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凉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一大清早,秋宇翔便和孔方来到了主岛。今天几个女人开着游艇出海玩去了,两个无聊地男人只有到处逛逛。

    “昨晚有感觉吗?”孔方一边贪婪地看着边走过去的一个个美女,一边随意地问道。

    秋宇翔今天穿着一青sè的丝质休闲衫,海风吹过,带起一丝凉意,心很是惬意。拍打了一下手中折扇,望着远处碧蓝的天空,他淡淡说道:

    “没感觉。”

    孔方诧异地转过头看着一脸淡然的秋宇翔。昨天晚上,他明显感觉到主岛这边有微弱的yin气波动,秋宇翔修为比自己高深,而且守圣一脉对此更是jing通,没理由感受不到这股yin气的涌动。发现他眼中闪过的那丝狡黠,孔方无所谓地耸耸肩,又继续打量起那些穿比基尼的美女来。

    两人在沙滩那里分手了。孔方自然是去那美女成群的海边,至于是趁机饱饱眼福还是推销他的产品就不得而知了。秋宇翔则顺着小路一直往山上走去。听玉宁说过,主岛的这座小山是因为火山喷发而形成的,虽然不高,但是沿途怪石嶙峋,颇有一番美感。在山顶修有一座古香古sè的凉亭,能够俯瞰整个主岛,值得一去。

    歌唱比赛现在已经正式进入了为期一个月的培训阶段。现在是导师选择部分。进入十二强的选手,将会被六位导师挑选,每两名选手一位导师,分组进行专业培训。因为节目在此阶段也会进行录播,同时也为了增加这档节目的观看xing,六名导师将分散在整个chun晖岛主岛,需要各个选手自行寻找,为期一天。因为导师擅长的领域不同,所以在一天时间内要找到导师,同时是适合自己的导师,时间还是有点紧迫,而且如果导师不喜欢,也可以拒绝选手的邀请。最后没有邀请到合适导师的选手,将会被集中进行普通培训,与其他选手比较起来,起点也低了一筹。因此,此时的主岛,空气都显得有点紧张,不时有一两个选手从秋宇翔边走过,急匆匆的奔赴下一个地点,让他不由摇了摇头。

    早上的阳光照在上,带着大海的湿润,让人不自觉有种懒散的感觉。抬头看看蔚蓝的天空,秋宇翔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转头望着不远处那露出一角的凉亭,举步慢慢走了过去。而就在此时,一阵尖锐的叫声却划过天空传入了耳际。

    “不可能,老师,你确定?!”

    在山顶有一个修建的很是典雅的凉亭,它的造型别具一格,由两个相连的六角单檐亭组成,那黄sè琉璃瓦在阳光下甚为美观,就像翩翩起舞的蝴蝶,闪动着绚丽的翅膀,因此这个凉亭又被人称为蝶亭。

    此时的蝶亭里有几个人正在里面,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女人正慵懒的偎依在凉亭一侧,穿着一条纱裙,傲人的部用一条白sè的丝巾包裹着,婀娜的段让一旁的几人男人都暗自吞了吞口水。女人原本带着的墨镜现在被拿在了手中,碧蓝的眼睛正带着一丝不可思议,人的红唇里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

    “no,小姐,我说过了,请你离开。”

    这位美女赫然就是昨天和潘辰在一起的杰西卡,作为导师之一,她当然有权力拒绝选手的邀请。只是这个选手似乎有点不太甘心,竟然当面争辩起来。作为国际知名的明星,对于这种小人物,她当然毫不留地再次拒绝了。旁边的摄影师似乎感觉到了一个爆点,兴奋地将镜头对准了杰西卡面前的那位选手,面容沉静,但是在内心深处,却是巴不得这个女人闹起来,这样节目也将会增加更多的观赏xing了。

    “不可能!昨天晚上——”

