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湖底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唐棠的家距离酒店并不远。彭璐在一路上一直用诧异的目光盯着秋宇翔,她也不是傻子,从刚才的况就可以判断出眼前这个年轻人的份绝对不简单。不过秋宇翔也只能笑笑,并没有解释。而一旁的唐棠只是安静的在前面带着路,一声不吭。

    这是一栋普通的住宅楼,秋宇翔站在楼前看了看,并未发现什么不妥。三人径直来到了唐棠所居住的十二楼,推开门后,秋宇翔便微微皱起了眉头,站在屋子正中,他已经发现了问题的根源。

    “怎么,有什么异常吗?”唐棠给两人倒了一杯水后便坐到了沙发上,反倒是彭璐一脸担心的看着秋宇翔,忍不住问道。

    “呵呵,没什么的。原因找到了,是风水上的缘故。”秋宇翔淡淡一笑,望着彭璐那双探寻的眼睛,他继续说道:

    “唐小姐的卧室是这间吧,房门正好为二黑年飞星飞到,睡也为五黄星飞到。飞星二黑、五黄主灾病、头脑浑钝、运气晦滞,严重时候还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现在她只是小伤小病,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彭璐摇了摇脑袋,秋宇翔说的她几乎一点也没听明白,只是觉得严重的,连忙问道有没有什么方法。

    其实方法倒是有,避开这个方位不用即可,但是彭璐也明确告知了这有点困难,自从唐棠父母去世后她也是靠着打工才坚持读到研究生,这件房子算是父母留给她的唯一财产了,要再购置一是绝不可能的。

    秋宇翔思考了一下,缓缓说道:“也有个退而求其次的方法,买个铜质的风水物件摆放在这个方位。五黄二黑均属土,铜为金,可以以金泄土,倒是可以化解五黄、二黑的肃杀之气。如果有可能,最好选铜质麒麟,有‘子唤母回’的功效。”

    彭璐对于秋宇翔说的大部分还是一知半解,但是她也听明白了需要买个铜质的麒麟摆放在这里。秋宇翔告诉了她一个时辰,建议最好这个时候将铜像请回后便准备离开,无意间却发现在书房里有一卷画卷展开了一小部分,其上所画东西一下吸引了他的目光。

    这是一幅很怪异的水墨画,纸张一入手,秋宇翔便判断出这确实是一张古画,而且很有些年头了。只是其上的水墨山水画在他看来笔法极其幼稚,甚至于可以说得上是涂鸦之作,只是勉强能够看出画的是一片小山丘,立着一个宝塔,山丘脚下有一堵石门,和其他地方的用笔不同,这道石门倒是画的极其jing细,微小的缝隙似乎也纤毫可见。

    “这是唐棠父母留下的东西,应该不值几个钱,只是作为父母的遗留没有扔弃而已。”看出秋宇翔似乎对这幅画有点兴趣,彭璐走过来说道。

    秋宇翔确实对这幅画很感兴趣,不为其他,因为在这幅画上,在那个石门旁边,他发现了一个异常的地方。

    在这个石门一边,有一个凸起,圆形的,以画卷的比列来说应该有巴掌大小,其上布满了云纹,让秋宇翔很是熟悉。脑中闪过在圣山顶峰发现的那个玉盘,他心中大惊!连忙拿出那个玉盘来,和画卷上仔细对比了一下,秋宇翔满脸的震惊。不过,这个玉盘除了中间缺失了一块,其余云纹的分布竟然和画卷上的东西完全一致!

    两个相同云纹的玉盘是不可能存在的,所以秋宇翔很肯定,这个玉盘就是画卷上所画的东西!

    “这是哪里?怎么会有圣山上的玉盘?”秋宇翔喃喃自语地说着,不成想一旁的彭璐却插嘴说道:“这里是千禧湖。”

    秋宇翔一愣,不解地望着她。

    “这里画的是以前千禧湖所在的地方,听说解放后引入河水才打造出了千禧湖。那个宝塔倒是没有推倒,一直耸立在那里。”彭璐耐心地解释道,今天这个男人帮了自己大忙,对于能够帮助到他,她还是很高兴的。

    千禧湖位于易市南二环附近,以其为依托,打造出了一个千禧公园,是易市人很喜欢游玩的第一地方。现在已经是深秋,片片枯黄的树叶在空中曼舞,轻轻落入湖中,起一层层微小的涟漪。站在湖边,看着远处山丘上的石塔,秋宇翔心中不断计算着。按照画卷中所绘位置,那个石门应该已经被湖水所淹没,如何进去倒是一个麻烦事。

    “东西准备的怎样了?”秋宇翔拍了拍手中折扇问道。

    孔方砸了咂嘴,看着有点浑浊的湖水满不在乎地说道:“都准备齐了,不过明天晚上才能开坛。不过,我说你准备怎么办?”

