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出海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晖岛因为是私人岛屿,所以岛上并未设立zhèng fǔ机构,jǐng察如要进入岛屿,需从明月湾通过渡船才能到达。即使如此,当得知晖岛有人死亡后,一大早,便由最近的海市公安局副局长路明带队,来到了岛上。这行人人一共六人,除路明外,还有市局刑侦大队副队长蒋波,一个四十多岁看起来病恹恹的中年男人,其余的则是刑侦大队的干jǐng。

    “头,这晖岛可是够气派的,四人岛屿我们也算见识不少了,这个应该算最顶级了的吧。”

    看着岛上豪华的建筑,优美的风景,一干人等几乎都快忘了前来的目的。晖岛是张晓霞的私人岛屿,每年都要到这里度假,花费了重金进行打造,就恍如一个世外桃源一般。

    “废话,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岛屿?鼎泰集团总裁,人家吃顿饭的都够我们一年工资的了。”一个材健硕的青年不屑地瞟了眼说话的人,眼眸里却是掩饰不住的羡慕。

    “好了,小黄,我们是来查案的,别给我丢脸。”路明瞪了黄流一眼,严肃地说道。

    黄流嘟囔了几句,并没有还嘴。虽然自己姐夫是市局一把手,但是在这个常务副局长面前,他还是没有胆量放肆。一旁几人看着他吃瘪的样子,不由暗自笑了笑。这家伙就是一个关系户,平时还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连队长的面子也不是很卖,难得看见他难堪的模样,几人虽说不敢明目张胆的落井下石,但是并不妨碍他们在心里尽鄙视一番。

    蒋波似乎对一切都漠不关心的似的,依旧一副懒散的模样,不时还打着个哈欠。一旁的路名看着自己的将,心里暗自叹了口气。原本jīng明能干的一个人,因为一次失误变得郁郁寡欢,要不是自己一直为他扛着,这个副队长的位置可能都不保。

    在赵作霖的别墅前,潘辰和饶梦之正站在一边交谈着什么,秋宇翔依在别墅前的一棵大树下,手中折扇轻轻拍打着,一双眼睛半虚着,眼眸里不时jīng光闪烁。孔方躺在在满是青草的地上,双手枕头,翘着个二郎腿,嘴里还哼着一些不知名的小曲。

    “竹竿,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查出点线索便这样诡异的断掉了,出师不利呀。”

    秋宇翔嘴角一笑,淡淡地说道:“其实选手自杀事件也不是什么大事,有人这么迫不及待地掐掉线索,看来这里面的水很深呀。”

    “你是说赵作霖两人并不是自杀?”孔方一下来了兴趣,半坐起来问道。

    “你认为他们是自杀?”秋宇翔好笑地看着孔方,一脸神秘地反问道。

    “现场我们也看了,只有一点yīn气残留,但是自杀的人一般都会留下些怨气呀什么的,很是正常。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异常,只是——”

    “只是两人的魂魄竟然不见了!”秋宇翔将孔方的话截断,肯定地说道。

    “是呀,魂魄不见了。”

    孔方对此也是很疑惑,从现场判断两人应该是自杀,可是魂魄却不翼而飞。自杀亡的人,一般都是怨气缠,也就是前面所说的有了靥障,并不会第一时间被接引进入yīn间,魂魄也会在尸体周边存留很长时间,直至遇见能够消除其靥障之人。赵作霖的尸体被发现后,他们是第一时间赶来之人,真要说有他有恩怨的人,就是潘辰了,但是也不见魂魄进行报仇,这点让两人很是奇怪。

    这时,两人同时将视线转向了小路的一端,那里,几个穿jǐng服的人正急匆匆地走了过来。

    “潘总,又见面了。”因为比赛安保的问题,路明和潘辰见过几次面,对于这个大名鼎鼎的女总裁,内心也很是佩服。

    “路局,又要麻烦你了。”潘辰带着饶梦之走上前来,礼貌地和他握了握手,满脸含笑地说道。

    “应该的,这是我们分内之事。我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局刑侦大队的蒋队长。”路明指了指后的蒋波说道。只是这个队长似乎并没有听见领导的介绍一般,只是懒懒地点了点头,便将视线投向了别墅。

    路明有点尴尬,不过他和潘辰都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人了,眨眼之间便将话题转移了方向。

    “潘总,那位是?”

