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叩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虽说发掘计划比预计的提前了几天,但是所有准备工作已经就绪,影响倒是不大。在一阵鞭炮声中,整个考古工作算是正式进入了正轨。在墓道里,九个壁龛已经被全部清理了出来,就如秋宇翔所说,将壁龛联成一线,正好是北斗九星之形,而勺柄正好正对着墓门,就像一个勺子将整个墓道包围了起来。这种制式的墓道在华夏还算头一次遇见,考古队的成员不由对这个墓主人好奇起来,一时之间倒是各种猜测都有,不过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墓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

    秋宇翔和常寻芝此时正坐在墓道对面的一个工作棚里,两杯清茶放在简陋的桌子上,都盯着人头攒动的墓道,他俩并没有去凑那个闹。付景芝也带着摄制组长枪短炮地对着墓门和门前的研究人员。周围所有人几乎都没有发出声音,只是略带焦急地看着正紧皱着眉头的米家明,气氛略微显得有点紧张。

    “秋先生,时间不多,如果他们不能打开墓门,我们是不是?”常寻芝微蹙着眉头,看着不远处忙碌着的一群人无奈地说道。

    “看看再说吧。”秋宇翔拍了拍手中折扇,一副淡然地说道。今天一大早他才从龙津市赶回来,见到蒋玉纱没事这才真正放心下来。想到早上回来时蒋玉纱脸上的隐隐关切,让他心中很是舒畅。

    方捷眉头大汗的从人群中挤了出来,走出墓道,发现秋宇翔就在不远处,连忙走了过来,抓起他面前的茶杯便咕噜咕噜将水喝了个jing光,这才一股坐在了一边。

    “真是开门不利,这个墓门连米教授都没有办法打开。”方捷没有等两人询问,便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这个墓门很是奇怪,至少有十几吨,而且两扇门就像一块石头似的,严丝合缝,一点微小的缝隙也没有,不知当时是怎么搬运过来的。这道墓门连拐钉也没有办法打开,要在不损伤自来石的前提下打开门,看来有点悬了。米教授似乎准备放弃从墓门进入,正在商量从其他地方进入古墓。”

    “哎,这样拖着也不是办法,谁知道他们从新找到入口需要多久,要不我去帮帮忙吧。”常寻芝很是着急,龙津市的异变让她有种不踏实感,总觉得这两件事一定有着什么联系。

    方捷有点奇怪地看了看常寻芝,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孩会对此事如此着急,更好奇得是连经验丰富的米教授也没法打开的墓门,她又有什么把握。

    秋宇翔摇了摇头。他自然知道常寻芝肯定会有办法打开墓门的,作为神霄派的得意弟子,这点功夫还是有的,但是他还是否决了。这个古墓给他一种很诡异的感觉,如非必要,他还是不赞成用一些非世间的手段扰乱这里的风水。

    就在三人正讨论着的时候,秋宇翔和常寻芝突然脸sè一变。只见山间一阵sāo动,无数的飞鸟受惊似得扑棱着翅膀从树林里一群群飞出,方捷还未来得及询问,便感觉一阵地动山摇!

    轰隆之声从大地深处涌出,悬挂在工作棚顶的电灯剧烈的摇晃起来,简易搭建的所有工棚都嘎吱嘎吱作响,许多站立在地上的人都被这骤然而来的晃动惊呆了,一些人甚至站立不稳倒在了地上。墓道里更是乱成了一团,米家明脸sè苍白地看着眼前巨大的石门剧烈的晃动着,似乎随时都会瘫倒下来似的!

