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布置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帐篷中的大部分人都没亲自去停尸房现场看过,只是知道jing察赶到后,却发现无法解决这个问题,似乎那具活动尸体怎么也停止不下来。停尸房里的大部分其他尸体已经被它啃的稀烂,即使动用枪械,也只是在这具尸体上增添几个弹孔。现在的尸体早已是千疮百孔,但是依旧活动如常,毫无办法和经验的jing察只能将其控制在停尸房内。

    市公安局立即向zhèngfu进行了汇报,同时,市医院紧急向市卫生局、防疫站报告,其余病人均发现了不同程度的心跳加速,和那具尸体死前状态极其相似,很有可能随时发生病变。市委市zhèngfu高度重视,马上成立了工作小组,由市委书记郭仆牵头,市长张东林具体负责,各相关部门负责人为成员,立即进驻市医院。同时以市府名义向驻地部队和省上求援,请求启动应急预案,防止病毒扩散。部队和省zhèngfu对此也是反映迅速,立即派遣医疗组赶赴龙津市,驻地部队也派出一个连的兵力,紧急支援市zhèngfu。

    这个被龙津市医院专家们称为“僵尸”的病症,从省到市一级,牵动了无数人的神经。如果爆发大规模感染,那就不仅仅是甘省的事了,所以省zhèngfu在第一时间,便将此况通报了华夏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至此,这件事已经成为了一个从zhongyāng到地方都高度重视的突发事件,京市某位大佬也有批示,要求严格控制感染范围,立即研究解决方案,将事态控制在萌芽状态。

    zhèngfu,军队高速运转起来。整个偌大的市医院立即被全面封锁,所有人不得随意进出。市医院会同已经赶到的省医院专家,全力研究解决方法,不惜一切代价攻克这个难关。

    “现在医院里有三百八十多位病人及家属,医护人员有五十六位,加上八个后勤人员,共计有四百四十多人。我们对他们解释为突发传染病,需要隔离一段时间,现在所有人绪算是稳定,不过时间一久,保不齐会产生sāo动。最直接和有效的办法就是找到‘僵尸’病例的医治办法,只要能够治愈这种怪病,那所有问题就都解决了。”

    王繁将最近发生的事向在场的各位领导汇报了一遍后,喝了一口水,发现整个会场气氛有点凝重,安静无比。考虑了一下,他轻咳一声,继续说道:“前期因为地震原因,我们医院的对口单位东市第二医院派遣了一对医疗组过来,一共十二人,也是各方面的专家,现在和我们一起,正在尽全力对这种病状进行研究,相信不久就会有好结果传过来。”

    “东市?”郭仆眉头突然皱了皱,转头问道:“这个医疗队现在况怎么样?”

    “医疗队现在正在医院内就地研究,其中有几个是全国知名专家,相信对这个病状的研究会起到很大帮助。”

    “老张,”郭仆突然对一旁正在思考着什么的市长张东林说道:“毕竟这个医疗队是因为地震而来我市救援的,我看还是让他们撤出来。如果他们有人发生了什么意外,我们这边也不好和人家交代。”

    张东林坐在郭仆旁边,是一个四十多岁颇为文雅的男人,听见书记的建议,他先是愣了楞,然后才点了点头:“我看就这样安排吧。这里我说一下,原本我也打算将市和省一级的专家都撤出医院,毕竟他们现在也是我们宝贵的资源,绝不能出现什么意外。但是现在医院还有几百名群众,他们因为相信我们,现在并没有发生什么sāo乱,可是如果此时我们的专家都撤出医院,那么肯定会造成很大的sāo乱。我现在就问一句,你们有把握治愈这个疾病吗?”