    在杰西卡面前的是一位长发披肩的女生,材修长,凹凸有致,一张粉嫩的笑脸显得有点狐媚,尤其是那尖尖的下巴,有种人的妖艳感。此时这位美女一脸的震惊,大大的眼眸里升起一丝恼怒。不过可能想到了什么,她口中的话只是说了一半便打住了,看着杰西卡已经转向一边的脸庞,女人脸上的不愉更加浓烈,拿出手机转便愤愤离开。

    眼角瞥见高挑女人离开的背景,杰西卡眼中闪过一丝不屑。虽说自己来华夏的时间并不多,但是一些东西她还是了解一点。在被无限放大了很多倍的某些规则面前,有些人不能坚持本心,那她也莫能助了。

    一个漂亮的女人急匆匆从边走过,秋宇翔皱了皱眉,在浓烈的香水味下,似乎有什么东西让他有点诧异。远处还传来女人打电话的声音,好像在和什么人撒着,那麻的声音让秋宇翔心里也忍不住打了个颤,加速了向凉亭爬去的步伐。

    想不到一大早蝶亭便有人了,而且还是一个外国女人,秋宇翔并没有太过在意,选择了与那个女人相对的另外一边走了进去。站在古香古sè的凉亭里,迎面吹来cháo湿的海风,海浪阵阵,拍打着沿岸的怪石,远处天水一线,白帆点点,不时有一两只海鸟划过长空,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叫,chun晖岛的清晨,舒适,宜人,让秋宇翔心中的杂念就像被洗涤过般,真个人也显得空明起来。

    秋宇翔进来时便引起了杰西卡的注意。原本以为是这次比赛的选手,但是仔细一看却又不是,应该是岛上的游客,但是她还是不由的多看了几眼。作为世界顶尖明星一列的杰西卡,见识过不同国家不同人种的英俊男人,可以说是阅人无数了,但是眼前这个华夏男人,却让她有种不一样的感觉。那种感觉很是奇怪,于外貌无关,只是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不可抑制的感觉。

    看着淡然地站在凉亭里的秋宇翔,海风吹拂着衣角微微飘起,手中拿着一把折扇轻轻拍打着,远处蔚蓝的大海波光粼粼,这幅画面让杰西卡一下看得有点发呆,在她心里只觉得这个男人似乎和整个天地都融为了一体,但又像夜空中闪烁的星星一般,不时发出璀璨的光芒。

    “嗨,你好,能认识一下吗?”

    杰西卡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对自己仿佛有着莫名的吸引力一般,也没多想,径直起走了过来,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秋宇翔奇怪的转过头来,看着这个漂亮的外国女人,那满头的金发在阳光下闪烁着淡淡的光芒,加上脸上的那丝微笑,让他心中的不快一下消失,轻轻点了点头,嘴角带起一丝笑意,说道: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我叫杰西卡,你呢?”

    发现秋宇翔在面对自己时并没有什么异常,仍然十分的淡然,杰西卡突然觉得心中有点不忿,还没有哪个男人再自己面前能够表现的如此淡定,这却更加深了她对秋宇翔的兴趣。

    “秋宇翔。”

    敏锐地感觉到了杰西卡心中的怨愤,秋宇翔有点莫名其妙,不过还是很客气地告诉了自己的名字,接着便再次望向了远处的大海,一点继续交谈的兴趣也没表现出来。

    原本等着秋宇翔挑起话题的杰西卡突然觉得有点气馁,习惯了被男人奉承讨好的她,一下发现面对眼前的男人,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交谈下去了。看着秋宇翔柔和的脸庞,杰西卡皱起了可的眉头,思考起什么来。

    边站着一个美女,秋宇翔有点无奈,同时觉得尴尬无比。和外国人打交道,他这算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和表面的淡然不同,心里还是有点微微紧张。

    两个人就这样无语的站在凉亭里,一旁的摄影师奇怪地看着两人,有点无聊地左顾右盼起来。突然,这位四十多岁的男人眼睛猛睁,盯着远处忍不住大叫起来:

    “她要干什么?!”

