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阻拦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哎,我就知道竹竿让我过来就没有什么好事。”

    就在蒋玉纱两人遥望天际的时候,孔方那肥胖的子拖拉着从远处走了过来。接到秋宇翔的电话后,他便马不停蹄地赶往了龙津。也是他运气好,他所乘坐的飞机是最后一班正常达到目的地的,后面的航班均因为地震原因无限期延迟了。到达龙津后,因为道路阻塞,他只得一个人孤翻越了多出塌方的山林才好不容易达到了龙县。

    “孔胖子?你怎么来这里了?宇翔呢?”蒋玉纱有点惊讶。在东市的时候她便通过秋宇翔认识了这个市侩的胖子,知道别看他吊儿郎当的,但是和秋宇翔却是过硬的交,现在他莫名出现在这里,保不齐就和那个男人有关系。

    “嫂子,你说我命苦不?竹竿一个电话,就眼巴巴的过来了。这不还没见到本人,就要开工了。”孔方语气调侃地说道,但眉宇间却充斥着一股严峻。望着远方慢慢飘来的乌云,孔方从怀中摸出了一叠黄纸一张张数了起来。

    “有什么事吗?”蒋玉纱现在已经慢慢接受了秋宇翔所说的那些事,这个胖子应该也是宇翔所说的那一类人,看他那严肃的模样,她心中不由升起了一丝担心。

    “没事,交给我吧。我想竹竿应该也在赶来的路上。”孔方大咧咧地摆了摆手,大步向着安置点外走去。看着他那肥胖的影消失在视线里,蒋玉纱却突然觉得心中一紧,似乎什么不好的事就要发生一般。

    “玉纱,那是谁?我们要不跟过去看看?”付景芝有点好奇地问道。

    蒋玉纱摇了摇头,说道:“那是宇翔的朋友。他们应该有自己的事,我们不用去搀和了。”

    蒋玉纱知道如果孔方真有什么事,她们去了也只会是累赘,现在只有祈祷没有什么大事发生。想到这里,她心中不由对那个男人充满了嗔怒,干什么事也不和自己说一声,让自己现在瞎cāo心,等他回来一定要好好说一说。她并没有发觉,在内心深处,秋宇翔的影已经在不知不觉间烙下了一个深深的印记。

    在离安置点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河滩,时已严冬,江水早已干涸,一大片大小不一的鹅卵石暴露在空气中,呈现出一片颓败的青黑sè。孔方静静地站在河滩之上,在他周围的河上,几个暴露在空气中的鹅卵石上贴着几张黄sè的符纸,形成一个圆圈包围着他。此时的孔方面sè凝重,手里还捏着一张符纸,看着远处越来越近的乌云,感受着空气中蕴含着的丝丝凉意,眼眸里充满着前所未有的严肃。

    乌云渐渐靠近,已经快蔓延到他头顶的那片天空。那片漆黑的乌云张牙舞爪地,肆无忌惮吞噬着晴朗的天空,夹杂着yin冷的狂风,席卷而至。孔方上的衣服猎猎作响,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缝,就在乌云、狂风袭来之时,他突然举起了右手,那张符纸在空中行云流水般划出道道轨迹,口中念念有词:

    “天道乾坤,无极万物,天地元气听我号令,启!”

    手中黄纸突然燃烧起来,以其为中心,周围贴在石头上的符纸纷纷燃烧,在火焰之中,缕缕金黄sè的光晕升起,瞬间分出一道光芒shè向孔方手中正在燃烧着的黄符。八道金线以孔方为中心,形成了一个金sè的盖子,以此为原点,一层淡黄sè光幕向两边蔓延,几息之间便出现了一层连接天地犹如纱幔似的光幕。而此时,乌云也正好移动到光幕所在地方,一和这层淡黄sè光晕接触,其中蕴含的黑sè便减淡一分,同时整个云层就像被阻挡了似得,静止不前,后面的云层不断在前方堆积,原本颜sè淡化下去的乌云,再次变得浓黑起来。

    随着云层的不断堆积,孔方脸sè也越发苍白。手中的黄符已经燃烧殆尽,一个手掌大的金sè光圈围绕在他手中,但是那颜sè也随之黯淡下来。

    就在此时,从干涸的河对面,慢慢走过来一个影。说起缓慢,只是在视觉上造成的错觉,仅仅十几秒的时间,这个影便从大江对面的树林中来到了孔方面前不足百米的距离。这是一个光着子的男人,八尺多高,一头浓黑的长发披散在腰际,随着凉风轻轻飞舞着。男人全皮肤白皙,鼻梁高耸,薄薄的嘴唇抿着,双眼乌黑,眼白几乎看不见,眉毛不知为何一根不留,整个人看起来很是怪异。在男人眉宇之间有一小团乌黑的气团在翻滚着,就像第三只眼睛一般。

    当孔方看着那个男人眉头之间的那团黑气时,口却像是被重锤狠狠击打了一般,一口心血忍不住扑哧一声喷了出来,目瞪口呆地望着他。

    “这是什么东西!”

