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怀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山峰上的剧变,加上地动天摇般得变化,让山寨寨民惶惶不已。当寨民们拜见阿宁马时,却发现这位老人已经逝世,接连不断的噩耗,让整个山寨处于一种恐慌之中。针对山寨的异常,县里也派了工作组进山查验,发现除了阿宁马去世,山寨并没有什么伤亡。而阿宁马的死亡也被定xing为了突发心脏病。在几个zhèngfu工作人员的安慰下,山寨才算慢慢恢复了平静。可是阿宁马的突然去世,却让整个山寨仿佛失去了jing神寄托一般,整个寨子都显得有点萎靡。

    山寨的变化秋宇翔和孔方都感觉到了,但是他们也没有什么办法。秋宇翔现在已经肯定这一族就是某位守圣师祖的留守者,虽不能肯定是否为初代守圣,但是他们的份是无可置疑的。他也想过是否培养一名阿宁马继续引导这支留守者,但是他思考再三后还是放弃了。这里已经没有镇魂阵了,阿宁马一族的责任随着这代阿宁马的逝世可以终结了,就让这群寨民们和普通人一样生活在这世间吧。

    两天过后,葛苍生来到了这个偏僻的山寨。那天过后,秋宇翔给他打了电话,将山寨一些奇怪的事讲述了一遍,着重讲了树林里的阵法和镇魂阵的异常。对奇门遁甲一道极其痴迷的葛苍生,二话没说便赶了过来,开始对整个山寨调查起来。

    “你小子什么时候认识葛家人了?”跟在葛苍生生后转悠着,孔方一脸好奇地问道。

    望着眼前那个正在专心致志向着什么的男人,秋宇翔微微一笑,将锦城发生的事简单描述了一遍。

    “我就说上次见那个凌玉时感觉有点不对,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孔方恍然大悟般说道:“那个神秘人应该属于一个分工严密的组织,要找到线索可能不是那么容易。”

    秋宇翔点了点头,如果仅凭自己的手段,却是有点难度。希望借助于外公的关系,能够查找蛛丝马迹吧。不过现在首要的,却是要找到这里逃逸的那团黑气,想到其凝聚煞气,他心里就有点隐隐担心。

    “帮忙。”这时,正蹲在地上查看一尊石像的葛苍生突然说道。

    在等待葛苍生的两天里,秋宇翔和孔方在山寨里晃悠的时候,竟然又发现了很多分布在不同地方的石像,而且看样子似乎和他之前发现的几尊一样,都移动了位置。但是此时的这些石像似乎因为那场剧变也受到了波及,所有石像均产生了许多大小不一的裂痕,有些甚至于和山顶石像一样碎裂成了几块。而且更加诡异的是,容果天也消失不见,它的本体,那棵古老的榕树已经干枯死亡,让秋宇翔百思不得其解。

    现在葛苍生查看的是那尊狗状石像。只见他握着那个两掌大小的石像底座,将其微微旋转了一下,停留的位置刚好就是秋宇翔怀疑过的石像未变化前的地方。

    “所有石像,恢复。”葛苍生站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盯着秋宇翔,眼中闪烁着一种叫做专研的jing光,看来这家伙是已经完全沉浸在这里面了。

    “他怎么知道还有其他石像?”前往下一个石像的途中,孔方悄声问道。

    “这家伙别看着高傲,寡言少语的,在奇门遁甲一道上的造诣,我俩还真得靠边站。”秋宇翔打趣着说道,但是心里却在暗自猜测:“难道这些石像之间也有什么联系不成?”

    将所有石像都恢复原样后,葛苍生站在最后一尊碎裂的山猫石像前皱起了眉。

    “怎么,有什么发现?”秋宇翔仔细看了看那尊只剩下一半的石像,确实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不对呀,”葛苍生似乎没有听见秋宇翔的询问,自言自语地说道:“似乎少了一尊。”

    葛苍生丝毫没有理会一旁一脸疑惑的两人,自顾自地在原地徘徊起来,手中还不停的掐算着什么。

    一上午不停得在山林里转悠,对孔方这个胖子来说真是个负担。此时他看准旁边一个石头,一股坐了下去,掏出个手绢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在他对面,正是那个少了一半脸的山猫石像,那略显狰狞的半张脸正直直的盯着远方,不得不说雕刻的很是栩栩如生,那剩下的一只独眼,将山猫的那种狡猾凶狠完全表达了出来。

    看着这尊石像的孔方心里有点发麻,其他两人也不知在思考着什么,一句话也没说,只有偶尔传出的沙沙声透露出树林里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加上深山老林中这么一尊只剩一半的石像,想想也觉得有点瘆人。

    “这东西在看什么呢。”孔方忍不住出声说道。

    他的这句话却让正在来回躲着步子的葛苍生子一震,就像拨开云雾一般满眼jing光的抬头仔细看了看石像,顺着它目光所在之地望了过去。像是为了证明什么,他一句话也没说便急忙忙的向之前看过的石像所在之地走去。

    经过查看,他们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所有的石像,似乎都望向了同一个方向!那就是圣山最高峰,镇魂阵所在之地!

