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郝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现在的停尸房门口,可以说是重兵把守,并不宽敞的过道里面,几步一岗,尽是全副武装的军人。原本简单的房门,用铁条加固了几层,几个巨大的防弹盾直直竖立着,重重设卡,以防里面的东西冲出来。不过这边的人如要到达门口,也是破费了一番周折。

    驻守在这里的是军区直调的某团一个jing英连,由连长亲自把守,从战士们上流露出的那股肃杀之气,便可知这个连绝对是经百战的。出乎秋宇翔预料的是,在这里竟然还遇见了陈忆。此时的他胡渣满脸,眼睛深陷,充满了一股深深的疲惫,整个人显得有点萎靡。

    “秋少,你怎么来了?”陈忆对于秋宇翔的到来有点吃惊,转头看见他后面跟上来的常寻芝,下意识的敬了一礼。

    在陈忆旁边是一个着绿sè军装二十多岁的青年,材匀称,短发,一双剑眉颇长,眼睛却是不大,就像没有睡醒似的,不过从其中偶尔闪过的一丝jing光,却绝不能让人小觑。这个人懒散的靠在那满是铁条的门上,双手环抱,看似慵懒无比,不过秋宇翔却从他那姿势可以看出,如果外界一有刺激,他绝对可以第一时间做出最佳反应。

    “来,我介绍一下,这是……”陈忆一下卡住了,他猛然想起秋宇翔在系统内并没有什么职务,但是如果说他就是个普通人,又保不齐旁边的这位让他深深忌惮的军官会采取什么措施,毕竟这里已经被部队划为了止靠近的区域。

    秋宇翔倒是没有让他难做,微微一笑,对着那位军人点了点头,轻声说道:“秋宇翔,一个闲人。”

    出乎大家反映的,这个军人并没有如意料中的那样防备,那双细小的眼睛在听见秋宇翔的介绍后猛的张开,jing光大盛,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了他一下,收起了那副懒散的模样,正了正姿,颇为正式地伸出了双手,嘴角挂着一丝微笑。

    “郝建,军人。”

    秋宇翔有点奇怪郝建的态度,疑惑地和他握了握手,手掌间传来的那股老茧摩擦的感觉,让他明白眼前这个看似笑脸盈盈的军人绝对不是一个简单人物。

    “有时咱俩练练,张自翔那小子没有少在我面前夸你。”

    看着郝建兴致勃勃的模样,秋宇翔一阵无语,无奈地点了点头后,转向着停尸房门上的那面窗户向里望去。

    秋宇翔的名字在郝建耳边可以说是耳熟能详了。

    今年全军大比,毫无意外的,搏击项目又是他和张自翔争夺第一。今年也不知怎么的,张自翔那家伙武艺突飞猛进,原本还在伯仲之间的两人,差距一下拉大,仅仅十几招后,他便败北。不过更让他惊讶的是,当自己和他讨教的时候,原本以为凭着xing子又会奚落自己一番的张自翔,竟然难得的谦虚起来,而且告诉他,他这点功夫还不够他表弟一招的。从那以后,秋宇翔这个名字就一直在他耳边环绕。似乎张自翔这个表弟很是神秘,这更加深了他对这人的好奇。这次从张自翔那听说秋宇翔来到了甘省,他就一直想找个时间会会这个家伙口中称赞连连的表弟。不成想,这次龙津市的事件,巧合的让他碰到了这个闻名已久的人。

    今天第一次和秋宇翔见面,从表面上看似乎并没有任何出众的地方,除了那英的外表。不过从秋宇翔上,多年在生死边缘磨练的直觉让他感受到了这个看似普通的人上的那股危险感。那是一种有着相同经历的人相互之间的一种默契,看来这个人也绝对没少在生死之间徘徊。一时之间,郝建对秋宇翔的兴趣更加浓烈起来。

    没有时间去管郝建现在心里到底是如何想的,秋宇翔看着停尸房内的场景,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现在的停尸房内可以说是狼藉一片,几张长桌已被翻倒在了地上,许多纸张散落一地。对面的冰柜很多都被拉了出来,一两个甚至整个反转在了地上。在冰柜和一旁的墙面上,还有不少的不规则小坑,应该是一些弹孔。在瓷砖铺就的地面上,几具尸体随意的摆放着,每具尸体都是残缺不全的,就像被猛兽撕咬过一般。因为血液早已凝固,整个停尸房倒是不见一滴鲜血,不过那零散在各处的人体各个部分,却让整个停尸房充满了一股诡异的气息。

