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盗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看着眼前盘曲的山路上,当中被一旁山体上滚落的几人高的巨石压断,不时还有许多细石从滑坡的山体掉落下来,前方的道路已经完全被堵死,就是这里,也随时会发生塌方的危险。越往龙县方向赶去,那弥漫在空气中还未散去的浓烈地气,让秋宇翔心中的不安逐渐加深。回想来时在路上看到的一切,倒塌的房屋,惊恐的人群,哭号的亲人,到处都充斥着一股大灾后颓废的景象,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面对巨大的落石,秋宇翔子微微一倾,双脚灵力灌注,整个人在空中划出一道影,犹如展翅大鹏一般跃过了那几块拦路巨石,轻轻落在后面。望着前方布满了从山体上滚落下来的大小不一的石头,秋宇翔皱了皱眉,继续向着龙县方向赶去。

    此时,在龙县古墓发掘现场,考古队员已经完全撤离了这里,到了一处空旷地方聚集。在已经被清理干净的墓道里,常寻枝和一个道装老头正站在自来石旁,仔细打量着已经布满细小裂纹的墓道壁,两人脸sè都有点难看。

    九个壁龛此时都掉落在了地上,碎裂成了几块。当地震发生时,两人刚好赶到发掘现场,只看见一群人惊恐地从墓道里争先恐后地跑出来,那位老道脸sè有点发青,在地震发生的第一时间,他便感觉到了此次震中应该正好就在古墓所在位置!感受着那股从地下狂涌而出的地气,修为高深的他也忍不住脸sè大变。

    常寻枝的脸sè也极其不好看。经过询问,她明白了就在地震发生的同时,这群人竟然罔顾自己的命令,擅自开启了甬道内那扇雕刻着古老符字的墓门!而怂恿之人,就是考古队的副队长吴明。

    当时常寻枝并没有多说什么,但是那yin森的目光却让吴明心中直打鼓。他之所以会怂恿老师自行开启那扇墓门,面上的说法自然是时间紧迫,必须尽快发掘古墓中的文物,而且这里余震不断,古墓又深埋地底,如果有什么不测,那将会是文物界巨大的损失。可是在他内心深处,却完全不是这么想的。从常寻枝等人的态度,他暗自猜测也许接下里的古墓发掘工作会撇下考古队,这对急需一份沉甸甸的考古成果让他能够凭上职称的吴明来说,这次考古重视程度绝对不比他老师低。如果就此打住,那考古发掘出的东西自然和他这个副队长也没有任何关系了。在私心作祟下,他怂恿起老师,擅自开启那道新出现的墓门。

    可是就在他们刚打开那道墓门的同时,一股惊天动地的巨响却从古墓内传了出来,同时大地开始剧烈摇晃起来,所有人再也顾不得发掘,纷纷向外跑去。古墓深埋地底,如果一旦塌方,所有人都别想活命,因此才有了常寻枝两人看到的那一幕。

    “这群无知的人呀。”容灵子叹了口气,无奈地摇摇头:“他们也许不知道自己到底打开了一扇什么样的门吧。”

    常寻枝默然地点了点头。站在墓道里,一股股yin冷的风不时从古墓内呜咽着吹出,暴露在空气中,刺激得皮肤止不住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按理说古墓应该是一个封闭的场所,不可能会有风往外吹来,看来里面可能已经发生了什么异变,让两人有点措手不及。

    “你说的那个人能否感到?”容灵子突然转头对着常寻枝问道。他对这个师侄口中提到的年轻人很是感兴趣,年纪不大,修为却颇高,在现在这个社会,已是极其难得的了,也不知此子是福缘深厚得到了某位大德的传承还是名门之后,如果是散仙,他不由升起了一丝才之心。

    容灵子的神常寻枝一览无余,他心中的想法也猜测到了几分。因为答应过秋宇翔对其份保密,所以她并没有告知师门他具体份。对于这个师叔的打算,她也只能在心中暗自叹息了。

    “师叔,”常寻枝在面对容灵子时,态度很是恭敬:“现在通讯完全中断了,而且因为地气影响,传讯纸鹤也无法送出,暂时无法和他联系。而且他一口气将现在出现的尸蜕全部消灭,我看也损伤不小,短时间内是无法到达了。”

    容灵子对秋宇翔能够解决尸蜕也是极其吃惊。在神宵派传承的古籍里,也有对于这个东西的描述。对于尸蜕,他们的五雷正法正好是其克星,原本以为要现行去龙津市的他,听闻事已经解决,强忍住了心中的好奇,转道直接来到了这里。因为根据现在的况判断,尸蜕的来源,很可能和这个古墓有关,与治人比较起来,深谙五雷正法的他,觉得还是直接来这里探明真相要更有把握一些。

