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意外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这就是毒箭木?”蒋玉山看着眼前这棵普通的树木,好奇地上下打量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在听说了昨天主岛上发生的事件后,对于毒箭木这种珍贵的树种几人都很感兴趣,纷纷邀约来到了事发地点。原本众人脑中幻想着,这种世上最毒的树木应该长得张牙舞爪貌若魔鬼一般,但实际况却完全不同,不由有点失望。

    “可惜呀,红背竹竿草被你小子用了,不然我可是大有用处。”在周围的草丛里仔细翻了个遍的孔方一脸遗憾地说道。

    毒箭木的伴生植物红背竹竿草一般就只有一株,这两种植物相生相克,如果运用得当,可以制作成一种特殊的符箓,对于孔方在制符上的突破也会很有帮助。符门的修炼方法和一般门派有些区别,凭借诛地印的作用,只要门人在制符上有所突破,修为也会跟着上涨。孔方现在的修为,也突破了化神三转,开始斩去三尸,达到了四转修为。感受到修为提升的好处,现在他对一切能够帮助修行的东西都是如饥似渴的。

    “对了,孔胖子,我一直想问你,你怎么叫我老哥竹竿呢?”庄玉茹一下想到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看着秋宇翔那健硕匀称的材,好奇地问道。

    旁边的蒋玉纱和张玉宁也是疑惑地看着孔方,对于他对秋宇翔的称呼,两人也是存疑许久了。

    “这个事有点复杂。”孔方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解释,想到第一次看见秋宇翔的景,不觉有点莞尔。

    “还是我来说吧。”秋宇翔看着孔方那鬼怪的笑容,心中师父那和蔼的模样再次浮上心头,微微一笑说道:

    “应该是十几年前吧,我被师父带着一起去拜访他所在的门派。老一辈的人都有那种攀比的心态,尤其是对传承人,所以我俩不温不火地比试了一场。那时的胖子材就已经初见端倪了,而且据说极其不用功,结果自然是被我狠揍了一顿。修为上比不过我,他也就只能口头上占点便宜,相对于他的材来说,当时我也算瘦小了,竹竿这个称呼就莫名其妙地被他叫了这么多年。”

    “你还不是欺负我当时没有继承诛地印,修为提升不上来。”孔方显然对当年的比试还耿耿于怀,不服气地辩驳了一句。

    “我也还没得到混元扇。”秋宇翔不屑地瞥了胖子一眼,淡淡说道。

    “我——”孔方一下被呛着说不出话来,嘴巴蠕动了两下,深深叹了口气,沉沉地说道:“是呀,当时年纪太小了,将老头子气的不行,漫山追着我打。哪成想这家伙没几年就翘辫子了,真是可恶!”

    孔方虽然口中如此说着,但是眼中对其师父的缅怀却不由自主地涌了上来。秋宇翔脸上也闪过一丝黯然。师父的死因现在也才只有个头绪,想到由石牌牵扯出来的那个庞大组织,他不由握紧了手中的折扇,眼中闪过一丝悲伤。

    气氛突然变得有点凝重。蒋玉纱轻轻走到秋宇翔边,主动拉起了他有点冰凉的手,眼带关切地盯着他。有点诧异她的大胆,秋宇翔看着蒋玉纱柔无限的眼眸,心中的那份悲伤不由减淡了许多。

    “不公平呀!”孔方一脸嫉妒地看着正浓非常的两人,不忿地叫到。

    蒋玉纱飞快地放开了握着的手,狠狠盯了孔方一眼。这胖子讪讪地笑了一下,转头装作看海,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短暂的打趣让现场气氛一下轻松起来,大家不由开始讨论着接下来去哪里游玩。

    而此时,在主岛宾馆的大会议室里,桌椅已经被移开,空出了偌大一个空旷的地方。在会议室前方的电子屏幕上,滚动播放着一些注意事项。在屏幕前,站着男男女女几人,正在给眼前的学员讲什么,应该是组办方的人。选手们现在正静静地站着,耳边回响着培训期间需要注意的事项,一些谨慎的选手甚至拿出了纸笔记录起来。

    在会议室后方的一个休息间里,一个巨大的屏幕显示着会场的场景,两三个工作人员正坐在前面cāo纵着监控器。在休息室后面是一排棕sè的真皮沙发,前面的茶几上摆满了各式水果,沙发上潘辰和几个男女坐着,其中甚至还有一个外国女人,三十多岁,金发碧眼,材高挑,穿着随意,散发出一股成熟的风韵。

    “杰西卡,你认为这次我们的选手素质怎么样?”潘辰妩媚地轻启樱口,含住了一颗浑圆的荔枝,向那位外国女人问道。

    “亲的辰,我看了之前的录像,还是有几个人不错的,对此我很感兴趣。”杰西卡懒散地靠在沙发上,看着屏幕上闪过的一张张略显稚嫩的脸庞,微笑着说道。

    两人交谈都是用的英语,旁边有人懂,也有人不懂,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们欣赏两位美女的风姿,其中一个三十多岁极其英俊的男人,更是用慕的眼神紧紧盯着潘辰的一举一动,眼眸里充斥着毫不掩饰的占有yu。

    对于周围人的目光潘辰早已习以为常,和杰西卡轻松地聊着天,她的眼光却落在了屏幕角落处一个上。

    这是一个年轻的男人,穿着黑sè的休闲衬衫和一条修长裤,拔,微微靠在会议室的墙壁上,整个人显得休闲无比。青年剑眉笔,双眼细长,高的鼻梁显得有点秀气,薄薄的嘴唇紧闭着,整个人给人一种内敛的感觉,浑上下充满了一股云淡风轻般的感觉,加上人长很帅,会议室有一半的女xing都将目光偷偷落在了他上,即使正在台上讲着什么的那位中年女xing,视线也频频扫过这个男人所在位置,眼中有一种诡异的光芒。

    “好了,应该注意的事项我也一一说明了,明天你们就将进入导师挑选阶段。这里可以告诉大家一个小秘密,有些导师已经到达,在这里,所有公共场合我们都装有摄像装备,以求最真实的展现你们的状态,大家要小心一点了,你们的每个细小环节,可能都会影响到以后导师对你们的态度,所以大家努力吧,我和公司期待着你们成为巨星的那一天!”