    看着张东林严肃的眼神,王繁虽然痴长他几岁,可是也觉得一股威严的气势迎面扑来,心中忐忑。想了想现在研究的进度,他咬了咬牙,语气坚定地说道:“完全治愈还需要时间,但是我们可以控制住。”

    “好,”张东林并没有因为王繁对治愈没有把握而生气,反而赞赏的点了点头:“既然能够控制,那我提个建议。我们医院现在需要一些专家坐镇,给人民群众吃一颗定心丸。但是其中的风险我相信你们也清楚,所以我并不会强迫任何人,是否留在医院全凭自愿。我只有一个命令,所有专家要分为两批,一批继续在医院,一批另选场所作为后备力量,一旦医院发生异变,必须保证我们的研究不受干扰,在最短时间内找到治愈这个病症的方案。”

    王繁领命后便立刻出去安排了,而帐篷里的众人也继续开始布置起相关工作来。

    十几分钟后,王繁急匆匆地走了过来,将统计的结果给众人进行了汇报。出乎大家意料的,要求留在医院里的专家占了一半多,为了争取留在医院,有些专家不顾年迈,竟然争吵了起来。最后王繁根据个人所长进行了分配,这才将事决定下来。但是撤出医院的人强烈要求将临时研究场所就设在医院外面,以防有什么意外,这样也方便两组专家进行交流沟通。在此期间,出现了一个意外,东市的医疗组有几位强烈要求留下,而且这几位正好是临医学和疾病预防方面的专家,王繁在他们面前也只能算是学生,因此他只得再次回来请示领导。

    郭仆大体同意了医院的建议,在针对医疗组的问题时,他考虑了一下才说道:“暂时先这样吧,但是如果有什么异常,必须保证他们第一时间撤离。”

    虽然说这个医疗队里有老领导的孙女,但是现在也不是太过考虑个人得失的时候,自己已经尽力了,老领导应该也会理解的。

    所有部门在zhèngfu的高度重视下有条不紊的高速运转起来,当秋宇翔几人来到医院门口时,看见得就是一片繁忙的景象,不过弥漫在空气里的那丝紧张气氛,却让几人心里感到有点担心。

    在医院停车场,新建了一栋两层的活动板房,一些医护人员进进出出,来往于板房和医院之间。

    看着那个在医院大门口耸立着的蛹状的通道,方捷目瞪口呆的,忍不住说道:“这在拍什么大片呢。”

    秋宇翔和常寻枝没有理会他,直接进入了那个板房里,找到了这一组的负责人。专家组第二组的负责人是省卫生厅的一位处长,姓林,三十多岁,个子不高,整个人显露出一股jing明。他显然认识常寻枝,第一时间发现她后,便径直走了过来。而一旁的康昆也看见了秋宇翔,眼眸闪过一丝异sè。

    “常小姐,你好。”

    和林处长握了握手,常寻枝急忙问道:“林处,现在况怎样?在电话里不好详问,你先给我介绍一下最新进展。”

    虽说常寻枝年纪较轻,可是林处长也不敢小觑。这个女人可是厅长直接点名要求配合工作的人,她后面的背景他一个小小处长自然不敢胡乱猜测,对于她的问题,立即将了解到的和她讲述了一遍。

    “东市来的医疗组还在里面?都是什么人?”听完这个男人的讲述,秋宇翔心中一惊,追问道。

    林处看见常寻枝点了点头,这才对这个陌生男人说道:“医疗组现在有两位临学和一位疾病预防专家在里面,还有一位实习医生也在帮助他们。”

    秋宇翔皱了皱眉头,对着常寻枝说道:“我们先进去看看吧。”

    常寻枝点了点头,带着秋宇翔转便向医院大楼走去。一旁的林处长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常寻枝对待那个男子的神sè似乎略显恭敬,看来那个男人的份也绝不简单,他立刻将秋宇翔划入了不可得罪的那一类人物中去。

    谢绝了通道一旁工作人员递送过来的防化服,秋宇翔径直向着里面走了进去。常寻枝犹豫了一会,也同样没有穿戴防化服跟随了过去。而好奇的方捷,则毫不留的被阻止在了外面。

    两人佩戴有林处长送过来的两张通行证,在医院里倒是畅通无阻。这里几乎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穿着白sè防化服的军人严格地把守着各个通道,气氛骤然比医院外面凝重了许多。在每个病房里,一些病人亲属不时通过门上的玻璃窗向外观望着,从他们的神态上看,还算是稳定,这应该与不时进出各个病房、未穿防化服的医护人员有关。

