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娃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在主岛一处别墅里,赵作霖瘫倒在沙发上。桌上酒瓶里的酒已经所剩无几,金黄的液体还在晃动着,散发出阵阵酒香。一个穿西服的青年满脸焦急的站在一边,看了看沙发上的赵作霖,yu言又止。

    “小天,收拾收拾,准备离岛吧。”

    赵作霖对这个侄子现在也是有点怨愤的。要不是他做事不干净,让人抓住了把柄,今天的事也许就不会这样了。刚才接到秘书的电话,自己在逸云的股份被人强行收购,现在手上剩下不到一层,虽说也赚了不少,但是自己已经失去了在逸云的话语权。面对鼎泰集团这个庞然大物,他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得看着父亲辛辛苦苦打下的基业断送在自己手上。

    “叔叔,我们就这样算了?”赵天有点不甘愿。在逸云,因为有赵作霖作靠山,他几乎是呼风唤雨,这几年他玩过的明星也数不胜数,一下让他失去所有一切,他很不甘心。

    “还能怎样?我们斗不过的。”赵作霖显得有点萎靡,半点jing神也提不起来。他又何尝甘心,可是却没有一点办法。

    赵天也知道现在已是无力回天,在内心深处,他并不认为自己所做有什么不对,现在这个行业普遍存在这个问题,又不是他一个人这样做。想到将要失去的一切,他心有不甘,心中的那股怨气怎么也发泄不出来。此时,一样东西突然从他脑中闪过,眼中涌起一丝凶戾,对着赵作霖说道:

    “叔叔,你还记得那件东西吗?”

    “什么东西?”赵作霖疑惑地问道。

    “就是上次那个蒙面人给的。”赵天小心翼翼地提醒道。

    赵作霖一下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他记起了侄子说的到底是什么。

    在几年前,一个神秘人给了他两个布娃娃,说是自己无意间帮了他一个大忙送给自己的。这个布娃娃据那人说类似于民间的小人,只要将所恨之人的贴之物塞进去,就能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对此赵作霖嗤之以鼻,随手就将两个布娃娃扔到了某个角落,倒是被赵天给捡了起来收好。

    后来赵作霖与人起了冲突,被人打断了一条胳膊,对方是当地一个颇有势力的黑帮老大,黑白两道都赫赫有名,自觉不是对手的赵作霖原本准备吃个哑巴亏,但是赵天拿出了那个娃娃。无计可施的赵作霖也是没有办法,按照那个神秘人所说试了试。不成想,第二天便传出那个老大横死家中的消息,让两人又喜又怕。虽然jing察也找两人问过话,但他们有明显的不在场证明,因此这事最后也就成了死案。

    自此以后,对剩下的那个娃娃赵作霖是惜若珍宝,可是自己又不敢收藏这种可怕的东西,因此交由赵天保管。赵作霖也算一个有份地位的人,许多麻烦事自己就能摆平,所以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倒是渐渐将这个东西忘记了。今天赵天以提起,他便一下忍不住心中的激,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东西你带着吗?”赵作霖眼中闪过一丝决绝,郑重地对赵天说道。

    “带着。”赵天点点头。这种神奇的东西,他总是随携带着,生怕一不小心就弄丢了。

    “他不仁,别怪我不义了。”赵作霖恶狠狠地说道。现在他心中几个人的影晃过,到底对谁下手,他需要好好考虑一下了。

    傍晚的chun晖岛很是漂亮,远处红彤彤的火烧云就像镶嵌着彩光的美玉漂浮在空中,整个岛屿映照上了一层淡淡的金sè。但在赵作霖的住处,却显得有点yin森。窗帘都被严实的拉上了,只留有一盏壁灯散发着微弱的光亮,整个房间显得有点昏暗。

    此时,赵作霖略显得紧张的和赵天正坐在一旁。在赵天手里,拿着一个巴掌大小的布娃娃。娃娃没有五官,只有一个人形,显得很怪异。在娃娃背后,有一条拉链,似乎可以放什么东西进去。

    “将这个放进去。”

    赵作霖手里拿着一束长头发,双眼恋恋不舍地摸索了两下。他有个怪癖,喜欢收集女人的头发,尤其是自己喜欢的漂亮女人。这束头发是他平时在工作时零星收集的潘辰的,一直视若珍宝,现在将其拿出来,心中还有一丝不舍。但转念想到这个女人的决绝,他一狠心递给了赵天。

    将头发塞进布娃娃的后背,赵天也有点紧张。想到手中东西的神奇作用,他心中有点期待。干涸的嘴唇,他将布娃娃递给了叔叔。

    拿着手中的娃娃,赵作霖心中最后一丝犹豫也消散,咬咬牙,拿起旁边早已准备好的小针,在食指上轻轻刺了一下。疼痛随着指尖传递到大脑,赵作霖咧了一下嘴,看着鲜血从指尖涌出,他快速地在娃娃脸部画了起来。

    三横一竖,娃娃的五官简单的呈现出来,赵作霖此时双手紧紧握着娃娃,口中念念有词:

    “天地灵灵,赐此生灵,以我之血,摄魂拘。我与潘辰积怨成形,天公作证,以法消怨,佑我生平。”

