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灭尸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秋宇翔和郝建一马当先,踏入了停尸房。常寻芝思量了一下,皱了皱眉,也随后走了进去。看见三人都先后进去了,陈忆倒是没有太多的犹豫,拔出了腰际插着的手枪,跟随着三人的脚步也进入了这间诡异的停尸房。

    刚一进入这里,一股刺鼻的腥臭味便扑面而来,看着满地的尸首凌乱的散落在地上,让人不毛骨悚然。在静静的房间里,扑哧扑哧的咀嚼声回响着,因为从监控里已经知道这个声音代表着什么,常寻芝心中又猛然升起一股恶心感,不得不从裤兜里摸出包裹成三角状的黄符衔在了嘴里。一阵清新从鼻尖窜起,这才缓解了心中的那阵气闷感。

    郝建全神贯注的盯着前方,双手紧握枪械,稳稳地在零散的尸首丛中移动着。在拐角处,就是那个尸体所在的地方,尽量从直线上拉开和那个尸体所在地方的距离,他慢慢转了过去。

    秋宇翔终于看见那个正埋首在一具尸体上的活尸。从外表几乎都快看不出它是个人状,原本穿着的衣服早已被子弹打的千疮百孔,青紫sè的肌暴露在空气中,上面还有一些暗黑sè的半点,应该是一些新鲜尸体里的鲜血干涸造成的。活尸颅骨已经塌陷了一般,原本雪白的脑花也不知道是否因为在空气中暴露太久,已经变成了黄褐sè的浆液,在颅腔里晃动着。此时的活尸正用那肮脏无比的双手抓着尸体内的肝脏撕咬着,喉咙处还模糊得发出一阵咕咕声。

    现场看见的画面和监控里对人的刺激更加强烈,在活尸周围,冲刺着一股奇怪的味道,有点像是漂白sè粉末,但是却有股淡淡的甜的腻人的气息,很是怪异。这股味道在鼻腔里旋转着,就像个活物似得,搞得鼻腔奇痒无比。

    “阿嚏。”陈忆一闻到那股奇怪的气味,便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这一喷嚏似乎也惊醒了那个活尸,慢慢抬起了头,一双全是眼白的眼睛呆滞地望着几人。

    发现活尸似乎注意了他们,四人连忙停下了脚步。郝建举起了手枪,将枪口对准了那个活尸。陈忆也是满脸的后悔,拔出了手枪和郝建一起瞄准了那个活尸。不过让他吃惊的是,常寻芝此时却没有了刚进来时的那种难受表,尽然从兜里掏出了一张黄sè符咒,捏在右手两指之间。

    “捉妖?”陈忆此时心头突然涌起了一股怪异的感觉。

    秋宇翔也闻到了那股弥漫在活尸周围的气味,双眉紧皱,望着那个已经慢慢站起来的活尸,不顾郝建阻止的眼神,一步跨过他向那个尸体走了过去。

    似乎觉察到了有生人靠近,活尸突然张开了嘴巴嗷嗷叫了起来,手臂耷拉在大腿两侧,佝偻着向秋宇翔走了过来。就在活尸张嘴的那一瞬间,秋宇翔明显看见了在它的嘴里那满满两排细小尖锐的牙齿,泛着yin冷的白光,就像被打磨过似的,整整齐齐,让人心里发麻。

    秋宇翔并没停止脚步,继续向着活尸走去,手中折扇在掌中轻轻拍打着,和着活尸啪啪的脚步声,让所有人心中顿时被一股紧张感充斥着。郝建更是发现自己的背似乎已经被汗水打湿了,这具活尸的威力他是见识过的,并不认为自己手中的枪械能够对付它,心中暗暗发急,却没有任何办法,因为此时秋宇翔已经和活尸距离极近,一不小心就可能会误伤到他。暗叹一声,正准备跟上去强行拖走秋宇翔的他,却被这个男人接下来的动作惊得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了。

    秋宇翔此时和活尸的距离仅有两米左右,看着眼前这具破败的尸体,他眼眸中突然闪过一道青光,眉心处空气一阵细微波动,天眼开启。

    不过随即让他奇怪的是,这具尸体不论是从神念还是天眼,都丝毫感觉不到一丝yin灵的气息,在体的七轮之中,魂魄早已消散,按理应该不会再有此异变了。

    “这是怎么回事?”脑中的疑问不停地徘徊着,却一点头绪也没有。

    不过此时显然并不是思考的时候,这具活尸已经对这秋宇翔扑了过来!弥漫在活尸周围那股奇怪气味此时越发的浓烈起来,秋宇翔对着那双伸过来的青紫sè双手用混元扇狠狠击打了过去!

    咣当一声,只见活尸被这股力道猛得扇的后退了几步!嗷嗷的怒吼声在房间里响了起来,这具活尸似乎已经被激怒了,张牙舞爪地对着眼前这个男人再次扑了过来!

    “不自量力!”