    打听到了专家组所在房间后,秋宇翔立刻来到了门前,轻轻推开了房门。

    这应该是医院某个项目的研究室,两排巨大的桌子并列着,上面放满了一些秋宇翔不认识的瓶瓶罐罐,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机器在各个角落滴滴作响,近十个穿白褂的人员分为几堆,有些在显微镜下埋头仔细看着切片,有些正在看着一些数据资料,有些正低声讨论着什么,这些人有年轻,也有念过半百的,相同的就是那微蹙的眉头和流窜在房间里的那丝沉重感。

    蒋玉纱现正站在三个老者旁边记录着什么。一袭白sè大褂的她,相比平时却多出了一股严肃,那股冰冷的气息现在也有所减退,被眉宇间那深深的疲惫所代替,整个人少了一份冰冷,多了一份柔弱。

    她现在确实有点疲惫,已经连续几天只休息了四、五个小时了。几乎所有教授的分析资料都是她整理的,面对众多的数据,高强度的工作几乎都快将她压垮了,但是她并没有退缩。即使隐隐感觉到王院长要求医疗组撤离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但是她还是坚持留了下来。她忘不了,那名旷工死去时那年幼女孩无助的眼神,忘不了那一副yu哭无泪、失魂落魄的神

    就在她认真的记录着教授们讨论的内容时,突然感觉到一个温柔的大手轻轻拍到了自己肩上。

    “别累着了,交给我吧。”

    秋宇翔看着蒋玉纱那倦怠的神,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一丝怜惜,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你……你怎么来了?”蒋玉纱子微微颤抖了一下,看着近在咫尺的秋宇翔,那眼中关切的眼神让她心里一阵慌乱,有点语无伦次地问道。

    “交给我吧。”秋宇翔微微一笑,再次语气肯定地说道。

    听着秋宇翔的话语,蒋玉纱不知为什么,一直紧绷着的心神奇迹般慢慢放松下来。这个男人说的话,就像一剂强心针似的,让她找到了依靠。

    “小伙子,你是谁?”这时,在旁边的一个头发发白的老人疑惑地望着秋宇翔。刚才两人的对话几人自然听见了,对于这个年轻人,他们并不像其他人那样尽是怀疑,历经世故的他们,从这个男子口中,听到得是无与伦比的肯定,那其中蕴含的信心,将他们原本升起的怀疑打消了一点。

    “宇……宇翔,这是刘教授、王教授和郑教授。”蒋玉纱此时才想起什么,连忙介绍道:“三位老师,这……这是我未婚夫,秋宇翔。”

    此时蒋玉纱的脸庞已经飞起了两朵红晕,那羞的模样让旁边几个好几十岁的人也忍不住一阵炫目。刚才出声的那位刘教授却突然哈哈笑了起来:

    “小蒋,你们可是夫妻亲上阵呀。”

    “不,不是的。”蒋玉纱急忙摆摆手,可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难得看见这个冰美人如此神态的几人,都不由大笑起来。

    “哎,你该干嘛干嘛去吧。”蒋玉纱实在找不到什么词语了,只得白了在一旁正傻笑着的秋宇翔,嗔怒着说道。

    秋宇翔也不以为意,和几位教授点了点头一旁正看得目瞪口呆的常寻枝点了点头,便笑着向外走去。

    “小蒋,你这未婚夫是学什么的?”刘教授为人比较开朗,没有一股所谓教授的那种严厉,总喜欢和这些年轻人开点玩笑。

    “他,他可不是什么医学专业的人。”蒋玉纱余怒未消似的哼了一声,发现几位教授都露出了疑惑的神,连忙说道:“不过这人本事绝对不小,这件事有了他参与,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想到秋宇翔以往的种种手段,蒋玉纱此时骄傲十足,似乎这个病状已经被解决了一般,可能连她自己都不清楚心底这股信心到底来源于何处。看着教授们露出了怀疑的神sè,她连忙补充说道:

    “天青爷爷也说过,在医术上对他可是心悦诚服。我爷爷的病也是他治好的呢。”

    蒋玉纱自顾自地说着,却完全没有发现三位教授在听闻她的讲述后,眼中猛然涌起的那股震惊。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