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角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在秋宇翔和孔方进来后,听见响动的彭璐便停止了念诵经文。此时的她心中恐惧已经大部分消退,有点好不好意思地从地摊上站了起来。看着他们对着房间另外一个角落说着莫名其妙的话,正准备开口的她却看见了一幕不可思议的事

    孔方有点无奈地耸了耸肩,角落里的那个东西他一时还真没合适的东西对付。不是因为没办法,而是对于这种低级的yin灵,他是在舍不得用掉上的符箓。就在眨眼之间,角落的那个yin灵已快消失无踪,孔方立刻走到桌子旁边,扯下记事本上的一张白纸,顺手拿起旁边的圆珠笔,在白纸上行云流水般划了起来。

    “天道乾坤,无极万物,摄,赦令!”

    孔方手中原本软绵绵的白纸条突然绷得犹如一块铁片似得,转瞬之间便被他对着墙角扔了出去。符纸就像流星一般,在半空之中便轰的一声燃烧起来,带着熊熊的火苗噗嗤一声打在了虚空中。

    彭璐非常肯定,这张纸条在还未接触到墙面时便像击中了什么一般,而且耳边同时传来一声诡异的尖叫,就在纸条消失的地方,空气似乎有点扭曲,一阵阵yin冷的气息不停的从那里涌来,让她心里猛地一缩,全布满了一层冷汗。

    和她不同的是,在秋宇翔和孔方眼中,那里出现了一个黑sè的影,光着子卷曲着,和个孩童一般,不同于常人的是这个孩童的头上有着两个牛角似的东西,而且在股处,一条长长的尾巴紧紧夹在大腿内侧,浑充满了一股恐惧感觉,还在微微颤抖着。

    角鬼在yin灵中属于很低级的一种,一般是在较为yin邪的地方,犹如yin气不断积累而自然产生的,也可能是因为迷失的yin灵眷恋某个地方,成为孤魂野鬼一般的存在。最容易滋生的地方就在杂乱的建筑物角落或者长期没有人居住的房子。角鬼并不是由怨气而产生,能力也很地下,最厉害的也就存在几十年,所以对生灵并无太大的危害,它们最喜欢的便是捉弄人,因为并无恶意,所以很少有人会封镇它们,最多驱赶而已。

    看着眼前被束缚住的角鬼,孔方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如此低级的yin灵,他可是从来没有看在眼里的,一张普通的摄符加赦令便解决了。

    “别怕,”秋宇翔这时走了上来,盯着角落那个萎缩成一团的yin灵,淡淡说道:“告诉我,你在这里多久了。”

    似乎感觉到了秋宇翔并无恶意,角鬼怯怯地回答道:“我……我也不清楚,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呵呵,我们不会伤害你的,给我讲讲之前住在这几间房子里的人的事吧,你应该知道的。”

    孔方这时才明白秋宇翔打得什么主意,眼中闪过一丝恍然,饶有兴趣得打量起这个小小的角鬼来。

    这个角鬼显然存在的时间并不长久,脑袋还有点迷糊,再加上刚刚被孔方来了那么一下,晃了晃长着两个小角的脑袋,回想了一下,这才将自己看见的事叙述了一遍。

    李琼辉几人确实在那天晚上居住在这里,这只角鬼原本准备也戏弄一下这帮人的,但是它发觉其中有两人上似乎有什么东西给它一种危险的感觉,而且还有一个年纪大的人似乎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所以思考再三后它并没有出手。第二天早上这行人便离开了,倒是没有其他什么异常的地方。不过它还是告诉了秋宇翔一件古怪的事,就是第二天他们离开的时候,似乎那一男一女上的那种危险感有所减弱。

    “你知道他们要去什么地方吗?”秋宇翔沉思几许,开口问道。

    “知道,他们要去威武河畔叫个魏家坳的地方。”虽说没有捉弄这群人,但是角鬼还是听到了一些他们的谈话。

    见角鬼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秋宇翔便没再继续发问。孔方拍了拍角鬼的脑袋,也没再说什么。

    角鬼发现原本束缚着自己的那股力量在眼前这个胖胖的人拍打自己脑袋后也消失无踪,这两人似乎也对自己不再感兴趣,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对两人作了一揖便消失在了墙壁里。秋宇翔两人也不再担心这里会闹鬼,角鬼一旦被人发现本体,就不会再在原处待着,至于它要去哪里,就不是两人所要关心的了。

    彭璐一直在旁看着秋宇翔两人对着角落的空气说着什么,那话语发音很是奇怪,但是她心中却有种熟悉的感觉,一时倒是想不起在哪里通过这种语言。直到孔方拍了拍角落的空气,她立刻感觉房间的温度似乎恢复了正常,而在角落里的那股yin冷气息也似乎消失不见了。

    “你们这是?”彭璐是在有点想不明白,忍不住开口问道。

    秋宇翔倒是没有和她解释什么,反倒好奇地问道:“你念诵的观音心咒是哪里学的?”

