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石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石门后面是一条径直往下延伸的石阶,只有一人左右宽度。秋宇翔沿石阶而下,已经走了大约二十多分钟,按照他的估计,距离湖底也有近千米了。幸好进入石门后,他不用一直维持灵气光罩,只是将其降低到了一个微弱的地步,以免发生什么突发况让人措手不及。

    继续往下走了约半个小时,秋宇翔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石洞。

    这个石洞和琼曲地下石窟大小相近,只是有些不规则的巨大石钟ru悬挂在半空,就像一根根倒挂的石刺似的,密密麻麻,让人心里发颤。在石洞右手边,有一个三米多宽的水坑,积满了水。在水坑上方,一个硕大的石钟ru倒悬着,一滴滴岩壁上的水柱顺着钟ru滴落在水坑里,发出一声声滴答的清脆响声。

    秋宇翔尚未走到水坑边上,便感觉一阵冷气铺面而来。周光罩金光大盛,灵气源源不断输送,耗费体内将近三分之一灵气时,才堪堪抵挡住这越来越盛的冷意,这时他已经蹲在了水坑旁边。

    “玄水?”秋宇翔可不敢用手去省这冰冷刺骨的水。很奇怪的是,这里的温度绝对低于冰点,可是这水却依旧没有结冰,回想着师祖手记上的记载,他觉得这水可能就是玄水了。

    玄水为水jing所凝聚,其重无比,yin寒刺骨,是一些法宝必不可少的材料,对yin灵的修炼更是有着无法估量的好处,只是形成极难。这小小一坑的玄水,也不知聚集了多少年了。守圣一脉传承至今,也仅有两位师祖遇见过,自然有收取之法。

    手中混元折扇啪的一声打开,对着满满一坑的玄水一挥。玄水就像被吸附了一般,形成一股水流向着扇内涌去。仅仅十几秒后,坑内便再无一点水渍。那根巨大的石钟ru依旧静静地滴落着,晶莹的水珠噗的一声掉路坑内,立刻淹没在泥土之中,看来要再次形成这么一坑玄水,不知道要经历过久的时间了。

    周围冰冷的气息在玄水被收入混元扇时便已消退,光罩颜sè也随着灵力的减弱而再次黯淡下来。秋宇翔站起,慢慢向后走去。

    “难道这里就只有这坑玄水?”

    实在想不通这里到底和玉盘有什么联系,他摸索着石壁向前走着。感受着石壁上cháo湿的青苔,他突然愣了愣,停下脚步,双手靠着石壁,摸索了两下。

    眉头微微蹙起,手掌传来一阵凹凸不平的感觉,和天然形成的石坑不同,这些痕迹似乎有连接成片的感觉。秋宇翔用手挖了挖石壁表面的青苔,却发现这些青苔似乎长势有点奇怪。闭着眼想了想,他张开了左手,手掌灵气涌动,一株金sè的火苗窜了出来,在掌心耀眼的晃动着。

    “去!”对着石壁上的青苔,秋宇翔将手中三昧真火扔了过去。

    轰的一声,这些普通的青苔刚和至阳之火接触,便猛地燃烧了起来,和秋宇翔判断的一样,火苗竟然顺着一些线条有规则的燃烧起来!不过让他没有料到的是,不仅仅是前面的石壁,除了那个石坑所在之地,石洞四周竟然都被真火点燃了!原本幽黑的石洞被骤然燃起的烈火映照的纤尘可见,灼的气浪从四周一阵阵扑面而来,秋宇翔忍不住连连后退到了石洞zhongyāng,这才止住了脚步。环望四周,火苗在石壁上形成了一张中横交错的火网,秋宇翔心中就像被一个铁锤狠狠砸了下般,心神大震,因为,这张火网竟然形成了一幅巨大的镶嵌在石壁里的图画!

    望着眼前这幅火焰巨图,铺面而来的强大气息让秋宇翔脸sè苍白,用尽全灵气才堪堪抵挡中画中传递出来的那股威压。体内灵气源源不断地输入到光罩内,那金sè的光芒在这幅火焰构建的图面前也显得如此渺小苍白,秋宇翔用尽力气抬起了头,这才能勉强全观整个图画。

    这幅图不知描绘的是什么时候的事,寥寥几笔的天地之中,蕴含着一丝本源的气息。一群人拿着不知道什么物体,在搬运着一个一人大小的东西。那是一个尺状物,非常规整,并没有什么雕饰。但是秋宇翔却从其中感受到了一丝让他心悸的力量,那是一股让生灵诚服膜拜的力量。从画中一些长相高大恐怖的不知名动物对其胆怯的神里便可看出,这个物体给了它们恐惧的力量。这个画面占据了巨图一半的地方,在另一半,似乎是另外一个场景。

    这个尺状物被这群人摆放到了一个奇怪的建筑物内。那是个似塔非塔的建筑,倒像是一个佛龛的模样,只是巨大无比,图上的人在这个建筑面前就像蚂蚁似的。所有人都对着摆上在这个建筑内的尺状物膜拜着,在人群周围,一些稀奇古怪的动物也停留在一边,低着头。即使长相再为巨大恐怖的动物,神中也带着虔诚的味道,栩栩如生。

    在这幅巨图下方,铁画银钩般刻着三个巨大的符字,当秋宇翔眼光注意到这些符字时,子却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混元子!”

