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佛钵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富丽小区是易市第一批商品房,当时价格非常便宜,现在却已翻了几倍,而且地理位置优越,处于市中心繁华地段,是个闹的老小区。此时,在小区对面街道的茶坊里,秋宇翔和孔方对坐着,两人面前桌上分别放着一杯冒着袅袅青烟的茶杯,碧绿飘香,可是他们却丝毫没有心品茗。秋宇翔手中折扇一下一下拍打,孔方脸sè有点苍白,抿着嘴,手指毫无节奏得在桌上敲打着。

    茶坊的门被推了开来,彭璐走了进来,左右看了看,发现两人的位置后径直走了过来。

    “怎么样?”孔方还没等她坐稳,便有点急不可待地问道。

    前晚开坛做法,耗费了孔方极大的灵力,现在还未完全恢复。不过也不是没有效果,根据符箓指示,那股煞气最后出现的地点就在他们所在的这个小区。可是一个小区几千户人,如果一家一家去排查,那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去了,那时说不定那团黑气已经挣脱最后的束缚了。不得已之下,秋宇翔只得求助于曾启文。曾局长也未推辞,甚至于原因也未询问,便安排手下以户籍登记为名对富丽小区进行了一次排查。虽说jing局的人也反映迅速,但是这一排查下来,也花费了整整一天的时间。

    “经过初步调查,富丽小区共有一千二百三十户人,其中一千一百户人都在家或租借给了别人,并没有什么异常。有一百二十户在中介挂牌售房,没有在家,和中介联系后也排除了有人擅自居住在这里的可能。还有十户从当初购房开始房屋便空置,并未装修也未居住,所里的同志反映这十户敲门并无应答,门锁完好,应该没有人强行入内过。”彭璐一口气将排查和梳理的结果说了出来,拿起桌上刚上的一杯茶水便狠狠喝了一口。

    “看来有问题就是那十户了。”孔方皱着眉想了想,说道:“那十户的地址有吧,我们只有一个个上门看看了。”

    还没有等彭璐回答,一直望着窗外的秋宇翔却插口说道:“不用了,你看。”

    一个青年这时从小区里走了出来,穿着一休闲西服,只是好像很久未洗过一般,皱皱巴巴的。青年脸sèyin沉,盯着脚下慢慢向街道一边走去,行走之间似乎腿脚不是很利索似的,左右微微摇摆,倒有点企鹅的模样,让人发笑。

    “谢文?”彭璐一眼就认出了这个青年的份,这几天失踪的李琼辉等人照片她可没少看:“要让局里的同志跟一下吗?”

    秋宇翔摇了摇头,对着孔方和彭璐说道:“你们就待在这里,我跟上去看看。”

    看着秋宇翔的背影消失在茶坊,孔方并未说什么,现在他的状态确实不好做这些事。他拿出手机,在电话薄里翻看了一下,摁下一个号码打了过去。

    秋宇翔在跟上谢文的同时便用天眼烙印下了他的一丝魂魄波动,相信在自己感知范围内,他是跑不掉的,因此慢悠悠得在距离他几百米后跟着。手中混元折扇一下一下拍打着,脑中不断闪现着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一切,圣山、诸天地灵阵、镇魂阵、黑雾、石画等等,就像放电影似在脑中掠过,突然阿宁马的影定格在脑海之中。

    “难道……”心中突然涌上一个想法,望着转过街角消失的谢文背影,他眼中闪过一丝jing光。

    天外天是易市一条街道的别称,所有在易市呆过的人都知道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霓虹闪烁,酒醉金迷,这里有阳chun白雪,也有下里巴人,一到夜晚,天外天便褪去了白天的冷清,露出妖异的魅光,吞噬着每一个到这里的人,不论贫,不分权贵,用糜烂来形容夜晚的天外天,绝不为过。即使zhèngfu已开始大力整顿这里的问题,但是白天的阳光似乎永远照耀不到属于黑暗的这里,灯火依旧,只是路人不同而已。

    想不到谢文会径直到了天外天,秋宇翔微微皱了皱眉。虽说他并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但是空气中那紊乱的元素波动还是让他心里一阵不舒服,到处弥漫着yin邪之气,想也知道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不过他也没停顿,继续跟着谢文向着街道深处走去。

    天外天是条断头路,在街的另一边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便砌了一堵厚实的围墙,那边是一个停工许久的工地,在夜晚之下显得有点荒凉。不过这里倒是成了一些黑帮成员聚集之地,时常发生斗殴,死人也是常有之事。据说在墙后的工地地下,就不知道埋藏着多少具的尸体,都是这边黑帮火拼后将尸体扔过去的,虽说只是传说,不过也可见这里的动和不安。

    一般人只会在街道前半段逗留,和前面的酒醉金迷不同,后面是另外一个世界。随处可见穿着暴露的女人拥着混混模样的人嬉笑怒骂,也可见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的几群人。一个人行走在这条略显凋零的街道,谢文自然引来了很多不善的目光。

    “喂,小子,去哪呢?”这时,一个穿着夹克,耳上满是耳钉二十上下的青年拦住了谢文的路,叼着一根香烟的嘴角抽动着,双手插在裤兜里,挑衅地问着。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男人,闪烁着莫名的光芒。

    谢文慢慢抬起了头,看着这个混混。原本略显呆滞的双眼突然布满了一层黑气,就这样直直地望着他。

    这个混混发现眼前这个男人眼中诡异的冒出了黑气,脑子就像当机似的,还没反映过来,便觉得脑中一阵刺痛,接着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快速流失着,体内力气顿时如洪水般被抽出,子犹如海绵一般软软的瘫倒下去。

    混混这一倒,立刻就像被捅了马蜂窝似的,周围所有人都怒气冲冲的立刻向谢文涌了过来。

    “靠,砸场子来了?”