    秋宇翔眼中闪过一丝怒火。刚才那一击已经让他判断出了这具活尸的力量,此时看见它又不顾死活的扑了上来,心中怒意一起,体内灵力灌注到扇体,金光闪过,对着迎面而来的活尸便挥了过去。

    原本有点yin暗的停尸房,猛然冒起了一阵金光了,犹如一道圆弧似的在虚空中划过,拦腰掠过活尸,又消失在空气中。众人眼睛被这道突然出现的强光晃的有点眼睛神通,随后耳边便传来了一阵咔嚓声。当他们睁开双眼时,却发现那具活尸竟然被一分为二,上半远远地飞了出去,重重撞到对面的墙壁上,又啪的一声掉落在了地上。不过这半具体竟然还在挣扎着在地上向秋宇翔爬去,内脏已经流了一地,在地砖上拖出了一条长长的暗黑sè痕迹,而那嗷嗷的叫声似乎也没了刚才的强硬,此时倒像是在低声呜咽。活尸的下半像是失去了活力似的,在原地颤抖了两下便一动不动。

    看着两半体不同的反应,秋宇翔不由一时愣在了当场,眼中涌起一层思索的光芒。

    刚才的一切就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郝建都没有来得及反应,活尸就干净利索的被秋宇翔一分为二。对于这具活尸体的强度他是有一定认识的,想不到这具刀枪不入的活尸竟然就这样轻松的被一把折扇打败了。

    “刚才那道金光?”因为金光存在的时间极其短促,如果不是眼睛还有点发痛,他都怀疑刚才是不是幻觉:“激光武器?”

    郝建此时是满脑子的疑问,眼前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让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陈忆更是满脑子的浆糊,他第一次面对如此诡异的东西,心底那丝恐惧还未消散,被郝建吹的神乎奇乎的活尸却被秋宇翔一下一分为二了,此时的他只能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就连手中的枪如何放了下来也不自知。而常寻芝则是双眉紧皱,望着那个正挣扎着向前爬着的活尸,不知在想着什么。

    活尸已经快爬到了秋宇翔脚下,张大着最便向着他咬了下去。眼中那满口的细小牙齿闪过一道yin森的白光,秋宇翔却突然后退了一步,脑子里涌起了一个想法。

    “不会吧。”心中暗自猜测着,望着那个一口咬空又向着他爬过来的活尸,秋宇翔突然又动了。

    一步踏前,体内灵力高速运转,右脚划出一道圆弧向着那个活尸便踢了过去。活尸像个皮球一般带着一声闷声被踢上了半空,秋宇翔左手破空而出,一把抓住了活尸的头颅!

    “小心!”

    郝建和陈忆一阵惊呼,急忙几个箭步跨了上来。而房外一直担心着的战士们此时也不顾的连长的吩咐,端着武器便冲了进来,却一个个立刻呆立当场,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幕。那个被他们认为强大无比的活尸,此时竟然被一分为二,而上半正被之前那个年轻人死死抓着脸庞悬挂在半空中,双手拼命地挣扎着,发出呜呜的声音,却不能碰到年轻人半分。

    郝建和陈忆诧异地对望了一眼,此时秋宇翔手中的活尸,就像是被锢了的猛兽似的,虽在挣扎,却充满了一股暮气。整张大嘴被秋宇翔牢牢卡着,一口细小整齐的牙齿暴露在空气中,两人却一下发现了异常。

    “这家伙的牙齿……”两人心中同时升起了一丝疑惑。

    “果然如此。”秋宇翔扫了一眼活尸口中的牙齿,心中的猜想被证实,这个活尸形成的原因也找到,但是他却没有一丝高兴的念头。

    转头扫了一下其余三人和正站在门口的那群战士,秋宇翔一把将手中的活尸扔向了远处,同时转过来,对着常寻芝说道:

    “灼火炎雷心法你会吧?试试。”

    常寻芝惊异得望了秋宇翔一眼,不过转念想到守圣一脉几千年的传承,知道自己门派的秘法也有可能,便没再多想,点了点头。

    看着房角那个还在挣扎着的活尸,常寻芝突然拿出了一个一个巴掌大的黑sè铁质圆牌,双手合十,将牌子紧紧压在掌中。

    “玉宇清虚,神宵奉命,弟子请火行之雷,急急如律令,赦!”

    常寻芝的衣衫无风自动,一旁的郝建和陈忆突然感觉周围的空气突然凝重起来,呼吸也有点困难,房内温度也急剧上升起来,两人甚至发觉微微一动也会有一阵扑哧的静电声,空气中的水分就像被瞬间蒸发了似的,口干舌燥,心中也莫名地sāo动起来。而常寻芝却没有发现周围异变似的,原本竖立着双掌相互交错,变为与手臂齐平。就在此时,一股淡红sè的光芒犹如小蛇似的在双掌之间若隐若现。没有丝毫停顿,常寻芝双掌猛然一缩,再一放,狠狠对着墙角的活尸推了过去!

    这时的活尸,也感觉到了威胁,半个子竟然微微颤抖起来,而在那残缺了一半的脸庞上,青紫sè的肌肤下涌起了一小股小虫似的东西,在脸庞上胡乱的窜动着,就像逃命一般,极其诡异,不过还没等这个突然出现东西找到出路,常寻芝手中的灼火炎雷却已霎时击打了过来。

    空中划出了一道手臂粗的红线,仿佛一道火龙在虚空中翱翔着,带着灼的气息,瞬间劈在了活尸上!郝建两人耳中似乎响起了一声闷雷声,便听见从活尸处传来一阵哧哧声,放眼望去,墙角的那具活尸已瘫倒在了地上,浑上下冒出点点火光,就像在高温炉里被烧烤了似的,乌黑一片,犹如一截烧干的树枝,再也看不出人形。

    而在这时,一道眼不可见的黄光却从尸体上冒了出来直直向着停尸房门口shè去。早有准备的秋宇翔眼疾手快,左手猛地在虚空一晃,停下时,在他食指和中指之间,多出了一个指甲大小,满土黄sè犹如毛虫似的东西,正不断挣扎着。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