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逃逸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你有没有觉得这个阵法有点熟悉?”站在秋宇翔边,看着那个石坑,孔方一脸沉静地问道。

    “熟悉?何止是熟悉!”

    秋宇翔心中早已是惊骇莫名。这个阵法他确实很清楚——镇魂阵,守圣一脉独有的,也是唯一一个流传至今仍然完整无缺的阵法,因为这是每一代守圣临终前必须布置的镇压yin灵的阵法。符门历代传承人和守圣一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知道这个阵法是很自然的是。不过让两人疑惑的是,为什么在这个地方会布有镇魂阵?

    秋宇翔一下便想到了阿宁马在述说该族时提到的留守者,加上之前提及的初代守圣在云省失踪的悬案,一个胆大的猜想抑制不住得从他心中涌出。

    “难道这里是初代守圣结庐镇魂之所?”

    这个大胆的想法不受控制的在秋宇翔心中蔓延,想到历代师祖对于初代守圣失踪之谜的探索,他的体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起来。

    “怎么了?”孔方一下便感觉到了边男人的异常。

    秋宇翔平复了一下心,将自己的猜测向孔方说了。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比秋宇翔还要激动,一时手舞足蹈地,口里不断念叨着云书、云书的。

    经过孔方这一打岔,秋宇翔心倒是完全平静了下来。对于孔方的反映他自然理解,如果自己的推测成立,初代守圣活跃于夏、商之间,这是距离三皇五帝时代最为接近的年代,那这里有云书的可能xing也被无限提高,由不得他不激动。

    “得了,别激动了,你有云书的线索?”秋宇翔看着孔方似乎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不由出声打击道。

    “额。”孔方一下楞住了。他到这里已经快两周了,除了四个石像外,却是没有找到有关云书的半点痕迹,神立马萎靡下来。

    就在这时,两人同时感觉大地似乎微微颤抖了一下。石坑上那个米字封印颜sè随之黯淡了几分,而下面镇压着的黑气瞬间将封印边缘又冲开了一点,一团浓黑的雾气一下从地底冒了出来!

    吼——

    这团浓密的黑雾似乎有神智似的,在虚空中形成了一个两人高左右的黑云团,一声声巨大的吼叫声从里面传了出来,震耳yu聋。秋宇翔两人脸sè大变,从黑雾中透露出了能量波动,让两人心惊胆战。黑雾就像一只巨大的章鱼似的,面对着两人分化出无数的黑丝眨眼之间便shè了过来!

    “我靠,这是化神几转?!”

    孔方从衣兜里掏出最后一个现成的符箓,在虚空中连点三下,一个符字闪烁着金光立刻将他肥胖的形笼罩在其中。破煞五方符在孔方手中使出,自然比张自翔高明无数倍,但是让人惊讶的是,这层泛着金光的符箓,和黑丝刚一接触,就像被戳破的水泡似的,啪一声四分五裂。

    “行闻录,现!”

    “和光同尘,护!”

    白玉盘在空中显现,可是瞬息之间便和破煞五方符一般消失在虚空中。秋宇翔连忙将混元折扇横在前,炫目的金光从扇涌现,形成一层厚厚光幕挡在了两人前。可是即使混元扇似乎也抵挡不住黑丝的攻击,在突然涌现的成千上万条黑丝连续不断猛烈的攻击下,光幕颜sè以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下来。

    秋宇翔仅仅咬着牙齿,体内灵气不要命的输送到混元扇内,但是消耗的速度和光幕黯淡程度比较起来,却是远远不及。再这样下去,两人今天非得都交代在这里不可!

    “胖子!帮我抵挡十秒!”

    孔方闻言并未多问什么,体内灵气冲破皮肤,用满是鲜血的食指在右手掌上极其快速的画出了一道灵符。待孔方手心符刚刚完成,秋宇翔便撤回了混元扇,孔方非常默契地对着随之紧而来的黑丝一张狠狠拍去!

    “天道乾坤,无极万物,噬火!”

    黄sè的火焰从孔方手掌源源不断涌出,那灼的气焰夹带着万钧之势犹如蛟龙般猛然冲进了黑丝之中。只听见嗤嗤的燃烧声接连响起,黑丝的攻势暂时被缓了缓,不过此时孔方脸sè却变得异常苍白。

    知道孔方坚持不了多久,秋宇翔没有停顿。收回混元扇后,他啪的一声打开了扇。在金光之中,秋宇翔手臂在虚空中挥舞起来,整个人倒像是翩翩起舞的舞蝶,飞舞在金sè花丛之中。

    “三魂归位,七魄凝体,以混元证道,聚七轮还天!顶、眉、喉、心、脐、殖、底!”