    秋宇翔已经将今天遇见的事告诉了孔方。孔胖子都是满脸的兴奋,撺掇着他便来到了千禧湖。和圣山山顶的玉盘有关,说不定还会有云书的线索,对于云书,他可是一直都还没有放弃。

    “怎么办?”秋宇翔白了他一眼,大咧咧地说道:“直接下去呗。”

    孔方一口口水差点没有喷出来,原本他还想着是不是去租个什么潜水设备的,没想到秋宇翔直接给出了这么个答案。

    “不带这样的呀,我也想看看呀。”孔方有点苦闷了。他明白秋宇翔的意思,凭借着他的修为已可灵气塑形,潜入这个湖底应该没有问题。但问题是化神四转才能灵气塑形,他可只有化神三转的修为!

    “要不,等我去租个潜水服?”孔方讪笑着提议道,不过看着秋宇翔那无视的神sè便知道自己白说了。

    看看天sè,现在已是傍晚,天sè黯淡了下来,公园里已经没有了几个人。秋宇翔可不想深更半夜的潜入这个未知的湖底,左右看了看,对着孔方说道:

    “注意点,我下去了。”

    话音刚落,秋宇翔手中混元扇闪过一道金光,顺着握着折扇的手臂,金sè光芒犹如水纹一般慢慢布满他整个子,透过这层光幕,只能勉强看见他的影,就像穿上了一层黄金盔甲似的。

    孔方暗自嘟囔了几句,立刻拿出一张黄sè符纸,在手指之间摇了摇,轰的一声燃烧了起来。

    “五龙镇方!”

    以符纸为中心,青、红、金、银四道光芒分四个方向shè出,埋入周围的泥土之中。孔方肥胖的手指上残留一道黄sè的光芒,用力握了握,黄光星星点点般消散在手掌之间,周围的景sè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可是如果从远处望向这里,却只能看见空的湖畔,一丝异常也没有。

    此时的秋宇翔,却已一步步走入了湖中。湖水就像融化的冰块似的,一遇到他上的光幕便被分散开去,整个光幕就犹如一个罩子,将秋宇翔和湖水分开了。几步之后,秋宇翔整个子便沉入了湖水之中。

    当一脚踏上湖底时,秋宇翔心中微微一动。和自己判断的不同,湖底竟然是坚实的石地。在侵入湖水时他便将天眼开启,丝毫不受浑浊的湖水影响。

    计算了一下石门大致的方向,秋宇翔一步步在水中漫步起来。感受着周围湖水对自己造成的压力和体内灵气的消耗,他预计应该能在这里呆上大约一个小时左右。顺着坚实的石地向前走着,原本空旷的景sè也出现了丝丝变化。两边出现了一些河,顺着河川向前,路面越来越窄,就当左右距离河不超过三米时,一个布满青苔的巨大石门出现在了秋宇翔眼前。

    在画卷中尚不举得这个石门有多高大,可是此时走到门前,秋宇翔才被这近两人高的石门所震惊。石门成圆拱形,很普通,并没有什么雕饰,只是在石门左手边有一个凸起,和秋宇翔观察到的一样,大小和样式和怀中玉盘一般无二。

    仔细观察了一下石门,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秋宇翔用力推了推。石门纹丝不动,就像被向前进了周围的河一般。他皱了皱眉,双手按在湿滑的石门上,手中慢慢用尽,体内灵气也一分为二,一部分继续支撑着周的光幕,一部分缓缓流入了掌心之中。

    也不知道是不是加大了力量的缘故,原本一动不动的石门,却猛然间晃动了两下,一串串小小的气泡从门缝中咕噜咕噜冒了出来。还没等秋宇翔回过神来,异变突生,石门似乎是承受不住湖水的压力,轰的一声瞬间被冲击开了!

    倒灌的湖水夹着着一股巨大的冲力将秋宇翔席卷进了石门之内,诡异的事却在此时发生,石门竟然顶住了湖水压力,正在缓缓关闭上!被湖水冲击的有点头昏脑胀的秋宇翔,看着慢慢关上的石门,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不过思考再三他还是没有移动,眼睁睁的看着石门重重的关闭上。心中暗叹一声,对于自己的xing子他是无可奈何,只得转过来,打量起门内的景象。

    此时,站在湖边正无聊透顶的孔方,看着湖中心突然涌起一股巨大的水花,心里不由闪过一丝担心。皱着眉头,看着渐渐恢复平静的湖面,他心中暗自祈祷着:

    “竹竿,你可别给胖爷出什么意外。”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