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湮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嘿嘿嘿嘿,不错,不错,竟然能让本圣受伤,你们几个也可深感荣幸了。不过很可惜,你们让我生气了,准备接受我的怒火吧!”青年低沉的声音响起,语气平静,但是其中蕴含的yin森气息却让人全僵硬。

    苦笑着摇了摇头,秋宇翔满心的无奈。看着同样满脸难堪地望着自己的孔方两人,三人心中同时升起了一股绝望。

    “难道没有办法了吗?”

    秋宇翔心中略带悲凉地问着自己。

    想到眼前这个人脱困后将对人世间造成的灾难,想到自己的母亲、妹妹、家人、朋友将在这个人的肆掠中一一死去,他心中充满了不甘。想到自己还未报灭师之仇,想到还未报亲之恩,秋宇翔脑中突然回想起了师父去世时的场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似乎就是师父作为守圣最后留给他的意念。

    眼中闪过一丝毅然,他转头对着孔方和葛苍生说道:“一会你俩带着大师马上离开!越远越好!”

    “咳,咳,竹竿,你想干嘛!”孔方强制压下心中那股血涌的感觉,焦急问道。

    秋宇翔自心中做出决定后,突然觉得全异常轻松,淡淡一笑。

    “胖子,苍生,能够认识你们,我很荣幸。”

    秋宇翔慢慢站了起来,背对着两人,主动向着那个青年走去。青年似乎也为他异常的举动好奇起来,也许是自认修为高于此间所有人,他并没有动作,只是微蹙着眉头看着渐渐走近的秋宇翔。

    看着秋宇翔离去的背影,孔方心中突然充满了不安,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将要发生一般。葛苍生也是焦急地看着秋宇翔,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秋宇翔慢慢走向青年,手中混元折扇离开了手掌,缓缓飞到了头顶。自从混元珠化为混元折扇后,这是他第一次放开折扇!走在早被几人打斗破坏的凌乱泥地上,秋宇翔低沉的声音在所有人耳中响起:

    “本君以守圣之名,握混元利器,守世间平和,号令群邪,镇压万yin。吾守圣一脉,生死轮回,循环无已,业冤相逐,转报无休,纠缠人间善恶,检举三界功行,恪守弘规,毋肆私妄。呜呼,仙凡神鬼,自此超脱,仅余吾辈,镇守乾坤。今以守圣余愿,换天下太平!”

    秋宇翔一字一句用古语念诵着,每一字都铿锵有力,直破云霄,犹如暮鼓晨钟一般在众人耳边回响着。漫天的乌云似乎也被他震天的声音涤开去,那一轮照耀九州的明月,洒下了它万古不变的余晖。在月光中的秋宇翔,却是那么洒脱,头上混元折扇缓缓旋转起来,原本缠绕在扇的金光已然内敛,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股看不见摸不着,充满了一股贯穿千古的沧桑气息。

    “封神吟……”孔方木然地看着秋宇翔渐渐远去的背影,口中呆呆地冒出了三个字来。

    封神封神,封的是神,可握封印之人也必然为神。人神分途,秋宇翔这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吟唱着最后一首挽歌!

    “封神吟……”葛苍生显然也知道这个名字,双眼眯了一下,看着那个年轻的背影。

    两人突然同时转头对望了一眼,凝视几秒后,一丝笑容挂上了嘴角。

    “哈哈哈哈……”

    两人同时扬声大笑起来,强忍着上的痛楚,相互搀扶着一步步跟上了秋宇翔离去的背影。

    “竹竿,你小子不地道呀,胖爷我当你是朋友,你也别客气嘛,到了阎王天子那边,你可得请喝酒呀。”

    孔方从怀中摸出一个一掌大小的方印出来,这方印上圆下方,手握之处雕刻成了一颗树状,栩栩如生,透露出一股苍老的气息。再也不压抑中的气闷,一口心血喷到了这方印章之上,只见原本平常的方印,渐渐冒出了一层层青sè的光晕。鲜血顺着手握之处流到了印底,两个上古符文赫然闪动起来——诛地!

    “呵呵,我可不像你们两人家底雄厚。靠,我还没阅遍世间阵法呀,就要陪着你们两个傻子去yin间喝酒,亏了亏了,不知阎罗天子能不能让我去yin井看看呢。”

    葛苍生难得得放下了伪装出的冷漠,心中气血翻滚,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感,只是在家族中从未感受过,为此,他甘愿付出自己的生命。

    秋宇翔形在两人狂笑出声时便顿了顿,耳边回响着那豪放的话语,他突然觉得眼中有点湿润。深深叹了口气,他并没有回答,只是语气坚定地说道:

    “如果阎罗天子不同意,我和胖子一起揍他!”

    时间似乎停止了几息,接着三声冲天的笑声在空中响起,久久回

    “足矣,足矣!”

    “足矣,足矣!”

    “足矣,足矣!”

    三声足矣,三人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向着青年义无反顾的走了过去!

