇上,看着周围海浪拍打着船体,秋宇翔神sè有点凝重。在船尾,孔方脸sè有点苍白,扶着船舷,对着大海呕吐着。

    “竹竿,”孔方擦了擦残留着呕吐物的嘴角,有气无力地说道:“这活路真不是人干的,你确定就在这里?前不着天后不着地的。”

    秋宇翔笑了笑,没有回答他。想不到吨位比较重的胖子会晕船,看来一会也不能指望他能够协助自己了。

    手中混元扇举了起来,啪的一声打开。乌黑的扇面一阵金光犹如波浪般漾开来,一团蓝sè的光晕从扇面升起,悬浮在半空中,挣扎了两下,却发现无法摆脱金光的束缚,这才安静老实下来。

    “帮我找到源头,便放你离开。”秋宇翔对着这团蓝sè光晕淡淡说道。

    苄奇思考了几许,便上下微微摆动了两下,仿佛答应了秋宇翔的要求。一旁的孔方暗暗称奇,眼前的这是苄奇并没有产生灵智,本源上还是一团天地元气而已,要与之沟通,他也只能通过一些特定的手段才行,只有守圣一脉,才能在不借助任何手段的况下和这种yīn灵进行对话。

    “散!”秋宇翔反手一挥混元扇,金光泯灭,苄奇暂时获得了zì yóu,高兴地在半空中晃了两下,接着便一头扎进了海水之中。

    “走了。”秋宇翔子一震,一团金sè的光晕形成了一个护罩笼罩在全,跟着苄奇消失的方向便跳入了波涛汹涌的大海之中。

    “欺负我修为不够。”孔方瘪了瘪嘴,看着秋宇翔消失在海面上,心中升起了一丝担心。

    他现在为化神四转修为,体内灵气也能外放塑形,但坚持不了多久,和秋宇翔化神六转比较起来,差了不止一个档次。在暗藏凶险的大海之中,他可不敢轻易尝试,只能老实的呆在船上,控制着游艇不随波逐流,做好后勤保障了。

    苄奇在大海中如鱼得水,飞快得向着海底游去。当下潜到五十多米的时候,周围已经一片漆黑,虽说对秋宇翔来说影响不大,但是第一次不借用任何装备仅靠潜行这还是第一次,感受着周围越来越强大的水压,他不得不加大了对防护罩的灵气输入。

    远处苄奇那闪亮的蓝sè光芒已经停住,看来已经到了目的地。现在秋宇翔已经下潜了一百多米,原本环绕在边的鱼类已经逐渐稀少,周围一片寂静。出乎他意料的,原本感觉不是太深的地方,竟然有几十米的距离。当秋宇翔来到苄奇边时,他估算了一下,应该距离海平面有两百多米了。边的苄奇在左右摇摆着,似乎在讨好秋宇翔。心中微微一笑,拍了拍那个蓝sè的光球,手中一道金光闪过,对它的锢接触了。感受着子恢复了zì yóu,苄奇眨眼之间就向着远处逃逸,在漆黑一片的深水中划过一道蓝sè光芒,所到之处鱼类纷纷躲避不已,那略带仓皇的模样让秋宇翔一愣,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有理会逃逸的苄奇,他转头打量起这个地方来。

    这里应该是海的延生的最末端,周围没有任何的植物,显得很是空旷,到处都是灰sè的岩石,暴露在海水之中。不远处,甚至还有几只短吻三刺鲀匍匐在海上,伺机一饱口福。在前方不远处,耸立着八根一人粗左右的石柱,呈圆形分布。因为海水的长时间冲刷,石柱表面异常光滑,只有一些微小的突起可以判断出原本的雕痕。除此之外,空无一物。这个孤零零耸立在海底的石柱阵,就像凭空出现一般,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踏在海上,慢慢走向石柱,秋宇翔心中不由有点诧异。苄奇传过来的信息告诉他这里就是吸引它过来的地方,但是这些石柱看模样应该在这里不知多少年月了,并没有一丝的元气波动,除了透露出一丝的诡异,没有半点异常,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缓缓靠近,仔细打量着这个有三人多高的石柱,秋宇翔发现有些雕刻痕迹似乎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被海水侵蚀,相反的,部分突出的石刻在海水的洗刷下,随着rì月的更替,越发明亮起来。在漆黑的海水中,秋宇翔的一双眼睛散发出青sè的幽光,视线在石柱上上下观察着,他体会出了一点味道。

    这里在很久以前应该是某个部落的祭祀场所。这个早已经泯灭在历史中的部落位置应该也是靠近大海,从他们信奉的图腾便可看出。这是一种类似于鱼人的东西,长着鱼的子,不过却又四肢,像人一样直立着。从石柱上的雕刻可以看出,这个信奉的神灵似乎很是邪恶,不乏一些肆掠部落的场景。最后应该是这个部落和这种东西达成了协定,定时进行生祭,双方才而已和平共处。一些画面还是被海水所腐蚀,不知最后结果怎样,只是这个部落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所在地也随着地壳的变化被海水所淹没,村庄也掉落到了深海之中,只留下了这个祭坛千百年来耸立在这里。

    秋宇翔仔细查看着几根石柱,在最后一根石柱旁边,他突然停住了脚步。在那硕大的石柱一角,似乎漂浮着一点什么东西!