    随着他的念诵,娃娃脸上鲜红的印记慢慢变成了红黑sè,颜sè还在不断加深,最后竟然变为了深黑sè。当赵作霖咒语完毕,黑sè的印记神奇的慢慢消散,就像被吸收了似的,几吸之间,娃娃脸上的痕迹便消失无踪,仿佛就和刚开始一般无二。印记消失后,赵作霖感觉手中的娃娃似乎动了动,因为之前有过经验,他明白法术已经起作用了。

    皱着眉头看了看娃娃,赵作霖眼中闪过了一丝挣扎,最后还是叹了口气,抓住娃娃的左手臂,使劲狠狠一拉!布娃娃发出刺啦一声,手臂顺势断裂开去。看着手里独臂娃娃,赵作霖突然觉得内心深处不可抑制地涌起了一丝快感。将手中拿着的那截断裂的手臂扔进了垃圾桶,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叔叔,为什么不像上次那样直接将头给——”赵天有点疑惑,自己这个叔叔似乎并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

    “对于那个女人,尤其是如此漂亮的女人,断臂比死亡可怕多了。”赵作霖脸上挂着yin冷的笑意,对于潘辰他是恨透了:“娃娃留着,我将一点一点折磨这个女人。”

    在小岛上,秋宇翔等人正围坐在一起,中间堆起一处篝火,上面架着一些食物,正嗤嗤地冒着香味。看着哥哥正聚jing会神的烧烤着食物,庄玉茹只觉得自己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老哥,可以了吗?”

    张玉宁等人莞尔一笑。这已经是她第四次追问了,大家都看得出来,对于秋宇翔的烧烤,她是有点迫不及待了。坐在她一旁的欧阳纤纤早就被好友挑起了食yu,看着火堆上泛着油光的食物,她偷偷将手伸向了一串似乎已经烤好的串。

    “哎呀,烫。”欧阳纤纤一下惊呼了起来,拿起边的一瓶矿泉水便猛喝起来。

    “嘿嘿。”孔方在一旁挤眉弄眼地低笑着。这个欧阳纤纤似乎和他天生八字不合,总是借机戏弄他,让孔胖子不胜其烦。秋宇翔在烧烤时加入了三昧真火,这丫头未等真火散去,嘴巴不脱层皮才怪。

    “还笑?不怕方捷找你麻烦?”秋宇翔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说道。

    孔方一下愣了愣,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从怀中掏出一个叠成三角状的符纸递给了欧阳纤纤。

    “含着。”

    口腔里就像有团火一直在燃烧的欧阳纤纤,现在也顾不得孔方拿过来的是什么东西,灼难耐的她一下变将符纸含进了嘴里。符纸一入口,便感觉融化了一般,从舌尖处涌出一股冰凉的甜意在嘴里扩散。原本灼烧般的感觉一下被压制住,随着凉意的不断涌现而慢慢消散。

    在孔方拿出符纸的时候,正在一旁津津有味看着众人打闹的饶梦之眼中闪过一丝惊异,随之又恢复了平常。暗暗打量了孔方一眼,他又若无其事的和张玉宁聊起天来。

    几分钟后,所有食物都烹调完毕,这也是秋宇翔让人惊讶的地方,竟然能够在相同的时间内将各种食物同时烤好。拿起手中特意烹制的茄子,秋宇翔微笑着递给了蒋玉纱。

    可还没等蒋玉纱接过来,便一下被庄玉茹夺了过去,狠狠咬了一口。

    “哼,老哥就是偏心,给玉姐姐烤的比我们好吃。”

    蒋玉纱笑着摸了摸庄玉茹的脑袋,没有理会一旁无奈的秋宇翔,和庄玉茹调笑起来。

    潘辰在所有人里面算是最年长的了,看着眼前这群青年嘻嘻哈哈的模样,她不由感叹青chun的美好。嘴里咀嚼着秋宇翔烤制的食物,眼中露出了满意的神sè。就在此时,她突然觉得左臂似乎有点疼痛,就像针扎一般。这股疼痛来的很猛烈,让她差点便忍不住叫出声来。

    与此同时,秋宇翔和孔方原本的动作都顿了顿,转过头望向了脸sè有点痛苦的潘辰。还没等两人有所行动,坐在潘辰一旁的饶梦之也是神sè一变,拿起手中的矿泉水便递给了潘辰。

    和饶梦之多年的默契让潘辰并没有多说什么,接过了瓶子。手臂处的疼痛越来越强烈,就像有什么东西在撕扯着自己一半。就在她忍不住想要求助时,握着瓶子的右手突然涌出了一股酥麻的感觉,就像电流一般从右手掌处瞬间流遍全,而左手臂处的疼痛也缓解不少。

    “潘总,夜sè渐凉,我们先回去吧。”

    潘辰感觉手臂处的疼痛减弱了不少,若无其事地点了点头,和几个小辈打了一声招呼,便和饶梦之一切向着别墅走去。在饶梦之起的那一刹那,从他那淡然的眼眸里怵然闪过一道jing光,转瞬即逝,扶着潘辰一同离开了。

    “奇怪呀。”借着拿啤酒的当口,孔方走到了秋宇翔边,想到刚才从潘辰上涌出的那股怨念,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会戛然而止。

    “看来是有人对辰姨不满,用了些邪门歪道的手法。”

    秋宇翔望着潘辰两人消失的背影,手中折扇轻轻一拍,若有深意地说道:“我更敢兴趣的是,那股怨念是怎么消除的。看来有趣的事越来越多了。”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