    随着秋宇翔七轮出口,手中闪烁着金光的混元扇在虚空中从上至下点出了七个点位,七点就像北斗七星一般排列,中间一条细细的光线相互连接。就在这时,整个镇魂阵所在山顶突然地动山摇,如果从远处望过来,以四个石像为中心形成的矩阵,突然冒出了金sè光芒,就仿佛一个黄金铸就的盒子一般,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封!”

    秋宇翔手中折扇轻轻一挥,七个光点在虚空中四散开去,每到一个位置,就像被吸引一般重重地从半空中跌落,埋入泥土之中。每一次跌落,都带起整个山峰晃动不已。而空中的那团黑气,也随之一点点向封印内缩回。山顶碎石纷飞,轰隆之声不绝于耳。七声巨响后,天地间突然诡异的安静下来,就像被定格了似的。那团黑气也完全缩回了封印之中,一切仿佛恢复了原样。

    “累死胖爷了。”体内灵力几乎耗尽,孔方眼见度过了这一劫,心一下放松下来,瘫坐到了地上。满头的汗水也来不及擦拭,就这样任其滴落在泥土里。

    可是此时秋宇翔心中却升起了点点不安。加固镇魂阵虽说他也是第一次,但是根据师祖门的记载似乎反应并不是如此,问题出在哪里呢?

    看着似乎恢复了平静的石坑,米字封印静静的闪烁着微光,秋宇翔心中突然像是被巨石击中了一般,脸sè变得铁青,子也微微颤抖起来。

    “糟了!阵心!”

    听见秋宇翔慌张的话语,孔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阵心?”

    疑惑地转头望向那个石坑,略微了解镇魂阵的他明白那里就是阵眼所在。而阵心,他来的时候便没有看见呀。

    “没看见?!”

    孔方全突然就像被无数的小针戳了一下似的,反shè般从地上一跃而起,脸sè也便的和秋宇翔一样难看起来。

    阵眼无阵心镇压,这镇魂阵根本就是个消耗物!而没有阵心吸收封印力量以镇压,加强封印只有一个结果,外强中干的阵势立刻崩溃!

    就像是印证两人心中所想一般,平静了没几秒的封印,这时却突然晃动起来!四条光晕颜sè猛然黯淡,接着便噼啪一声,一根根接着断裂。而每断裂一根光线,一旁的石像也随之一阵晃动,接着嘭的一声碎裂开去。当最后一根光线也无地消散,一股浓烈的黑气携带着冲天威势从地底shè了出来!来不及防备的两人,被随之而来的猛烈气浪击打着在地上接连滚了几圈!稳定后的两人,满眼惊骇地望着悬浮于半空中的那团黑气。在两人视线中,黑气仅仅停留了几秒,便犹如流星一般shè向了阿宁马所在的那座山峰!

    在两人股尿流一般奔向那里时,却发现黑雾再次shè向天空,消失在了两人视线之中。

    当他们回到阿宁马的住处,这里已是一片狼藉。石洞就像被掀了顶似的露在空气里,阿宁马满是血的半躺在石上,早已气息全无。前那个蛋状石像四分五裂,碎块七零八落地散在石洞四周。平台上也是坑坑洼洼,就像被无数的小陨石击打过一般,整个场景狼狈不堪。

    两人对望了一眼,想不到事的结果竟然会是这样的,心中充满了一股悔恨。水彩云和鲁成的元神倒是无恙,当时黑雾袭来时,两人因为没有躯体,直接就被黑雾夹带的威势给震昏了过去。也不知是不是逃脱升天的妖物对这两个小小的元神不屑一顾,竟然放过了他们。

    阿宁马已经逝去,后事还是交给山寨里的人来处理吧。而且现在两人也不适合在寨民面前露面,不然怎么也说不清楚。站在已经颓败的圣山山顶,山风无的吹过,似乎在嘲笑着自以为是的两人。

    “那是什么?”

    眼尖的孔方突然发现在石坑原来的位置,有一个东西似乎静静的躺在那里。没有了黑气的石坑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两人面前,深度仅仅只有一米左右,一眼便能望穿。

    这是一个有点像玉的东西,质地灰白,看不出玉种,巴掌大小,小指厚度,中间一个空心圆,看形状有点像玉环。在两面刻画着一些云纹,显得古朴大方。孔方翻来覆去的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异常,便递给了秋宇翔。

    一接过这个玉环,秋宇翔便发觉了异样,因为手中的混元扇竟然微微自主颤动了一下,极其轻微,接着便没有了反应。他也反复仔细看了看,并未发觉什么不同的地方。

    “哎,竹竿,现在怎么办?”孔方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

    秋宇翔将玉环放入衣兜里,看了看破败不堪的主峰,心中闪过一丝黯然。

    “那团黑气肯定不是凡物,说不定就是阿宁马说的妖物。只是现在我们毫无线索,还是从山寨重新查起吧,说不定会有什么意外收获。不过我得先找个人来。”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