    微微皱了皱眉,他小心翼翼地往石柱后方移去。当他走到石柱后方时,眼前的场景让他心中一愣,一股荒谬的感觉不可抑制地从内心升起。

    眼前是一个人,准备的说应该是半个人,只有上半漂浮在海水中,人的下体已经不知去向。这个人背对着石柱形成的圆圈,上半恰好刚刚在圆的外面,断裂处的肌参差不齐,仿佛被神秘猛兽撕咬过一般。上半穿着潜水服,氧气瓶上的指针早已归零,孤零零地掉落在一旁。潜水服也是破旧不堪,被什么锋利的东西划破了似的,露出苍白的肌。这个人脸孔朝下,双手死死抓着旁边的一块石头,就像要奋力爬出圆圈似的。看着空的圆内,秋宇翔jǐng惕地瞥了几眼,将尸体翻转了过来。

    这个人竟然还是熟人,就是他正在寻找的许明明。此时的许明明面容扭曲,眉头深皱,眼眸里是还未散去的恐惧,看来他在死前不知经历过什么可怕的事,才会造成这般模样。在许明明的上,还有一些白sè的小虫从腐蚀的肌里蠕动着,看模样应该死亡不是太久。

    “许明明怎么会在这里死亡?”秋宇翔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个疑问。

    按照推断,许明明是所有时间的一个关键人物,在秋宇翔的推测中,这个许明明就是所有事的幕后黑手。他显示用办法使得整个晖岛的怨气波动发生异常,能够吸引一些yīn灵附着在岛屿上,然后利用魅惑术之类的方术对某些人施法,使yīn灵附在这些人上,发生一些看似意外的事件。只是他的目的现在还没有明确,凭借鼎泰的关系也无法查出此人和逸云到底有什么瓜葛,这人就像突然对逸云产生怨恨似的,才迫使他采取这些方法破坏逸云影视举办的活动。

    可是,现在这个人却死在了这里。这里应该就是他使得整个岛屿元气发生异变的地方,借用远古存在的石阵,倒是可以达到这种效果,但是他却死在了自己布置的阵法之外,这点让秋宇翔怎么也想不通。

    仔细查看许明明的尸体,却真让秋宇翔发现了一丝异常。

    在那破裂的潜水服上,有着两种痕迹。一种似乎是被利抓撕裂的,裂口周围看似平整,沿口还是存在一些撕扯的痕迹。另外一种却很是锋利,仿佛被一种利器割破一般,裂口整齐,一蹴而就。

    在秋宇翔脑海中,浮现出一组画面。

    许明明通过施法骗过船老大后,来到了这个地方,也许是为了撤回阵势,也许是为了继续加强阵法力量,他潜入了这个深埋海里的远古石阵,可是这时意外却发生了。某种隐藏在周围的海底凶兽在阵内袭击了他,还无还手之力的许明明急忙要退出石阵,可就在他上半已经脱离的时候,有人出现了,阻止了他的退出。但是此人却并没有杀死他,只是让其不能脱离石阵,最后被追赶而来的猛兽一口咬掉了下半。这个猛兽似乎也不能脱离石阵,最后残留下了许明明挣扎的上半。那个人的意图也很明确,如果有人发现了这个地方,也只能判断许明明是被猛兽杀死的,并不会发现还有其他人的存在。要不是秋宇翔有着异于常人的敏锐观察力,还真说不定让这个隐藏在事件背后的cāo纵者溜掉。

    jǐng惕的环视四周,神念扩展开来,发现周围除了自己确实没有他人,秋宇翔悬挂着的心稍微放松了一下。看着空的石阵内,他在犹豫着是否要进入这里。

    石柱围成的圆圈内并无他物,只是在中心部位的地面有一个小小的突起,就像一个土包似的。除此以外,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思考良久,秋宇翔还是一步踏入了圆圈之内。

    刚刚进入这个圆,秋宇翔便感觉到了一丝异常。这里似乎残留着一些yīn气,应该是许明明施法后残留的痕迹。看来这里确实是他做法的场所,能够找到这里,许明明也不是普通人了。就在秋宇翔暗暗感受着这点异状时,后那处突起的土堆忽然微微动了动!

    秋宇翔早将神念放出体外,后的异常便没有瞒过他。猛的转过来,眼中那似乎并无异常的土包忽然像炸裂似的扑散开来,一道黑影骤然出现出现在原地,同时向他扑了过来!

    心中早有准备,黑影尚未到达,一股猛烈的水浪便几乎将他冲击开去。体一沉,手中混元扇爆发出耀眼的光芒,一下横在了前。此时,黑影也随之而至,与混元扇相交之处,发出叮的一声金属撞击声。附着在扇面的金光在漆黑的海中四散开去,点点光芒消散。

    两个影因为猛烈的撞击纷纷退后了几步,稳定下来的秋宇翔放眼望去,出现在眼前的东西让他心脏骤然一缩,一股冷意从脚底不由自主升起。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