    大地的抖动并没有持续多久,十秒左右,这突如其来的地震渐渐平息来了下来。就在所有人松了一口气时,突然,轰的一声巨响从古墓里传来,明显感觉到大地再次微微一颤,整个工作棚也随之砰的一声巨响,吓了所有人一大跳,以为地震再次袭来的众人慌忙纷纷从墓道里跑了出来,向着发掘现场开阔之地跑去。任泉也一脸苍白地扶着同样脸sè不佳的米家明跟随在众人后跑了出来,不时还在人群中左右张望两下,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付景芝在第一时间便发觉了不对,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她立刻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抓住正想往外跑的摄影师,两人强忍着心中的恐惧,站在墓道出口处,勉强将整个过程都记录了下来。

    大地微微颤动了一下便安静了下来,可是地上的人们依旧不顾一切地向着空地跑去,眨眼之间,整个墓道竟然一个人也没有了。

    如秋宇翔和常寻芝这样的修道者,对天地元气的敏感异于常人,就在第一波地震来袭时,他们便提前有了感觉,想不到的是大地力量传递速度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计,还未等他们提醒大家,冲击便已袭来。

    秋宇翔看着正慌张的向外跑去的工作人员,眉头不由微微皱了起来。这股地震波动很是奇怪,以古墓为中心,波长范围不超方圆百里,但是以此次地震的震级和震源深度来推测,似乎应该不仅仅在如此小的范围。第二次从古墓中传出的巨大响动却让他脸sè一变,在墓道内的人跑出来时,他逆着人流快速来到了墓门前,将手掌轻轻放在了那满是刻痕的石门之上。

    入手一股冰冷的凉意传入体内,秋宇翔脸sè大变,因为他发现,自己的神识竟然透不过这堵石门!以他化神四转的修为,神识已算极其强大了,别说这个石门,即使是半个山体也是毫无问题的,可是现在他却明显感觉到神识已经透过了石门,但是一入石门后面便犹如汇入大海的水滴一般被一股神秘力量吸收的一干二净。

    秋宇翔神识退出石门,向着四周扩散开去。果然不出他所料,在整个神识里,周围一切正常,只有这个墓地周围,以金刚墙为界,神识不得存进,那种感觉就像老虎吃刺猬一般,无处下手。

    付景芝的镜头早就对准了正孤零零站立在墓门前的秋宇翔上,在镜头里,这个原本一直淡然的青年此时却是眉头大皱,一脸的疑惑。付景芝不知为什么,心里突然有种担心的感觉。这个小叔子绝非常人,连他也迷惑的东西,看来这个古墓确实有蹊跷。墓道前奇怪的九个壁龛、打不开的墓门、突如其来的地震,这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充满了一股神秘的气息。

    两波震动已经停息有十多分钟了,在远处的米家明早已按捺不住,心中充满着对古墓的担心,急急忙忙地走到了墓道里,丝毫没有理会一旁的秋宇翔,将那满是花白头发的脑袋紧紧贴在墓门上,手指不停地在石门上敲敲打打起来。

    随着叩门声的传回,那一声声回响就像悦耳的铃声在耳边响起,米家明满是皱纹的老脸由原本的担心慢慢舒展开来,一丝止不住的微笑挂上了嘴角。一旁的秋宇翔自是看见了面露笑容的米家明,眉头却皱得更深了。

    “小泉,快找几个人来,我判断这个墓门后面的自来石刚才地震的时候竟然被震断了!真是老天都帮忙呀。”丝毫不顾得震后的危险,米家明一脸兴奋地说道。

    跟着米家明过来的任泉闻言脸sè一变,一股发自内心的高兴立刻涌上了脸庞。按照他们的计划,是准备再找一处古墓薄弱的地方进入,进入古墓的时间自然要无限期推后了,但想不到一场地震竟然带来了一丝希望,他连忙点点头,跑出墓道叫起人来。

    “怎么回事?”常寻芝看着任泉一脸激动的跑了出去,不解地问着秋宇翔。

    “米教授认为自来石被刚才的地震震裂了,准备试试从墓门进入。”秋宇翔脸sè有点不好看,他总觉得刚才那场地震实在是蹊跷,不偏不倚刚好将原本困扰考古队的问题给解决了,这实在太过于巧合了。但是在这里暗自猜测也没有什么作用,所有的一切只能等待进入古墓也许才会有结果,所以他并没有阻拦米家明的意思。

    任泉很快带过来了几个强力壮的男人,付景芝的摄制组也将镜头牢牢锁定住了那扇依旧静静伫立地墓道尽头的石门,竭尽所能的要捕捉到开启墓门的那神秘一刻。

    一共九个年轻人并排站在了墓门前,双手紧贴着冰冷的石门,脸上都带着丝丝激动或不安,等待着任泉下令。

    看到一旁的老师满脸严肃地点了点头,任泉按捺住心中的躁动,对着眼前的众人说道:

    “我数一、二、三,大家一起用力。”

    “一,二,三!”