    三人随即来到已经破败不堪的山顶。看着那个并不算很深的石坑,葛苍生眉头又皱了起来。对于镇魂阵他也是早有所闻,甚至是心仪已久,可是这是守圣一脉独有的阵法,他也不好贸然相问。秋宇翔似乎发现了葛苍生的yu言又止,很大方的将镇魂阵的布法给他详细讲述了一遍。

    镇魂阵是守圣一脉独有的阵法,其独有却并不是表现在阵法的布置上。虽说该阵布置也颇为jing妙,算得上是顶级阵法之一,但是其作用唯有封镇yin灵,比较单一,而且核心部分必须由混元之力发动,所以就算别人知道了布法,也等于只是得到个外壳,没有丝毫作用。

    “这里应该有什么东西的吧。”指了指那个石坑,葛苍生疑惑地说道。

    秋宇翔想到那个玉环,连忙拿出递了过去。葛苍生看了看却摇摇头说道:“这个不是我要找的东西,应该是个石像,你们没有看见过?”

    秋宇翔和孔方对望了一眼,他们进入镇魂阵时,这个石坑上确实没有什么雕像。就在这时秋宇翔突然想起了一个东西,就是那个在阿宁马住处蛋状的巨大石像。

    仔细查看了一番那已经四分五裂的巨大石像,葛苍生的脸sè有点凝重。秋宇翔两人在一旁也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周围已经被寨民们打扫一番的破旧石洞,不由想起了阿宁马那位老人。

    “说说发生什么事吧。”葛苍生恢复了一贯的冷漠,对着秋宇翔淡淡说道。

    已经有点习惯他这xing子的秋宇翔摇了摇头,详细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却不想,听完过后的葛苍生脸上挂起了一丝诧异的神。也没等两人询问,他便说出了一番让两人目瞪口呆的话来。

    “满山遍布的石像并不是没有规则的摆放,通过他们的位置推断,这应该就是早已失传的十方地灵阵。”

    十方地灵阵相传为黄帝所创。逐鹿之战后,黄帝一统神州,为了更好的掌控万民,于是创造了这个阵法。阵法借用十方神灵神力,聚集神州信仰之力,成无上功德,黄帝本人亦因此得道。

    山寨的十方地灵阵自然没有如此大的威力,只是用各种山林所见之物竖立石像,以吸收天地之力与寨民信仰之光,自行产生一些地界神灵或妖jing代替十方神灵神力。而当初摆下镇魂阵势的一代守圣也是一位高人,利用十方地灵阵聚集功德之物,作为镇魂阵阵眼,让整个镇魂阵威力倍增。而且两阵相得益彰,方位拿捏jing彩异常,整个阵法其实也可算是一个新的阵法了。

    将所有石像恢复原位后,那聚灵之地自然就是圣山顶峰镇魂阵阵眼所在。而那个蛋状石像,虽说没有任何能量波动,但是在其表面上那些不规则的突起,其实就是阵眼承受万千神力汇集所造成的痕迹。故,葛苍生猜测,这块石像原本应该是在那个石坑之上的。

    十方地灵阵以神灵神力为动力,只要那些石像所聚信仰之力不断,阵法断然没有轰塌崩溃的可能。可是问题就出在有人竟然移动了阵眼,将石像放到了这个地方!

    阵眼移动,十方地灵所聚神力自然而然偏移了方向,这从山林里石像纷纷自行改变位置便可看出。同时移动阵眼后,信仰之力增加越快,镇魂阵能量流失的也就越多,仅仅凭借四个天然符字已不足以长久镇压所封印之物。而秋宇翔当时对镇魂阵的加固,更加加速了这一过程,才造成了现在这种局面。

    听完葛苍生的讲述,秋宇翔和孔方对视了一眼,两人心中同时升起了一股寒意。

    能够移动阵眼的人,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阿宁马。这所有的一切真是那个老人所为?搭上自己生命所做的一切又为了什么呢?

    现在摆在两人面前的,有几个问题。镇魂阵封印到底为何物?现在这个东西在哪里?想到那团黑雾散发出的威压,两人不由有点心悸,即使找到了,怎么对付?这东西怎么说也是他们放出来的,如果就这样放任不管,作为守圣和符门传人,他们也过不了自己这关。

    不过接下来葛苍生的一番话,又让两人升起了一丝希望。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