    从窗户望去,那具矿工的尸体却是不见踪影。不过停尸房装有摄像头,而此时监控器则已被安装在了门前,以便把守的军人随时能够掌握这具尸体的行踪。在监控画面里,窗口看不见的一个角落里,一个人状的东西正俯首在一具女xing尸体之上。这具女xing尸体应该被送入停尸房不久,只有一点点尸斑在脖子处,而且很年轻,样貌清秀,生前应该是个美女。不过此时这具尸体的四肢已经被啃的血模糊,只留下了躯和脑袋还能判断出是个人状,雪白的肚子已被破开,那具矿工的尸体正伏在肚子上,一把抓起内脏,大快朵颐。监控器并没有声音,但是秋宇翔却下意识的在耳边响起了那咀嚼的嘎吱生。那恶心的场面,让站在一旁的常寻芝忍不住倒抽了口气,强制压下了那股反胃的感觉。

    “停尸房的监控器原本是常年没有打开,说是有什么忌讳。直到我们赶到,才开启的,不过我倒是希望这东西最好坏了,整天对着这幅画面,是个人都受不了。而且这家伙似乎并不怕子弹,怎么打也打不死,真是个怪物。”郝建并没有掩饰自己第一次看见这幅画面时的那一丝胆怯,恶心地看了一眼监控画面里的那个矿工尸体,皱着眉说道。

    当他的队伍到达这里时,接到的命令是消灭这个尸体。当他们一行十几人冲入停尸房时,这个尸体正伏在另一具尸体上咀嚼着,第一次看见这种人吃人的场面,许多战士都差点没有吐出来,他也是一阵反胃,不过为军人的他,还是下令直接对这具诡异的尸体进行了攻击。可是出乎他们意料的,这具尸体似乎并不怕子弹的shè击,在弹中仅仅摇摆了一下子,并没有倒下,反倒是一步一趋得向他们走了过来。眼见子弹无效,他强忍住心中的不舒服,拔出匕首便冲了上去。刀光闪过,在他预估中应该人头落地的尸体,却发出了当的一声金属撞击声。感受着虎口的那阵麻木,郝建毫不犹豫得下令撤退了。那具尸体似乎也对他们兴趣不大,见这群人退了出去,又俯在一具尸体上撕咬起来。

    将况与上级汇报后,郝建得到的命令变为了坚守停尸房,止尸体离开这里,如尸体强行通关,许他们使用大规模武器,必须确保这具尸体不离开医院范围。

    “打开门吧。”秋宇翔拍了拍手中折扇,语气坚定地说道。

    郝建和陈忆都愣了愣。周围站岗的战士更是露出了惊讶的神,刚才就是听见连长叙述,就已经让他们再次想起了房间内那恐怖的场景,差点又没吐了出来,可这个看似柔弱的青年却让打开门,他想干什么?

    “秋少,你要进去?”陈忆以为自己听错了,再次问道。

    “在外面没有什么作用,我进去看看。”秋宇翔肯定地说道。

    “打开门吧。”常寻芝似乎已经适应了监控画面上那恶心的画面,此时在一旁以命令的口气说道。

    原本还想劝劝秋宇翔的陈忆,听见常寻芝出口,便没有再说什么了。不过这里并不是由他负责,此事还需要郝建来定夺。

    “你确定要进去?”郝建满眼疑惑地望着秋宇翔,他内心承认眼前这个男人应该比自己强,但是自己拿那个尸体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他不相信秋宇翔能够对付它。

    秋宇翔笑着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不过那坚持的神sè已经说明了一切。

    郝建微蹙着眉头想了想,最后向一旁的战士示意,让他打开房门。

    “老大,团长的意思可是坚守这里,现在进去,是不是?”一个战士提醒道。

    “不用,打开吧。”郝建抽出腰后的手枪,卡卡两声上了膛,先秋宇翔一步走到了门前。既然秋宇翔已经决定了,他只能舍命陪他一次了。不说张自翔希望自己照顾一下他这个表弟,就说秋宇翔的份,他也知道自己拒绝不了,即使团长,也不能拒绝。

    “你们不用进去,把守好这里,一有况,立刻动用那个。”郝建指了指一边用一块布搭着的一个长筒状的东西,吩咐道。

    原本想跟着郝建进去的几个战士只得停住了子,深深地点了点头。不过秋宇翔却发现,这几个战士看向自己的眼神,似乎充满了一股愤怒。无奈了摸了摸鼻梁,秋宇翔并没有出声阻止郝建一同进入,因为他从其刚才的态度中已经可以猜测出这人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份,作为张老爷子的外孙,他是绝对不会许自己在这里出事的。只是不知道郝建心里现在是不是也对自己有点怨念呢?

    秋宇翔并没有再多想什么,因为他确信,停尸房里的东西是伤害不到自己的,这是一种在生死之间磨砺出来的自信,这是为守圣,在面对世间诸邪,必有的一股百邪辟易的傲气。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