    秋宇翔和杰西卡都被他的这声惊呼所吸引,顺着视线方向望去,两人脸上都同时一惊,杰西卡更是震惊地将手捂住了红唇,轻轻发出了一丝惊叫。

    在距离他们大约五十多米远的一处悬崖上,正站着一个女人。从穿着上来看,似乎正是刚才离开的那个人,杰西卡还记得她应该是叫做朱蕴含,是这次比赛的选手。

    此时的朱蕴含背对着凉亭,正一步步向着悬崖走去。在悬崖下,惊涛拍岸,汹涌的海水不断拍打着突起的岩石,无数的暗礁在涌动的海水中不时露出狰狞的面目,如果人从上面掉下来,基本没有存活的可能了。

    “喂!喂!”摄像大哥也是个人心肠的人,发现朱蕴含似乎不管不顾的径直向着悬崖走去,只有几步便会掉下崖底,忍不住大喊起来。发现并没有什么作用,连忙放下了手中的摄像机便飞奔着向她所在的地方跑去。但是以他的速度,根本不可能在女孩子掉下之前跑到。

    杰西卡碧蓝的眼眸里涌起了一丝懊悔,虽然女孩现在的举动和她关系并不大,但是她下意识的就认为她之所以轻生和自己拒绝当她导师有直接关系。看着只差一步便会掉下悬崖的朱含蕴,杰西卡忍不住大喊了起来。

    她的喊叫并没有换来什么效果,朱含蕴没有丝毫停留地一脚踏空,整个人猛地一头栽向了汹涌的海面!

    看着犹如大石般掉下悬崖的女孩,秋宇翔眼中闪过一道jing光,耳边杰西卡的尖叫声骤然响起,犹如魔音灌耳似的震着鼓膜。他形一晃,一步向前,踏上凉亭的边缘双脚一蹬恍如一只大鹏凌空跃出了凉亭!

    在杰西卡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秋宇翔就像一只海燕似的,子在半空中划出一道虚影,笔直向着那掉落悬崖的女孩shè去!眨眼之间,便来到了紧闭着双眼一头向下坠落着的女孩边,双手一横,将女孩抱在了怀中。

    此时的秋宇翔眼中突然暴起一阵青光,眉头微微皱了皱,左手手指飞快的舞动了两下,一道青光犹如小蛇似的突然从指间涌出,缠绕在手指左右几圈后,随着手掌一握,又收敛入掌心之中。两人的体还在不断下降着,那滔天的海浪似乎都能勾住他的双脚。

    没有丝毫停留,秋宇翔将女孩子放到左手,右手折扇对着海面猛然一挥!一股气浪带着点点金光顺着折扇方向狂涌而出,一道金sè光晕以此为点,猛然爆发,扩散开去。海面就像被炸弹侵袭了似的,砰的一声溅起了十几米高的巨浪,夹着着一些岩石的碎末,四散飞溅开来!

    激起的浪涛遮住了杰西卡的视线,白sè的水珠不受控制的沾到了她的衣服上,浑上下就像被一盆冷水淋湿了似的。冰冷的海水让她口中的尖叫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忍不住打了寒颤,接着双眼却露出了不可思议的jing光,有点痴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在漫天水浪之间,一个影踏浪而来。在他脚下无数的海水形成了朵朵莲花,就像轻踏在云朵上似的,从虚空之中走了过来。在他怀中,横抱着一个人,赫然就是朱含蕴。

    接着海浪的反击之力,秋宇翔一跃回到了凉亭里,同时将怀中的女孩轻轻放在凉亭的长椅上。看着眼前脸sè苍白的女孩,杰西卡暂时放下了对刚才一幕的震惊,连忙走了过来,用自己学过的急救知识对朱含蕴检查起来。而一旁已经走回的摄影师也焦急的拿起了电话,通知了相关人员发生的事

    “都怪我。”

    发现女孩子可能只是暂时晕厥过去,杰西卡有点自责地低声说道。

    “不关你的事。”

    秋宇翔感慨于眼前这个杰西卡的善良,忍不住出声说道。而在他的左手,自从救回朱蕴含后便一直没有松开过,此时更是握紧了拳头,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