    动员大会在选手们泪的掌声中结束,大家都带着忐忑和激动的心逐一离开,有些选手甚至立刻赶回了房间,将自己认为最得体的衣服穿了出来,在主岛上溜达起来,以求突遇某位导师,给他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庄玉茹和孔方在主岛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许多选手都穿着靓丽的衣服在他们眼前晃悠着,道道赏心悦目的风景不时从跟前闪过,让孔方花痴般的留下了口水。

    “孔胖子,你就不能收敛一点吗?真丢脸呀。”

    庄玉茹一脸嫌弃的模样离得孔方远远的,这个胖子的表现确实有点不堪,让人惨不忍睹。和哥哥他们分手后,两人对这次来主岛参加比赛的明星很感兴趣,于是便顺路向着岛内闹的地方走去。

    “咦?胖子,你看那两个人在干什么?”兴致勃勃的庄玉茹突然拉了拉孔方,神秘兮兮地向着一个方向指了指。

    “哪里?哪里?”孔方也是个猥琐的xing子,听见庄玉茹声音中的古怪,连忙转过了头去。

    那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路旁杂草丛中,等孔方发现时,背影已经消失在树丛中。

    “我们跟过去看看?”孔方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看你一副猥琐的模样。”庄玉茹不屑地白了他一眼,不过脚步却径直向着两人消失的树丛那边走去。后面孔方yin的低笑了几声,几步之间也跟了过去。

    树丛后面是一片僻静的海滩,两人人正站在海边,交谈着什么。那位男人的子慢慢的向着女人靠近,似乎有着什么企图。

    “琪姐?”庄玉茹和孔方躲在草丛里,远远看着两人的背影。

    “你认识?”孔方目不转睛地盯着那男人缓缓伸向女子腰间的手,眼眸里闪过一丝兴奋,头也不回地问道。

    庄玉茹并没有回答他,皱着眉看着范琪的影,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姐姐会和一个男人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

    “许明明,有什么事你说吧。”范琪不冷不地说道。

    开完动员大会后,许明明单独找到了她,说是有一些内幕消息可以告诉自己。范琪想了想还是跟了过来。许明明的心思她还是能够猜到一点,不过在她看来,光天化ri之下,这个男人也不可能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

    “琪琪,你还不知道我的心思吗?”许明明一脸柔地看着对自己冷淡的范琪,那凹凸的材在海风吹拂下贴着薄薄的纱衣,让他心中的一团火就像被点燃了一般,双手忍不住便往她那纤细的蛮腰摸去。

    “请你自重点!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恼怒得一把拨开许明明那双手,范琪死死瞪了他一眼,转便向后走去。她这举动不仅让许明明愣了愣,就连藏在后方草丛里的两人也心里一跳,因为范琪是正对着两人所在位置而来的。

    “琪琪,你知道导师其实已经内定了吗?”后许明明的声音传了过来,让范琪停了下来,忍不住转过去。

    “你怎么——”范琪还未将话说完,却突然觉得眼前的许明明似乎有点不一样了,尤其是一双眼眸,幽黑发亮,就像一颗星辰似的吸引着她的目光。这种目光似乎在哪里见过,但是她来不及细想,整个人就感觉像是被眼前这双神奇的眼睛给吸附柱了,就连许明明来到自己边也毫无察觉。

    许明明嘴角挂起一丝诡异的笑容,一把握着了范琪嫩的香肩,一双手在她柔软的肌肤上摩挲着。

    “咦?”就在此时,躲藏在草丛中的孔方发出了一声惊讶,眼带奇怪地仔细打量起距离他们不远的这两人。

    一旁的庄玉茹也是皱了皱眉,就在刚才一瞬之间,从许明明上传来一股让她很不舒服的感觉,现在竟然这个男人敢将冒犯范琪,实在忍不住的她一下站了起来,几步便向两人冲去。

    “你干什么?!”

    突如其来的叫喊让许明明吓了一条,看着迎面而来的庄玉茹,他眼中不由自主地闪过了一丝yin邪的光芒。而范琪,也像是美梦被惊醒了似的,一下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以一个暧昧的姿势和许明明站在一起,连忙退了开去,脸上涌起一股厌恶。

    “这位小姐,您是?”许明明对于范琪的神不以为意,做出一副温文有礼的模样,微笑着想着庄玉茹问道。

    不可否认,这个男人长的很好看,应该是大多数女孩子心中白马王子的模样,可是庄玉茹毕竟不是一般的女孩,只是眼带不善地瞪了他一眼,便拉着还有点雨里雾里的范琪离开了。

    许明明脸上涌起一股恼怒,望着离开的的两人背影眼中浮现出了一股yin戾之气。

    所有的一切,都被隐藏在草丛中的孔方瞧进了眼里,他默默的离开,并没有知会庄玉茹,向着小岛走去。他和秋宇翔是一世兄弟,他的妹妹也就是自己的妹妹,绝对不许有不好的事发生在这个可的少女上。防微杜渐,将危险扼杀在摇篮,是他一贯的做法。只是现在在秋宇翔的地盘上,有些事还是需要先和这个地主沟通沟通才行。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