    “可恶!可恶!”三人似乎并未发觉,在秋宇翔封神吟出口时,青年脸sè便变得极其难看。在他手中,那个玉块上的裂纹竟然在以眼可见的速度复合着!

    “可恶呀,又是封神吟!三千年前也是封神吟!混元子!”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忉利天,为母说法。尔时十方无量世界,不可说不可说一切诸佛,及大菩萨摩诃萨,皆来集会……”

    就在这时,一阵梵语却突然从三人后响起。声音越来越近,三人明显可感觉到一股宏大的佛法之力从后源源不断涌现出来,就像永不干涸的大海一般,一次次涤着青年散发出来的那股yin邪之气。

    临慈慢慢从后面走了上来,那条一直挂在他脖子上的念珠此时被他拿在了手中,右手捏甘露印,嘴角含笑的越过了三人,走到了青年前。

    临慈之前一直未动,他知道自己并不擅长斗法,只是在佛法上有所认识而已,上去只是帮倒忙。看着几人与这个年轻缠斗,望着早已伤痕累累的三人,听着面对苦难却毫不退缩的话语,那三个毅然洒脱的背影虽然蹒跚,但是突然间,在他眼中却清晰高大起来。一直缠绕在心中那股朦胧yin翳的感觉就像被清风拂过一般,灵台清明,直达天地,他顿然悟了!

    临慈在青年面前站定,转过头来,对着诧异的三人微微一笑,犹如chun风拂面,三人顿时觉得伤势似乎都好转了一点。

    “佛陀一笑……”葛苍生有点傻傻地看着临慈的背影喃喃说道。

    “这老头竟然悟了。”孔方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一沙衣的背影,原本觉得有点佝偻的影此时却变得高大宏伟起来。

    秋宇翔并未说话,静静看着和青年对面而立的老人,头上混元折扇则更加快速地旋转起来。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临慈暮鼓晨钟般的话语在空中响起,此时,青年脸sè已经极其难看,手中玉块突然在佛语之中绽放出了万丈光芒!青年的体晃了晃,竟然诡异的扭曲起来,一股股黑气在周隐约闪烁地冒了出来!

    “阿弥陀佛!”

    临慈大喝了一声,在他后,突然涌现出一层层金光,就恍如盛开的莲花一般,光芒四shè!在这佛光之下,青年上的黑气突然不受控制的狂涌而出,青年再也不能保持人的状态,再次化为了那一团黑sè雾气,悬浮在半空之中,同时不停的挣扎扭曲着,极力躲避着临慈上冒出的光芒。

    就在这时,秋宇翔却是脸sè一变,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怀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极力的往外涌动着。还没等他反映过来,一道黑光便从怀中冲了出去,跟着一道ru白sè的光芒也随之而出。

    “那是……”

    前面那个黑sè的物体竟然是山寨李然交给他准备带给李琼辉的乌木牌,后面的则是在圣山发现的玉环!

    乌木牌一下便飞到了黑雾头顶,放shè出比那黑雾更加幽黑的光芒,将整个黑雾笼罩其中。黑雾此时不甘地发出阵阵怒吼声,极力挣扎着,但是却还是一点点抽丝剥茧般被吸入了乌木牌内!

    而自主从怀中飞出的玉环则直对着掉在地上的那块白玉飞去。啪的一声,两块玉严丝合缝地结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玉盘。玉盘抖动了两下,缓缓从地上浮了起来。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猛地化为一道白光冲着秋宇翔飞了过来。

    大吃一惊的秋宇翔来不及躲避,就只见白光对着头顶shè了过去,它的目标竟然是混元折扇!

    面对直shè而来的白光,混匀折扇竟然不受控制般啪的一声合了起来。在虚空之中,两个物体相遇了,没有人众人猜测的猛烈撞击,玉盘在接近混元折扇时便放慢了速度,洁白如玉的玉上突然涌出一丝白光,穿针引线似的准确无误穿过了扇骨底部,叮铃一声,整个玉盘吊在了混元折扇上。此时,混元折扇此时乌黑的扇骨也涌出一层黑光,与白玉一黑一白,交相辉映。

    折扇此时像是失去浮力似的从头上掉了下来,秋宇翔一把抓住了扇。奇怪地看着像个吊坠似的挂在扇的玉盘,他心中充满了疑惑。同时,黑雾吼出了最后一丝嚎叫,完全被乌木吸收了进去。但是乌木牌并未从虚空中掉落,而是在半空中微微颤抖着,众人心中一阵担心,前车之鉴,不会这团黑气又要破壳而出吧。

    握着混元扇的秋宇翔此时却像是福灵心至一般,看着虚空中的乌木牌,低声说了句退开。其余三人心领神会地退开了几步。

    盯着那个摆动幅度越来越大的乌木牌子,秋宇翔冷静的眼眸中闪过坚毅之sè,体用尽最后一丝体力,向着空中使劲那跃了起来!手中混元折扇划过一黑一白两道光芒,恍如利剑似得狠狠劈在了乌木牌上!

    轰的一声,乌木牌在半空之中化为了碎屑,随着一阵夜风飞灰湮灭……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