    “那我们先进去吧。”容灵子虽说对秋宇翔这个人很是好奇,但是在内心深处却还是不认为一个青年能够帮上什么忙,思索了一下,便直接向着甬道内走去。

    常寻枝自然无法拒绝师叔的安排,眼中闪过一丝担忧的神sè,勉强跟着容灵子进入了甬道。

    当秋宇翔历尽辛苦到达发掘现场时,常寻枝两人已经进去大约有两个小时了。陈忆因为负责古墓这边的安保工作,所以是和两人一起过来的。此时发现秋宇翔突然到来,心中有点惊讶。据他所知,因为地震从龙津到龙县的道路出现了多处塌方,不能通行,而秋宇翔明显是刚从龙津赶过来的。不过转念一想从开始接触这个男人开始,他所展现出来的种种神奇举动,他似乎有点了解了。

    “常小姐吩咐了现在不许任何人进入古墓。经外围勘测,古墓墓道在地震中局部出现了裂痕,现在进入可能有点危险。”发现秋宇翔似乎有进入的打算,陈忆提醒着说道:“对了,考古队的副队长吴明罔顾命令擅自发掘古墓,已经被我们拘留了。现场的考古队工作人员也被我们疏散到了县里的安置点,这里就留了一对人马进行jing戒。”

    “摄制组怎么样了?”秋宇翔突然问道。

    “没事,只有一个摄像人员有点轻伤,其余人员都安全疏散了。”

    秋宇翔放下了心中的担心,并没有立刻进入古墓,而是站在原地,重新思考了起来。

    这里的事是因为一起盗墓事件而发生的。那货盗墓贼似乎并没有得手,而且因为其上佩戴的石牌,让秋宇翔也追踪到了这里。盗墓贼盗墓时被工人发现,之后逃逸,并发生了和jing察火拼的事,除了一人外,其余人都逃逸了。在和陈忆的交谈中,他也了解到,尸蜕感染的第一个矿工正是当初第一个发现盗墓贼的人,被zhèngfu遣散后,矿工在一周内因为尸蜕入体继而发病,同时感染了和他有过接触的人,这才导致了后面的事

    尸蜕因为存在的特殊,加上周围的环境,应该就是从古墓里流窜出来的。但是那名矿工并未进入古墓,唯一能有联系的就是那群盗墓贼了。但是按照现在的况分析,盗墓贼并未进入古墓,而且就已死亡的那名盗墓则来看,其也并未被尸蜕入侵,那这些尸蜕又是从何而来的呢?那群佩有石牌的盗墓贼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思索之间,秋宇翔又来到了当初陈忆为他们指明的那个发现盗墓贼的地方。

    以前几天因为下过雨,地面上到处都是积满了雨水的小水坑,看着那个一米多宽的土坑,秋宇翔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抬头望着有点yin沉的天空,联想到周围无数的小水坑,秋宇翔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意识到了之所以让他感觉异常的地方。

    按照之前的雨量,这个一米多宽的土坑虽说不至于被雨水灌满,但是应该也有一些积水的,但是现在反观这里,除了坑中的泥土有点湿润外,一丝积水也没有。这种况只说明一个问题,这个土坑的深度绝对不止表面那么浅。

    以这个推测为基础,看来当时那群盗墓贼所打的这个地洞,很有可能已经深入到了古墓内,因此古墓内的尸蜕才得以重见天ri,伺机钻入了那名旷工体内。

    秋宇翔没没有犹豫,立刻叫来了陈忆,让他派出几个人,以这个土坑为中心开始进行挖掘。随着几人轻松的将越来越多的泥土挖出坑内,陈忆的脸sè也随之变的有点难看起来。秋宇翔站在一旁,现在坑内的jing察几乎已经看不到头顶了,随着一铲略显黄sè的泥土被抛上来,他的表开始凝重起来。

    现在已经挖到夯土层了,看来他的判断并没有错误,那群盗墓贼很有可能已经挖穿了墓顶,至于他们进入古墓没有,现在还不好判断。

    “到底了!”土坑内挖掘的jing察此时大叫了起来。

    在坑底,接着微弱的亮光,看见看见几块两巴掌大小的青砖相互交错着暴露在了空气中,在转头之间,是一些密实的黑sè东西,最后边的几块已经被敲落,露出了一个一人多宽的洞来。在青砖之下,是黑乎乎的一片,不时有阵阵yin冷的微风从洞口吹出,很是诡异。

    “这应该就是墓顶了。”摸着转头之间那黑sè的接缝,秋宇翔暗自想到。这些黑sè的东西是铁水灌注后填充进这些缝隙的,一般是为了防止盗墓贼进入,不过看来这里已经被那群盗墓贼打通了。

    “你们守着墓门和这个洞口,别让任何人进入。”虽说他并不是陈忆的领导,但是秋宇翔还是以严肃的口吻吩咐道。从那一丝丝泄露出的冷风中,秋宇翔感受到了浓烈的yin邪之气,对于这些普通人来说,是承受不了这些yin气侵袭的。

    见陈忆并无异议地点了点头,秋宇翔转一下跳入了那个黑漆漆的洞中。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