    彭璐倒是没有隐瞒什么,告诉两人这篇经文是跟着报国寺一个老和尚学的,那已是十年前的事了。因为自己父母亲都是居士,所以小时候她经常去报国寺玩耍,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学到的这篇经文。当时自己也只是好奇,但是随着长年累月的念诵,倒是发现每次都有种心灵安静的感觉,所以也就坚持了下来。

    “真是处处有高手呀。”孔方感慨了一句,能够教出一个用纯正梵音念诵经文的人,这个人老和尚看来也绝不简单。

    “对了,你知道魏家坳这个地方吗?”秋宇翔想到角鬼提到的地方,突然问道。

    彭璐心里微微一惊。她是土生土长的易市人,魏家坳这个地名,现在很多人早已不清楚,但恰好她从父母口中听说过,似乎是个不怎么好的地方。秋宇翔明显不是本地人,但是这个生僻的地名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呢?脑中思绪百转纠结,但是她还是老实的点了点头。

    “行,明天一早我们就去那个地方。”

    秋宇翔对着她微微一笑,拉着孔方便走了出去,留下一脸疑惑的彭璐静静站立在房中。

    魏家坳确实和地名一样,很是偏僻,位于市郊山脉深处,毗邻威武河。那里只是一个三面环山的平地,并没有人家居住,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倒是不可考究了。

    此时,三人已走到了这个山坳,抬头望了望四周并不高耸的山脉,秋宇翔不由皱起了眉头。

    “你说的那个秦奋真的是个风水师?”孔方看完整个地形后诧异地问道。

    这里三面环山,靠山临水,前面是开阔的山地,倒是一个青龙白虎的好局。但是很不巧的,威武河有一段是直接从山体内穿过,完全破坏了这个原本的风水宝地,从极好的风水变成了一个凶煞之地,这是一个普通的风水师都能看出的,何况是秋宇翔口中所说那位本领不低的秦奋?

    秋宇翔也有点疑惑,按理说秦奋是不可能找这么一个地方作为李琼辉祖坟的埋葬之地的,但是根据角鬼所说他们确实要到这里来,他相信那只角鬼是没有胆量欺骗他们的。

    “恩?”孔方突然奇怪的惊异了一声。

    “怎么了?”

    “你看那边。”孔方指着山坳前方的一片空旷地带说道。

    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秋宇翔仔细打量起来。那个地方比山坳要低许多,一条仿佛坑道似的道路呈现在眼前。这个坑道里的泥土和旁边的有点不同,颜sè比较深沉,而且有许多的石块散落在坑道里。这些石块周异常光滑,就像被水流冲刷了数年一般。

    秋宇翔眉头不由皱了起来,慢慢走到这个坑道前,抓起少许泥土放在手心捏了捏,脸sè突然大变,看着从山体里缓缓流出的威武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看来我们是找对地方了。”孔方跟了上来,看着秋宇翔说道:“这里应该才是威武河原本的河道,却是因为外力改变了方向,也同时破坏了这块风水宝地。”

    秋宇翔沉重地点了点头:“应该就是逃逸的那团黑气了,只有它那股浓烈的煞气,才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破坏这处宝地。它现在首要的应该是破除剩余封印,看来李琼辉他们确实来过这里。”

    就在两人不断讨论的时候,却听见远处彭璐传来的一阵尖叫声。

    看着秋宇翔两人在前面不知搞什么,彭璐并没有凑过去,反倒在山坳里随意转了起来。当她走到一处一人高的草丛边时,却停了下来,鼻子忍不住抽动了几下,似乎在风中有股很奇怪的味道蹿入了鼻尖。这股味道有种熟悉的感觉,脑中仔细回想着,猛然一道灵光闪过,脸sè却不由变了变。这种味道她在实习的时候被那些老刑jing带着出现场时闻到过,是血腥味!

    顺着山风飘来的方位,她走了过去,拨开眼前的草丛,却发现了一幕差点让她作呕的画面。

    一个像人似的物体躺在满是石头的地上,之所以说是像人,因为这个东西早已四肢不全,两只手臂不知被什么动物撕咬过一般,参差不齐的早已干涸的肌已经呈现黑sè,就像失去了所有水分。双腿诡异的向后弯曲着,就像有一股巨大的力量硬生生将人向前摁倒了似的。脑袋凹陷了一半,不是那种被外力击打的凹陷,反而有点像脑子里有一股巨大的吸力破坏xing的将颅骨吸塌了。眼珠已不知道去了哪里,两个空深坑让人觉得心里发颤。尸体穿着一件破烂的衣服,应该是一西服,一把黑sè的手枪静静躺在尸体一边。

    赶过来的秋宇翔两人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两人不约而同的从这具尸体上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煞气。对望了一眼,秋宇翔更加肯定了之前的判定。

    咔嚓一声,彭璐捡起地上手枪一退膛,弹夹顺势掉落了出来。

    “手枪已经上膛,但是一发子弹也没有发出。”脸sè有点苍白的彭璐想不通为什么这人会死在这里,为什么又会有一把手枪,死状为什么这么诡异。她发现自从跟在这两个男人边,仅仅一天多得时间,却发生了无数诡异的事。这难道是巧合?

    “这人是李琼辉的保镖。”秋宇翔打量了一下尸体上的穿着,认出了这人份。

    “看来他们在这里确实遇见了那团黑气,可是现在又在哪里呢?”

    两人都不由思索了起来,线索似乎到这里又断裂了,却没注意到彭璐已经拿出了手机,拨打了一组十分熟悉的号码。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