    看着缓缓走过来的秋宇翔两人,路明眼中闪过一丝jīng芒,满脸好奇地问道。

    “路局就别和我装了,凭你的关系,还不知道那小家伙是谁?”潘辰一脸好笑地看着路明,看玩笑似得说道。

    路明笑了笑,潘辰如此说,其实是肯定了他心中的猜想。海市所属岛屿众多,不乏晖岛这种位于顶级位置的。作为一位在官场厮杀了大半辈子的人,他明白哪些人需要自己去结交。对于管辖内的几座大岛,他是极其关心的,这些岛的主人,无一不是在整个华夏呼风唤雨的人物,就是借着这些人的力量,自己才会从一名小小的驻岛派出所民jǐng爬到了现在地位。而晖岛,则是他关注的重点,因为这个岛的主人,不仅在商场上是一个女强人,在政界,更是关系错综复杂,是一个他丝毫不敢得罪的人。张晓霞将岛屿转移给了秋宇翔,虽说知道的人不多,但是因为岛屿所属转移需要在公安部门备案,所以他还是知道了这件事。调查了一下这个叫秋宇翔的人,所得到的资料倒是让他有点吃惊,对他倒是充满了好奇。

    “宇翔,来,我介绍一下,这是海市公安局的路局长,以后你少不得要麻烦人家。”潘辰笑嘻嘻地给秋宇翔介绍着,只是她眼眸里的那丝淡然似乎并没有言语上的那么

    “路局长,你好。”秋宇翔礼貌地微笑着点了点头。

    “秋少,久仰大名了。”路明出于意料得客气,脸上堆起的笑容让一旁的孔方只觉得心里一阵发麻。

    看着秋宇翔疑惑地神,路明马上解释到:“东方和龙津两市的通报我看过了,我们系统似乎没少麻烦秋少。”

    秋宇翔脑中迅速闪过严炎和陈忆两人的影,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样子他都快在公安系统挂上号了,几乎每个有点份的人都知道他。秋宇翔不知道的,不止在公安系统,就是在国安系统里,他也算是鼎鼎有名了,只是保密级别很高,一般人并不能知晓而已。

    “路局,”一个中年jǐng察从别墅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说道:“初步勘察结果出来了。”

    在几人寒暄的时候,跟来的jǐng察便进入别墅勘察起来,此时看来有了一个初步结果。在路明的示意下,中年jǐng察说道:

    “经过初步勘察,根据尸体比表烧伤的生活反应、闭眼征象、呼吸道内及消化道内的烟灰炭末等征象,排除其他死因后,我们判断赵作霖是被烧死的。而赵天是被硬物贯穿肺部,因失血过多而死亡。两具尸体都严重焚毁,需要回局里作进一步的尸检。经过对现场的勘察,并没有打斗痕迹,也没有外人进入的迹象,在现场残留有大量蜡烛燃烧后的痕迹,我们初步怀疑两人的死亡是因意外而造成的。”

    “赵天死亡的凶器找到没有?”

    “暂时没有发现,屋内的东西符合伤口特征的我们正在比对。”

    路明想了想,转头对着潘辰和秋宇翔说道:“潘总,秋少,按照程序我们还需要对相关人员进行走访,希望你们能够配合。”

    两人自然没有什么异议。庄宇翔打电话让张玉宁安排了一下几人的住宿,便带着孔方先行离开了。

    “毒箭木中毒,选手自杀,辰姨被诅咒,赵作霖离奇死亡,胖子,你说这里面有没有什么联系?”秋宇翔突然问道。

    “不知道。”孔方很直接地便回答道:“这些还是你这个地主头痛去吧,我到是对那个什么刑侦队长很感兴趣,你发现他上的异常没有?”