    一个名字在秋宇翔脑中闪现,就像天边的星辰一般,灿灿夺目,久久不散,让他脑子就像被气浪冲击了似的,有种眩晕的感觉。没错,那三个字就是混元子,也是守圣一脉祖师之名!

    失踪的祖师名讳却在这个地下石洞里出现,而且似乎这幅巨大的石图也是混元子留下的。联想到石门前的玉盘和圣山的传说,似乎有条线慢慢将所有的东西联系了起来,可是其中又有几个关键的地方还是扑朔迷离的,让人摸不着头脑。

    石洞内的火光渐渐暗淡下来,看着石壁上那一条条一道道或深或前的划痕,在这些纵横交错的划痕里,还留有一些青苔的痕迹,秋宇翔明白了为什么三昧真火会幻化出如此一幅图画来。

    石洞已经恢复了平静,除了镶嵌在石壁上的那一幅巨大石画和已经干涸的石坑,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变化。但是此时的秋宇翔,和进来之前相比心中却多了很多的震惊和疑惑。不过现在摆在他眼前的却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围绕整个石洞一圈,但是没有发现一条和外界连通的道路。

    站在石门后面,秋宇翔已经犹豫了半晌。进入这个石洞应该有一个多小时了,加上刚才三昧真火的燃烧,他明显感觉到了这个地方的空气已经非常稀薄,如果再不出去,他说不定就会在这里窒息而亡了。

    回头再望了望那深不见底的石阶,秋宇翔知道自己不能再犹豫了。

    手中混元折扇金光猛然冒起,黑暗的通道里面形成了一把耀眼的光剑。金sè的光芒随着灵力的涌入散发出了夺目的光彩,映照着整个通道纤尘可见,就在这时,秋宇翔抬起了手中的光剑,对着石门狠狠砸了下去!

    轰隆一声,大地仿佛也晃动了一下,光剑在与石门接触之时便化作了点点光斑四散飘逸,转瞬之间便被黑暗所吞没。石门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顽固地屹立在寂静的空气之中。不过仅仅几秒之后,一点微弱的哧哧声凝固的空气中传来。在硕大的石门上,一丝丝细小的裂痕渐渐爬上了石面。就在同时,原本严实的石壁上也渗出了湖水,一滴滴掉落在地上。

    秋宇翔来不及多想,高举起手中的折扇,对着坚实的石壁便是狠狠的插了进去!随着轰的一声,一时之间,石屑纷飞,混元扇一大半已深入了石壁体内。

    转瞬之间,石门上的裂痕以成倍的速度蔓延,就在秋宇翔紧紧抓住扇的时候,细小的裂痕已经爬满了整个石门。哧哧的声音此起彼伏,就在所有声音都汇集成一片时,石门再也承受不住外面湖水的压力,轰的一声终于碎裂开去!

    狂涌而入的冰冷湖水夹带着碎石疯狂的向地道倒灌而来,秋宇翔死死地抓住混元扇,将体内残存的灵气尽量护着后背,整个体就像怒海中的一叶小舟,随着湖水的涌入在水中上下摇摆着。

    近十分钟后,整个通道已经被湖水所淹没,水流也慢慢稳定下来。水中的秋宇翔脸sè有点苍白,现在几乎已经到了他的极限了。虽说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但是他已没有时间再等待了。左手撑住石壁,握着混元扇的右手使劲将已没入石壁的折扇拔了出来。在扇体刚一离开,他一个转,双脚弯曲,狠狠往石壁上一蹬,整个子犹如游鱼一般便往石洞外游去!

    秋宇翔已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到了极限,体内灵气早已消耗一空,全血管就像充血似的暴涨起来,咚咚的心跳声就仿佛在耳边一声声响着似的。将中的那口气缓缓吐出,一连串气泡在水中冒起,秋宇翔明白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头顶漆黑一片,外边应该已是黑夜,他不知道还是多久才能到顶,只能拼命的使劲划着。此时的他,才发觉,即使自己修为到了化神四转,相对普通人来说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但是在命运面前,似乎还是如此的渺小,生命还是如此的苍白。

    秋宇翔感觉脑子已经开始慢慢麻木,双眼金星大冒,双手只是惯xing般不断划着,他已经感觉到了一股冰冷之意慢慢在侵蚀着自己的意志。

    就在他感觉到自己已经快不行的时候,双手却突然被人抓住,一股力量猛然从手腕处涌来,一下将他拉出了湖水之中。

    看着躺在一边喘着粗气的秋宇翔,孔方满脸的惊讶。他不知道在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一直盯着平静的湖面,心里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不断被担心所蚕食。就在十几分钟前,原本平静的湖面却是异变突起,一个巨大的水泡从湖底涌起,砰得一声在湖面爆裂开去。接着,无数个小小水漩在湖里旋转着,湖面竟然以眼可见的速度在降低着!

    就在他焦急不已时,湖下面一个yin影慢慢向上浮了上来。孔方一眼便认出了正是秋宇翔,连忙一把抓住,将其从冰冷的湖水中拉了上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等到秋宇翔平复了心,呼吸渐渐正常后,孔方忍不住问道。

    “回去再说吧。”望了望漆黑一片的天空,秋宇翔觉得自己还是有点虚弱,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叹了口气回答道。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