    感受着男人上那团黑气中蕴含着的浓烈煞气,孔方心中巨震。能够在一招之间便破去自己的五方光幕之人,修为可见多么的高深。尤其是那团黑气,给他一种心悸的感觉,丝毫不下与当初在圣山遇见的那个被初代守圣镇压的妖物。

    这个男人正是在古墓消失的古尸,只是现在似乎几经开启了灵智,具有了一股毁天灭地般的力量。古尸在穿过五方光幕的时候,子顿了顿,歪着头似乎思考了一下,看着前面的面sè苍白的孔方,突然子一震,化为一道利光扑向了孔方。

    在五方光幕被破掉的一刹那,孔方便做好了防备。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古尸竟然速度如此迅捷,而且不由分说便动了手,感受着一股刺肌的劲风迎面扑来,他只得双手交叉,结成一方手印,堪堪挡在了这道气浪之前。

    轰的一声,气浪与孔方相接,只见他周突然泛起一层金黄sè的光晕,接着整个人便像飞鸟似的呈抛物线向后倒去,重重掉在了地上。那凹凸不平的河重重击打在背后,即使有他那一层厚厚的脂肪做铺垫,也摔的他眼冒金星,忍不住惨叫了一声。

    要不是怀中的诛地印突然发威,孔方知道就这一下就可以要了他的老命。感受着全就像被碾压过一样的疼痛,他不由心底冒出了一阵凉意。

    古尸并没有停留,发现孔方并未如预期般消灭,它怒吼一声,径直再次向已经倒地不起的他扑了过来。孔方脸sè一下变得煞白,他可不认为凭借自己还不能完全掌握的诛地印会再次发威,感受着那犹如匕首般破空而来的气劲,他心中暗叹了一声老命休矣。

    就在此时,两人后突然传来一阵空气摩擦之声,一道红光划过虚空,笔直的向着古尸急shè而来!只听见咣当一声巨响,在距离孔方不足五米的地方,古尸的影显现出来,在其左肩部位,一道半米来长的伤口赫然在目,深可见骨的伤口翻出层层紫黑sè的肌,却没有一丝鲜血流出,而且在伤口处,一层淡淡的黑气笼罩着,整个伤口正以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在古尸前方,一柄利剑斜插在泥土里,剑已经布满了裂痕,整个剑柄也缺失了一半,正颤巍巍地晃动着。在两人后,秋宇翔和容灵子正急速赶过来。而此时容灵子脸sè惨白,一丝鲜血顺着嘴角流了出来。刚才和古尸硬生生的一击,xing命相修的宝剑被震裂,连带着他也受了不小的伤。

    “你没事吧?”秋宇翔跃过正低头思考着什么的古尸,一边jing惕着它再次暴起,一边走到了孔方边。

    “这又是什么东西?这么厉害,你怎么总是遇到这种逆天的妖物。”孔方颤抖着子艰难站了起来,他发现现在自己双腿都还在颤抖着,无奈地对着秋宇翔说道。

    尴尬地点了点头,秋宇翔扔过去一颗丹药,背对着孔方,戒备着说道:“这就是我提到的那个古墓里的尸体,现在应该开启了灵智,急需阳气调和。”

    孔方脸sè一变。那个古墓听秋宇翔说可能是西周时期的,那眼前这具古尸可以说已经存在几千年了,所需阳气极其庞大,而现在方圆百里内,阳气最盛的地方就是各个安置点了,如果放任这个古尸,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不对呀,按照你给我的信息,这具古尸既然能够开启灵智,按理说早就形成旱魃了,但是看它气息完全不像呢。还有,你家伙体没问题吧,怎么一点灵力波动也没有?”

    孔方突然想到一些问题,疑惑地望向了秋宇翔。

    苦笑着摇摇头,秋宇翔知道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只得说道:“出了点状况。这个古尸我也很奇怪,也许是在形成僵尸的过程中出了什么状况吧。”

    “我说两位,现在怎么办?”容灵子有点佩服这两个年轻人在面对大敌时还能谈笑风生的,不过看着那个正目光炯炯盯着三人的古尸,他不得不打断两人的对话。

    “nǎinǎi得,管它是不是旱魃了,只有试试再说。”孔方一咬牙,从怀中掏出了一个贴着一张符纸,龟甲状的东西,赫然是在东市用过的对付那具紫僵的珠鳖鱼。

    “胖爷的宝贝好不容易恢复了,现在又要浪费。”孔方脸上挂着一丝不舍。珠鳖鱼自从灭掉了之前的紫僵后元气大伤,直至现在才恢复过来。想不到这一下又要用掉,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恢复如初了。

    “去!”

    伸手揭掉珠鳖鱼上的符纸,孔方一甩手,一道青光脱手而出,径直向着那具古尸急shè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