    秋宇翔白了孔方一眼,说道:“你就只对美女、金钱还有符箓感兴趣。那个叫蒋波的队长因为是被人下过封魂咒之类的东西,干jǐng察这一行的,或多或者都会沾染上一些负面能量,这有什么好稀奇的。”

    “只是好奇而已。”孔方点了点头,同意秋宇翔的说法。

    就在此时,两人突然对视一眼,同时将头转向了不远处的沙滩码头处,不约而同地急忙奔了过去。

    在码头上,停靠着一艘白sè的游艇,此时,杰西卡正带着几人准备登船。看着眼前几位青靓丽的学员,杰西卡脸上闪过了一丝骄傲和自豪。这个叫“风”的组合,在导师选拔环节引起了大家的注目。几位成员各具特sè,外貌出众,更难得的是声线优美,高低得当,所长歌曲让人有种风拂面的感觉,同时很有才华,原创的歌曲也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肯定,因此在选拔上为了将其纳入门下导师们可以说是各不相让。最后还是遵从了她们自己的意愿,被杰西卡收入门下。不过因为这组选手实力明显高于其他人,所以经过逸云与所有导师的紧急协商,决定杰西卡手中的第二个选择权作废,也就是说她只能带领风组合冲击冠军。对此杰西卡倒是不屑一顾,她相信在自己的培养下,这个组合一定可以夺冠,甚至在整个华夏或是国际舞台,她们都将留下自己的浓厚的一笔。

    “给你们布置个人物,对着朝霞,唱出你们的心声!”

    杰西卡突然转,对着正叽叽喳喳聊着天的众人说道。

    丁曼等人经过一天的相处,也大概明白了这个导师的xìng子,相互看了看,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能够被杰西卡看重,几人可以说兴奋无比。杰西卡可是几人共同的偶像,而且作为现在国际顶级明星,如果她真心想要培养谁,那此人一定星途无量。这次被杰西卡选中,不仅能够和自己心中的偶像朝夕相处近一个月,而且以后的前途也似乎因此而被点亮,在确认自己成为了杰西卡的弟子后,几人一晚上都几乎没有睡着,兴奋了一整夜。同时,和杰西卡相处下来,除了开始的紧张,几人也发觉自己的导师似乎并不难以解除,只是那稀奇古怪的联系方法,倒是让几人即忐忑又新奇。

    此时的太阳已经升上了半空,金sè的光芒无私地洒向了世间万物。湛蓝的海水也度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海波漾,波光粼粼。海浪轻轻拍打着沙滩,清晨的雾气尚未完全散去,带着丝丝的留恋,顺着海风流窜在人们的鼻尖。淡淡的海味让众人心舒畅,由丁曼带头,几人即兴哼起了一首小曲。

    几位女生的声音高低不同,迎着升起的朝阳,嫩的脸庞在淡淡光晕的衬托下犹如白玉般晶莹剔透,燕环肥瘦,令人耳目一新。清脆的声音在碧蓝的天空中回,zì yóu的海鸟扬起欢愉的翅膀,穿梭在歌声之中。虽然她们的歌声中还有着些许稚嫩,但是杰西卡却赞赏地点了点头,闭着眼睛欣赏起来。

    在码头不远处,秋宇翔和孔方静静地站在一旁。孔胖子目不转睛地盯着码头上的几位少女,脸上露出了不堪地笑,不时还用那肥胖的双手擦擦嘴角的口水,让秋宇翔鄙视不已。

    “太美了……”这已是孔方第五次用相同的话语赞扬了。

    “美是美,但多了些东西。”秋宇翔似乎也陶醉在她们的歌声中,只是眼眸里不时闪过一丝jīng光,盯着几位女生,淡淡地说道。

    “现在就过去?”孔方狠狠擦了一下已经滴到前的口水,大咧咧地说道。

    “走吧,现在这个岛给我一种不安定的感觉,以防万一,跟过去吧。”秋宇翔一拍手中的折扇,大步向着码头走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