    “剁了他,剁了他!”

    熙熙攘攘一阵怒喝,混混们cháo水般以谢文为中心聚集了过来。不知是不是错觉,谢文那张极其木讷的脸庞,似乎挂起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和第一个混混没有区别的,所有涌过来的人都一一瘫倒了下去,躺在地上,就像睡着了似的,任凭同伴在边怒吼着,就是不醒。混混越来越多,地上躺下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仅仅几分钟后,冰冷的地上便瘫倒了一片,而在这些躺下的人zhongyāng,谢文嘴角的微笑却是越发浓烈了。

    秋宇翔眉头紧皱,看着前面不断倒下的混混,心中却是越发肯定了他的猜想。这些混混并没有什么大事,而是因体内yin邪之气被吸出,体内yin阳一下失衡昏厥过去而已,天眼中,这里充斥着的yin邪之气正源源不断的涌入谢文体内。此时的谢文,就像一个无底洞似的,犹如个卫道士一般疯狂吞噬着这个城市黑暗的一面。

    十分钟左右,整个街道已经没有了能够站立的人,除了处于zhongyāng的谢文和不远处隐藏在yin影处的秋宇翔。谢文似乎已经吸收够了yin邪之气,看也没看地上躺着的一群人,慢悠悠地往回走去。

    看着地上七零八落犹如熟睡过去的混混们,秋宇翔暗自摇了摇头,这些人一段时间后会自己醒来,他也没必要理会。望着消失在夜幕中的谢文背影,他连忙跟了上去。

    “大师,你们来了。”

    还是那间茶坊,此时孔方、临慈和普贤已经坐在了一起,而彭璐早被孔方打发回去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不是她这么一个普通人能够参与的。

    跟随着谢文回到小区,确认了具体的房号后,秋宇翔回到了茶坊,将这一路而来所见和众人讲述了一遍。

    “看来那团黑气是附到了谢文上了。胖子,还记得山寨的阿宁马吧。”秋宇翔说完后,向一边早已目瞪口呆的孔方说道。

    “你是说阿宁马其实也是早已被这团黑气附体,所以才会移动镇魂阵阵眼,才会发生后面这些事?”孔方长大了嘴巴,一脸的不可思议。不过转而一想,又觉得确实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清楚在山寨发生的一切。

    “宇翔,接下来该怎么办呢。”临慈也是脸sè凝重地问道。

    秋宇翔想了想,慢慢说道:“如果结合我们的力量,倒是可以和它斗上一斗。但是这里人太多了,不适合动手,怎么将其引出却是一个难题。”

    看着正在和孔方讨论着的秋宇翔,临慈和普贤对望了一眼,轻咳了一声,插嘴说道:“这个,也许普贤能够帮上忙。”

    在秋宇翔两人诧异的目光中,普贤微笑着从沙衣里掏出了一个一掌大小的钵出来。这是一个绿sè的小钵,小巧玲珑,在钵的周雕刻着八部天龙,栩栩如生,跃然钵上。在钵内底部,两横一竖,寥寥几笔,却充斥着一股宝相庄严的气势。

    “八部白毫灵光钵?!”

    秋宇翔和孔方都认得此物,乃是秘传佛教最为出名的几件法宝之一。两人师门传承中都有过对此物的描述,所以一眼便认了出来。

    “眉间白毫,法相森严,想不到这个据说失传的佛教法宝竟然会在报国寺。”孔方忍不住感叹道。这件法宝出处早已不可考,据说在佛教劫难中已遗失,却不成想完好无缺地出现在了几人面前。

    “阿弥陀佛,这是本寺的一个秘密,还请两位施主代为保密。”普贤并没有隐瞒两人的一丝,而且他也清楚作为守圣和符门的当代传人,他们肯定认识这个东西,只是为了压制那团黑气,避免生灵涂炭,普贤也是下了狠心了,连珍藏在寺内近百年的法宝也拿了出来。

    秋宇翔两人郑重地点了点头。八部白毫灵光钵现世,绝对能够引起佛教的一场地震,普贤也是为了帮助自己,为其保密也是应该了。

    “有了这个东西,这团黑气倒是可以压制了,只是不知普贤大师能够掌控法宝多久?”

    “还虚之下,一刻钟无问题。”普贤笑了笑,知道秋宇翔担心什么,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

    “一刻钟足矣,胖子,马上通知老葛让他连夜过来,明晚,我们就行动!”秋宇翔望着窗外星光闪烁的夜空,语气坚定地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