    “啊——”

    所有人在任泉的口令下,使劲地推起这道厚重的石门。可是似乎并没有任何效果,墓门依旧纹丝不动,倔强地不将这层纱幕掀去,露出那神秘的墓

    连续尝试了几遍,发现力量根本达不到推开墓门的程度。任泉有点着急起来,连忙再叫了几个人过来,直到墓门前已经再也站不下更多人这才罢休。

    “一,二,三!”

    任泉发现自己有点紧张,声音似乎也有点颤抖,心里祈祷着这次能够推开这该死的墓门。老天爷仿佛听见了他的祷告,原本静立的墓门这时突然想起哗哗的声音,一层层黄sè的灰土从门上飘散了下来,将正在用力推门的一部分人笼罩起来。弥漫在门口的灰尘让许多人都咳嗽起来,推门的动作自然也停了下来。

    原本一脸严肃的米家明现在却是抑制不住的欢喜。这些轻飘飘的灰尘说明了一个问题,这个古墓应该并没有进水,还是一个完好如初的处女地!

    这一阵sāo动后,众人心里也充满了希望,再次用力的推起门来。不过老天爷这次似乎并没有眷顾他们,无论他们怎么用力,石门除了刚才的一阵响动,没有丝毫的动静。接连试了近十次,所有人都脸sè通红、筋疲力尽了,石门依旧没有敞开。

    “老师,看来光用人力是无法推开这道墓门了,是不是用一些强制手段?”任泉也像泄气的皮球一般,忍不住对着米家明说道。

    “让我考虑考虑吧,虽然现在的手段很高科技了,但是对这扇古老的石门还是会有损伤的。”米家明有点犹豫,他需要和大家商量一下。

    考古队的成员就在墓道里商量起办法来,秋宇翔这时却走到了墓门前。

    “打开吗?”常寻芝跟随过来,小声问道。

    石门正中的刻画的那个鼎状物经过地下水的侵蚀,只能看出个大概来。周围四个长相怪异的类人物,秋宇翔倒是熟悉,就是一些古籍上的小鬼,从雕刻模样来看,这些小鬼面容痛苦,似乎正在这个鼎状物镇压着。看着眼前墓门上的这幅图,秋宇翔心中的疑惑又加深了几许。

    “一会注意点,我怀疑里面可能有一些不干净的东西。”秋宇翔将手掌再次轻轻放在了石门正中那个鼎状物上。

    他的这个动作并没有瞒过那些有心人。一直关注着他的方捷发现秋宇翔将手放在了石门上,心中原本因石门未被推开的沮丧一扫而空,兴奋地差点手舞足蹈起来。付景芝也看见了这个小叔子的动作,连忙拉过边那个正在拍摄考古队员讨论场景的摄像,将镜头死死对准了石门。任泉也注意到了秋宇翔的举动,神有点疑惑,眼中更是闪过了一丝不屑。不过他的这点不屑,却立刻被接下来的震惊所代替了。

    体内混元灵力凝聚于手掌,秋宇翔整个体散发出一层眼不可见的金光,毫不犹豫,左手对着古墓内方向,狠狠推了开去!

    轰隆隆!

    一阵震天的沉闷摩擦声在所有人耳边响起,无数道震惊的目光一下被门前的异动所吸引。那道原本紧紧关闭着的石门,那个应该泯灭在历史中的古墓,在经历了数千年的轮回后,神秘的面容再次出现在了人们的眼前。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